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六百六十八章 我懂,可你们却不懂!

第六百六十八章 我懂,可你们却不懂!

    “陆璃!你疯了不成?”

    相比秦烈的爽快,韩婉就表现的太过于惊恐了,眼看着陆璃从黑狱洞走出,挑起秦烈的杀念,她瞬间尖叫起来。

    她不敢想象此事结束后,阴煞谷的弟子,将会面临怎么凄惨的遭遇。

    将史景云、顾炀彻底激怒,事后,来自于这些人的报复,足以让阴煞谷万劫不复。

    那将会是韩婉难以承受的噩耗!

    “婉姨,从我踏入黑狱洞起,他们就不会放过我们。”陆璃消瘦的身子,显得弱不禁风,那张往昔清丽的精致小脸,沾着一层灰尘,毫无光泽。

    她给人一种极度消沉的感觉。

    然而,她的眼睛,却渐渐明亮,亮的让人不敢直视。

    “阴煞谷之所以沦落到今天地步,秦烈有着很大责任,他理应帮我们解决祸端!”陆璃这番话说的铿锵有力。

    可在韩婉的眼中陆璃已经疯了。

    —她不信孤身一人到来的秦烈,能助阴煞谷摆脱如今的悲惨境况,助所有弟子脱离苦海。

    她恐惧事后更深的迫害。

    “贱婢!你以为秦烈能救你们?”史景云怒气冲天。

    顾炀脸色也阴沉下来。

    那些陪着史景云一同过来的谷主,这一刻,也是面沉如水,都纷纷动了杀心。

    因为陆璃想他们全部死在秦烈手上!

    “七煞谷,从今天起将正式被除名!”秦烈一点点收敛笑容。

    同时,一种极度危险的气势,则是渐渐从他身上攀升,并且越来越强大。

    “血龙吟!”

    五指弯曲,一道道血光飙射出来,迅速凝为一条嗜杀凶戾血龙。

    血龙身长数米由浓稠血光凝炼而成,活灵活现释放出令人鲜血失控的血腥气息。

    “嗷!”

    嘶吼声中血龙翻腾着,凶神恶煞般率先扑向史景云。

    史景云悚然变色。

    由血之灵力凝结的血龙,倏一成功化形,那铺天盖地的浓烈血腥味,就呛的史景云鲜血滚荡。

    秦烈身上不断飙升的气势,逐渐凶狂,迅速压过他和顾炀众人的气势。

    这意味着秦烈的境界绝不逊色他们!

    史景云如何不惊?

    当年他和乌拓众人踏入器具宗之时秦烈的境界最多只是万象!

    这才多久?

    今日的秦烈,竟然有着不逊色他的境界,至少不低于通幽境巅峰!

    “大家联手全力以赴!”史景云失声惊叫。

    顾炀众人也纷纷变色。

    连史景云、顾炀在内,加其余各大谷主,一共七名通幽境武者,其中史景云境界最高,为通幽境巅峰顾炀次之,初入通幽境后期,余下五人,只是通幽境初、中期的实力。

    七人瞬间达成默契,七件玄级四品左右的灵器,几乎是第一时间被释放出来。

    一张火焰簇簇的丝网,一面明黄色的铜镜,一条由蟒骨制成的长鞭一杆金光灿灿长矛,还有一刀两剑。

    七样灵器灵光耀耀带着不同的属性气息,在七人的御动下,朝着秦烈和血龙轰杀。

    “没有能走出赤澜大陆,是你们一生之中,最大的悲哀。”面对着七种灵器的汹涌攻势,秦烈漠然摇头,“没有见过外面的风景,你们永远不可能知道,在别人的眼中,你们是多么的软弱无力。”

    “泣血鬼爪!”

    两手捏诀,一道道炫目血光飞逸出来,迅速形成狰狞血爪。

    三个铁锚般的赤红血爪,忽地落在七种灵器中央,血爪来回撕扯,如凶兽以利刃切割猎物。

    漫天血光飞溅。

    顾炀等人释放出来的灵器,被血光溅射到,一个个失去光泽,如被强硫酸腐蚀了,灵力尽失。

    那条最先咆哮而出的血龙,更是突破重重防线,直达史景云眼前。

    史景云尽全力凝聚灵能!

    三面金色光盾,接连从他胸口浮现凝结,犹如金水浇筑,看起来坚若铁石。

    血龙狂突猛进,狠狠地冲击在三面金色光盾上,丝丝血之碎光溅射。

    “嘭!嘭!嘭!”

    三面光盾,如被战车轰击的玻璃,接连崩溃为金色光片。

    史景云面色涨红,眼瞳内惊人的金色光芒,倏地黯淡下来。

    “轰!”

    如被无形巨柱轰中身子,史景云突地不受控制地往后倒飞,胸腔传来清脆无比的骨骼爆碎声。

    落地后,史景云满嘴满脸鲜血,眼中射出匪夷所思的光芒。

    他惊骇看向另外六人。

    顾炀六人境况并不比他好多少。

    六人放出来的灵器,被三个赤红血爪来回撕裂,灵器上的光芒被血光腐蚀,似乎一下子变成了凡铁。

    秦烈却突兀在六人中间现身。

    “岩冰风暴!”

