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六百五十七章 苗风天!

第六百五十七章 苗风天!

    两架流金火凤从云层中渐行渐远。

    青月谷内,那些苗家族人眼看着苗泰四分五裂的躯体,都露出不忍之色。

    苗阳煦五人也是脸色阴沉。

    闻河同样冷着脸,在流金火凤终于失去踪迹后,他深深看了苗阳煦五人一眼,道:“你们好自为之!”

    话罢,再没有多言,闻河破空而去。

    “把苗泰好生安葬。”苗阳煦冲族人吩咐了一句,面色沉重地率先离开,苗文凡等人默默跟随。

    五名谷主来到中央殿堂,一言不发,很有默契的潜入地底密室。

    经过一段幽暗狭窄的密道,他们来到青月谷地底百米处,在一间由整块冰玉石砌成的石室门口停了下来。

    五人默不作声站在门口。

    整整半个时辰后,石室玉门才从内部打开,一名面色苍白,脸色布满皱褶的老人,静静坐在寒气幽幽的石室内。

    如果洪博文在此,会一眼认出眼前的老人,就是苗家曾经的家主——苗风天。

    千年前的苗家,就是在苗风天的带领下,从一个小小的家族,发展成赤铜级势力,成为天灭大陆的五大家族之首。

    苗风天,也是公认为五大家族中,最为雄才大略,最有魄力的家

    外界很多人传言,苗风天当年突破涅境的时候,不慎走火入魔,结果暴体而亡。

    苗家也向外证实了此事。

    因此,在外人的眼中苗风天早已陨灭。

    石室内,苗风天浑身皮肤呈灰白色,脸上死气沉沉,给人一种干尸般的可怖感。

    事实上,在苗风天的身上,的确缭绕着浓浓尸气。

    以苗风天的密室为中心这片处在地底百米长的地宫,分布着大大小小数十个类似的石室其中每一间石室内都摆放着一具具尸身。

    从那些尸身身上,会散逸出稀薄的尸气,那些尸气通过种种渠道,都涌向苗风天这边。

    苗风天一直潜藏地底,在聚集那些尸气,秘密修炼着。

    许多年前,苗风天在突破涅境的时候的确不慎走走火入魔从而血管爆裂而亡。

    连众多苗家族人,都眼睁睁看着苗风天死了,苗家还为他举行了下葬的仪式。

    没有多少人知道,苗风天被下葬后,在三个月的一天深夜,突然从坟场走出,一身尸气地来到苗家密室秘密去见了苗阳煦五人。

    “我需要更多的死尸!”苗风天阴森森看向五人,道:“我所修炼的灵诀,为五祖三帝中尸之始祖的传承,我能死而复生,也是因为这个灵诀。这种力量的修炼,需要大量的尸身,最好是太古生灵的尸身!”

    话到这儿,他冷眼看着五人“上次你们告诉我,金阳岛上有着十来具太古生灵的尸身说会想尽办法为我弄来,结果怎样?”

    苗阳煦五人垂头,满脸羞愧。

    “说吧,发生了什么事情?”苗风天眼瞳森白,“我感觉到山谷被攻击,难道苗家已经到了需要我出面的地步?我现在修炼正在关键时刻,一旦冒然现身,被人洞察了我灵诀的来历,苗家将会遇到天大麻烦,你们想清楚了没有?”

    “麻烦已经解决了,是这样的……”不敢有丝毫隐瞒,苗阳煦将事情的真相,一字一顿道明清楚,然后才说道:“此事过后,闻滨可能不会再信任我们苗家,失去了幻魔宗后盾,我们以后一旦和血煞宗的冲突,将会没有任何胜算。”

    “牺牲苗泰,来换取一段时间平静,你做的还不错。”苗风天沉吟了一下,说道:“闻河暗中在寒月之盾上做手脚,应该是想彻底掌控苗家。这趟事情败露,闻滨一定会再次想办法,让苗家真心诚服,不然就会舍弃苗家。”

    苗阳煦等人暗暗点头,也是如此认为。

    “血厉拿到了血之始祖遗体,度过这一劫后,以血厉自傲的性格,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尽快融合血祖之身。只要给血厉足够时间,他会迅速强大起来,黑巫教、三大家族想要对血煞宗动手,以后会越来越难。

