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七百五十三章幻魔宗的刁难

第七百五十三章幻魔宗的刁难

    罗可馨和洛尘等人想法一样。

    一个在灵诀修炼上驳杂的武者,不可能有更多的精力用在炼器上,就连天赋如她这样的人,除了钻研炼器之道外,也仅仅只是修炼火焰灵诀。

    大多数的炼器师,往往也只修炼火焰灵诀,以火焰之力配合炼器。

    也只有修炼火焰灵诀的炼器师,才能兼顾炼器,在两者间找到一个平衡点。

    她并不认为能够得到寂灭老祖认可,分明在雷霆灵诀方面体悟精深的秦烈,会真正懂得炼器。

    罗可馨眉梢轻扬,望向秦烈的目光中,有着几分轻藐。

    “不太懂。”秦烈头也没抬。

    他握着“五火流光剑”的那只手,如铁钩,指尖缕缕精芒渗透,迅速在内部复杂的灵阵图中走了一圈。

    他微微皱眉。

    “不懂才正常。”罗可馨一笑,眼睛弯成月牙,意有所指道:“没有人能在多种领域都有所成就。”

    她向秦烈伸手,嘴角噙着傲然笑意,神态从容,道:“拿来给我看看吧。”

    杜向阳眼睛微亮,不由自主地往前凑了凑身子,明显有些激动。

    “今天我心情不错,就帮杜向阳看看这柄飞剑,到底有什么问题。”罗可馨微仰着头。

    “秦烈!”杜向阳轻喝。

    秦烈明白他的意思,于是一言不发地将“五火流光剑”递给罗可馨,免得让杜向阳失望。

    沈月等人也都睁大眼,好奇地看向罗可馨,看她如何来修复这柄飞剑。

    “只要罗师姐帮我将这柄飞剑给修复成功,灵石方面……我必然让罗师姐满意!”杜向阳一咬牙,分明做好了被罗可馨痛宰的准备。

    “看过才知道能不能修复。”罗可馨慢条斯理地握住那柄飞剑。

    沈月等人皆是凝神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

    在她拿起那柄飞剑,敲打着剑刃,先从外部确认飞剑材质的时候,沈月眼中闪过一丝惊异。

    洛尘和楚离也有些讶然。

    从握剑的气度风范来看,罗可馨的架势,似乎并不如秦烈那么自然。

    他们总觉得先前秦烈的那种专注、谨慎、气度,带着一种盎然古意,有种古时期炼器师的风范。

    那风范要远远超过罗可馨。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他们分明不了解秦烈,甚至不敢肯定秦烈真就懂得炼器,可心理上的感觉,告诉他们秦烈有些门道。

    “叮当!”

    罗可馨玉指轻弹,飞剑传来金属脆响,她指尖一丝丝火芒流溢,似隐没进剑中灵阵图。

    如此数十秒后。

    “这柄剑不可能修复成功。”扔垃圾一般,罗可馨将“五火流光剑”扔到杜向阳脚边,她眉梢有着几丝烦躁无奈,“内部的复合灵阵图内,有三种失传的古阵图,那三种古阵图已经损坏,别说是我了,就算是我们天器宗的宗主也没办法修复成功。”

    “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杜向阳失魂落魄地问道。

    这柄飞剑能完美融合他的火焰灵诀,即便是损坏状态,也能释放出不凡威力出来。

    杜向阳极其看重这柄飞剑,认为飞剑成功修复起来后,必然能够令他实力跃上一层楼。

    “我们天器宗都没人懂得古阵图的刻画,也就意味着暴*之地都没有人能修复这柄飞剑,你趁早死心吧。”罗可馨冷硬道。

    这句话一出,无疑是宣判了那柄飞剑的死刑,告诉杜向阳他不用继续在“五火流光剑”上浪费精力了,因为那柄飞剑再没有提升的可能。

    不论多么适合他的飞剑,如果只是残次品,就有可能会在关键时刻失控。

    战斗时灵器失控,几乎就是一场灾难,会导致主人惨死当场。

    这绝被不允许。

    “看来我的运气并不好。”杜向阳自嘲地笑了笑,“算了,早点知道结果也好,这样我也能趁早挑选新的飞剑。”

    他这是准备放弃“五火流光剑”了。

    “好热闹。”雪蓦炎的声音,也从月色下传来,一辆白水晶战车带着她,慢悠悠闪现出来。

    一袭白衣,如月中仙子,她清冷的身姿渐渐清晰。

    “秦师弟,我找你有事。”雪蓦炎在半空中说道。

    秦烈起身,看向身旁众人,突然冲杜向阳说道:“那柄剑借我玩几天。”

    “送你好了。”杜向阳叹了一口气,随手将“五火流光剑”扔出,显得有些无精打采。

    罗可馨说那柄剑内的古阵图,连天器宗的冯一尤都没办法修复,这几乎便意味着那柄剑彻底废了。

    一柄不可能修复的飞剑,对他而言,再没有任何价值。

    “各位,你们慢聊,我有事先走一步。”秦烈将那柄剑收入空间戒,当雪蓦炎的水晶战车放低后,他飞身跳入当中。

    白水晶战车率先离开。

    “没料到他会对垃圾有兴趣。”罗可馨低声讥笑,旋即说道:“我也走了。”

    她也迅速离开。

    “散了吧。”沈月挥挥手,也骑着金翅鸾飞走。

    “楚离,你和秦烈没问题吧?”众人离开后,杜向阳突然一皱眉。

    洛尘也看了过来。

    楚离满脸苦涩,摇了摇头,“能有什么?就算是我师傅真的要栽培秦烈,我又能怎样?难道因为这件事和秦烈反目成仇?”

