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六百二十二章 横财!

第六百二十二章 横财!

    “流金火凤”下方,三座海岛呈“品”字形分布,那些海岛上山峦叠嶂,即使是深夜,依然灯火辉煌,不少开采灵矿的小型战车进进出出。

    居高临下俯瞰,会发现三座海岛上方,有七处矿区明光闪耀,战车如夜晚的萤火虫,不断呼啸闪过。

    首部的海岛上,一座黑宫殿,高高耸立着,如山岳巍峨。

    那便是黑云宫。

    “下面七处灵矿区,盛产天机晶、极光石和雷砂玉,其中天机晶和极光石都是地级六品石材,雷砂玉则是地级七品!”

    邢宇远两眼放光,脸上满溢笑容,说道:“天机晶是构建空间传送阵的基础灵材,极光石能增强灵器在空中的飞行速度,雷砂玉···…蕴含爆裂雷电之力!唐小姐炼制的烈焰玄雷,雷砂玉就是最核心的主材,如果能获取足够多的雷砂玉,她就能炼制出众多烈焰玄雷出来!”

    秦烈神情振奋。

    “黑云宫下属的矿区,也就这七处最为珍贵,如果能掠走下面开采出来的大量灵矿,我们也就不虚此行了!”邢宇远眼神渐渐炽热。

    “黑云宫如今局势如何?”秦烈谨慎道。

    “郑志合父子死后,黑云宫群龙无首,处于一盘散沙的状态。下面一些长老为了夺权,闹得不可开交,正是最为虚弱的时候!”邢宇远笑道。

    “黑云宫有没有防护宗门的大阵?”秦烈再问。

    “没有。”邢宇远摇了摇头,“黑云宫在黑巫教下属的赤铜级势力中·也属于垫底的那一类,他们底蕴也不足,未能拥有类似于寒月之盾那样的护宗大阵。”

    秦烈一笑,“那我们还等什么?”

    邢宇远会意过来,呵呵一笑,挥手道:“走!”

    一声令下·一辆辆水晶战车从火凤身上呼啸而出,如从乌云内冲出的蝗虫群·趁着夜色朝着黑云宫降落。

    这趟·邢宇远亲自带领,郭延正、戚敬两位护法一同跟来,还有一名血煞宗的老者,在漠峻的安排下,坐镇流金火凤内部。

    那位名叫“洪博文”的老者,为涅境初期境界,当年也是血厉的小师弟·他以前境界只是如意后期·经过千年时间的静修,才踏入涅。

    有洪博文坐镇,加邢宇远、郭延正、戚敬等人,另外还有两名血煞宗破碎境强者混在其中,要拿下黑云宫绝不会太困难。

    因此,秦烈依然老神在在站在流金火凤侧翼,并没有一头热血冲杀下来。

    “秦······秦大哥。”突地·邢瑶神态忸怩地轻呼一声,微垂着头,不敢正视秦烈目光,她小声问道:“上次你和我爹他们一起去了青月谷对吧?”

    “嗯。”秦烈扭头看向她,面色古怪。

    半月前,邢瑶还对他咬牙切齿,一见到他就喊打喊杀,各种威胁恐吓·一副苦大仇深的架势。

    一晃间,邢瑶如俨然变了个人·在面对他的时候,忽然小心翼翼,生怕会引起他的不满。

    秦烈暗暗摇头,觉得世事无常,不论什么关系都有可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剧变。

    “那个······苗辉到底怎么得罪我父亲了?”邢瑶咬着下唇,小声询问道。

    秦烈愣了一会儿,道:“大岛主是怎么和你说的?”

    “我爹说苗辉此人不可靠,人品也太差,不同意我和他的婚约,让我以后不要和苗辉来往了。”邢瑶脸色幽暗,情绪明显低落下来。

    秦烈暗暗叹息。

    很明显,这邢瑶对苗辉有些感情,或许一直都把苗辉当成了未来的夫君。

    而邢宇邈为了掩盖被苗家毁约的尴尬,并没有向邢瑶说明实情,反而说他看苗辉不爽,所以才毁掉苗辉和邢瑶的婚事。

    邢宇邈这么做,一方面是因为要面子,另外一方面应该也是不想女儿知道真相后,太过于伤心。

    邢瑶却当苗辉在某些方面得罪了她爹,引发了她爹的不满,所以才要撕毁婚约。

    她对苗辉有情,所以想弄明白缘由,试图找出解决的办法。

    几日前,真正踏入青月谷的人,只有邢家兄弟和秦烈,邢宇远和她爹一个鼻孔出气,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因此她只能找秦烈来打探消息,想知道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秦,秦大哥,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求求你告诉我好不好?”邢瑶见他沉默不言,不由地再次追问起来。

    “你真想知道?”秦烈脸色阴沉。

    邢瑶连连点头,“当然,我必须要知道真相!”

