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五百九十五章 我能做到!

第五百九十五章 我能做到!

    高宇端坐邪神肩膀,从云空迅速坠落,重重冲入深海。

    那一尊邪神,墨绿色山峦般矗立在海面,高宇则是顺势飞出,眼中冒着深幽暗光,手上的鬼脸戒厉啸声声,冲出一头妖魔残影。

    被“血之禁魂术”层层束缚了灵魂和身躯的郑志合,赤裸的身上,一朵朵漆黑云簇,逐渐被鲜血染红。

    郑志合眼中显出繁杂密集的血色纹线,交织成血色网格,密密麻麻。

    那头从鬼脸戒遁出的妖魔残影,瞬间降临到郑志合头顶,张口一吸。

    “秦烈!”高宇轻喝提醒。

    “好!”秦烈于是将血之禁魂术稍稍收敛。

    “呼……”

    只见郑志合的灵魂,被密集的血色网格紧紧束缚着,从他天灵盖上缓缓漂浮出来。

    那头狰狞的妖魔残影,用力吸吮着,一点点将郑志合灵魂抽离。

    郑志合的灵魂,在血色网格的禁锢下,疯狂扭曲挣扎着。

    可惜,不论他如何努力,都逃脱不掉“血之禁魂术”的禁锢,最终化为一缕灰蒙蒙的魂体,被那头妖魔残影吞没。

    高宇阴郁冰冷的眼中,泛出明显的兴奋之色,他还下意识舔了舔唇角,喃喃道:“天助我也……”

    “咻!”

    吞没了郑志合灵魂的妖魔残影,瞬间重返鬼脸戒,高宇神情振奋,脸上显出一个满足的笑容,又落到邪神的肩膀。

    “秦烈·我帮你看护着本体。”

    伸手一拍邪神的脖颈,这尊狰狞可怖的邪神,便在深海迅速游动,很快来到邢胜男众人所在的那艘大船上。

    邪神没有上船,高宇也只是看向甲板上的邢胜男,还有秦烈本体·道:“没人能摧毁你的身体。”

    秦烈咧嘴一笑,伸手一指郑志合失去灵魂的躯体·道:“吃吧。”

    那具最大的神尸·立即伸手捏住,将郑志合这具肉身塞入口中,血肉飞溅的咀嚼起来。

    所有黑云宫的武者,在这一刻,几乎崩溃。

    少宫主郑云,三名如意巅峰强者,宫主郑志合·短短时间被击杀干净。

    此时·赤铜级势力的黑云宫,已遭受了最可怕的重创,就算是剩下的武者全部能逃脱掉,黑云宫也将会从赤铜级势力,降级到黑铁级势力,将失去和周边同级势力争斗的资本。

    同来的天海阁阁主江浩,脸色变得无比沉重·心中开始重新估量局势。

    夏侯昌眼神闪烁着,暗暗思量着,已经有了撤离的念头。

    秦烈眼中显出猩红血光,释放出灵魂意识,下达命令。

    八具神尸立即狂暴怒吼,震的深海巨浪如龙翻腾,在海面上咆哮凶狂出手。

    “哗哗哗!”

    一根根水柱,被八具神尸的力量凝结出来·如晶莹山川,一座座从深海冲天而起。

    水柱数百米高·粗如山峰,巨刺般捣向天穹。

    “轰隆隆!”

    一辆辆盘旋天际的水晶战车,被那些巨大水柱轰中,立即解体,爆炸成无数零碎晶片。

    上面众多黑云宫、天海阁的武者,惨叫着,要么被巨力直接震碎躯体,要么在战车爆碎后,纷纷跌落向深海。

    海下,八具暴躁的神尸,张开血淋琳的大口,早已在等待。

    一时间,邢家必死的局面,被瞬间逆转过来。

    也在同时,秦烈脚踏嗜血龙,在滚滚血色巨浪中,朝着云霄狂掠而来。

    无穷无尽的血气,汇聚成一道道赤红如血的流星,逆向上天,释放出妖异的血光,营造出滔天的血煞气息。

    江浩脸色大变,看了看神情振奋的邢家兄弟,又看了看眼神闪烁的夏侯昌,他当机立断,喝道:“撤离!”

    所有天海阁的武者,都在等他这一声吩咐,闻言立即尖叫起来,朝着四面八方溃逃。

    “分散袭杀!”秦烈重新下达命令。

    “追杀!”邢宇远也怒吼。

    八具神尸如八头冰洋巨兽,踩着海浪,如履平地,暴戾追杀着逃逸者,不断凝聚巨浪,水珠,释放出一道道惊天虹芒。

    邢胜男也下达命令,让惊魂未定的邢家族人,对邢家忠心耿耿的那些金阳岛武者,尽可能以偷袭的方式,最大程度击杀来犯者。

    “灭杀夏侯昌!”秦烈喝道。

    驾驭着血祖之身,他魂力迅速消耗着,却换来堪称无穷的血之灵力。

    两手虚空拉扯牵引,数百米大的泣血鬼爪,很快浮现出来,巨兽的爪牙一般,血淋琳抓向夏侯昌。

    “好!”邢宇邈也精神百倍,眼中显出嗜战的神色。

    两兄弟暂时没有去管江浩,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夏侯昌身上,配合秦烈对夏侯昌动手。