    以秦烈为中心,空气传来“喀嚓咔嚓”的冰冻声,在众人惊骇目光中,一个冰晶碎片凝成的风暴孕育出来。

    风暴中,有着数不尽的冰棱、冰刃、冰块、冰箭,皆是晶莹剔透,闪烁着森寒冷光。

    随着风暴磅礴旋转,一股极寒之力不可抑止地释放出来!伴随着寒冰碎裂声,只见漫天冰芒朝着八方疾射。

    那种凌厉狂暴的冲击力,携带着酷寒意境,让顾炀六人魂飞魄散。

    “啪啪啪!咻咻咻!”

    冰片、冰刃、冰块如冰川爆碎,化为众多寒芒,将六人所在区域全部笼罩。

    一时间,顾炀六人只能拼命凝炼灵力,形成明黄、火红、暗绿层层结界,以厚厚壁障紧紧裹住身子。

    根本没有一丝还手之力。

    “守得住么?”秦烈一笑。

    爆裂冰刃中央又有雷霆闪电轰隆隆而出,一团团球形闪电,西瓜般大小,带着炫目的澎湃电流,以无坚不破的天雷爆炸力,又向顾炀六人滚荡而来。

    “轰隆隆!”

    一阵疯狂的雷霆轰鸣。

    秦烈周边如有数百捆鞭炮齐放,那种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不单单让阴煞谷连其余的临近山谷也都被震的爆响不休。

    阴煞谷的韩婉、裴湘、陆璃等人,也承受不住如此暴戾雷鸣,纷纷捂着耳朵。

    此刻,所有阴煞谷的女弟子,眼中流露出来的神情,都是震惊和狂喜。

    她们怎么也不敢相信,年龄和她们相差不大的秦烈竟凭借一己之力让史景云、顾炀七人都只能狼狈苦苦支撑,生不出丝毫反击之力。

    韩婉眼中异芒涟涟,她不由地看向陆璃,肩膀激动地轻颤起来。

    她终于意识到,今时今日的秦烈,再也不是当年凌家镇的青涩少年,而是蜕变成能叱咤赤澜大陆能让史景云、顾炀这类角色都动弹不得的大人物!

    陆璃也是目显奇光。

    她知道时隔多年,胆敢孤身一人前来阴煞谷,敢霸道解开她禁锢的秦烈,必然具有了强悍实力。

    可她依然没有料到秦烈竟强悍如斯!

    几年不见,如今秦烈可以以压倒性的优势,令史景云等七人只能苦苦喘息,在她来看,这简直不可想象。

    “不愧是语诗的男人。”陆璃暗暗道。

    裴湘更是心情激荡。

    她没料到想到她在林间无意救下的这人,居然有着这么强大的力量能让史景云这些凶神恶煞只能拼命支撑,没有一点的还手之力。

    “秦烈!你敢这么对待我们,可想过玄天盟会如何追杀你?”顾炀突然色厉内荏的叫嚷起来,“你立即滚出阴煞谷,滚出七煞谷的地界,我们就当没有见过你!否则我们必将禀报玄天盟,他们将会派遣如意境,甚至破碎境强者全赤澜大陆斩灭你!”

    他已经看出了不妙。

    以一敌七的秦烈,展现出来的强势,那种让他心悸的灵魂气息,让顾炀知道今时今日的秦烈,绝对可以灭杀他们。

    因为看不见希望,所以他抬出玄天盟来,想要通过玄天盟让秦烈知难而退。

    “秦烈!玄天盟绝不会放过你!”史景云也厉声道。

    韩婉脸色又发白了。

    对她而言,玄天盟就是一座巍峨巨山,是天神一般的存在。

    所有生活在赤澜大陆的武者,只要敢和玄天盟为敌,都将死无葬身之地,将不可能有一丝逃生希望。

    当史景云他们抬出玄天盟后,韩婉立即又恐惧起来,心中刚刚燃起的希望之火,又被无情掐灭。

    是啊,就算是杀了史景云又怎样?

    玄天盟早晚会追究下来!

    到那时,她,裴湘,陆璃,所有阴煞谷的女弟子,谁能逃脱死亡的命运?

    面对玄天盟这头雄霸赤澜大陆多年的凶兽,她感到了深深地无奈,生不出任何侥幸的心思。

    “秦,秦烈······”韩婉一咬牙,突然扬声说道:“你还是放过他们,一个人独自离开吧,玄天盟……不是你能抗衡的,要是他们有了三长两短,我们全部会被杀死,你也难逃此劫啊!”

    “哈哈哈!”顾炀怪笑起来,“我们七煞谷没有如意境强者,可玄天盟有,还有破碎境的存在!你就算是再强,又能如何?你能挡下玄天盟破碎境强者的追击?你能自信活下来?”

    “还不放手?你真以为玄天盟不会杀你?”土煞谷谷主叫嚣道。

    “秦烈!你势单力薄,凭你一己之力,根本无法在赤澜大陆立足!”史景云狞笑起来,“你难道还看不明白?在这种等阶森严的天地,只有和至强势力有着密切联系,才能真正存活于世,只有顺应天势,才能畅快天地!”

    “我懂。”秦烈一笑,摇了摇头,又道:“可你们却并不真懂。”

    “轰!”

    更多的雷球汹涌而出,夹杂着一道道血光,凌厉的冰刃,疯狂冲击在七人身上。

    刚刚得意起来的七人,瞬间被种种狂暴灵力海洋淹没,极短时间就被炸的血肉模糊,尸首分离。

    “今天的赤澜,再没有人胆敢追杀我,包括宋禹和李易!”秦烈低声哼道。

    ps小声地求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