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七百七十四章 谈崩!

第七百七十四章 谈崩!

    战车上,天器宗的贺沂、毕尤、罗可馨等人,突然沉默了起来。

    秦烈笔直站立,神情坚决,在古阵图一事上,没有一点和天器宗周旋的意思。

    “古阵图虽然珍贵,可我们天器宗的友谊,一样很稀罕。”

    过了一会儿,贺沂眼睛闪烁了一下,悠然说道:“天器宗能解决灰岛的麻烦,还能和灰岛精诚合作,助灰岛迅速积累强大的实力。实际上,我们还想和灰岛结成同盟,同进退,甚至可以承诺,将来灰岛和幻魔宗发生冲突后,天器宗会派遣强者抵御幻魔宗!”

    秦烈又一次摇头。

    贺沂脸色沉了下来。

    罗可馨叹了一口气,“你说吧,究竟什么样的条件,你才肯答应将古阵图拿出来,同我们天器宗分享?”

    “我刚刚说了,除了古阵图以外,别的事情都可以谈。”秦烈态度强硬。

    天器宗众人脸色愈发难看。

    “我们知道你身上的一些事情。”罗可馨话锋一转,蹙眉道:“你能提前感知到异族的动向,能点燃他们身上的印记,敢和邪龙交涉,不单单只是因为封魔碑。”

    秦烈眼瞳异光暴射。

    “你拥有搏天族血脉!”罗可馨一字一顿道。

    “这就是你们的怀疑?可笑!你们有什么证据?”秦烈冷哼。

    “神葬场,本就是搏天族磨砺后裔的试炼之地,封魔碑……也只有拥有搏天族血脉的人才可以持有!”罗可馨又道。“我们有充足的证据,可以证明你拥有搏天族血脉!你应该清楚。对很多人,甚至许多暴乱之地的其他种族而言,搏天族意味着什么?”

    “只要你肯和我们合作,我们会帮你遮掩,保证不会泄露此事。”贺沂表态。

    “你如果坚持不肯合作,那么,等和三鬼族的争端结束,我们会曝光此事!”罗可馨咬牙威胁。

    秦烈脸色一沉。点了点头,说道:“我等你们曝光这件事!”

    话罢,他从空间戒内,取出自己的水晶战车,就此从天器宗这边离开。

    “贺老?谈崩了?”

    不远处,冯一尤眼见秦烈阴沉着脸,驾驭着自己的水晶战车离开。不由地急忙过来。

    “怎么办?要不要留下他?”一名有着鹰钩鼻的天器宗涅槃境武者,着急地看向贺沂。

    毕尤、罗可馨也是在犹豫着。

    他们知道秦烈的弱点。

    毕竟只是如意境修为的秦烈,若想御动八根雷亟木,通过古阵图将“玄雷心核”的威力增幅释放,需要一段不算短的时间准备。

    取出雷亟木需要时间,绘刻古阵图。需要时间,催动“玄雷心核”也需要时间。

    期间,任何一名破碎境强者,只要打断他的步骤,都能令他难以招架。

    更何况天器宗这边涅槃境的强者都有七八名。

    这时候。只要天器宗有所动作,要生擒秦烈绝对易如反掌。

    “贺老?”

    众人的目光。都凝聚在贺沂身上,等候他的决定。

    “秦烈的身后站着南老怪。”贺沂深深皱着眉头,“如今,又是我们和三鬼族血战之时,一旦我们的出手,引发了天器宗和寂灭宗之战,那后果不堪设想。”

