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六百二十九章 再见琅邪

第六百二十九章 再见琅邪

    数日后,连通血之绝地的空间传送阵,在血煞十老的努!力,终于成功构建出来。

    此时,血厉父女还在为唤醒沫灵夜,为融合血祖之身忙碌,没时间过来主持局面。

    而血煞十老和琅邪并不熟悉

    这一来,秦烈、冯蓉两人便被安排通过空间传送阵,回一趟血之绝地,将琅邪和血矛众人从血之绝地弄来。

    “传送阵不会有问题吧?”站在圆台上,秦烈神色有些不安。

    圆台以各类灵石、晶块熔炼后筑造,赤灵龟的精血为线,一条条交织绘刻,凝成蛛网般的繁复形态。

    秦烈和冯蓉两人恰恰站在蛛网中心位置。

    “秦烈,这个传送阵只是连通血之绝地,我们反复试过,绝不会有任何问题!”漠峻信誓旦旦保证。

    “真不会出错?”秦烈紧张道。

    “绝对不会!我以人格担保!”漠峻表情严肃认真。

    “冯教官,你没问题吧?”秦烈又问。

    “你没问题,我就没问题。”冯蓉讶然失笑。

    “那好吧。”秦烈终于放松下来,催促道:“发动吧!”

    这一座连接血之绝地的空间传送阵,乃是第一次传送,尚且不能保证百分百成功,秦烈担心万一出现意外,会被空间之力撕成碎片,所以才谨慎不安。

    因为他深知空间之力的恐怖之处。

    “放心,绝不会有事!”血煞十老的洪博文·呵呵笑了笑,也走了进来,“我和你们一道儿吧。虽然会多耗费一些能量,不过这样应该可以让你们安心,让你们不会那么紧张。”

    “这样最好。”秦烈笑道。

    洪博文敢进来,充分说明他们对空间传送阵有十足信心·这么一来,秦烈才打消心中的疑惑。

    于是·当三人一同踏入空间传送阵后·漠峻微微点头。

    蒙奉的左手,按向一团血色云棉,五指倏地收拢。

    血光陡然溅射。

    “轰!”

    蒙蒙血光如巨型雨伞,将圆台倏地罩住,扭曲混乱的诡异能量,瞬间迸发涌现。

    秦烈三人的身影,忽然变得虚幻黯淡·如模糊残影被飓风吹拂·很快就彻底消散。

    赤澜大陆之下,连接幽冥界的奇异甬道的一层,一片猩红血煞之

    鲜血晶面般的血湖上方,有一个小小的三角形台面,台面由晶莹血玉构建而成。

    此时,从那台面上,骤然浮现出三个淡淡虚影·虚影扭动着,幽魂般晃荡不休。

    一名血卫,常年驻扎此地,修炼时眼睛紧闭,全身被浓稠血雾淹没。

    他突地睁开眼。

    “咻咻咻!”

    三道模糊残影,伴随着异响,倏地清晰无比。

    “冯教官!秦烈!”血矛轰然一震,猛地跳将起来·手舞足蹈地叫喊道:“你们不是应该在暴乱之地吗?!”

    “肖凯!”冯蓉也惊喜交加,欢声道:“成功了!竟然真的成功了!”

    “传送阵!你们是通过传送阵回来的!”肖凯一愣后·陡然反应过来,禁不住兴奋颤抖起来,“冯教官,你们是从暴乱之地回来的?你们……是要接引我们离开吧?”

    在他期待的目光下,冯蓉笑着点头,“不错,这趟我们从暴乱之地回来,就是接你们过去!”

    “呵呵!呵呵呵呵!”肖凯兴奋至极,不断傻笑着,一时间忘了该说些什么。

    血煞十老之一的洪博文,一到达此地,便突地神情呆滞。

    看着暗红如血的天幕,嗅着刺鼻的血腥味,感知着精纯浑厚且无处不在的血之灵气,洪博文突生一种置身梦境般的不真实美感。

    “…···血之绝地,果然是血之绝地!修炼血灵诀最佳之地!血煞宗称雄暴乱之地数百年,穷极力量满世界找寻,也没有能寻到一处血之绝地!”洪博文惊喜若狂,胖墩墩的身子,如发了羊癫疯般激颤,“这血之绝地,比血云山脉的血之灵气,还要浓郁数十倍!对血煞宗而言,这片土地,简直就是梦寐以求的立宗宝地!”