    “那你?”杜向阳欲言又止。

    “我没事,只是一下子难以接受,过段时间或许就好了。”楚离叹了口气,一脸无奈,不再多说什么,也飞身离开。

    “哎,在未来宗主人选上,如果楚离不能解开心结,他们再也不可能像原来那样了。”杜向阳感叹。

    “希望他们俩能找到解决办法。”洛尘皱了皱眉头。

    ……

    白水晶战车离开那片礁石区,漫无目的地飞驰着,似乎并没有明确方向。

    车上,雪蓦炎衣玦飘荡,眼中蒙着一层忧色。

    “怎么不回去?”秦烈诧异道。

    “回哪儿?”雪蓦炎幽幽一叹,垂头道:“我是和幻魔宗一道儿过来的,在这儿,除你之外,我没有别的同门。”

    停顿了一下,她自嘲地说:“难不成回幻魔宗那边?”

    “你和雎睿婕的口角,我听说了一点,你不要理睬她。”秦烈沉声道。

    “我是不想理她,可她分明不打算放过我。”雪蓦炎摇了摇头。

    “怎么回事?”秦烈看出了点苗头。

    “我听说在我之后,你也和雎师妹争吵了两句?”

    “不错。”

    “我刚刚收到血煞宗那边的消息,洪老告诉我,幻魔宗中止了和我们的合作,不再出售任何灵材给我们。血煞宗,血岛,还有金阳岛,许许多多的武者修炼,都依赖从幻魔宗购买过来的灵材。灰岛那边要炼制烈焰玄雷,也需要源源不断的各类零碎灵材,对我们来说,目前除了最近的幻魔宗以外,很难从别的地方求购数量繁多的修炼材料。”

    “寂灭宗,天剑山,没办法替代幻魔宗?”

    “不能,天剑山、寂灭宗离我们太远,很多灵材不是靠空间传器阵就能交易的。幻魔宗不出售灵材给我们,我们立即就陷入了困境,至少,短时间没人能替代幻魔宗的地位。”

    秦烈脸色渐渐阴沉。

    他马上就知道,因为他和雎睿婕的冲突,因他拒绝最近出售烈焰玄雷给雎睿婕,这才引来了幻魔宗的反击。

    从眼前来看,幻魔宗的反击非常凌厉,而且极其有效。

    因为他的冲动,血煞宗,灰岛,血岛,金阳岛,所有武者、炼器师常规的修炼和炼器,都将因材料短缺导致效率大降。

    “此事……你师傅知道吗?你母亲又怎么说?”半响后,秦烈再问。

    “我师傅或许并不知情,但我母亲……并不想因为这件事,去和我师傅进行沟通。”迟疑了一下,雪蓦炎又道:“我也不想为了这件事去找我师傅,我师傅……也很难办。”

    “幻魔宗内,有一部人对我们意见很大,认为我们侵占了他们的利益,就连师秀玲师姑应该也对我们心存不满,因为和我们灵材交易方面的事情,本就是由她负责。她若不点头,雎师妹断然没办法中止和我们的交易,我并不知道像师秀玲师姑这样对我们不满的长老,到底有多少。”

    “若是这类人还有很多,就算是我师傅,也不能太过于偏袒我们。”

    雪蓦炎深深叹息,“我们幻魔宗不同于寂灭宗,不像寂灭老祖那样,在宗门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他能如神一般,无人胆敢反驳他的任何决定——即便是错误的决定。可我师傅却不行,没有老祖那么恐怖的号召力和影响力。”

    秦烈眉头深锁。

    许久许久后,他脸色凝重,道:“偌大一个暴*之地,难道就真的没有一个势力,能解决我们现今遇到的麻烦?”

    “并非没有。”雪蓦炎表情苦涩,“作为暴*之地最大的炼器宗门,天器宗拥有数量众多的空间传器阵,而且,其中最高级的空间传器阵几乎能传送任何灵材,连灵草都可以。只是,那类的空间传器阵,我们落日群岛并不存在,据说只有罗可馨的爷爷懂得建造。”

    “那就想办法让他帮忙建造就是!”秦烈喝道。

    “他从不帮天器宗以外的势力去做任何事,也从未有过任何先例。”雪蓦炎一脸无奈。

    “这样啊,给我点时间,我再想想办法。”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