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六百一十章 冲击!

第六百一十章 冲击!

    “咦?胆子可真不小!”苗美瑜低呼,盯着秦烈深深看!眼,挥手道:“苗亮!”

    一名瘦小的苗家青年,灵猴般窜了出来,忽然就堵在了秦烈前方。

    邢宇邈两兄弟眉头一皱,没有急着进入谷内,而是平静望着秦烈。

    谷内,最高的宫殿顶端,五名青月谷的谷主,纷纷凝神,居高临下远远看来。

    “血煞宗果然是没落了,过来拜山竟然只是派一个通幽境的小子,哼,还当现在还是千年前了!”苗康冷笑。

    “血煞宗如果还想苗家归附,我们应该给他们一点教训,免得他们拎不清,还活着过去的荣光中。”苗文凡也道。

    “看看这一代的血煞宗门人有什么本事吧。”苗阳煦淡淡说道。

    山谷口。

    盯着苗亮看了一下,秦烈摇了摇头,说道:“你不是我对手,换一个吧。”

    苗亮只有通幽境中期,在秦烈来看,基本上没有一战之力,他也不想浪费时间。

    “试试才知道!”苗亮哼了一声。

    “呼!”

    苗亮一动,周边空气传来明显的啸声,犹如一道光影,他瞬间拉近了和秦烈之间的距离。

    一道道模糊身影,经过苗亮的高速掠动,逐渐的浮现出来。

    每一道身影上,都缭绕着狂风涌动的气息,有数十股之多。

    猛一看,就像是有几十个苗亮·从四面八方一起冲击秦烈,气势惊

    “嘭嘭!”

    苗亮拳如雨下,瞬间几十拳落下,狠狠轰了下来。

    秦烈不动如山,甚至没有凝炼任何灵力护体,纯粹以不设防的状态·以钢铁般的躯体硬抗。

    苗亮每一拳轰击下来,就有一团风之能量·漩涡般冲入他体内·紊乱他的内息,破坏他肉身。

    只是,这种程度的重击,对秦烈而言根本不疼不痒。

    “这小子······难道是石头炼成?”有苗家族人惊叫起来。

    “此人身体坚如铁石,远超正常通幽境的武者,恐怕一些如意境的家伙,体魄也不如他这么强大。”一名神情阴冷的苗家武者说道。

    “咚咚咚!”

    苗亮不断轰击·每一拳轰出·都凝成一团小小飓风。

    然而秦烈就是站着不动。

    没有多看苗亮一眼,秦烈盯着苗美瑜,从容道:“换个劲大一点的吧。”

    “苗魁!”苗美瑜轻喝。

    一个身高近两米,浑身肌肉虬结的青年,以通幽境后期修为,如钢铁巨兽般咆哮着冲来。

    他一动手,久攻不下的苗亮·几乎第一时间远离。

    “暴炎滚石拳!”

    苗魁吼叫着,拳头不自然的鼓胀起来,手背上点点火星子飞溅。

    “呼呼呼!”

    一个个巨大的拳头,如裹着烧红铁石的火团,火焰陨石一般锤击而来。

    炙热,刚猛,霸道的气势,自然而然将秦烈所在的空间笼罩。

    “这还差不多。”

    抬手·秦烈五指弯曲,笑着朝漫天火焰拳头抓来。

    指尖一束束血光凝炼·眨眼间形成血淋琳的泣血鬼爪,鬼爪的指缝内,一条条细小闪电跳跃不定,给人一种电光有了灵性般的错觉。

    没有避让轰然而来的拳头,泣血鬼爪直接探入当中,瞬间电光炫目,泣血鬼爪释放出暴戾的血腥煞气。

    “砰!”

    无数火焰流光,伴随着血光电芒溅射,在秦烈和苗魁之间形成一片力量狂躁之地。

    火焰陨石一般的拳印,被一道道血光疾射,瞬间爆碎炸裂。

    道道电芒却越过拳印,冲出两人中间的狂暴区域,射在苗魁胸口。

    电流突然迸发!