    洪博文整个人都癫狂了。

    血之绝地,浓烈精纯的血之灵气,如血茫茫的雾气缭绕不散,这一千多年时间,如果血煞十老都在血之绝地修炼,他们当中至少大半能踏入涅巅峰之境!

    如果筹集到进阶魂坛的灵材,在他们当中,还有可能产生几名不灭境的超级强者!

    血之绝地,乃血煞宗在颠峰时期苦苦找寻而不可得的洞天宝地,没料到隔了一千多年来,在血煞宗最孱弱之际,竟然给他们寻觅到了。

    “造化弄人,造化弄人啊……”洪博文感叹万千。

    就在此时,一股浓郁到简直化不开的血腥气息,从远处迅速掠进。

    下一刻,琅邪雄伟如山的身躯,便突地在秦烈、冯蓉眼前冒出。

    时隔多年,琅邪那种暴戾、血腥的气息,不但没有一点消减,还变本加厉,浓郁到令人站在他身旁,都有置身汪洋血海般的可怕感。

    尚未等秦烈、冯蓉和琅邪讲话,洪博文又是轰然一震,“如此纯正浑厚的血腥味道,我已经千年没有嗅到了!这气味,这种对鲜血的执着,比起当年的血大哥,还要强盛一筹!”

    血煞宗分辨一名门徒的天赋,着重看他身上鲜血的气味,是否够精纯浓郁。

    从琅邪身上,洪博文嗅到的鲜血气味,纯正浑厚的程度,已经超过千年前的血厉!

    血厉,在一千多年前,则是被称为血煞宗最有天赋的奇才!

    血煞宗的老宗主,沫灵夜的父亲沐云武·之所以将血厉当成亲传弟子,之所以将沫灵夜许配给血厉,就是因为血厉身上浓郁且纯正的鲜血气味,因为他傲人的天赋。

    时隔多年,洪博文一入血之绝地,立即在琅邪的身上·察觉到超越血厉当年的恐怖天赋。

    那种浓郁纯正的鲜血气味,几乎能比肩称霸暴乱之地多年·让同时期所有强者黯然失色的血煞宗第一任宗主——黎昕!

    “你是琅邪吧?”洪博文浑身发颤。

    琅邪皱眉点头。

    “好!好一个琅邪!好一个琅邪!”洪博文癫狂了。

    “秦烈·这老头是谁?”琅邪神色阴沉,漠然道:“神神叨叨的,脑子不太好使?”

    兴奋若狂的洪博文,给他这么一说,狂笑!声然变成猛烈的咳嗽声,尴尬无比,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琅邪·你现在在什么境界?”冯蓉则是大声道。

    “如意境中期·离后期只有一步之遥,嗯,大概再有半月时间,我就能迈入如意后期。”琅邪神色淡然。

    “好快。”冯蓉苦笑。

    她才刚刚迈入如意境初期不多久,这些年来她随着墨海东奔西走,没有留在血之绝地修炼,和琅邪之间的距离·逐渐被拉远了。

    同样修炼血灵诀,她深知血之绝地对任何血煞宗门人而言,都是极其宝贵之地。

    如果想要追求力量和境界,留在血之绝地苦修,无疑是最佳选择

    她明白这一点,却一直四处游荡,是因为······墨海。

    她无法舍弃墨海。

    “琅邪大人,这位是···…洪博文·血煞宗的长老。”见冯蓉有些黯然,秦烈忙适时介绍·“如今我们在暴乱之地,有了一处立足的地方,这趟构建传送阵出来,就是希望你们能走出血之绝地看看。”

    “你总算还没忘记我们。”琅邪轻哼。

    秦烈一脸尴尬,“怎么可能忘记你们?你看,我一在暴乱之地落脚,马上就构建了空间传送阵,还亲自过来邀请,这诚意难道还不够?”

