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七百八十四章 解围

第七百八十四章 解围

    秦烈的推断和事实颇为接近。

    贺沂,罗可馨,毕尤等天器宗的武者,之所以那么看重古阵图,都是因为他们了解古阵图的价值。

    当年,孔奇只是强行刻画出一幅古阵图,将其烙印在“诸天宝鉴”,作为内部主阵图,核心之源,从而造就了一件天级灵器。

    “诸天宝鉴”的威力,令所有天器宗的炼器师都为之侧目,也让冯毅不止一次赞叹过。

    通过“诸天宝鉴”,他们认识到古阵图中蕴含的奥秘,神奇的力量,要远超天器宗存在的那些阵图。

    所有天器宗的炼器师都希望能悟得古阵图的神妙。

    贺沂和罗可馨等人,想要从秦烈手中获取古阵图,也的确存着修复“诸天宝鉴”的想法。

    邪婴童子潜藏在墟地,对他们而言,其实并不算是秘密。

    只要他们找到修复“诸天宝鉴”的方法,以天器宗的手段,有十几种方法可以逼迫邪婴童子乖乖交出“诸天宝鉴”,将这件天级灵器重新纳入天器宗。

    “此事可行!”

    沉吟了一会儿,秦烈思路清晰,捕捉到了关键点。

    “你真对古阵图熟识?”暝风惊讶起来。

    秦烈点头,“我准备一下,一会儿前辈让人送样东西给邪婴童子,我想他会有兴趣。”

    这般说着,他随手从空间戒内,取出一块灵板出来,将他掌握的几种较为复杂的古阵图。一一刻画进去。

    暝风岛上空。

    两个时辰匆匆过去。

    白骨魔君突然眼睛一睁,咧嘴嘿嘿笑道:“来了!”

    招魂鬼母和邪婴童子也是神情一震。

    “邪龙!”

    “被生擒的邪龙!”

    “七头邪龙!”

    暝风岛的外面。不少墟地的邪魔异族,都惊呼起来。

    只见七头留在七目岛的邪龙,被一条条银亮锁链捆缚着,由白骨魔君、招魂鬼母、邪婴童子的麾下,加众多龙人族、蜥蜴族族人的看护着,从空中押运而来。

    七头邪龙,相当于七名涅槃境的武者,实力其实在墟地已经极为可观。

    只是。白骨魔君,招魂鬼母和邪婴童子的麾下更多,加上龙人族、蜥蜴族数百名族人围击,七头邪龙还是没有能逃脱出来。

    好在活着的邪龙,要比死去的邪龙,珍贵了太多太多。

    所以这七头邪龙,都只是被禁锢捆缚着。在半空中不断发出嗷嚎怒啸。

    邪龙悲怆的吼声远远传荡开来。

    暝风岛下面,邪龙吉尔伯特,还有另外六头邪龙,虽施展出“逆龙回溯术”筋疲力尽,此时依然义愤填膺,同样以龙吼回应。

    吉尔伯特的暴怒吼声。从下面传出来以后,白骨魔君和招魂鬼母都兴奋起来,哈哈大笑着,更是冷眼嘲讽。

    “如果想你的族人好好活着,我劝你们乖乖出来。别让大家都不好做。”白骨魔君飞到暝风岛上面,眼中满是阴厉狠毒。“虽然活着的邪龙更加值钱,但我,并不介意当着墟地众位同道的面,将一头邪龙给肢解,看看曾经纵横灵域的邪龙一族,身体究竟是什么样的结构!”

    “我们对龙血很有兴趣!”古陀和赤蝘狂笑起来。

    龙人族和蜥蜴族,体内拥有极其稀薄的血脉,那些血脉没办法给他们带来太多的帮助。

    他们只有汲取太古强者的血脉,才有可能,一点点觉醒自己的血脉,从中获取巨龙和巨蜥的传承之力。

    邪龙的龙血,也蕴含血脉之力,给他们吸收后,也能增强他们自己的鲜血浓稠度。

    “我要杀了他们!我要把他们全部撕碎!”

