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七百四十九章 祁阳的野心

第七百四十九章 祁阳的野心

    “优先供应烈焰玄雷给我们,这是我们和你们血煞宗的默契,不然你们凭什么占着落日群岛?”雎睿婕俏脸冰冷。

    “优先供应你们?还是和血煞宗的默契?”秦烈笑了起来,“你先弄清楚炎日岛和血煞宗的关系再说吧!”

    转过身来,他冲楚离三人说道:“走吧。”

    楚离呵呵一笑,也没有理睬雎睿婕,带头上了一架水晶战车。

    秦烈,杜向阳,洛尘,在他之后相继上车。

    “炎日岛不就是血煞宗的一个附庸势力么!有什么值得骄傲的?”雎睿婕不屑道。

    “幻魔宗那边,如果由你负责采购烈焰玄雷,那么……以后灰岛都不会向你们继续出售任何灵器!”秦烈最后丢下这番话。

    楚离身下的水晶战车呼啸而起。

    雎睿婕和一众幻魔宗武者,都是面色深沉,显然都动了真火。

    “不识抬举!”雎睿婕也甩头离开。

    天器宗的罗可馨,还有冯一尤等人,眼看着秦烈和楚离走远,也没有再次出口邀战。

    “师姐?”冯一尤有些诧异。

    “那小子有点奇怪。”罗可馨皱眉,“不着急,先看看情况吧。”

    冯一尤似乎很听他的话,点头表示明白,没有继续追问什么。

    ……

    “什么?天瑜受了伤?”正在同寂灭老祖众人议事的祁阳,一听到这个消息,立即坐不住了。

    匆匆和南正天几人告辞。万兽山的山主祁阳赶紧离开。

    不多时。祁阳和几名面容枯槁。脖颈上佩戴兽骨项链,身穿兽皮的老者,一起在万兽山的那一艘古兽形态的飞行灵器上出现。

    众人很快到了一栋由兽骨搭建的古朴小楼。

    天瑜躺在一张寒气幽幽的白玉床上,身上有一个个指头般的血洞,血洞内传来岩浆硫磺气息。

    “我没事。”天瑜轻咬着牙齿,脸色略显苍白,“被火焰溅射到了皮肉中,这种火焰汁水很可怕。燃烧力惊人,力量没有燃烧殆尽前,好像不会熄灭一样。”

    郁门和许多万兽山的武者神情肃然。

    “我来看看。”祁阳走上来。

    他一根指头按向天瑜身上的一个血孔。

    “嗤嗤!”

    一丝丝火芒,从那血孔内释放出来,内部涌现的恐怖烈焰,令祁阳都悚然动容。

    他闭着眼睛感知。

    整整五分钟后。

    “所有人都先退下。”祁阳睁开眼,皱眉喝道。

    “师傅……”郁门叫道。

    “你也退下!”祁阳沉喝。

    众人微惊,旋即乖乖从此地离开,包括郁门。

    “把他最后和你交锋时,你的感受。仔仔细细给我说来。”祁阳吩咐道。

    “当我催动血脉之力,凝炼百兽拳轰击下来的那一刻。他的手臂如变成了烧红的烙铁,传来恐怖的岩浆气息,那种气息让我……都本能的畏惧。”天瑜想了想,用心描绘当时的场景,“百兽拳碰触他那拳印的时候,由我血脉催生出来的力量,瞬间被燃烧干净。因为血脉之力耗尽,我后面没办法重新组织攻击,被那些火星子溅射后,以灵力没办法消融……”

    “你血脉的力量,被那些炎力焚烧掉了?”祁阳骇然。

    天瑜认真点头。

    祁阳突然沉默了。

    半响后,他沉着脸,说道:“我知道了。”

    “师傅,我和他是公平战斗,是我允许他运用灵力的,我会受伤也是大意了。”天瑜解释。

    “不,你不是大意,他运用的也不是灵力。”祁阳摇了摇头。

    “啊?”天瑜惊呼。

    “好了,我查探了一下,你伤势应该不要紧。你的血脉特殊,恢复力胜过常人十倍,应该要不了多久就能自愈。”祁阳宽慰了两句,想了想,又道:“你和秦烈一战的事情,不要和别人多说什么,以后也不要为郁门出头了。”

    “我不是为了和郁门出头,只是,只是想给自己找个对手。”天瑜反驳。

    “好了好了,我明白。”祁阳微笑,“就这样了。”

    这般说着,他便离开了此地,吩咐了那些长老一些话,夜里单独去找了寂灭老祖。

    “南老怪,那小子体内流淌着什么血脉?”祁阳过来后,没有遮遮掩掩,开门见山道:“天瑜为古兽血脉,她特殊的血脉令她天生神力,能完美施展万兽山种种技艺,并且能以血脉之力涌现出兽魂守护自己。在秦烈之前,她和暴乱之地各方势力的小辈交锋,几乎很少吃亏,就算是吃亏,也是境界和灵力的不足,从没有在体魄方面吃亏过!”

