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六百九十七章冻为冰雕

第六百九十七章冻为冰雕

    第六百九十七章冻为冰雕

    寒冰凤凰冰条羽翼优美地扇动着。

    在它身下,又是一座宏伟冰晶宫殿受着它力量的牵引,凌空后炸碎。

    嵌入一根根冰柱内的晶亮符文,像是冰帝极寒神识形成的星点,随着冰晶宫殿的炸碎,又是漫天的晶亮寒光,星河泛滥般,滚落出无数寒星,蓬蓬大雨一般飘洒在天地之间。

    绿姮麾下,蜥蜴族族人,龙人族族人,看着从天飘落的晶亮寒星光芒,都是惊骇欲绝。

    他们纷纷逃逸。

    然而,那些晶亮寒光有千万之多,不论他们躲闪到何处,都会被寒光给滴到。

    于是,一具具新的冰雕,就在那些寒光落在他们肩膀、头顶、手臂的时候,迅速重新凝结出来。

    除了青逻、晖甲、绿姮等寥寥几人,大多数深入下方的武者,都化为了冰人。

    联想起这座寒冰宫殿,随处可见的一具具冰雕,绿姮等人脸色变得越来越凝重。

    那些冰雕,看样子和他们的麾下一样,以前都是活生生的生命,只是被寒晶符文击中,才会瞬间化为冰雕。

    随着越来越多的晶亮寒芒,萤火虫般飞落,绿姮众人只能被动防御,对寒冰凤凰再也不能构成威胁。

    寒冰凤凰啼鸣着,看也没有看绿姮那些人,一双寒光迸射的小小眼睛,直勾勾凝视在秦烈身上。

    “噗!”

    寒冰凤凰那具庞大优美的身子,化为一道冰芒,直落在涌向秦烈的冰河。

    那条冰河,从冰雕巨人眼瞳内流淌出来,内部混杂着亿万碎小的冰芒,众多零碎的冰晶,数不尽的极寒符文。

    分明就是冰帝遗留下来的极寒传承!

    “嗤嗤嗤!”

    寒冰凤凰扑入冰河,优雅的身子翻腾着,在奇异冰河内洗涤身子,不断打滚。

    众多碎小的冰点,像是微小的寒冰星辰,从冰河内渗透向寒冰凤凰身体内,像是化成了寒冰凤凰的一部分。

    它在通过这种方式截取流向秦烈的冰帝传承。

    出奇地是,冰河内蕴含的冰帝传承,诸多神秘意境碎冰,对它并没有抗拒。

    仿佛,它和秦烈一样,也曾接受过冰帝传承,身上同样有着令那一股冰河寒流认可的气息。

    “噼里啪啦!”

    七道耀目神光,之前就在寒冰宫殿内穿梭肆虐着,待到寒冰凤凰主动飞出,那七道神光拖曳着长长流火,饶了一圈后,又追赶过来。

    犹如七道秩序枷锁,那七道神光不断变幻着能量波动,从神光内部隐隐可见许多神秘的线条,不知名的神文,浩大洪亮的吟唱声,种种异能连绵起来,形成专门针对七灵体的封禁奇阵。

    “神葬场已毁,在外界,你休想封印我!”寒冰凤凰抖动羽翼。

    一个个碎冰风暴,从凤凰羽翼下方衍生凝成,激烈爆炸着,令七道神光无法接近。

    同时,一股和寒冰宫殿共振的极寒波动,也从寒冰凤凰体内涌现。

    “嘭!嘭!嘭嘭嘭!”