    “血之绝地,对我们血矛而言非常重要,我们可以离开一段时间,以阅历来增进心境,但是灵力的积累和凝炼,还是需要血之绝地,所以……”琅邪犹豫了一下。

    “放心,炎日岛和血之绝地之间的传送阵,并非单向的。以后,只要有人需要积累力量,凝炼灵力,还可以重返血之绝地!”秦烈保证。

    “那就好。”琅邪这才放下心来。

    他很快传令下去,让分散在各处的血矛武者聚集,一刻钟后,三百多名年青的血矛武者,大多数境界都是通幽和万象,一个个朝气蓬勃,身上血腥气息浓烈,从八方聚集而来。

    “很不错!很不错!假以时日,你们都会是血煞宗的中坚力量!未来,在你们当中,甚至会产生血煞十老!”洪博文不断赞叹。

    他本以为除去琅邪以外,区区一个赤澜大陆,应该不可能再有更多天赋不错的小子。

    没料到,这三百多名修炼纯正血灵诀的青年,其中竟然有十几人的天赋,也极为不凡,未来有机会变成血煞十老那种高度。

    或许是因为一直在血之绝地修炼,心无旁骛的原因,这三百多名青年身上的血腥气都颇为纯正,一个个身上展露出来的气势,让他恍惚间,如看见了血煞宗的崭新未来!

    “走!依次踏入传送阵!”琅邪下达命令。

    炎日岛。

    漠峻和八名老者,围聚在传送阵周边,眼睛紧盯着圆台。

    “血大哥曾经说过,有个叫琅邪的家伙,被他寄予厚望,说此人天赋惊人。希望……这个琅邪,不会让我们失望。”漠峻轻声叹。

    “赤澜大陆,只是赤铜级的陆地,那种程度的小地方,应该不可能出现惊世骇俗的人物。”蒙奉微微摇头。

    其余几分纷纷附和。

    就在此时,一道血光闪过,肖凯和几名血矛武者,率先冒了出来。

    九老纷纷以灵魂意识感测。

    “还算是不错,血腥气很纯粹,天赋尚佳。”

    “嗯,这几个都不错,不过,如果琅邪只是这样······那血大哥明显夸大其词了。”

    “继续看吧。”

    肖凯等人,从圆台上冒出后,在漠峻他们的招呼下,马上走出传送阵,去了一边等候。

    不多时,又有十来人从圆台上闪现,都是血矛的青年武者。

    一批批的血矛武者,接连闪现,好奇打量着周边,然后乖乖在旁边站定。

    血煞宗九老始终盯着圆台。

    渐渐地,九老眼中惊异之色,一点点浮现出来。

    随着一批批血矛武者的冒头,九老渐渐振奋,越来越激动起来。

    从中走出的血矛武者,已经有一百多人,就在这一百多名青年当中,至少有七人的天赋竟然一点不逊色他们当年!

    而他们,如今是血煞十老,涅境的修为,如果有充足的灵材积累,未来可能会踏入不灭!

    他们,乃是血煞宗在一千多年前,在整个暴乱之地搜寻拥有血灵诀天赋,以血茧、血池测炼了成千上万个优秀青年,才最终脱颖而出的几

    可以说,他们这九人,在当年乃是血煞宗找了整个暴乱之地,找了很多年,才找到的天赋非凡者。

    然而,就在今天,就在现在,从一个小小的赤澜大陆,走出的血煞宗分支——血矛武者,已经出现七个和他们天赋相近者!

    这是什么概念?

    血煞十老都不淡定了。

    终于,随着三百多名血矛武者,一一从空间传送阵冒出,一一静静站立一旁。

    那种超凡的纪律性,三百人身上通过杀戮积累的戾气,无法掩饰的血腥气息,和十几个天赋恐怖的“血煞之种”,让漠峻等人都暗暗颤抖起来。

    九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老眼内冒出摄人血光,如九头恐怖血

    “天佑血煞宗!真是天佑血煞宗啊!”九老心中大声欢呼。

    待到最后一次传送结束,当琅邪和秦烈、冯蓉、洪博文一同走出后,九人看向琅邪时,突地如遭电击。

    “他,他叫······”漠峻伸手,嘴唇不断打颤,结结巴巴。

    “琅邪!他叫琅邪!”洪博文沉喝。

    漠峻等人轰然巨震。

    一个血腥气息纯正到超越血厉,能比肩黎昕的人物,只要用心深研血灵诀,刻苦修炼下去,只要血煞宗的物资能跟上来······

    将来,血煞宗可能会诞生一名超越不灭巅峰,达到第一代宗主黎昕那种层次的超级存在。

    此时,血煞十老甚至生出一种,血煞宗的千年沉寂,就是在等候琅邪出现的诡异念头。

    他们觉得琅邪的出现,是上天为了补充对血煞宗的折磨,所以将其推送到他们面前。

    从琅邪身上,血煞宗十老看到的东西,叫未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