    祁阳沉声道:“秦烈伤了天瑜的力量,不是灵力,不是血灵诀,也是一种血脉之力!”

    “伤了就伤了,有什么好说的?”寂灭老祖满不在乎,“小辈之间的交锋,需要你这么兴师动众找我?”

    “我不是想为天瑜出头,而是想知道秦烈体内的血脉,究竟是什么?”祁阳解释。

    南正天不耐起来,“我才懒得理会你的好奇心。”

    “南老怪,你应该知道我曾经远离过暴乱之地,去过离我们亿万里的灵域其它天地!”祁阳表情渐渐严肃起来。

    “那又怎么样?”南正天皱眉。

    “天瑜,就是我从那个地方带回来的!”祁阳又道。

    南正天似乎有了点兴趣,正襟危坐,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在那个地方,有许多和天瑜一样,体内蕴含特殊血脉的人族!”祁阳深吸一口气,脸色沉重,“事实上。那儿的同族们。已通过种种方法。摸索到混合太古强族血脉,将太古强者血脉融入他们子嗣后代的窍门!”

    “那里,许多强大的势力——黄金级,通过征战域外,统治辅世界,通过和许多太古强者联姻,来窃取对方的血脉。让他们的后代子孙,从出生的那一霎就拥有着强悍的血脉。令他们的后代子孙不但在灵力上能走得更远,还摆脱了人族先天体质孱弱的弊端,让那些后代一个个在幼童时,就堪比蛮兽,有着巨龙般的力量!”

    “那里之所以能涌现许多超越不灭境的家伙,就是因为他们在不断蜕变,通过太古强者进行一代代的取长补短,逐渐完善自己的血脉,让后代的天赋越来越可怕,慢慢趋于完美。”

    “血脉之力。一直都是太古强者独有的,人族从未能拥有。”

    “我们人族天生寿命段。生命力和肉身之力数十倍弱于太古强者,这本就是我们修炼上的桎梏。”

    “我们的优势,是繁衍力快,从受孕到诞生的时间很短暂。我们另外一个优势,是能修炼所有属性的灵力,不像那些太古强者受先天限制,我们还能修炼那些太古强者掌握的力量,我们善于融合,就连我们的血液,也能很好的融合太古强者的血脉。”

    “在那个地方,我们的同族,通过和太古强者联姻,正逐步完善我们的血脉弱势,汲取太古强者血脉内的古老力量,从而越来越强!”

    “和天瑜一样的人,已大量充斥在那个地方,血脉之力和灵力一样,被他们当成力量核心来对待,并摸索出修炼血脉的奥妙。”

    “那是他们强过我们的根源!”

    祁阳一番话落定,南正天久久沉默,流露出深思的表情。

    许久后,南正天喃喃道:“你的意思是……他们从出生那一刻就超越了我们?”

    “嗯,而且随着他们对血脉的了解和认知,他们的子孙后代,会一代超过一代!”祁阳语气肯定。

    “他们都获取了什么种族的血脉?”南正天再问。

    “巨龙一族,古兽族,修罗族,夜叉族,木族等等太古时代的强大种族,那些拥有特殊血脉的,他们都以联姻的方式,亦或者擒拿异族的少女,以某种神秘的手段,来窃取对方血脉,让新生的后代拥有特殊血脉,天生强大。”祁阳说道。

    “你想说什么?”南正天沉默了一会儿,抬头看向他。

    “或许,或许我们也可以这么去做。”祁阳眼睛亮了起来,“如果能混合太古强者血脉,令我们暴乱之地的后代,也能天生强大,天赋一开始就优胜凡人!在未来,我们暴乱之地就会比较容易的涌现一批批进入虚空境的存在,那时候,暴乱之地就能真正出现黄金级的势力!”

    “想法不错。”南正天古怪地笑了笑。

    祁阳神情振奋,道:“天瑜有古兽血脉,她可以和楚离结合,他们两人生下来的孩子,归你们寂灭宗。我有一个女儿,她可以和秦烈结合,生下来的孩子,归我们万兽山,你看如何?”

    “为什么不是秦烈和天瑜结合?”南正天疑惑道。

    “不同的太古强者血脉,很难融合在一起,这是我从那里得来的消息。”祁阳继续解释。

    “太古强者的血脉,和我们人族融合,比较容易产生后代出来。太古强者之间联姻,几乎没有可能出现后代,血脉和血脉之间的争斗,会在孩子还在母胎的时候,就将母亲和孩子一起杀死!”

    “秦烈和天瑜,虽然都是人,但他们体内的血脉分明不同,一旦结合,十有八九血脉冲突,根本无法孕育后代出来。”

    “哦。”南正天恍然,“这样啊,你真有兴趣的话,我让修罗族弄几个女人给你,由你自己来孕育后代如何?你也知道,修罗族的女子,有一些还是不错的。”

    祁阳老脸一红,摇头道:“不,不行,我们人族和太古强者直接结合孕育后代,需要特殊的方法。就算是那里,也只有黄金级的势力,通过一代代的尝试,不知道死了多少人,耗费了多少代价才掌握,我们可学不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