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六百六十七章 你想谁死?

第六百六十七章 你想谁死?

    秦烈干净利落答应下来,倒是让陆璃愣住,一脸错愕地曹向他,“你真敢去杀史景云?”

    “有何不敢?”秦烈反问。

    沉吟了一下,陆璃道:“史景云现在是七煞谷的总谷主。”

    “那又如何?”

    “你能杀得了他?”

    “能。”

    “你不怕玄天盟追究下来?”

    “不怕。”

    两人的对话,到此处忽地停顿下来,陆璃没有继续追问什么,秦烈也没有再回答。

    他们相互沉默。

    又过了一会儿,陆璃脸上流露出很奇怪的表情,幽幽道:“我从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会去求你……”

    秦烈脸色淡然,“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当年,你踏入凌家镇,将一枚齐元丹递给我的时候,我只想有一天能扬眉吐气,能光明正大进入阴煞谷,将语诗从阴煞谷接走。我也没有想到,我真正来到阴煞谷后,竟然是帮阴煞谷解脱。”

    “秦烈,我承认当年是我看走眼了。”陆璃眼中显出啼笑皆非之色,“我没有料到一个连开元境都没有突破的少年,会在几年后,将阴煞谷两任谷主轰杀至死,导致阴煞谷一蹶不振。更加没有想过,那个小武者能够在赤澜大陆掀起那么大的惊涛骇浪,让玄天盟、八极圣殿、合欢宗联手都无可奈何。”

    回忆起过去,陆璃感慨万千,生出一种世事难料怎么也无法预测的颓败感。

    “为什么那么恨史景云?因为他害你被囚禁至此?”秦烈随口问道。

    “不仅仅因为他囚禁我。”陆璃眼中蕴满杀机,语气冰冷,“沈谷主当时要将语诗下嫁李中正为妻一事,就是史景云在暗中主使,他因为断指之恨,仇视所有凌家族人连带着,他将阴煞谷也恨在心里。沈谷主死后我被他囚禁起来谷内那些女弟子······有很多在他们的胁迫下,成为其它山谷弟子的玩物,阴煞谷早已名存实亡,变成了七煞谷的一个笑话。”

    陆璃脸上恨意浓烈。

    “我被囚禁的时候,金煞谷、火煞谷有些老者,也曾经心生歹意,也对我动过歪心思。”她稍稍停顿了一下眼中满是痛苦之色“我知道,婉姨······代我受了罪,如果不是婉姨,我就算在黑狱洞恐怕也难逃毒手。”

    眼中厉光一显,陆璃又道:“既然你连史景云都敢杀,那就帮我将火煞谷的顾炀一并杀了!”

    深深看着她,秦烈没有犹豫点头道:“好!”

    从陆璃的这番话,从她的神情,从她眼中滔天的恨意,秦烈便知道这些年阴煞谷的境况有多么凄惨。

    曾排名前列的阴煞谷,因为实力急剧被消弱,又因为都是年轻靓丽的女弟子,失势的遭遇尤其可悲。

    偏偏又是史景云顺势上位,摇身一变成为七煞谷的总谷主。

    这让阴煞谷的日子变得更加难捱。

    就在秦烈和陆璃在黑狱洞讲话时之时,史景云和顾炀还有其余谷主,终于赶了过来。

    一过来,史景云的眼睛,便落到那一辆日光下显得华贵无比的水晶战车上。

    “怎么回事?”史景云冷冷看向了韩婉。

    韩婉脸色忽地苍白,如被毒蛇蜇了一下,她丰腴身子轻轻一颤,显得惊恐无比。

    先前叽叽喳喳的阴煞谷女弟子,眼见史景云、顾炀这些人七煞谷大人物过来,一个个也都是噤若寒蝉,吓的瑟瑟发抖。

    这些年,时常有各个山谷的强权人物前来阴煞谷,以帮助她们修炼为借口,挑选年轻貌美的女弟子为淫亵对象。

    稍有反抗者,会被他们以种种借口鞭挞掌嘴,被打的遍体鳞伤。

    对史景云、顾炀这些人,阴煞谷的女弟子敬畏如恶魔,一看到他们出现,自然而然就浑身发抖。

    她们从心眼里惧怕。

    没了鸠琉瑜庇护,没了沈梅兰坐镇,加上史景云掌握实权后,又刻意针对阴煞谷,导致了阴煞谷的弟子陷入了最黑暗的一段时期。

    对她们而言这就是一个漫长噩梦。

    “韩婉!总谷主问你话呢?”顾炀哼了一声。

    韩婉倏地一惊,她先惊慌后退了两步,旋即深深呼吸,嗫嚅道:“是,是······”

    “是什么?”顾炀阴沉着脸,视线在韩婉丰腴的身子上晃悠着,眼中流露出的淫邪光芒,心中暗道:“这娘们身材还是这么撩人,看来是时候找机会,再次品尝品尝她的美妙-了…···”

    一年前,就是他带人过来,试图对陆璃下手。

    结果韩婉拼命阻拦,最终以身饲虎,满足了顾炀的淫欲,从而让陆璃逃脱一劫。

    韩婉每每想起顾炀,就恶心的要命,就下意识地想要洗净身子。

    一看到顾炀现身,她就浑身不自在,吓的身心惊恐,连话都讲不全了。

    “这辆水晶战!车何人乘坐过来?!”史景云渐生不耐,阴冷的眼睛在众◆上游荡了一番,最终落到离战车最近的裴湘身上,厉声道:“由你来说!”