    吉尔伯特发狂了,怒声咆哮着,就要冲杀出来,要冲出碧焰光罩。

    “等一下!我能救下你的那些族人!”秦烈突然睁眼。

    他手指头闪烁的灵力光芒,倏地熄灭,那一块刚刚刻画好的灵板,则是焕发出一种玉石般的柔和光晕。

    “暝风前辈,你派人将这块灵板交到邪婴童子的手中,只要你说的没有错,那‘诸天宝鉴’真的是因为古阵图损坏破损,那邪婴童子就一定知道该如何选择!”秦烈掷地有声道。

    “稍安勿躁!”

    暝风老祖先安抚了一下吉尔伯特,旋即将绿姮招呼过来,把那一块灵板递给他,吩咐道:“就说这是我们的条件,你交给邪婴童子,他会知道如何做。”

    绿姮躬身一礼,一言不发,立即冲上天际。

    他修炼的秘术灵诀,和碧焰光罩上的力量同宗同源,所以光罩对他没有任何的抗击,他轻轻松松穿过光罩。

    “绿姮,你出来干什么?暝风是不是见情况不妙,让你出来谈判了?”白骨魔君哈哈笑道。

    绿姮不亢不卑,他先看了众人一眼,旋即冲邪婴童子施礼,说道:“老祖让我将这个给你,这是我们的条件,请你先过目一下。”

    “拿来吧!”

    邪婴童子脸色漠然,扬手一抓,一股空间束缚的力量,就将那一块灵板罩住。

    灵板顺势落入邪婴童子手中。

    绿姮在灵板脱手的那一霎,就很识相的,又是一头栽了下去。

    绿姮重返碧焰光罩下面。

    邪婴童子手握灵板,掌心无数碎小灵芒绽放,如亿万游丝钻入灵板内部。

    突地,邪婴童子侏儒般矮小的身子,在空中禁不住颤抖起来。

    他眼中绽放出令人不敢正视的夺目光芒。

    “邪婴,怎么回事?暝风开出了什么条件?”白骨魔君疑惑起来。

    “邪婴,你未免太激动了一点吧?有什么好事发生?”招魂鬼母也是暗暗费解。

    古陀和赤蝘也疑惑重重。不明白邪婴童子因何如此激动,不明白在灵板当中。究竟有着什么玄妙。

    “邪婴,将东西给我看看。”白骨魔君伸手索要。

    “你看过给我。”招魂鬼母吩咐。

    “白骨,东西给你。”

    邪婴童子激动过后,迅速冷静下来,他眼神闪烁了一下,将灵板随手扔给了白骨魔君。

    之后,他稍稍往左侧挪移了一下,那里恰恰就是捆缚七头邪龙的位置。

    招魂鬼母。古陀,还有赤蝘,都下意识靠向白骨魔君,都想等白骨魔君看完以后,也借过来看看里面暝风老祖究竟开出了什么条件。

    这时的邪婴童子并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

    周边许多的围观者,此时的注意力,也都落在白骨魔君手中的那块灵板上。

    “奇怪。没什么东西啊,只是一些乱七八糟的线条,哪有什么讯息?”白骨魔君嘀咕着,又聚集灵魂意识,试图深层挖掘灵板的秘密。

    “邪婴前辈!你干什么?!”

    就在此时,白骨魔君的一名麾下。突然尖叫起来。

    他站在一头邪龙的龙首部位,手中抓着一根长长的银亮锁链,那根锁链上的奇异花纹,意味着锁链有着一层层特殊的禁制。

    他之所以尖叫,是因为他发现一条条明晃晃的空间缝隙。突然就在他所在的空间裂开。

    然后,他发现那些紧紧缠绕在邪龙身上的银亮锁链。竟然被空间锋刃切断。

    不只只是他这边,另外几处,招魂鬼母的麾下,和龙人族、蜥蜴族的族人,他们看守的邪龙身上也同样出现异常。

    他尖叫,是因为他感觉到邪婴童子的身上,浮现一束束白灼光芒。

    他知道那些光芒就是空间缝隙出现的原因。

    “邪婴!你搞什么?!”