    这片天穹,因先前空间波荡的紊乱,导致任何人都没有办法以遁法瞬间脱身。

    —这本是夏侯昌怕邢家兄弟逃遁,所以刻意混乱空间波动,斩绝他们的后路。

    此时,夏偻唱悲哀的发现,他之前的自作聪明,变成了束缚他离开的障。

    他无法以遁术脱身。

    秦烈,邢家兄弟,三人联手而来,一起将他当成必杀目标,从而放弃对其余人下手。

    江浩一心逃离,根本没有和他并肩作战的意思,令他咆哮连连。

    另一边,项西和另外两大护法,内心则是在痛苦挣扎着,也是犹豫不定。

    从局面上来看,因秦烈的突然冒头,邢家必死之局早已被破掉。

    郑志合的死亡,让项西意识到这次行动,不可能有成功的希望。

    从夏侯昌他们之前的举动,项西也知道·那些人并没有遵守约定,而是存着对邢家斩尽杀绝的目的。

    另外,秦烈承诺了,只要他肯放手,他的人可以活下来······

    种种因素联系在一块儿,让项西犹豫了·让他难以抉择。

    他始终在沉默。

    这也导致夏侯昌简直没有一个帮手,要一个人来面对邢家兄弟和秦烈的夹击·这让夏侯昌郁闷的几欲吐血‘不断怒吼着,催促项西动

    两个巨大的泣血鬼爪,虚空摇摆着,冲着夏侯昌拍打撕扯。

    邢家兄弟的金色长枪,一头头灵鸟,也是形成连绵不绝的攻势,几乎要将夏侯昌淹没其中。

    “撕碎他!”秦烈站在血色骨龙身上大呼小叫。

    他魂力渐渐吃不消了·和郑志合的一战·已经令他极为疲惫,他只能借助于血煞宗至宝的威慑,来增加对夏侯昌的冲杀。

    嗜血龙并没有令他失望。

    这头血祖亲自淬炼的凶器,发出毁天灭地的龙吟,一身血色晶体般的骨骸,冲射出数百道血光。

    每一道血光,都仿佛最凌厉的巨剑·汇聚着浓烈血煞气息,形成恐怖无比的冲杀力。

    夏侯昌节节败退。

    “大护法!”胥长盛惊叫起来,“如果,如果决定不插手,我们……是不是先离开再说?”

    这些金阳岛的叛逆者,都看出了情况不妙-,都知道在八具神尸从深海冒出,在郑志合惨死·黑云宫和天海阁接连溃逃后,他们已失去了和邢家对抗的资格。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走!”项西一咬牙,下达命令。

    他和胥长盛、许嘉栋两人,乘坐着水晶战车,迅速飞到另外一架火凤上。

    在这架火凤上,侧翼边沿宋婷玉、雪蓦炎几人神色微变,都谨慎不安起来。

    “轰!”

    一辆水晶战车重重落在这边,项西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你们立即离开吧。”

    这时候,项西可不敢激怒秦烈,所以一点不想和宋婷玉他们引起冲突,就算是一心要走了,也没有忘了腾出一辆水晶战车出来,给宋婷玉他们离开。

    “走!”杜向阳大笑。

    众人忙上了水晶战车,在这架火凤呼啸飞掠之前,驾驭着水晶战车脱离,往海面上降落。

    海下,三艘属于项西这边的巨船,也是响起轰隆隆的鸣叫,也朝着远处行去。

    秦烈从血色骨龙身上脱离,辙离交战区,以血祖之身环顾四周。

    项西等人赠送水晶战车,供宋婷玉他们离开的举动,他都收入了眼底。

    他也看到了项西试图脱身。

    这时候,海面上的八具神尸,正在疯狂追杀着黑云宫和天海阁的武者,以冲天水柱,袭击一辆辆水晶战车。

    秦烈若有心,只要向八具神尸传递讯息,他们就会盯着项西的流金火凤,还有那三艘大船轰击。

    他相信项西他们绝然不可能避过神尸的狂轰滥炸。

    “小,小友······”随着流金火凤离开的项西,和秦烈相隔千米,他也看出了局势,不由苦涩一笑,扬声说道:“我没有对不起你吧?”

    他怕,怕秦烈吩咐神尸一声,怕所有班底葬身此处。

    秦烈有这个能力达成此事!

    “项老哥,你其实并没有酿成大错,还成功将邢家敌人勾引呼唤而来,帮金阳岛解决掉两个心腹大患,加两个夏侯家的强者!”秦烈咧嘴一笑,说道:“所以,你其实没有过错,相反,你还有大功。”

    项西愕然。

    “你还帮金阳岛除掉了薄波泽这个潜伏许久的奸细。”海下,邢胜男突然叫嚷起来。

    项西又是一呆。

    “其实,你和邢家也没有难以化解的矛盾,如果······邢家对三大家族的报复,并不是以卵击石,如果金阳岛的实力,可以短时间飙升一大截,你会不会好接受一点?”秦烈认真问道。

    “飙,飙升一大截?”项西一头雾水。

    “不错,短时间提升整个金阳岛的实力!我能做到。”秦烈目光真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