    “我,我不知道······”裴湘嘴唇直哆嗦。

    史景云脸色更加阴森,“看来你们阴煞谷勾结了外人,既然如此,只能给你们一点颜色看看了!我再问一遍,这辆水晶战车由谁乘坐而来?我数到三,如果没有人回答,我就杀一名阴煞谷弟子!”

    一指裴湘,史景云冷声道:“你就是第一人!”

    裴湘惊恐欲绝。

    “二!”

    “三!”

    史景云迅速数到三,还不等裴湘反应过来右手掌心便有一个金色锥子浮出,锋利地刺向裴湘胸腔。

    他分明是想先杀裴湘震慑众人。

    “秦烈!是秦烈!”韩婉歇斯底里叫嚷起来,“别杀裴湘,求求你,别杀裴湘!”

    “秦烈!”史景云眼中迸射出浓烈数倍的杀机,那冲向裴湘胸腔的金色锥子不但没有停住,还在他暴怒之下加快了几分速度。

    锥子如一道金光刺向裴湘。

    “叮当!”

    金铁交击的清脆声从裴湘酥胸前半米处传来那金色锥子狠狠冲击在一块寒气幽幽的冰盾上。

    金色锥子突地失去冲势落地。

    那一块突兀冒出的冰盾却停留在半空不动。

    秦烈和陆璃两人,并肩在黑狱洞的洞口现身,望着阴煞谷内的史景云等人,已暗中观看了一会儿的秦烈,点了点头,轻声道:“史景云果然死不足惜。”

    史景云刚入山谷时,他就和陆璃赶了过来就在黑狱洞的洞口暗处看着下方。

    他想看看时隔多年后这个被他斩断手指,却因祸得福坐上七煞谷总谷主之位的史景云,究竟变成了什么样子。

    现在,他算是真正见识到了史景云的凶厉面目。

    “史老,好久不见啊?”秦烈从黑狱洞的洞口,飞身朝着阴煞谷跳跃下来,如一支直插下来的利剑。

    “轰!”

    秦烈雄伟如山的身子重重冲击在阴煞谷谷内,让整个阴煞谷似乎都微微一震。

    朝着史景云咧开嘴,故意盯着他的断指,秦烈笑容残忍地问道:“史老,少了一根指头后,会不会影响你灵诀的施展?平日里,你拿捏灵器的时候,会不会不太方便?”

    “秦烈!”史景云发出野兽般的怒吼“你竟敢来七煞谷!你竟敢送上门来!好!很好!今天不杀你,我史景云誓不为人!”他眼中闪耀着疯狂的光芒秦烈的这番话,瞬间点燃了他心中最深处的滔滔怒焰。

    顾炀和其余的谷主,一见突然现身的乃是秦烈,都是神情巨变。

    阴煞谷的那些女弟子,则是惊悸不安,被史景云脸上的疯狂吓到。

    韩婉更是欲哭无泪。

    她不知道,将史景云彻底激怒的秦烈,会给阴煞谷惹来多大的祸端。

    “欧阳胜,鸠琉瑜,贾松林,沈梅兰,顾通······”说着一个个名字,秦烈脸上洋溢着令人心寒的笑容,啧啧摇头道:“七煞谷有太多人死在我手上,没有那些人的惨死,恐怕也没有你史谷主的上位?嘿,也好,今天过来一趟,顺便将七煞谷再给清理一番,就让七煞谷彻底从赤澜大陆除名好了!”

    “秦烈!你今天身边没有血厉,没有琅邪,也没有幽冥界的邪族!”史景云疯狂厉笑,“一直以来,你秦烈都只是借助于别人,借助于寂灭玄雷!你以为,没了那些依仗,单凭你真实的力量,你还能继续猖狂下去?简直是痴人做梦!”

    “哦?”秦烈笑了,点了点头,说道:“那好,那我就让你看看,以我自己的力量,今日能否让你七煞谷就此沉落!”

    “好!哈哈哈!我看你怎么继续横行!”史景云咆哮着。

    从他身上突然绽出灿灿金光,他气势开始惊人提升,通幽境巅峰的实力,在此刻尽显无遗!

    “不错,通幽境巅峰,在黑铁级势力中,这算是最强之力了。”秦烈脸上笑容不减,依旧从容看向他,给他更多时间积蓄力量,“哎,可惜你的进境还是太慢,我离开赤澜大陆已经快两年了,你也仅仅只是往前迈进一两步而已。”

    这般说着,他又指向顾炀,不管史景云继续聚集力量,道:“我答应过陆璃,你,也会死。”

    他又抬头,朝顺着小道蹒跚走下山谷的陆璃,问道:“还有谁?你还想谁死?”

    “所以在今天进入阴煞谷的人!”陆璃咬牙道。

    “好!”秦烈爽快回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