    白骨魔君和招魂鬼母,也同时尖叫起来,猛地盯向这一块。

    只见这时候七头邪龙,竟全部失去了束缚,一头扑向下方绿色光罩。

    白骨魔君根本来不及阻挡。

    那些碧焰光罩,也在七头邪龙坠落的时候,主动撤销了禁制和结界,令七头邪龙可以畅通无阻。

    瞬息间,七头邪龙穿过了结界,落入了暝风岛。

    邪婴童子以尖利的啸声发号命令。

    只见他的那些麾下,突然一哄而散,全部从暝风岛离开,去了他的老巢邪婴岛潜藏起来。

    只有邪婴童子本人,依然还留在原地,脸上漠然的,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仿佛,将七头邪龙的束缚解开,助邪龙逃离的那个人,并不是他。

    变故来得太快,白骨魔君和招魂鬼母都来不及反应,等意识到情况有变的时候,结果早已注定。

    白骨魔君,招魂鬼母,古陀,还有赤蝘,包括他们的麾下一起围上来。

    众人团团将邪婴童子围在中央。

    “为什么?”白骨魔君脸色阴沉无比,“你莫不成以为你能独吞那些邪龙?看样子也不像!”

    “你是不是和暝风达成了默契?他许诺你什么好处了?”招魂鬼母怒气冲冲。

    “暝风不会和秦烈为敌,一年前,在寒冰岛的时候我们就知道!你难道以为,你和暝风联手,能够将那些邪龙吞掉?”古陀也是怒发冲冠,“邪婴!你胃口未免太大了一点!”

    “我想走,你们谁也拦不住,你们应该自己也知道。”邪婴童子一脸漠然,语气平静的像个死人,“我,加上暝风,再加上一头八阶邪龙,还有十三头七阶邪龙,加上暝风岛的防御,你们胜不了。既然胜不了,不如放弃,都各自回去吧,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这样对大家都好。”

    “究竟是为什么?”白骨魔君一脸不甘心。

    他知道邪婴童子说的是实话。

    对空间之力有着独到理解的邪婴童子,他们很难通过围击留住,暝风和招魂鬼母不相上下,八阶邪龙,可以胜过古陀和赤蝘,本来,这边多了他和邪婴童子,稳稳能吃下对方。

    但在邪婴童子这个变数之后。他需要去对付邪婴童子,这么一来。一切都不同了。

    他知道他和邪婴童子真要交锋,他应该处在上风,但要胜过邪婴童子必须要付出惨痛代价。

    那个代价,大到可能将十四头邪龙击杀,都没办法弥补。

    也就是说,在邪婴童子选择和暝风一道儿后,他继续坚持下去,只会得不偿失。

    “暝风给你了什么?让你没办法拒绝?难道是比十四头邪龙还要珍贵的东西?”招魂鬼母也叫道。

    “确实是比十四头邪龙加起来都要珍贵的东西。”邪婴童子点头。脸色木然,道:“但不是暝风给的,而是另外一个人。”

    这般说着,邪婴童子没有继续解释,而是一头钻向下方碧焰光罩。

    本该严防的碧焰光罩,所有的禁制,结界。第一时间撤销。

    邪婴童子孩童般的身子一闪而逝。

    白骨魔君,招魂鬼母,古陀,赤蝘,都呆呆看着下方碧焰光罩。

    众人许久无言。

    失去了邪婴童子,他们就没有懂得破解这类奇阵的人。碧焰光罩无法破开,他们都进不了暝风岛。

    连暝风岛都没办法进去,如何去捕抓邪龙?

    就算是进去了,如果邪婴童子坚持站在对面,他们是否就能稳稳胜过?

    “现在怎么办?”招魂鬼母烦躁地说道。

    “还能怎么办?”白骨魔君脸色深沉。“这次分明被邪婴摆了一道!这件事,我绝不会善罢甘休!”

    “我也忍不了!”招魂鬼母哼道。

    “我就不信他们永远不出暝风岛!”白骨魔君狠狠丢下这句话。回头道:“先离开吧,等他们出来了,我必然会让他们好看!”

