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五百八十七章 非死不可!(请求月票!!)

第五百八十七章 非死不可!(请求月票!!)

    邢宇远在开导他大哥的时候,项西、薄波泽的张狂厉笑!已响彻了落日群岛的每一个角落。

    在海上一道道目光注视下,邢家两兄弟没有乘坐水晶战车,直接从流金火凤身上飘飞而出,进入所有人视线当中。

    邢宇邈身穿一件金黄色灵甲,那灵甲由一种轻薄金属编织而成,光芒灿灿,表面如金色汁水一般,能量之光流淌着。

    猛一看,邢宇邈犹如一具黄金战神,从远古战场破空而来,声势惊

    同时,一股金灿灿的光晕,以他为中心荡漾开来,生成凌厉无匹的锋锐,震慑八方。

    邢宇远身披银色亮甲,他的宝甲上,有着日月星辰和灵雀鸟雀花纹图案,让他显得器宇轩昂,风度翩翩,有一种儒雅的气质。

    两兄弟展露出破碎境中后期的修为,一同悬浮虚空,给予邢家族人,还有那些依附者自信。

    很多先前惊慌失措的邢家族人,还有真心臣服他们的武者,眼见他们镇定自若,从容不迫,都渐渐冷静下来。

    他们相信邢家两兄弟。

    “项西简直活腻了!”邢瑶静下心后,不惊反喜,道:“以我爹的修为,一人就可以击杀四大护法全部!这些家伙简直不知死活!”

    “没那么简单。”郭延正摇了摇头,脸色沉重,“项西虽然脾气火爆,脑子并不坏,他敢这般放肆,必然另有凭仗!”

    “他身后还有薄波泽·此人一肚子坏水,从不打没有把握的仗。”戚敬也道。

    他们知道情况绝不像邢瑶所想的那么简单。

    众多邢家族人,都抬头看着天空,看着项西为首的四大护法,驾驭着水晶战车,慢慢接近邢宇邈两人。

    秦烈和杜向阳等人·也早已纷纷从木楼出来,也都远远看向那边。

    “项西必然另有底牌·否则·以他的境界修为,和邢家兄弟硬抗就是送死。”雪蓦炎轻声道。

    她清澈明亮的眼睛,不时看向周边的海岛,看向可能藏身的区域,试着以灵魂感知。

    “还真是有好戏看。”杜向阳兴致勃勃。

    “和我们无关。”洛尘表态。

    “别找了,在海下面。”秦烈忽然说道。

    众人的目光,马上集中到他身上·露出询问的神情来。

    “八具神尸也在海下·大概在海下两千多米的位置,项西的底牌,就在八具神尸上方一千米左右。”秦烈淡然说道。

    “你能感知?”谢静璇微惊。

    “以我的境界修为,自然不太可能洞察到,是神尸,神尸···…和我有微妙-联系。”秦烈解释。

    他将八具神尸潜藏向落日群岛深海之时,就已经探明·在落日群岛一座座岛屿下方,海洋的深处,有着强烈且明显的生命波动。

    八具神尸并未死绝,还有着一部分残魂,这八具神尸生前修为极其恐怖,单单凭借着部分残魂,就能如八盏明灯,将那些潜藏者照耀出来。

    而那些人·因为境界灵魂上面的巨大差距,因为八具神尸处在更深的海下·他们甚至一无所知。

    “有多少人,具体修为境界如何?”雪蓦炎急问。

    她还是对邢家很关心,想要将邢家拉拢向血煞宗,自然不希望邢家出事。

    “细查到每一个人,还不太现实,不过人数应该不少,有几股气息……应该不弱于邢家兄弟。”秦烈道。

    此言一出,雪蓦炎俏脸沉重起来,叹息一声,道:“邢家这趟麻烦大了。”

    “也好!”秦烈重重道:“没有大麻烦,没有项西他们营造的必死之局,我们如何能拉拢邢家?”

    “你是说?”雪蓦炎眼睛一亮,倏然激动起来。

    “你又要多管闲事?”谢静璇微微撇嘴。

    “就算是为了邢胜男,我也不会坐视不理,不能眼看着邢家人死光。”秦烈语气平静。

    宋婷玉三女美眸泛出波光,不由地重新审视起他来。

    “你口味还真······”杜向阳一句话没有说完,忽然反应过来,突地闭嘴。

    他知道秦烈帮助邢胜男,绝对和美色不相干,因为······那女人完全没有一丝美色可言,邢胜男只是男人的噩梦。

    杜向阳深思起来,很快明白,仅仅只是因为邢胜男真心当他为小弟,仅仅只是因为邢胜男对他表露出了几天的关切,仅仅如此而已。

    再看秦烈之时,杜向阳不由地暗暗点头,眼中流露出复杂之色。

    “项大哥,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空中,邢宇邈叹了一口气,神情有些落寞,“我很怀念当年。当年,我兄妹三人被三大家族追杀,走投无路的时候,投靠了项大哥,被项大哥藏在金阳岛,让我们有了容身之地……”

    “那时,承蒙项大哥照顾,我们三兄妹才能在金阳岛立足,为金阳岛南征北战,和各方势力搏斗。”

    “在我们共同的努力下,金阳岛不但摆脱了潘家的束缚,还晋升到赤铜级势力,和周边各方分庭抗御。”

    “项大哥高风亮节,执意要让出岛主之位,让我们兄弟艚管金阳岛。”

    邢宇邈一边回忆着过去,一边说着,最后道:“对项大哥,我一直心存感激,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你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深深看着项西,他又道:“项大哥,你如果真想要金阳岛的岛主之位,你大可明说,我邢宇邈愿意拱手让出。”

    “大哥!”邢宇远惊叫,“你疯了?”

