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七百一十四章身份之疑

第七百一十四章身份之疑

    落日群岛的血煞宗,和姜铸哲一脉的血煞宗,在暴*之地武者的眼中,可是有着本质的区别。

    姜铸哲恶名远扬,几乎所有的势力,都视他为邪魔外道,不认同他血煞宗的身份。

    至今,姜铸哲那一脉的武者,也不敢光明正大地现身,不敢暴露身份活动在暴*之地各个热闹的地界。

    秦烈背着寒冰凤凰的尸身,在外人眼中,他这种反常诡异的行为,暗合姜铸哲一脉的作风。

    月姬会这么认为,也在情理当中,众人细想后,心中也都表示认同。

    就连董万斋都是暗暗嘀咕起来,“莫不成,这个叫姚天的小子,真是姜铸哲一脉?”这么想着的时候,他看向秦烈的目光,也不由地多出一丝厌恶。

    “姜铸哲一脉,和我们势同水火,绝没有缓和的余地!”秦烈脸色一正,大义凛然道:“我敢传讯落日群岛,就足以证明我和姜铸哲一脉没有关联!”

    “也未必。”月姬又冷冷道。

    这女人看起来也就三十岁,眼眸中像是始终蒙着一层薄雾,令她的气质显得有些飘渺神秘,分外诱人。

    除此之外,她身材丰腴,有着成熟女人的风情,同样让她出众显目。

    “你传向落日群岛的书信,又没有给别人看过,谁知道你写了些什么?”月姬蹙着眉头,丰泽的嘴角满是讥诮,“你如果随随便便说个两句话,那些落日群岛的人,也不会知道你是姜铸哲一脉,只当你是我们拜月宫的也说不定。然后,他们会将我们送过去的三十万地级灵石,给退回来,而你,顶多只是面子不够,我们又能说什么?”

    秦烈哑口无言。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言辞很锋利,他找不到反驳的借口。

    如果他真是姜铸哲一脉,依照月姬的说法,随随便便写上一段话,以拜月宫的身份请求落日群岛出售烈焰玄雷,也全然没问题。

    血煞宗要是愿意出售,自然会将烈焰玄雷送过来,不愿意出售,也会退还三十万地级灵石。

    这么一来,他既不会在拜月宫暴露,也不会引起血煞宗的注意。

    “月姬言之有理!”有拜月宫的武者附和。

    “他要是姜铸哲一脉的,不但不能继续呆在月石城,还要生擒起来!”月姬眼睛一冷,“寂灭宗承认的血煞宗,乃是落日群岛的血煞宗,而不是姜铸哲一脉!姜铸哲此人,当年在暴*之地掀起的腥风血雨,波及了周边许多地界,我们月石城有很多人,祖辈都曾被姜铸哲的麾下吸血至死!”

    董万斋眉头深锁,忽地为难起来。

    “灰岛所产的烈焰玄雷,如今最是炙手可热,各大势力都在争抢,和血煞宗没有交情的势力,想要以市价求购烈焰玄雷是千难万难。”名叫刘鹤的拜月宫武者,沉吟了一番,说道:“这个姚天如果不是落日群岛的血煞宗,绝对不可能为我们换回烈焰玄雷!大家等下去,只要回来的是烈焰玄雷,那么姚天的身份就一定不会有问题!”

    “如果,从空间传器阵内送回来的,只是三十万地级灵石……”

    刘鹤吸了一口气,看向秦烈,脸色不善道:“那么,姚天的身份,就必须推敲推敲了!”

    “刘叔说的在理。”月姬轻轻点头。

    其余两名女子,也是出言附和,赞同了刘鹤的说法。

    一屋子的拜月宫武者,小声交流了一番,也都各自发表意见。

    他们都认为,只要从空间传器阵那边送回来的是烈焰玄雷,那么秦烈就必然是落日群岛的血煞宗。

    否则,就有两种可能,要么,秦烈身份地位不够,不足以令落日群岛的血煞宗给面子。

    要么,秦烈根本就不是落日群岛的血煞宗,而是姜铸哲一脉!

    姜铸哲一脉,恶名远扬,月石城有很多武者恨不得杀光姜铸哲的人!

    一旦确定秦烈和姜铸哲有关,那么,秦烈的命运将会非常悲惨。

    “等半个时辰吧。”董万斋沉声道。

    他并没有明确表态。

    “宫主,月姬的祖辈,就是当年的受害者,被吸食了鲜血而亡。”刘鹤眯着眼,嘴唇蠕动着,向董万斋传递讯息。

    刘鹤在拜月宫负责消息整理和收集,对拜月宫内成员的来历和过去,有着一定程度的了解。

    通过刘鹤的传音,董万斋心中渐渐了然,明白了月姬反常的缘由,愈发觉得头疼。

    他犹豫了起来。

    “宫主,我加入拜月宫也有一些年头了,这些年我未曾求过你什么,今天我求你一次。”月姬垂头,声音很轻,语气很坚定,“半个时辰后,如果没有烈焰玄雷从落日群岛送来,希望你能将这个姚天交给我处置!”