    一座座耸立在寒冰岛岛底的宫殿深处,传来擂鼓般的地震轰鸣,那些堆砌成宫殿的冰壁,一根根晶莹冰柱,众多神异冰雕,内部都有冰丝、冰光、寒晶符文闪亮浮现。

    浓烈的森白寒气,也从许多冰穴内涌现出来,形成无数股极寒风流扫荡天地。

    七道从封魔碑射出来的虹芒,被寒冰宫殿内冰帝遗留下来的禁制冲击着,竟传来啪啪脆响,如钢铁锁链要冻住。

    能够在神葬场内,令冰灵只敢逃遁的封禁锁链,在失去神葬场这个平台后,威力锐减,似乎再也无法将冰灵束缚起来。

    尤其是,寒冰凤凰一遁出神葬场,就通过一种神秘的感应,找到了寒冰岛。

    寒冰岛,为五祖三帝中的冰帝所建造的一座行宫,下方的寒冰宫殿内,不但有着冰帝的重重禁制结界,还有冰帝遗留的极少极寒力量。

    在这儿,寒冰凤凰实力更强,封魔碑却没办法借助于神葬场逞凶。

    此消彼长下,封魔碑就奈何不得寒冰凤凰了。

    “把你从另一处得来的冰帝传承,也一并奉献出来!”寒冰凤凰厉啸。

    那一条本该流入秦烈眉心的冰河寒流,因寒冰凤凰强行扑入其中,导致冰河停滞不前,不再往秦烈眉心流淌。

    随着寒冰凤凰的啸声,深藏在镇魂珠内的极寒意境图,竟然被一种莫名力量吸引着,一点点朝着外层空间挪移。

    而秦烈却发现他根本无法阻止。

    他眼睁睁看着,那一幅极寒意境图,从第二层漂浮到第一层,又从第一层飞出镇魂珠。

    极寒意境图渐渐从他眉心飞逸出来。

    陡然一变后,极寒意境图变成一团白蒙蒙寒流,寒流内一条条冰线蠕动着,犹如活物,似在教导着别人极寒力量的真谛。

    “竟然是一段核心传承!难怪烙印在冰帝雕像眼中的极寒真解会舍弃我,从而选择你作为传承源头了!”一看到从秦烈眉心逸出的那团白茫茫寒流,寒冰凤凰立即激动起来,它那优美绚丽的身子,还在冰河内扭动了一番,将冰河内无数碎小冰芒溅射的到处都是。

    那些碎小冰芒,蕴含着一小段一小段的精神烙印,溅射出冰河后,它们像是拥有灵性一般,一部分重新跌回冰河,也有一部分受着秦烈眉心的极寒意境图吸引,落入了那团白茫茫的寒流当中。

    每当一点碎小冰芒落入极寒意境图,秦烈身子就震动一下,眼中异光锃亮。

    碎小冰芒,蕴含着丝丝缕缕的讯念,那些讯念虽然断断续续,却分明是讲解着寒冰力量的奥妙,述说着天地间极寒力量的核心源头。

    可惜,因为极寒意境图从他眉心遁离,因为他和极寒意境图的联系越来越弱,又因为落入的碎小冰芒实在太少,所以秦烈无法深刻理解当中的玄奇。

    他留意到,随着寒冰凤凰后续力量的增强,随着整个寒冰宫殿内那些冰丝寒光的飞射,不单单七道神光没办法重新封禁寒冰凤凰,就连绿姮、青逻、晖甲、白莉等人,也纷纷变成了冰雕。

    如此一来,整个寒冰宫殿内,除了他和寒冰凤凰之外,再也没有能活动的生灵存在。

    连那些玄冰银蛇、冰晶巨鳄、龙蟒,也都被重新冰冻起来,变成冰晶世界的一个个冰雕。

    “我的先祖是冰帝最亲密的伙伴,我从出生起,在灵魂和血脉之中,就有着冰帝赐予的寒冰秘义!”见大局已定,寒冰凤凰傲然展翅,就在冰河内以碎小的冰芒洗涤着羽翼,优美地变幻着姿势,“我在幼年时被捕捉,被施加了禁制,一直被禁锢在冰之禁地,履行着冰灵的责任,以极寒来冷冻葬身之地,防止那些太古生灵体内的力量流逝,让他们的身体永远不会腐朽。”

    “我是通过灵魂和血脉内的冰帝秘义,通过在冰之禁地无数年的苦修,才变成七灵体最强大的一个!也是最有智慧的一个!”

    “万年来,我尝试通过各种方法,去挣脱冰之禁地的束缚,要逃离那个阴暗没有日月星辰的可悲天地!可惜,那该死的博天族施加的封禁,竟然是如此的强大且可怕,我一次次的挣扎,试过通过许多踏入冰之禁地的生灵帮助,依然没办法脱离苦海,没办法将我寒冰凤凰一族的美丽和耀目展现向世人!”

    “直到,拿着神葬场的钥匙,拿着封魔碑的你,踏入冰之禁地,深入葬身之处,我才能得以解脱。”

    “我应该谢谢你,没有你,再过一千年,再过一万年,我都没有凭借自己力量挣脱神葬场禁制的可能。”

    “是你助我解脱!”

    “如今,你又带着冰帝的一段核心传承找来,将我最需要的东西千里迢迢送还给我!”

    “就凭你给我的种种帮助,我决不会舍得杀你,我会将你永久冰冻,让你变成我回忆过去美好往事的一个纪念品!”

