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七百二十六章一个族群

第七百二十六章一个族群

    三艘黑铁巨船,船体上布满闪电纹络,甲板上的那些武者身穿的衣衫,也分明为寂灭宗的式样。

    秦烈乘坐的水晶战车,属于小号的飞行灵器,很难来到极高的天空。

    因此,他只能在下面仰视着那三艘寂灭宗的黑铁巨船,看着三艘巨船如怪兽一般在云层中飞动着。

    从三棱大陆离开,他要去的目的地就是寂灭宗,眼见寂灭宗巨船现身,他立即叫喊起来。

    可惜,他的呼喊声,似乎并不能传递到那三艘大船上。

    眼见那三艘船,已渐行渐远,他脸色一狠,猛地催动天雷殛。

    “噼里啪啦!”

    一道道青幽电芒,夹杂着雷鸣爆音,突地从他身上疾射出去。

    闪电直奔着一艘巨船袭来!

    “咦?”

    那艘船上,一个有着涅槃境修为的寂灭宗武者,目显异光,注意到了飞逝而来的电芒。

    他身影一晃,化作一条暗红色的光芒,瞬间离开这艘航行天际的船舰。

    “咻!”

    暗红色的光芒倏然停下,就在秦烈的身前凝形,化作寂灭宗的一个中年白须武者。

    “我是寂灭宗的护法,我叫陶瑞,阁下何人?”

    秦烈没有立即答话,而是先将脸上的狐皮面具扯下,然后才说:“我是秦烈,落日群岛的秦烈!”

    “秦烈!”陶瑞神情动容,“我知道你!”

    “楚离在不在上面?”秦烈松了一口气,抬头看向上面三艘黑铁巨船,急忙问道。

    “在上面!跟我来!”陶瑞沉声道。

    “我这辆水晶战车等阶不高。”他解释了一句。

    陶瑞二话没说,伸手抓在他的肩膀,要带着他呼啸而去。

    “等一下!”秦烈急忙过去将林凉儿背起来。

    陶瑞怪异地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带着他往上面飞去。

    数十秒后,在陶瑞的带领下,他被径直领到最前方的黑铁巨船上。

    “嘭!”

    他从半空重重落下,站到了船舰的甲板上,一眼看到了雷阎和楚离。

    十几名寂灭宗的武者,此时正聚集在一块儿,在商讨着什么,一个个表情凝重无比。

    秦烈的突然坠落,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尤其是楚离,更是马上惊叫起来:“秦烈!你怎会突然在此?”

    “你就是秦烈?”许多人惊奇道。

    雷阎脸色深沉,盯着秦烈看了一眼,道:“关于三棱大陆的消息,是你通过血煞宗传给我们的?”

    “嗯。”秦烈点头。

    “为什么你宁愿通过拜月宫月石城的空间传器阵,通过血煞宗,绕一大截路来通知我们,而不是让拜月宫直接传讯?那样岂不是更快?”雷阎眼神怪异。

    “我通知了拜月宫的董万斋,可惜……”秦烈苦笑一声,“可惜他没有听信我的话。”

    “该死的!”雷阎暴喝一声,脸上杀气腾腾,“董万斋必须为此事负责!”

    一众寂灭宗的武者,也是表情肃穆,似乎对董万斋的错误判断恼怒异常。

    秦烈心神一跳,突然来到楚离身旁,小声问道:“楚大哥,现在是什么一个情况?”

    他从三棱大陆离开,至今,不过仅仅过去了五天时间。

    五天并不算长,他认为就算是那个降临的邪恶生灵,在三棱大陆上兴风作浪,应该也不会产生太过于严重的后果。

    然而,楚离的回答,却让他心中一沉。

    “很糟糕!”楚离脸色阴沉无比,“两天前,琉焰府和天武会那边,还时不时有讯念传来。但现在……”楚离停顿了一下,叹息道:“琉焰府和天武会那边,已经再没有一个消息过来,没意外的话,应该全部丧生了。”

    秦烈神情巨变,“怎会这样?当时在我的感知中,那家伙虽然非常恐怖,可他毕竟只是一个!”

    “不是一个。”楚离摇了摇头,“通过如今的消息来看,从那空间缝隙过来的异族,应该是一个族群!”