    董万斋深深皱眉,道:“他也可能只是血煞宗普通的门人,身份不够,所以血煞宗不给他面子。”

    “他是如意境的修为!而且,他非常年青!就算是在以前的血煞宗,这么年轻就能达到如意境的门人,也必然被重用,何况是现在?”月姬猛地抬头,双眸中已满是森寒,“只有两种可能,他要么从落日群岛而来,身份不凡!要么,和姜铸哲有关,那也是核心人物!”

    董万斋想了想,也觉得月姬说的有道理,心中其实已倾向月姬。

    像秦烈这么年青的如意境武者,不论是血煞宗的哪一脉,都不会泛泛之辈,必然被委以重任,当成深具潜力的可造之才对待。

    这类角色,书写一封信,为拜月宫说个情,分配十枚烈焰玄雷过来绝对不会有问题。

    更何况,他们拜月宫又不是没有付出灵石?

    董万斋心中渐渐有了决定。

    “半个时辰后,那边如果没有烈焰玄雷送回来,我跟你走。”秦烈淡然一笑。

    他有十足把握。

    以他在落日群岛的身份地位,不论是血煞宗的人,还是灰岛原器具宗的人,只要看到他那封信,必然会有妥善安排。

    半个时辰后,将烈焰玄雷送回来,在他来看是妥妥的。

    “好!”董万斋沉喝一声,目显异色,道:“我相信姚天小兄弟!”

    他投来一道赞赏的目光。

    屋内,那些拜月宫的武者,见秦烈如此有自信,也是暗暗诧异,也觉得他恐怕真是落日群岛一脉的血煞宗。

    这么一想后,他们便轻松下来,连刘鹤也轻声宽慰月姬,“等等吧,半个时辰以后,自然就有揭晓。在此之前,你不准对姚天小兄弟无礼!”

    “我就等待半个时辰。”月姬看了秦烈一眼,忽然垂着头,就在屋内坐了下来。

    她身旁的两个姐妹,也是一左一右,在她身旁落座,耐心地等候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屋内,突然安静下来,众人谁也没有讲话。

    “半个时辰到了!”刘鹤突然道。

    众人的视线,倏地集中到“空间传器阵”上,发现上面空空荡荡,既没有烈焰玄雷回来,也没有被归还三十万地级灵石。

    所有人的眉头都深锁起来。

    “不太对劲啊。”

    “为什么会这样?”

    “就算是不肯出售,也应该将灵石退还给我们吧?”

    “血煞宗一向很有名誉!”

    众人七嘴八舌商讨起来。

    董万斋脸色也沉了起来。

    三十万地级灵石,对拜月宫而言,也不是小数目,就这么平白无故没了,他也不能继续保持淡定了。

    “姚天,你在那封信上,究竟书写了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董万斋沉声问道。

    “没什么,就是让他们将十枚烈焰玄雷送来,然后,说一些我自己的事情,其他就没了。”秦烈回答。

    他也觉得很奇怪。

    只要他的那封信到达落日群岛,被血煞宗和灰岛,甚至金阳岛的武者发现,那些人都会重视起来,会迅速做出回应。

    不太可能半个时辰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给出的那封信,很有可能有问题,兴许……那边从他的笔迹,认出了他姜铸哲一脉的身份。也只有这样,落日群岛的血煞宗,才会拒绝将我们传过去的三十万地级灵石扣下来!”刘鹤急道。

    三十万地级灵石,对谁都不是小数目,刘鹤还负责拜月宫的账目记录,自然知道这三十万地级灵石对拜月宫意味着什么。

    一下子没了三十万,这让屋内一众拜月宫的武者,都变得焦躁不安起来。

    这时候,坐在地上的月姬,突然站了起来,对董万斋说道:“宫主,这个人交给我吧,你放心,我不会一下子弄死他,我会慢慢审问,弄清楚他在那封信上,究竟写了什么。”

    “宫主,月姬做事一向很有分寸,交给她不会有事。”刘鹤也劝道。

    董万斋沉吟了一下,脸色阴沉沉的,道:“好吧。”

    秦烈顿时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这一屋子的拜月宫武者,大多数境界在如意中后期,剩下的都是破碎境,每一个人都不容易对付。

    暗暗衡量了一下,他知道要想从这些人当中突围出去,简直难比登天,几乎没有一丝可能。

    一旦他反应激烈,还有可能被当场击杀,莫名其妙就死了。

    他也相信,血煞宗那边,早晚都会有回应,会证明他的清白。

    他只是需要时间。

    于是,他很快就有了答案,点了点头,很配合地说道:“我跟你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