    “错过这次机会,以后,恐怕很难制住他了。”那名蠢蠢欲动的鹰钩鼻强者喝道。

    “我再想想。”贺沂一时拿捏不定主意。

    然而,就在此时,一众天器宗的武者纷纷变色。

    单独驾驭着水晶战车,向三棱大陆外面飞去的秦烈,稍稍和天器宗这边拉开距离,便以一种奇异的声音长啸起来。

    那啸声有着神奇的穿透力,朝着极远之处扩散,越来越响亮。

    就在啸声传出不久后,一声邪龙的咆哮,从远方震天而起。

    以吉尔伯特为首的十四头邪龙,离开三棱大陆中央腹地后,一时间也不知道究竟该往何处遁离,他们自然而然的,嗅着秦烈身上的气味尾随而来。

    他们其实一直离秦烈不远。

    通过体内血脉,和吉尔伯特眼瞳内烈焰家族印记的联系,秦烈大致能感知到他们的位置。

    因此,一从天器宗这边撤离,他立即通过秘法招呼吉尔伯特。

    吉尔伯特虽然不情愿,还是发出龙吟来回应,带着族人赶了过来。

    天器宗的众人,尚且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十四头邪龙就从远方云层中浮现出来。

    很快,吉尔伯特就在秦烈身旁冒头,不耐烦地吼道:“又唤我来干什么?”

    “你们不能继续留在三棱大陆,一旦离开,你们可有目的地?”秦烈随口问道。

    吉尔伯特冷哼一声,“我正在想!”

    “不用想了,还是跟我走吧,我给你们找个容身之地。”秦烈主动邀请,“至少,我不会想方设法去害你们。另外,在这块天地,你们除了我以外,似乎没有谁可以信任吧?”

    “那又怎样?”邪龙不满道。

    “和我一道儿,遇到一些麻烦事的时候,我可以替你们和人族交涉。”秦烈诚恳道。

    “你如此的弱小,如何能够帮我们?”邪龙不信。

    “我有我的方法,如果你肯信我,就跟我走。”秦烈继续说。

    “反正我们暂时没有目的地,那就和你走吧。”邪龙仔细想了想,似乎觉得真没有别的选择,最终答应了下来。

    “放心,以后你们就会发现,这会是你们最正确的选择。”秦烈咧嘴一笑,“等我一下,我去和那些人再聊几句。”

    驱使着水晶战车,他重新飞到离天器宗靠近的方位,远远看向贺沂等人,嘲讽道:“怎么?刚刚想强行留下我?”

    一众天器宗武者都是既尴尬,又觉得无奈。

    “秦烈,我们是很诚心地想和你合作。”罗可馨勉强一笑。

    “你们的诚心就是一旦不合作,就威胁?威胁不成,就强行留下来?”秦烈脸色阴沉,冷笑道:“若是我被你们留下来,会怎样?接下来,是不是强行以碎念晶,将我脑海中的记忆剥离出来,直接夺取有关古阵图的一切?”

    此言一出,天器宗的众人,都是哑口无言。

    他们很多人的确抱有这样的想法。

    “不好意思,让你们失望了。”秦烈继续冷嘲热讽,“本以为你们天器宗值得一谈,看样子你们还不配,老祖有句话说的很对,炼器师……都是一群阴险无耻的家伙!”

    天器宗众人愈发觉得难堪。

    “后会有期吧!”

    丢下这番话,他重新往十四头邪龙所在的方向飞去,一众天器宗的强者,目送着他远去,无人胆敢有动作。

    拥有真名的吉尔伯特,堪比魂坛强者,再加上十三头七阶的邪龙,这一支邪龙的力量,不但丝毫不逊色他们,甚至还隐隐胜出一筹。

    他们不敢冒险。

    所以也就只能目送秦烈离开。

    “走吧。”

    秦烈的水晶战车,停在邪龙吉尔伯特后颈部位,脸色阴沉。

    十四头邪龙以龙语交谈着,往三棱大陆之外飞去,当他们放开速度后,短短一个时辰的时间,便飞离了这块大陆。

    “那边!”出了三棱大陆秦烈重新指向一处。

    邪龙群继续兴奋交流着飞翔。

    正是晌午时分,炎日光芒本该炽盛,但众人头顶云空深处,却被各类颜色的浓厚云团遮掩。

    阵阵恐怖无比的波动,不时从云霄内震荡而出,让底下的生灵真魂生出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那些魂坛级别的生灵,都在天际高空作战?”吉尔伯特看向天空,也觉察到了惊天动地的震荡波,不由地抬头去看。

    秦烈也望向天空,说道:“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了。”

    “我们要早点离开这儿!”吉尔伯特叫道。

    邪龙群,不等秦烈招呼,按照他指引的方向,加速飞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