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六百三十二章 第一人

第六百三十二章 第一人

    炎日岛。

    海边礁石区,秦烈端坐在一块硕大椭圆形礁石上,在红霞漫天的傍晚,朝海静坐苦修。

    封魔碑也静静竖立在石面上,如一柄利器直接插入。

    秦烈两手轻轻按在碑面上。

    一缕缕猩红血煞气息,如血雾从封魔碑内飞逸出来,顺着他的指头,一点点涌入他血管。

    秦烈运转血灵诀,以体内鲜血来吸附那些血煞气息,只觉得鲜血沸腾,如岩浆般炙热滚烫。

    忍着血管绽裂般的刺痛,他开始以炼血术凝炼精血,提纯鲜血内的血煞灵力精华。

    时间匆匆。

    一天一夜后,五滴晶莹如鸡血石般的鲜血,从他掌心皮肉内冒逸出来。

    五滴精血,如血珠般静静在掌心停留着,丝丝缕缕纯粹的血之力量,从血珠内释放出来。

    血煞宗门人,都会在突破到一定境界层次后,凝炼本命精血出来。

    本命精血,从鲜血而来,内部有着提纯后的浓烈血之力量,为鲜血的精华。

    对血煞宗门人而言,本命精血能施展“血之禁魂术”,还能以精血来凝炼“血妖”。

    催动“血遁术”逃生,也需要本命精血来激发。

    可以说本命精血妙-用无穷。

    之前,秦烈凝结出来的本命精血,都用来混合六大灵体的生命精华,从而蜕变成了虚浑之灵。

    如今,在六个虚浑之灵都成功孕育而出后他终于可以重新凝炼本命精血,留着将来关键时刻来催发血煞宗秘术。

    五滴由他鲜血提纯的本命精血,在他掌心内停留了一会后,他便准备收入体内。

    “呼呼呼呼呼!”

    突地,五道神光从封魔碑内延伸出来,一端连着碑面另一端,如舌尖般分别卷住了五滴精血。

    以他鲜血凝炼的五滴精血瞬间被封魔碑收入碑面瞬间,本来的无字墓碑,表面浮露出无数模糊难辨的神妙-符文,那些符文灿若星海,在碑面上以一种神秘的轨迹飞旋,如浩瀚星河突然变得鲜活起来。

    秦烈骇然失色。

    从封魔碑的碑面上,他突然听到一种古朴、苍凉、深沉的呼唤声

    那是一种直达心灵让他灵魂震颤的魔音。

    无数模糊不清的神文,星点般飞动着,做出令人眼花缭乱的轨迹。

    古老的神语魔音,形成无形的波荡,朝着天极穷荒荡漾,越传越远。

    这个过程,持续了大概五六分钟之后碑面上的符文便一点点消失,神语魔音也低幽不可辨,最终彻底不见。

    封魔碑重新恢复原样,五滴从秦烈掌心冒逸出来的精血,则是消失不见。

    秦烈愣在礁石上,不知发生了什么,不知从碑面上浮现的符文,震撼灵魂的神语魔音究竟来自于何处,有着怎么样的魔力。

    但有一点他总算是弄清楚了——封魔碑内部的奥妙-仿佛可以由他体内本命精血来引发,能稍稍窥探一点神奇。

    他皱眉思索。

    突地,一个个硕大头颅,从礁石前方的海面浮现出来。

    那是八具神尸!

    在他没有召唤的情况下,八具神尸,竟主动从海面上冒了出来。

    八具神尸,就在他前方,冒出八个巨大头颅,却并没有彻底站出来。

    八具神尸的眼瞳内,闪耀着神秘的幽光,如在暗暗期待着什么。

    这种种诡异,让秦烈愈发不解,愈发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

    于是,他继续以封魔碑内部的血煞之气,以自己的鲜血为源头,重新凝炼精血出来。

    两天后,在他两手掌心,多出了十一滴本命精血!

    一道道神光,又一次从封魔碑内飞逸出来,将那十一滴本命精血抽离。

    碑面上,重新浮现出灿若星河的神妙符文,符文疯狂旋动,如星辰漩涡般神秘深邃。

    同时,震撼灵魂的神语魔音,又一次传荡出来,如扩散到天之尽头,海之边沿。

    这次异变,持续了将近一刻钟之久,然后才渐渐平息,一切趋于平静。

    一直等了半天,他没有等来更多异样,也没有见到血煞十老和血厉找上来。

    好奇之下,他找到炎日岛上的漠峻等人,问他们有没有感知到什么。

    结果,漠峻等人纷纷摇头,说一切正常。

    来自于封魔碑内的神语魔音,那种朝着天之尽头扩散的奇异波荡,似乎除了他以外,落日群岛无人能聆听,也无人能感知。

    这让秦烈愈发觉得诡异。

    他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却感觉到,从封魔碑的碑面上,向天地八方传递了某种呼唤。

