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六百八十六章 找到了!

第六百八十六章 找到了!

    “还请你能够在血脉之力上给予我指教!”秦烈郑重道!

    “当然。”拉普点了点头,“你手持尊者信物,只要是你想我做的事情,我自当尽力满足。”

    这般说着,他认真考虑了一番,突地递给秦烈一个瓷瓶,瓶子内盛满一种淡绿色的药汁,从中传来草木的清新气息。

    “你先将这瓶能引起情绪动荡的药汁喝下去。”拉普说道。

    秦烈接过瓷瓶,心中有着一丝犹豫,他不敢肯定药汁有没有问题,也怕拉普设计害他。

    今日的他,再也不是那个单纯的少年,经历过人心险恶后,他已变得不太容易轻信别人。

    拉普看出了的他的顾虑,以沙哑低沉的声音怪笑了两声,“谨慎是个好习惯。”

    他又仲手将那瓷瓶要回来,当着秦烈的面,倒入了三分之一药汁在一个青铜酒碗中,自己一口喝个精光。

    秦烈仔细看着他,确保他咽下去,并且又等候了一刻钟,这才歉然一笑,将剩下的药汁饮尽。

    “关于血脉之力,要从三个方面来熟悉和掌握,首先,要能激发血脉之力,感知到血脉之力的存在,将其潜藏的古老能量显现出来。”拉普解释,“接下来,就是运用那些能量,以上苍赐予的这种天赋进行战斗,最后,是找寻提高血脉之力,让这种天赋更加强大,让其持续不断成长的方法。”

    秦烈凝神倾听,眼中碎芒闪闪·注意力高度集中。

    拉普所讲的血脉知识,是他现今最急缺,也是最为渴望的东西。

    在这方面,血厉,琅邪,沫灵夜·甚至李牧都可能没办法帮到他。

    只有异族身份的拉普,通过千年时间的深研·才能帮助他解开心中迷惑·教导他真正认识血脉之力的神妙。

    “灵魂和血脉乃天地间最为神秘的事物,亿万年来,无数生灵在这两方面探寻,苦苦找寻着真谛至理,可依然没有任何一人,胆敢说能彻彻底底洞察灵魂和血脉的所有秘密。这两者,乃是浩淼天地无数生灵的禁区·仿佛穷极所有智慧·也没办法完全剖析出来。”

    “然而,经过众多生灵的探寻,他们都发现灵魂、血脉之间有着极其微妙-的联系。”

    “譬如,血脉之力的激发,大多数的时候,都需要灵魂方面相应的配合。更具体地说,是情绪方面的配合·有大量的事实表明,许多初始觉醒血脉之力的生灵,情绪往往处于极端失控状态,极度暴躁,极度低落,极度绝望,极度恐惧,极度亢奋·极度怨恨······”

    “种种极端的情绪波动,往往能引发血脉之变·令潜藏在血脉深处的奥妙-展现出来。”

    “因此,若想成功激发血脉之力,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先改变自身的情绪,让自己情绪失控,从中找到和自己血脉相应的那种情感。”

    “这瓶药汁,就能让你正常的情绪,变得起伏不定,让你因为回忆过去,就变得或是疯狂,或是暴躁,或是绝望无比。”

    “现在,你所需要做的,就是慢慢等候,等候药汁渗透身体,一点点发生应有作用。”