    “也只能这样了。”招魂鬼母叹息。

    他们两人一达成意见,压根就不管古陀和赤蝘怎么想,他们带着麾下就从暝风岛离开。

    古陀和赤蝘面面相觑,半响后,也唉声叹息,垂头丧脑地从暝风岛离去。

    许许多多围观的墟地邪魔和异族,满心等候着双方血战,没料到竟等来这么一个结果。

    “真是没意思。”

    “居然没有打起来,哎,也不知道邪婴童子搞什么鬼?”

    “是谁说服了他?竟然让他中途反叛了,太不可思议了!”

    眼见血战不可能发生,那些围观者相继离开,最后,只有寥寥几人还在,似乎还在等候新一轮的变化。

    其中一人正是白莉。

    在众人散开后,白莉从外面降临到暝风岛的边沿,走向内部,说要求见暝风老祖。

    白莉得到认可,从碧焰光罩穿过,也踏入其中。

    剩下来也有几人,也在外面求见,说是有事要找暝风老祖。

    那些人,不属于白骨魔君,招魂鬼母,古陀和赤蝘的阵营,本身境界并不是很高,不可能影响局面,所以也被放行了。

    暝风岛内部。

    秦烈坐在吉尔伯特身旁,神情安然,嘴角噙着笑容。

    邪婴童子一过来,眼睛扫荡了一下,就落到秦烈身上,“是你传出的灵板?”

    秦烈笑着点头。

    “你能帮我修复‘诸天宝鉴’?”邪婴童子平静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激荡,他眼睛渐渐亮起。

    “不敢百分百保证,需要看过,检查过,才能知道是否能修复。”秦烈表态。

    邪婴童子二话不说,将那“诸天宝鉴”直接递来,“你仔细看看。”

    秦烈接过那一面明镜,以灵魂意识感知,小心翼翼触感内部的灵阵图。

    “诸天宝鉴”里面,有许许多多小型的灵阵图,大多数都是聚灵,储灵,固韧,都是和器具宗类似的常规灵阵图。

    在数十种小型灵阵图中央,有一幅名为“空幻”的古阵图,这个古阵图,他在镇魂珠内见过,属于比较深奥的中级灵阵图,他还没有来得及研习掌握,自然谈不上多么的熟识。

    “诸天宝鉴”最核心的古阵图,就是“空幻”,损坏的也是“空幻”。

    “我能修复,但我需要时间,可能十天半月,也可能两三个月,说不准。”过了一会儿,秦烈将“诸天宝鉴”重新还给邪婴童子,“我要仔细考虑清楚,想好修复的细节,然后才会找你索要‘诸天宝鉴’。真正的修复,只需要半个时辰即可,你有没有问题?”

    “你只要能帮我修复‘诸天宝鉴’,我就可以保证,帮你在墟地任何一座海岛,建立一座可以和落日群岛连通的空间传送阵!而且材料也是由我出!”邪婴童子眼中释放出来的光芒极为摄人。

    秦烈轰然一震,旋即喝道:“一个月!最多一个月,我保证帮你修复好‘诸天宝鉴’!”

    “如果是一个月……”邪婴童子沉吟了一下,说道:“我可以直接将邪婴岛的空间传送阵,挪移到你指定的海岛上,先将那一座空间传送给你!然后我另外重新建造!”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极短时间内,秦烈和邪婴童子达成协议,干脆利落的令暝风老祖都暗暗咂舌。

    “我就留在暝风岛等你,也免得白骨和招魂再有歪主意,暝风,你帮我安排一个地方吧。”邪婴童子吩咐。

    “绿姮,带邪婴前辈挑选屋舍!”暝风老祖急忙吩咐。

    眨眼工夫,邪婴童子和绿姮就从这儿消失。

    几乎同时,白莉从外面走来,被绿風带着来到秦烈和暝风老祖面前。

    “见过暝风前辈。”

    “见过姚……不对!秦烈是吧?”

    白莉冷幽幽的眼瞳深处,冒出一缕冰光,直勾勾落到秦烈身上。

    秦烈洒然一笑,微微鞠身,说道:“白姐好。”

    “我来,是受人所托,告诉你一声,她回寒冰岛了。”白莉说道。

    “她是谁?”

    “林凉儿。她让我通知你,她承诺给你的东西,差不多可以兑现了。”

    “我知道了。”

    ……

    ps:五千字大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