    呼唤的东西,似乎和八具神尸密切相关,这一点,从八具神尸主动冒出来,从他们眼神的期待之色,他就能看出来。

    只是,他依然不知道,封魔碑内的神域魔音,在为釉呼唤着什么。

    眼见黑巫教和三大家族即将到来,他没有继续凝聚本命精血,将封魔碑也给暂时收起来。

    封魔碑一入空间戒,八具冒出来的神尸,朝着空空无物的天空看了看,又相继沉入海底。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然而,秦烈却知道,或许在不久以后,会有什么东西跨越亿万里而来。

    一切,都只是他通过封魔碑内的神语、魔音,通过当中的呼唤之意,从而形成的臆想和猜测,并没有确凿证据。

    七日后。

    借助于一具太古生灵遗骸,汲取金之力量的邢宇邈,竟顺利踏入涅境!

    又隔了一天,邢胜男也踏入破碎境中期。

    又是两天后·琅邪从如意境中期,突破到如意境后期!

    面对黑巫教、三大家族的恐怖压力,邢宇邈、邢胜男、琅邪这些天赋非凡者,展现出过人的一面,纷纷在逆境中突破自己。

    血煞宗和金阳岛武者,因为他们的纷纷突破·都暗暗振奋起来。

    又隔了三天,金阳岛、血煞宗的武者势力·都集中起来·聚集在相邻的三个小岛。

    此时,他们已经收到确凿消息,知道黑巫教和三大家族武者,将会在一天后到达。

    所有人都在蓄势准备着。

    名为雷霆咆哮的山谷。

    寂灭老祖南正天一如既往在苦修,每一缕灵魂意识,都和漫天闪电扭结起来,令山谷发出雷神般的怒啸。

    “哧啦!”

    一条清晰可见的空间缝隙·在山谷内撕裂开来·一团南正天的雷电精魂,竟从空间裂缝内钻了出来。

    这是他的分魂之一。

    分魂如溪流汇入大海,瞬间和主魂凝结起来,南正天睁开眼,默默合计了一会儿,突然以灵魂传讯。

    不多时,雷阎从山谷外面进来·恭敬站在高高耸立着的雷台下方,问道:“师兄唤我何事?”

    “黑巫教、三大家族的那些人,是不是快要杀入落日群岛,和血煞宗决战了?”寂灭老祖皱眉道。

    “应该就在这两天了。”雷阎点头道。

    “你给我传话管贤,告诉他一声,血煞宗那个叫秦烈的小娃,是我的亲传弟子。”寂灭老祖大大咧咧吩咐。

    “这?师兄······这样似乎不符合规矩。”雷阎苦笑。

    “规矩?”寂灭老祖咧嘴狂笑,“屁的规矩!在暴乱之地·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规矩!你尽管告诉管贤·就说那秦烈是我的亲传弟子,我倒要看看黑巫教和三大家族的那些人谁敢动他!”

    “这······”雷阎头疼不已,“黑巫教的教主将岸可不是善类啊!”

    “将岸?”南正天嘿嘿怪笑,“我还真想会一会将岸!这些年来,他一直缩在黑巫教,已经甚少露面,不知道又在捣鼓什么阴谋诡计,我在星空乱流内游荡多年,也没有碰到他一次,还正愁他不出来呢!”

    “黑巫教现在和三大家族可是走在一起,我们没必要去趟这波浑水。”雷阎又道。

    “三大家族?”南正天满脸不屑,“这三家加起来,也比不上任何一个老牌的白银级势力!一群跳梁小丑罢了!”

    “师兄,真要传讯?”雷阎再次确认。

    “立即传讯管贤!”南正天不耐道。

    “好,好吧。”雷阎无奈道。

    茫茫深海,一艘巨型船舰上,管贤突然捏碎一块讯念晶,脸色阴沉无比。

    “教官,怎么回事?”一名黑巫教的老者小心问道。

    “南正天让人传讯给我,说血煞宗那个叫秦烈的小子,是他的亲传弟子。”管贤阴森森道。

    “秦烈?就是将太古生灵遗骸带入神葬场的小辈?这家伙最近名气很大,据说手段了得,在神葬场内大杀四方,几乎没有吃过亏。这个人要是活着,将来······必成后患啊!”老者惊道。

    “我当然知道!”管贤冷哼。

    想了一下,他布下秘阵,眼瞳内乌光汇聚,以灵魂去连接黑巫教教主。

    秘阵内,一个个巫虫影像浮现出来,以特定的诡异方式扑扇着翅膀,将讯息跨越千万里传递到黑巫教。

    之后,管贤便耐心等候。

    数十秒后,从那秘阵内,传来一段隐秘晦涩的讯念。

    眯着眼,管贤聆听了一会儿,不由一叹:“教主传话,在第一巫虫还没有完全恢复之前,暂时·……先饶那秦烈一命。”

    “连教主都不想和南正天撕破脸?”老者惊叫道。

    “在目前的暴乱之地,南正天……依然还是第一人。”管贤也是无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