    苗风天思量了一会儿,道:“近期不要和血煞宗再有冲突,你们占据的黑云宫、天海阁矿区也暂时舍弃,向血煞宗主动示弱。”

    苗阳煦五人连忙点头。

    “最后,想办法给我联系姜铸哲,就说我希望见他一面。”苗风天又道。

    苗家五位谷主突地呆住。

    “您……”苗阳煦惊愕道。

    “这些年来,我并非一直都呆在青月谷地底,我偶尔也出去走走,和姜铸哲也有过几次会面。”苗风天淡漠道。

    苗家五人立即睁大眼。

    他们在地底密室商谈之时,一片血色突然从云层内压迫而来,浓烈血腥味几乎如血海淹没了山谷。

    地底深处,苗风天森白的眼瞳内,突地绽出异光,道:“他已经来了!”

    苗家五人骇然失色。

    “文凡,你亲自上去一趟,请姜铸哲来这里。”苗风天下令。

    苗文凡愣了一下,才诚惶诚恐离开,急匆匆上去。

    数十秒后,儒雅倜傥的姜铸哲,一身文士风范,潇洒踏入这间密室,冲着苗风天淡然一笑,“好久不见。”

    “姜兄别来无恙。”苗风天扯了扯嘴角。

    从姜铸哲进来后,苗阳煦五人血管内的鲜血,就在没有规律的流动,都生出无法遏制鲜血沸腾,要暴体而亡的可怕感。

    “你们先出去。”苗风天皱了皱眉头。

    苗阳煦五人如蒙大赦,急忙从密室内退出,一个个脸色煞白。

    “哗啦啦!”

    姜铸哲抖动着手指,只见众多白森森骨头,不断从他空间戒内跌落,一会儿就堆满了一地。

    那些骨头上,缭绕着浓浓尸气,对许多武者而言,这些白骨都是要命的东西,沾上可能都要中尸毒而亡。

    苗风天却两眼放光,一瞬不移看向那些骨头,喜道:“都是来自于太古生灵?”

    “不错。”姜铸哲潇洒一笑,“这些碎骨,都是我从葬神之地得来,里面遗留的尸气我们血煞宗无法运用,只有你才能吸取炼化。”

    苗风天眼睛更亮了。

    “这只是其中一小部分而已,就算是见面礼了。”姜铸哲笑了笑,“在我手中,还有十倍于此的尸骨,只要和苗兄谈的愉快,那些都将属于苗兄。呵呵,我是怎样的人,苗兄应该很清楚,所以客套话都可以省去。”

    “你想要我做什么?”苗风天问道。

    “还是上次那件事!”姜铸哲沉声道。

    “我苗家最近遇到点麻烦,幻魔宗那边,可能会舍弃我们,你的好师兄,有可能会让血煞宗对付我们。”苗风天皱着眉头,“而我,最近还不太方便出面,不能自己来解决苗家的问题。”

    “我可以帮苗家解决掉这些麻烦。”姜铸哲微笑,“你应该知道我的能量。”

    苗风天沉吟了一会儿,又道:“最后,我希望以后苗家能进阶成白银级势力,希望将来苗家在遇到不可力敌因素的时候,你姜铸哲能出面解决。”

    “我也答应你!”姜铸哲重重道。

    “那好,那件事我会帮你。”苗风天终于点头。

    姜铸哲粲然大笑,“苗兄,你一定不会后悔,将来你会知道你今天的决定,是多么的明智!”

    这般说着,姜铸哲又丢下更多的白骨,每一根白骨上都缭绕着浓烈尸气。

    苗风天看着那些白骨,如看着珍稀至宝,森白的眼瞳内,冒着令人心悸的光芒。

    “祝苗兄早日筑造出魂坛!”丢下这句话后,姜铸哲才心满意足离开,一出密室,就化为一道血光离开。

    “半年内不要烦我!”苗风天则是对外面苗家五位谷主郑重吩咐。

    苗阳煦五人听他这么一说,都激动起来,都意识到苗风天终于聚集起淬炼魂坛的灵材,要朝着不灭境迈进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