    拉普神情平静下来,讲话的同时,他默默观察着秦烈,眼瞳幽幽,似在思考着下一步。

    服下药汁后,一开始的时候,秦烈并没有太明显的感觉,没有觉得不适。

    然而,过了一会儿后,他就突地觉得脑海中思维变得无比活跃,很容易想起种种往事,想起许多过去难忘的经历。

    “不错,就是这样,想想过去最难忘的经历。那些最深刻的记忆,能轻易引发你情绪的剧烈波动,让你的情绪失控!”拉普循循善诱道。

    于是秦烈开始回忆过去。

    他想到他在药山,以无法无念的状态,浑浑噩噩修炼着天雷殛。

    那时候的他,没有一个朋友,爷爷秦山也时常不见踪迹。

    那时,他觉得无比孤独,仿佛天地间只有他一人活着,非常寂寞空虚。

    低落消沉的情绪,被一点点放大,他垂着头,显得无比孤寂。

    之后,他爷爷秦山留下一封信和一根木雕,悄然离去,一去不回

    他愈发觉得生命没有趣味,看不到一丝令他觉得暖心,让他能高兴起来的人和事。

    他情绪持续低落。

    拉普留意观察着,发现他血脉没有任何异常变动,显然,低落孤寂这些情绪无法引起他的血脉异变。

    秦烈继续回忆着。

    在他孤寂灰色的世界内,悄然出现一道身影,凌语诗如一缕阳光突然闯入他的灰暗世界。

    每次药山修炼后,在那石屋内,凌语诗都在絮絮叨叨,在说着一些没有意义的话,向他抱怨着种种不满。

    那′才发现他的生命中,多了一缕暖色,他渐渐期望每天喔后,能看见凌语诗,很想天天听她的嗦,听她的碎碎念。

    他消沉的情绪悄然发生着变化,变得渐渐轻快起来,灰色的世界,仿佛被涂抹上一层鲜艳彩色。

    他的生活中从而出现阳光,他变得乐观起来,开始体悟到生命中有趣的地方。

    此时,拉普的七只眼睛,又全部睁开来,仔细盯着他,却没有将第八目中的探索之光释放。

    他仔细观察着秦烈的身体状态,发现渐渐高兴起来的秦烈,依然没有因为情绪的转变,而引发血脉之力。

    秦烈的回忆继续往前。

    他欢快欣然的情绪,因为杜娇兰、杜飞被打破,杜娇兰母子对凌语诗的陷害讥讽,对凌语诗的种种侮辱,令凌语诗深受打击。

    在凌语诗被欺凌之时,他心中渐渐燃起怒火,变得暴躁起来,压抑着一种汹涌火焰。

    之后,杜家的反复挑L衅,一次次明里暗里的针对,种种阴险毒辣的手段,如不断在他心头浇着油,令他内心怒火越来越旺盛。

    “找到了!”拉普突地振奋,深吸一口气,喝道:“暴躁,狂怒,这是激发你血脉的关键!”

    “轰!”秦烈脑海猛然一震。

    下一刻,他发现全身血脉释放出惊人高温,如汹涌滚荡的岩浆,令周边温度不断攀升。

    从那些滚烫鲜血之中,隐隐可见诸多细小的神文,如蒸腾出来的血泡般飞逸出来,从而引发烙印在全身的“烈焰”神文。

    一股不可遏止的力量,也仿佛瞬间和体内灵力混合,从他全身毛孔之中,喷发出滚滚热量。

    以炼血术凝炼的本命精血,变得尤为狂暴猛烈,像是烈焰火球般炽热,似在不断激发着他,让他血脉之力更加旺盛燃烧。

    “噼里啪啦!”

    运转天雷殛,一条条如婴儿手臂的青幽雷电,从他掌心飞逸出来。

    在雷电之中,竟然还混杂着一条条炫目的火芒,如从天坠落的火焰流星,带着焚灭天地的硫磺熔岩气息。

    雷电爆炸时,无数火焰流光疾射八方,不灭的烈焰内部神文如细小星辰滚动着,尽情燃烧着所有可燃不可燃之物,令拉普这片森林顿时被彻底点燃。

    “就是这样!血脉之力,几乎可以融入所有本身的灵诀力量当中,一旦血脉之力激发,在血脉的滚荡涌动中,从血脉深处迸发的力量,将可以通过灵诀的施展尽情释放!”拉普喝道。

    秦烈已经听不见拉普的叫喊声。

    他心中一腔暴躁被汹涌点燃,不断运转灵诀,血龙吟,泣血鬼爪,还有大地之力,一条条闪电,寒冰棱刺,冰盾。

    种种他熟悉的攻击方式,趁着血脉被激发的时候,从他全身喷涌而出。

    血龙吟凝结为血龙,血龙内部烈焰滚荡,也有无数细小神文流动,令血龙吟的威力瞬间暴涨。

    泣血鬼爪也是如此。

    他以大地之力形成的沙土壁障,内部也充斥着众多火焰颗粒,仔细去看,那些颗粒也是一个个燃烧着的烈焰神文,令那壁障变成通红色,无比鲜艳。

    不知不觉间,他记忆中唯一记得的融灵诀,被他自然而然运用起来。

    来自于血脉的烈焰,轻易融入血灵诀、天雷殛、地心元磁录三种灵诀,但在和寒冰诀融合之时,这烈焰,则是瞬间将冰棱、冰盾蒸发掉

    寓意为烈焰的神文,体内的血脉之力,唯一不能融合的就是寒冰

    水火不相容。

    在拉普惊愕的目光中,秦烈怒吼着,尽情释放着血脉之力,不断融合着种种灵诀。

    拉普看的目瞪口呆。

    他知道血脉之力,可以很容易融合自身灵诀,然而,明显刚刚学会激发血脉之力的秦烈,以血脉融合灵诀的时候,不但没有丝毫的生涩感,还浑然天成,仿佛已经掌握了多年一般。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就算是天赋异禀的血脉传承者,刚刚掌握血脉之力的运用方法,和本身力量灵诀融合的时候,还是需要一段不算短暂的磨合期。

    对有着悠远寿命的太古强族而言,这个磨合期,可能是三五年,也可能是数十年,一点不奇怪。

    秦烈没有任何凝滞,没有一点生涩的融合,让拉普极其震惊。

    然而,更让拉普感到震惊是——不但是血脉和灵诀的融合,秦烈灵诀和灵诀之间,竟然同样可以融合在一块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