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六百四十五章 赏识

第六百四十五章 赏识

    公冶兄弟面面相觑。

    姜铸哲的提议,让两人很是讶然,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难道以为,凭你姜铸哲一人,可以挡住我们兄弟两个?”公冶清冷哼道。

    “我就是这么认为。”姜铸哲神情认真,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如果你们黑巫教没有后续的援助,仅仅只是你们两兄弟,那么此战你们无法拿我们血煞宗怎样。与其如此,不如你们主动撤离,将三大家族这些鱼儿留给我,怎样?”

    “姜铸哲,你以为今天的血煞宗,还是千年前的血煞宗?”公冶濯皱眉。

    “不是么?”姜铸哲自然而然问道。

    “你说呢?”公冶濯脸色渐渐冷了下来。

    因为就在他们和姜铸哲讲话之时,那些姜铸哲麾下的嗜血者,已经对黑巫教的教徒造成了大量伤亡。

    那些所谓的嗜血者,能轻而易举蜕变成血妖,肉身力量成倍提升,类似于万兽山的“兽化”秘术,化身血妖后,嗜血者战斗力迅速飙升,如不知疲惫的杀戮机器。

    最恐怖的是,那些嗜血者一旦击杀对手,吸食了他们的鲜血,力量会迅速得到补充。

    这意味着只要不断杀戮下去,他们就能一直补充力量,不会有灵力枯竭的现象发生。

    而且,不知为何,那些对别的血煞宗、金阳岛武者有效的巫毒,他们竟然根本无视。

    嗜血者没有额外以灵力形成光罩,就这么暴露在浓浓巫毒内·还是活蹦乱跳,肉身之力没有丝毫衰竭。

    这种种反常,令嗜血者的破坏力简直无法测度,导致黑巫教、三大家族族人不断被轰杀,被吸干鲜血。

    惨死在嗜血者口中的武者,鲜血被吸干·一个个模样可怖至极,对其余武者又是一种心灵摧残。

    直到这时候·公冶兄弟才明白为何连教主将岸·都那么高看姜铸哲,认为姜铸哲的威胁性,要远远超过血厉了。

    他们也忽然庆幸起来,庆幸得到血之始祖遗骸的人,是血厉,而非姜铸哲。

    嗜血者带来的压力,让两兄弟心情沉重·暗暗有了决定——要参与此战!

    他们不加入·那些嗜血者会将黑巫教强者灭杀干净,导致他们的行动失败,损失还会越来越惨重。

    “我们并不认为以你一人之力,能拦阻我们兄弟两个!”公冶濯厉啸。

    啸声一起,他全身毛孔喷涌出浓稠黑雾,体内也传来刺耳的巫虫嗡嗡声,震的人耳膜都要撕裂。

    另一边·公冶清后撤一截,准备绕过姜铸哲,以二层魂坛的毁灭性力量,将血煞宗的血煞十老一举斩杀。

    一旁静静看着的段千劫,突然冷不防开口,道:“要战,也给我滚远点去战!”

    声音一落,这边所在的空间·如镜面碎裂,出现一条条细密明显的裂纹。

    扭曲空间的可怕力量·从此间滋生,渐渐朝着外沿扩散。

    段千劫头顶,三层模糊的魂坛,如坐落在不知名的空间,若隐若现,传来震慑天地,让空间无限拓展的霸道气势。

    姜铸哲,公冶濯,公冶清三人,一看到那三层模糊魂坛展露,皆是脸色剧变。

    十年前,当段千劫挑战李牧之时,他还仅仅只是二层魂坛。

    事后,虽然外界不断传言段千劫突破到不灭境后期,筑造了三层魂坛,可真正能看到他三层魂坛的却少之又少。

    这让许多人怀疑他三层魂坛并没有被完整构建出来。

    如今,当姜铸哲三人清晰看到,那三层魂坛若隐若现,如坐落在层叠虚空时,皆是二层魂坛的他们,全部骇然失色。

    混乱扭曲的空间力量,倏一涌现出来,三人立即纷纷败退。

    一瞬后,在段千劫周边的三人,已消失的干干净净。

    哼了一声,段千劫重新收敛力量,那些裂纹丛生的空间,如被神奇之手缝合,又重新恢复如初。

    段千劫皱了皱眉头,回头看向秦烈,“醒了?”

