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六百五十章 李牧的交代

第六百五十章 李牧的交代

    “姜铸哲这么厉害?”秦烈插话。

    对血厉的这个师弟,他认识不太深,神葬场的时候,借助于封魔碑,他不但从姜铸哲手中逃脱,还将太古生灵遗骸拿到手。

    这让他对姜铸哲有所轻视。

    今趟,姜铸哲虽然力战公冶兄弟,逼黑巫教、三大家族铩羽而归,可在他心中姜铸哲应该还是不如黑巫教教主。

    “将岸能有今天,都是黑巫教前任教主铺的路,他一步步走来太过于顺利,几乎没有遇到太大挫折。姜铸哲不同,此人当年在血煞宗的时候,并不太受重视,在他前面还有一个血厉,还有许多天赋更好的武者。”

    李牧神情凝重,“姜铸哲能走到今天,拥有两层魂坛的可怕实力,是他凭自己的力量争取而来的。当年,姜铸哲和血厉的争斗,所有人认为血厉稳胜,结果却是血厉被禁锢。各方势力杀入血云山脉,也是想灭掉姜铸哲,那一战老一代的血煞十老几乎全部死绝,众强一一被斩杀,可还是给姜铸哲成功逃掉。时至今日,没有沾血煞宗太多光的姜铸哲,不但拥有着一批忠心耿耿的嗜血者扈从,还筑造了两层魂坛!”

    “同为两层魂坛境界者,他一人,能击败黑巫教两位副教主,的确很有一套。”段千劫也认可姜铸哲的实力。

    “老段,就算是你懒得找将岸的麻烦,也请尽量不要在近期挑战寂灭老怪。”李牧认真道。

    “你是担心我拖累了寂灭老怪?”段千劫皱眉。

    “一方面。”李牧神情诚恳,“另一方面我是担心你,这个阶段的你或许能伤到老怪,可你却会死……”

    段千劫这次没有反驳,而是出奇地沉默,他沉吟了好一会儿,才问道:“当真一点胜算没有?”

    “今时今日的南老怪在暴乱之地的确没有对手。”李牧脸上没有一点笑意,以极其严肃的语气说道:“他和你以前遇到的对手不同

    以前那些人你即便落败也能活下来,能全身而退。可南老怪不一样,最近三百年内,所有挑战南老怪的人,没有一个能活下来,就算你擅用空间之力,也休想当着南老怪的面遁入虚空。”

    停顿了一下李牧又补充道:“因为最近这些年南老怪一直在虚空乱流游荡他虽然主修雷电之力,可现在对空间方面的认知同样不浅。”

    段千劫再次沉默。

    秦烈默默听着两人间的交谈,对将岸、姜铸哲、寂灭老祖逐渐有了一个较为清晰的认识,对寂灭老祖南正天的强大了解的更加深刻。

    “你三层魂坛才构建出来不久,不灭后期境界刚刚稳固,离寂灭老怪确实还有一截不短的距离。”李牧悠悠道:“再过五十年,如果老怪还没有踏入虚空境你才有和他一战的实力。至于现在······真的还为时过早。”

    “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离开了。”段千劫哼了一声。

    “没事了。”李牧一笑。

    “噼里啪啦!”

    就在浮空岛前方,段千劫硬生生撕裂出一条空间缝隙,板着一张臭脸一头钻了进去。

    他消失后,那一道空间缝隙,又迅速愈合。

    之后,李牧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到秦烈身上,笑道:“我让老段带你过来也是有事情和你说。”

    “李叔,段前辈如果挑战将岸胜负会如何?”秦烈突然问道。

    李牧认真想了想,道:“四六开吧,老段的赢面要占六成。不过,如果给将岸足够的时间,让他悟透了巫之始祖的传承玄妙-,他就会越来越强大。”

    “这么说,将岸远非寂灭老祖的对手?”秦烈惊奇道。

    “呵呵,将岸如果有信心能胜过南老怪,这趟不等老段出来,你就会被管贤安排蒲泽给击杀了。”李牧笑道。

    秦烈愈发震惊。

    从段千劫、李牧这番话,他已经大致认识到,在现今的暴乱之地,寂灭老祖南正天根本就一个无敌的存在。

    “对了,李叔你找我什么事?”