    “一个族群?”秦烈骇然失色。

    “这五天,三棱大陆已生灵涂炭,大量的凡人、灵兽、武者都被捕杀,被那些异族当成食物吞吃。”雷阎深吸一口气,“琉焰府和天武会反应太慢,连逃都没有逃离,拜月宫那边,或许是在后面反应了过来,听从了你的建议,急匆匆从三棱大陆撤离。也是如此,董万斋和拜月宫的武者,有大半还活着,这时候正朝着我们的方向逃离。”

    “嘭!”雷阎的铁拳,溅射出一道道雷电光芒,狠狠捶击在巨船上的黑铁护栏上。

    这艘巨船霍然一震,船上绝大多数人,身形都是摇晃了一下。

    “董万斋如果听从你的建议,第一时间将事态的严重性告诉我们,立即将三棱大陆的凡人撤离,那一块不会变成人间地狱。那些异族,也绝不可能获得海量的食物,迅速恢复过来!”雷阎咆哮道。

    寂灭宗的众多武者皆是脸色深沉。

    秦烈注意到,在刚刚雷阎暴躁重击巨船时,此地还有两人身子屹然不动。

    那两人,一男一女,中年模样,还牵着手,像是一对夫妇。

    “这是许然师叔和童真真师娘。”留意到秦烈目光,楚离神情一正,毕恭毕敬地介绍道。

    秦烈一惊后,连忙行礼。

    他听血煞十老洪博文说起过这一对伉俪,许然和童真真,和寂灭老祖南正天,雷阎,血厉,都是一个时代的人物,年轻的时候就是天赋出众。

    许然和童真真两人,虽然是寂灭宗的人,但是却常年不在宗门,性喜四处游历,在各个偏僻荒无人烟的大陆活动。

    传言,许然当年在寂灭宗的名头,比起寂灭老祖南正天来也不逞多让。

    据说要不是许然为童真真动了感情,性情变得随意,不再对权势看重,他可能会是南正天竞争寂灭宗宗主之位最强大的一个对手。

    老一代的强者,对许然的评价一直很高,许多人认为他如果专心在修炼上,可能会是暴*之地最有希望冲击虚空境的那个人。

    可惜,他和童真真走到一块儿后,似乎就荒废了修炼,时常游荡八方,而不是常年闭关不出。

    “你不是寂灭宗的人,不用对我们那么客气,也不用行大礼。”许然淡然一笑,态度很和蔼,给人一种看淡了人间浮华,心境已云淡风轻的感觉。

    童真真也只是微微一笑。

    秦烈深深看向两人,尤其多看了童真真几眼,他发现这个让许然荒废了许多时间,还舍弃了寂灭宗宗主之位的女人,容貌并非倾城倾国,也没有令人神魂颠倒的气质,感觉只是普普通通。

    “雷阎,这时候不应当讨论如何追究董万斋的责任。”许然见雷阎还在暴躁的怒吼,不由地淡然一笑,“最先发现异常的人,如今就在这儿,我想我们应该多听听他当时的感觉。”他看向秦烈。

    狂暴状态的雷阎,听到他的教训,出奇地没有动怒,情绪还迅速地稳定了下来。

    雷阎一直是南正天的忠实支持者,他将寂灭老祖当成亲大哥对待,在寂灭宗他很少服谁。

    放弃了境界的突破,将所有精力用在寂灭宗的沈魁,是他信服的一个。

    许然,则是另外一个。

    他知道当年许然要不是为了童真真,放弃了对寂灭宗宗主之位的抢夺,南正天要想坐上那个位置,必将经历一番血战,他虽然对南正天有着盲目的信心,也知道就算是南正天最终能获胜,也将是惨胜,自己也必须付出重创的代价。

    因为许然当年的舍弃,和曾经有过的强大,让现在的雷阎都心存几分敬意。

    “秦烈,把你在那空间缝隙发现的奥妙,给我们详详细细说明一下。”雷阎转头去问秦烈。

    许然和童真真,也都流露出兴致,都微笑着看来。

    秦烈沉吟了一下,将他在三棱大陆的中央腹地,所觉察到那一道灵魂气息的可怖之处,还有那灰影接近之时,一块块巨石被碾成粉末的场景,都给仔细道明。

    这番话落定后,许然和童真真两人,包括雷阎,神情都沉重起来。

    “那家伙至少是不灭境中期,是拥有着两层魂坛那种级别的存在。”许然突然道。

    “你能肯定?”雷阎沉喝道。

    许然收敛了嘴角笑意,脸色凝重,道:“应该不会错。”

    众人突然都沉默了起来。

    “没什么好担心的,两层魂坛的家伙,我一个人就能对付了!”雷阎强横道。

    许然瞥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对方不是一个,而是一个族群,如果类似的家伙并不止一个,有好几个之多,你能怎么办?”

    雷阎哑口无言。

    “我看就算是到达了那边,也暂时不要急着冲进三棱大陆,这三艘战船还是稍稍离远一点,等先派人弄清楚里面的情况,然后再作打算。”许然想了想,又不放心地说道:“雷阎,你最好传讯宗门,让南正天提前出关吧。”

    此话一出,所有寂灭宗的武者,全部被镇住。

    连雷阎在内,都没有人吭声,一个个眉头拧成一团。

    “异族入侵,可不仅仅只是我们寂灭宗的事情,其余白银级的势力,也需要共同抵御。南正天出关后,可以以他的号召力,让那些势力也都派遣强者到来。”许然继续道:“就算是要和当年对付修罗族一样,必须经历一番血战,要死很多人,也没有理由只死我们的人吧?”

    “我明白了。”雷阎点了点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