    “苗辉递来一封信,单方面撕毁了婚约,说你邢瑶配不上他苗家公子的身份!”秦烈冷哼。

    “你骗人!”邢瑶失声尖叫,眼睛通红,指着他骂道:“一定是你对我怀恨在心,所以故意说辉哥坏话!我了解辉哥,他,他绝不是那样的人!一定是你在骗我!”

    秦烈脸色生冷,“邢大小姐,你或许在金阳岛被宠惯了,没有真正见识到世间的残酷和现实。不过不要紧,你今天跟来的很好,我想你这次应该可以看清楚,看看青月谷的苗家,如今是否还和以前一样对你们那么和睦!哼,你真应该跟进青月谷,亲眼看看苗家人的嘴脸,看看他对你父亲,对你的二叔,究竟是怎样的一种言语侮辱!看看你那辉哥,又是怎样落井下石,一见形势不妙-,立即果断撕毁婚约!”

    邢瑶脸色煞白,玲珑身姿瑟瑟发抖,如风中凌乱的花朵。

    冷哼一声,没有继续搭理她,秦烈径直走向一旁,不想听她继续纠缠。

    下方黑云宫,喊杀声骤然响起,一团团火光飞溅时,激烈战斗立即掀开。

    一道道绚烂缤纷的灵力光线,伴随着灵器的呼啸,妖异的拉扯出来,如暗夜流星飞逝。

    黑云宫所属的七个主要灵矿区,都在发生着血战,金阳岛的武者,在两名破碎境中期血煞宗武者的辅助下,勇猛无比,杀的黑云宫武者节节败退。

    很快,有黑云宫的长老见局势不妙-,立即振臂一呼:“先撤离!等来日让黑巫教为我们做主!”

    众多黑云宫武者,纷纷败退,从三座海岛上向八方逃逸。

    邢宇远哈哈大笑着,扬声喝道:“大家不要追,我们这趟过来,主要是为了天机晶、极光石和雷砂玉!所有人四处活动,将黑云宫这些年来开采的灵石、晶块,立即运输到战车上,放入火凤上的储藏室!”

    金阳岛武者轰然应诺。

    于是,一辆辆水晶战车呼啸着,四处收刮着灵石、晶块,将一块块夜晚也闪亮的晶体,运载上战车,输送到火凤上。

    秦烈俯瞰下方,看着众多灵石、晶块运输上来,也是激动起来,连声叫道:“黑云宫也是赤铜级势力,去他们宫殿内搜搜看,将所有灵石和灵材都弄上来!”

    “去黑云宫!”邢宇远悬浮虚空,满脸红光,不断下达着命令。

    郭延正为首的三十多名金阳岛武者,老鼠一般钻入黑云宫,在里面大肆收刮。

    不多时,郭延正这些人每个人手指头上,都戴满了空间戒,一个个兴奋的手舞足蹈,连声叫嚷:“塞满了,空间戒都塞满了,哈哈!”

    还有十来名身姿曼妙-的女子,也被郭延正他们押运着,从黑云宫内被带离出来。

    那些女子境界一般,一个个却生的极美,似乎还身具媚骨,显然是另有用途。

    “二岛主,这些女子都是郑志合的禁脔,是他用来淫乐的,要如何处置?”郭延正叫道。

    十来个女子,各个潸然欲泣,冲着邢宇远露出楚楚可怜的模样,发出清脆于耳的声音,连声求饶。

    “这个······”邢宇远半空摸着下巴,眼睛骨碌碌转了转,轻咳一声,道:“我不好这一口的,要不……”

    猛一抬头,他看向秦烈,传音入密道:“秦烈,要不······我安排人把她们藏匿起来,由你来处置?放心,我保证宋小姐和唐小姐她们,一定抓不到把柄,只要你自己小心一点就行,如何?”

    他嘴唇蠕动着,眼睛盯着秦烈,傻子都看出他在和秦烈商榷着见不得光的丑事。

    金阳岛一些女性武者,看了看邢宇远,又望了一眼秦烈,都是心生鄙夷。

    那些男性武者,则是羡慕不已,纷纷叫嚷起来,“你们如果不要,给我来安排吧,我正好还缺几个女仆!”

    “秦烈,给句话啊!”邢宇远继续传音。

    秦烈笑着摇头,大声喝道:“二岛主,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众人纷纷大笑。

    “黑云宫的一块石头,你们也休想带走!”就在此时,从远处传来一个冷笑声,“邢宇远你可真是不识好歹,在青月谷的时候,我想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黑云宫、天海阁和潘家,都由我们青月谷来掌管,你们竟然胆敢无视我们苗家的劝告,看来当真是忘了自己是谁了!哼!”

    三只流金火凤,从厚厚云层内冲突出来,转瞬间便降临到黑云宫天

    最前方,青月谷的二谷主苗文凡,脸色阴冷,眼中含着讥诮之色,继续冷眼嘲讽道:“金阳岛能有今天,都是受我们苗家的照顾,这才能在潘家的打击下突破到赤铜级势力。没料到,我们苗家养的狗,已经懂得和主人抢食了!真是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