    “南老怪貌似瞄上你了,而且我听说你也答应了楚离,等落日群岛的事情结束,你会去一趟寂灭宗?”

    “是这样的。”

    李牧想了一下,道:“这枚空间戒你拿着,内部施加了封禁,一般人破不开,你暂时也没有这个能力。你到了寂灭宗,见到南正天后,将这枚空间戒交给他,就说是我托付给你的。”

    这般说着,一枚看起来很普通的空间戒,由他递给了秦烈。

    秦烈没有任何查探,拿到手后,就小心收了起来,道:“我会的。”他没有问李牧为何不亲自过去一趟。

    “此战过后,黑巫教和三大家族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次大举进攻。血煞宗想发展,就要抓紧这个难得的时间,还有······幻魔宗的宗主和沫灵夜的关系,出乎我想象的坚厚。”李牧摸着下巴,语气淡然道:“就算是你们和青月谷发生冲突,也不必忌讳什么,我看在雨宗主眼中,似乎并没有将青月谷的苗家当一回事。即便幻魔宗内部,有一些人认可青月谷,可只要雨宗主在,青月谷就很难通过幻魔宗向血厉他们施压。”

    秦烈认真听着,渐渐意会了过来,“所以要对青月谷动手,全然没有障碍?”

    “障碍应该不会太大。”李牧微笑。

    “我明白了!”秦烈重重点头。

    “没其他事了,你先回落日群岛吧。”李牧笑了笑,伸手朝着岛内一抓,一辆刻画着夏侯家标志的水晶战车呼啸而来,“先前我顺手弄来的,你乘它回去吧。”

    “那我先走了。”秦烈恭敬一礼后,便上了水晶战车,朝着岛上落去。

    李牧转身来到浮空岛那些华美的宫殿群。

    一座宏伟宫殿内,周边岩壁雕刻着种种异兽,不知名的古树,还有众多星辰太阳图案,一种隐秘的封禁之力,像是将整个空间都给牢牢定住。

    殿堂内,一名高大的角魔族族人,臀部一条长长的蜥蜴尾巴生满棱刺,不断拍打着金铁般的地面。

    尾巴高速抖动时,只见层层幻影浮现,发出刺耳啸声。

    他似等候的颇为无聊。

    此人后颈上,八根狰狞弯角无比显眼,赫然就是曾经在浮空岛出现的塔特——角魔族的八角强者。

    “你们尊者的孙儿,你刚刚看到了?”李牧进来后,微笑问道。

    “看到了。”塔特以人族语言,以很重的鼻音说道。

    “你们尊者就不想见见秦烈?”李牧一皱眉,“这小子为了找他爷爷,千里迢迢从赤澜大陆过来,杀入神葬场。你们尊者如果还健在,我想他至少应该传个讯息,让秦烈稍稍安心。”

    “你少管闲事!”塔特哼道。

    “你这趟亲自过来,就是为了让我将那一枚空间戒交给秦烈,让秦烈带着它去见寂灭老祖?”李牧眉头紧皱,“戒指内有什么?为什么非要秦烈带着过去?为什么还要以我的名义?”

    “应该付出的酬劳,我们会在半月内送往天剑山,其余事你问了我也不会说。”塔特不耐道。

    “那好吧。”李牧点了点头,想了一下,又道:“方便的话,能否安排一下,我想见见你们的尊者?”

    塔特瞪了他一眼,哼了一声,道:“我先走了。”

    话罢,不等李牧多言,他便驾驭着一座大型的白骨冥灵坛,突地冲向云海。

    云海内,滚滚云团凝聚,竟形成一条通往不知名空间的幽暗甬道,在那甬道内,隐隐能看见数不尽的冥兽在咆哮着,似在组织着一支大军。

    塔特一闪而逝。

    那幽暗甬道旋即愈合不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