    苗魁雄壮如山的身子,瞬间爬满了闪电狂蛇,头发根根竖立,眼角,鼻孔,耳朵内,都有电流进进出出。

    他体内涌动的鲜血,筋脉,骨头,一下子麻痹了。

    苗魁冲击而来的身势,明显僵硬,也没有后续挥出更多的拳印。

    秦烈笑了笑,身影一动,忽然就越过了苗魁,继续往前行去。他没有趁着苗魁肢体麻痹痛下杀手。

    邢宇远眼睛一亮。

    半月前,秦烈帮助金阳岛对付黑云宫、天海阁的时候,主要依赖八具神尸,还有以灵魂沉落血祖之身的战斗力。

    事实上,邢宇邈、邢宇远两兄弟,对秦烈真正的实力并不了解。

    因此,当苗美瑜要秦烈战胜苗家同级别武者,才允许他进入山谷时,两兄弟都暗暗担心。

    —他们担心秦烈无法踏入青月谷。

    眼见苗魁落败,秦烈神态从容继续前行,两兄弟才慢慢放下心来,暗道:“不愧是从血煞宗走出来的家伙!”

    “苗魁竟然也败了,这小子还是有点本事的,只是······还是不够。”谷内宫殿上,苗文凡有些意外,摇了摇头,说道:“苗泰还没出手呢。”

    “他施展不仅仅只是血煞宗的灵诀。”苗阳煦一脸讶然,“奇怪,此子修炼的灵诀很是驳杂,除了血灵诀外,还另外修炼了至少两种灵诀。”

    “贪多嚼不烂!门门通,不如一样精!”苗康道。

    “的确,武道一途重精不重多,精力分散的结果,往往就是一事无成。”苗文凡附和道。

    “看下去吧,或许这小子能给我们一点惊喜。”苗阳煦来了兴趣,“如果他能胜过苗泰,我就亲自和他聊一聊,看看他心里面想些什么。”

    山谷口。

    苗美瑜皱了皱眉头,依然没有惊慌失措,又道:“苗泰!”

    “交给我吧。”一名通幽境巅峰,虎背熊腰的苗家青年,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他一冒头,后面准备继续动手的苗魁,脸色微微一变,有些不甘心的退到了一边。

    “千年前,我们苗家是血煞宗的附庸,这是所有苗家族人的耻辱!”苗泰大步走来,喝道:“我一直有个想法,希望有朝一日洗刷苗家的耻辱,让血煞宗以附庸身份来依靠我们苗家,侍奉我们苗家为主!嘿,不出意外的话,在百年内苗家就能跻身白银级势力,到时候,我们苗家需要几个赤铜级势力依附,我看血煞宗就不错,你认为呢?”

    “痴人做梦。”秦烈笑道。

    “做梦?嘿嘿,我看不是做梦,一个千年时间不敢冒头,只敢苟延残喘的宗门,还有什么颜面可言?”苗泰冷笑。

    “这不是已经来了么?”秦烈从容道。

    “来送死?哈哈!”苗泰终于出手。

    他两只手掌,不知不觉变成淡紫色,手上一缕缕紫色灵光闪闪发亮。

    紫色氤氲烟雾光波,从他身上也渐渐释放出来,让他如处在海市蜃楼当中,给人一种虚幻不真实的感觉。

    “紫幻天镜,看来你是在幻魔宗修炼的。”秦烈微微皱眉。

    果然,从苗泰手上凝成的紫光,渐渐凝聚起来,形成了一面巨大的紫色光镜。

    镜面不断折射,一个个苗泰闪现出来,每一个都有着灵魂气息,有着气血波动。

    仿佛苗泰身化万千个。

    这是幻魔宗独有的灵诀,令人难辨真假,分不出虚实,连灵魂意识都无法锁定真正的敌手。

    很显然,这苗泰应该从小在幻魔宗修炼,拜了幻魔宗的强者为师,所以才能这么娴熟的施展出紫幻天镜来。

    “不错,在我眼中,幻魔宗才是真正的白银级势力。至于血煞宗……根本不配!”苗泰冷哼道。

    “呼!”

    一个个曲折扭动的紫色身影,忽然化为紫色洪流,一起掠向秦烈。

    凌厉阴寒的气流,一缕缕射了过来,尚未碰到皮肤,秦烈便骨头阴

    “你或许不知道,你的雪蓦炎师姐,也是血煞宗的门人,而且现在应该已脱离了幻魔宗。”秦烈平静说道。

    数十道血线,瞬间从他身上激射出来,如一条条狰狞血蛇,疯狂朝着苗泰撕咬而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