    这般说着,寒冰凤凰张口一吸,那团浮动在秦烈眉心的极寒意境图,果然被它吞入腹中。

    与此同时,数百缕极寒白色烟云,从四面八方冒出来,在秦烈做不出任何反应的时候,将他裹的严严实实。

    秦烈瞬间化成另外一具冰雕。

    冰雕中,秦烈筋脉、骨骼、鲜血、丹田灵海都被冻住,丝毫无法活动,大睁着的眼睛,眼球也是无法动弹。

    极寒气流甚至还渗透了识海。

    澄清明净的魂湖,竟然也奇异的结冰,沉落在魂湖深处的真魂,竟然也渐渐被冰冻。

    身体、血脉、真魂一起封冻,秦烈生出已死的感觉,可偏偏还能思考,还能去想事情,没有闭上的眼睛,竟然也能正视前方,就像是活死人一样,这是一种很新奇的感受。

    他看到寒冰凤凰在吞入那团极寒意境图入腹后,很快就将从冰雕巨人眼中涌现的冰河,给一点点吸收。

    得到极寒意境图,还有冰河内的传承秘辛后,寒冰凤凰变得愈发晶莹剔透,如用寒冰水晶精心雕琢而成的最完美工艺品,美的挑不出丝毫瑕疵,美的令人迷醉。

    他看到七道执着想要封印寒冰凤凰的炫目神光,慢慢地,竟然也被冰冻。

    七道神光变成漂浮空中的七根巨大冰棱,冰棱细小的一端,连接在同样被寒气冰冻的封魔碑上。

    被冻在空中的封魔碑,还有碑面上的七根冰棱,变成了寒冰宫殿内一道奇观。

    猛一看,就像是高高悬在半空的封魔碑,从碑面上垂落的水柱,被瞬间冻成了冰棱,很是奇妙,还给人一种自然而然的感觉。

    寒冰凤凰没有去触碰封魔碑,也没有去动七道冰冻的神光,而是在寒冰宫殿内游荡着,将寒冰宫殿拱顶被破开的冰壁以寒气重新冰洞,将这里的一切以寒力恢复原样。

    一个个下来的蜥蜴族和龙人族的族人,还有绿姮、白莉众人,都是变成了一具具晶莹透亮的冰雕。

    秦烈也是如此。

    寒冰凤凰并没有去管那些冰雕,它满意地看了看恢复原状的寒冰宫殿,展翅舞动着优美身姿,去了一座宫殿深处,像是要领悟刚刚从秦烈眉心得来的极寒意境图,还有新得来的寒冰玄妙。

    偌大一个寒冰宫殿内,一具具冰雕东倒西歪,以各种稀奇古怪的姿势竖立着。

    有的冰雕倾斜,要倒地一般,有的冰雕侧躺着,有的冰雕四肢朝天,像秦烈一般笔直站立的冰雕,几乎很少看到。

    秦烈只能以如此姿态,以眼睛正视前方,脑中还有思绪。

    在寒冰凤凰进入一座宫殿领悟极寒意境图的时候,他一边思考着,一边观察着前方。

    他也只能看向前方。

    在他前面,有绿姮、青逻,还有白莉那些人,他留意到,青逻和绿姮两人眼睛同样睁开着。

    然而,当他看向青逻、绿姮的时候,却发现两人睁开的眼睛中,没有一丝情绪波动,也没有一丝光泽。

    魂湖被冰冻,真魂也被冻住的他,虽然还能思考,却没办法以灵魂意识感知。

    然而,通过绿姮、青逻那些睁眼者眼中的神情,他就知道绿姮、青逻这些人什么都看不到。

    虽然那些人睁着眼,可是却处于彻底冰冻状态,甚至有可能连思绪都没有。

    如果说,他是活死人状态,那些人,可能就算是真正的死人了。

    不能动,不能思考,没有生命气息,没有灵魂动静,以后若是冰冻状态解除,那些人还有可能一点点苏醒。

    但是现在他们和死人并没有分别。

    整个寒冰宫殿,在所有被封冻住的武者中,他是唯一的一个眼睛还能见,还有思绪的活死人,

    这的确是很新奇的感受。

    保持着眼睛能看,还能思考的状态,他在想为什么他和别人不同。

    他在玄冰之地被极寒气息封冻过,他修炼着来自于冰帝的寒冰诀,这具身体曾经被同样的极寒气息一遍遍淬炼,他应该对寒冰凤凰施加的寒力有着一定程度的免疫力。

    毕竟,寒冰凤凰体内的寒力,虽然有一部分为种族天赋,但另外也有一部分,同样也是来源于冰帝。

    或许,就是因为那些来自于冰帝的寒力,让一直修炼寒冰诀的他,才能保持如此状态。

    他渐渐明悟了其中缘由。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