    “刚醒。”秦烈点头,微微鞠身,道谢道:“多谢前辈教导。”

    这时候,秦烈也看明白了,这段千劫所修炼的灵诀显然和空间有关。

    空间之力,为天地间最为神秘难懂的力量,段千劫能通过一枚小小玉牌,直接横跨千万里而来,足以说明他空间力量的非凡造诣。

    三层魂坛,空间之力,段千劫展现出来的震慑力,让姜铸哲和公冶兄弟都只能暂避锋芒。

    秦烈也终于明白,为何李牧交给他玉牌的时候,会说他所有的麻烦,段千劫都能帮他解决一次。

    “你和寂灭老怪认识?”段千劫突然深深看向他。

    “不认识。”秦烈摇头。

    段千劫想了一下,说道:“即便寂灭老怪要保你,我也只当你玉牌已用过,等此事了结后,你我之间的账就两清了。”

    “明白。”秦烈道。

    “那穷极升,你领悟的如何?”段千劫又问。

    “悟到了一些东西,但是当我灵力、魂力、体内恢复到一半后,那穷极升华术就无法运转了。”秦烈老实回答。

    “正常现象。”段千劫点了点头,“穷极升华术只有在逼出所有潜能,在灵力、魂力、体内即将枯竭或者已经枯竭后,才能施展起来,从而继续压榨潜能,来催化并升华自身。过了那段时间,等身体恢复,人体的惰性重现了,它也自然会失去效果。”

    秦烈毕恭毕敬,认真听着段千劫的讲解,唯恐漏掉一个字。

    “这穷极升华术或许对你有用,也或许没用类似于今天这样将所有力量耗尽的场景,对你而言应该不是经常发生。”段千劫淡淡说道:“那样的话,对你而言,穷极升华术就没有太大作用了。”

    “以后,我会试着逼自己进绝境。”秦烈认真道。

    段千劫深深看向他,眼中流露出一丝赞许神色道:“那就好。”

    “我已经恢复了一些力量,现在就是一个压榨自己的最好时机。”秦烈一咬牙又朝着三大家族武者聚集之地冲杀过去,连身上纵横交错的伤口,都没有简单包扎处理一下。

    段千劫眼睛突地一亮,暗暗点头,轻声赞道:“好小子!”

    秦烈突地聚集灵力。

    心念一动,他丹田灵海积累的力量,透过筋脉立即灌入四肢百骸。

    如大海内的海水通过一条条沟壑朝着四面八方汹涌流淌。

    他清晰地感知到,经过一番穷极升华术的修炼,灵力在他筋脉内流转的速度分明快了一点点。

    这让秦烈暗暗惊喜。

    他很清楚,对武者而言,瞬间凝炼灵力的速度,意味着能更快地凝结光罩防御致命攻击,意味着可以更快地将灵技施展出来重创敌人,也意味着更加的速度!

    在很多时候,更快,就意味着更强!

    通过细微的变化,他认识到穷极升华术的神奇之处,知道这种段千劫独有的秘术,若是能不断催发潜能,不断蜕变全身对一名武者的成长强大而言,将有着多大的帮助。

    一块玉牌单单只是换取穷极升华术,对他而言都是赚大了!

    “秦烈!”莲柔的叫喊声从远处传来。

    秦烈不由地凝神去望。

    只见巫毒挥发消散的一座小岛上,宋婷玉、谢静璇、唐思琪等人都在其中,墨海、冯蓉、琅邪、以渊也在上面,和他一同来自于赤澜大陆的武者,正艰难抵御着三大家族族人的汹涌攻势。

    岛上,不少黑巫教的巫虫,也在厉啸着,正配合着三大家族的冲

    血矛武者在琅邪带领下,聚集到一块儿,保护着墨海、莲柔、唐思琪等人。

    两具神尸,也处在那一块儿,挥舞着擎天巨臂,和两名涅境武者争斗。

    跟随姜铸哲而来的那些嗜血者,都在帮血煞十老、金阳岛捕杀黑巫教的人,并没有分出一部分力量,去帮从赤澜大陆而来的他们减轻压力。

    “那些血妖一样的家伙,没有来这边帮忙!你赶紧多唤几具神尸过来!”见他留意到这边,莲柔急忙喊道。

    “我来了!”秦烈回应。

    “哗哗哗!”

    在黑巫教人群内冲杀的神尸,乘风破浪而来,当秦烈飞身从船舰上落下时,他以肩膀将秦烈接住。

    秦烈不断向神尸传讯。

    分散在各个方向的神尸,感知到他的命令,纷纷朝着他的方向靠拢。

    待到秦烈在神尸的驮动下,跳到那海岛上的时候,八具神尸如八根擎天柱,将海岛都给围住。

    段千劫见秦烈来到那边,抬脚踏出几步,横跨数千米,也忽然落在岛上。

    “我帮你多找几个合适的对手。”段千劫说道。

    几名分散在远处的如意境初期武者,如被无形巨手握着脖颈,被一下子牵引过来,重重落在前方身前。

    秦烈旁边,几个通幽境、万象境武者,被段千劫随手一挥,全部进入宋婷玉、谢静璇等人视线内。

    “后来的姜铸哲,足以让公冶兄弟分身无术,此战你们赢面更大一点,你不必担心。”段千劫又道。

    此言一出,岛上所有从赤澜大陆而来的武者,都神情一震,如忽然就有了信心。

    段千劫示意秦烈放心去战,眼神随意地在赤澜大陆众人身上瞄了一眼,然后他视线忽地在唐思琪左手腕上的手镯上停了下来。

    那手镯由翡翠美玉制成,内部有七个小小的绿色星点,唐思琪站着没动,可那七个小星点却似乎在动。

    “唐北斗是你什么人?”段千劫突然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