    “大哥!”邢胜男也在下面叫嚷。

    “别假仁假义了!”项西暴喝一声。

    所有人都望着项西。

    “你真要记得我的好,早就应该悄悄离开了·还会等到现在?”项西冷哼一声,又道:“不错,我的天赋是不如你们兄妹,我承认我的才能也不如你们。金阳岛在我手中的时候,只是黑铁级势力,还受制于潘家·因为你们兄妹的到来,金阳岛才有今天·我知道你们兄妹功不可没·我也知道你们配得上岛主之位!”

    “那你还?”邢宇远冷笑。

    “可金阳岛毕竟是我一手建造出来的!我,老胥,还有嘉栋!”指向胥长盛和许嘉栋,项西喝道:“是我们这些老兄弟拼死拼活,才将金阳岛打下来,让金阳岛能有今天!我不明白,不明白为什么突然间·金阳岛就变成姓邢的了!”

    “我说了·我可以放手。”邢宇邈沉声道。

    “你不会,你不会放手,你也放不开!我了解你,我也知道你想干什么。”项西摇头。

    邢宇邈皱眉。

    扪心自问,他发现他真的没办法放手,顶多,他带着邢家族人·带着自己的麾下脱离金阳岛。

    那样的话,他带走的还是金阳岛,是自己的班底和真正的精锐。

    他留给项西等人,恐怕只是一个残缺不全的金阳岛,一个跌落到黑铁的势力。

    “我知道你想杀回天灭大陆,想杀光三大家族的人,想报千年前邢家被灭之仇。”项西皱着眉头,“这些年来·你耗费大量的精力,安排人去天灭大陆·在不断做着准备,我知道你想干什么。”

    邢宇邈沉着脸没有解释。

    因为项西所说的都是事实。

    “我今天要反你,不纯粹是因为受人挑拨,也不纯粹是因为自己。我这么做,是为了金阳岛,为了金阳岛能生存下去!”项西声音渐渐高昂,“以金阳岛抗衡天灭大陆的三大家族,根本就是以卵击石,没有丝毫成功的可能性!你的私心,你的仇恨,只会让金阳岛跟着你陪葬,让我们这些老兄弟创建打下来的金阳岛,彻底的葬送!”

    “我反你,是因为你已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你只想着报仇,只想着杀回天灭大陆!”

    “我反你,是因为你的所作所为,不再是为了金阳岛,而是为了你的私心,为了你们邢家!”

    “我反你,是因为你正将金阳岛朝着绝路上带!”

    项西掷地有声地说道。

    所有跟随项西的武者,胥长盛,还有许嘉栋,更多金阳岛的老臣,都是心情澎湃,都是昂首挺胸。

    反观邢家,还有郭延正和戚敬,都忽然沉默下来。

    郭延正,戚敬,还有更多信赖邢家的班底精锐,大多数来自于天灭大陆,都被三大家族迫害过,邢宇邈、邢宇远兄弟找到他们并拉拢到金阳岛,所图为何,不言而喻。

    项西说的没错。

    从始至终,从邢宇邈踏上金阳岛,从他第一天为金阳岛征战之时,就存着将来借助于金阳岛的力量杀回天灭大陆的想法!

    邢宇邈和邢宇远,在项西一番话后,脸色深沉,无言以对。

    “区区一个赤铜级势力,要抗衡三大白银级势力,根本就是痴人说梦,你邢宇邈就是个疯子!”胥长盛也叫嚷道。

    “我们不想陪着你去死。”许嘉栋也表态。

    这是他们坚持和项西一道儿,要逆反邢家,夺取金阳岛大权一个最主要的原因。

    这些年来,邢家兄弟悄悄派人,甚至自己潜回天灭大陆,数次偷偷袭杀三大家族的武者,早已引起三大家族的注意。

    在他们眼中,邢家兄弟已经疯了。

    这趟,项西之所以坚持下手,也是因为三大家族的人已经查明了邢家兄弟的所作所为,并且亲自找到了项西。

    要么,他们悄悄助项西灭掉邢家兄弟,以金阳岛的内部斗争,结果了邢家,从而让他们避免和幻魔宗撕破脸进行死战。

    要么,冒着撕破脸的风险,也要灭掉金阳岛,灭掉邢家这个后患!

    项西没有太多选择,也不想选择!

    因为他同样了解邢宇邈,知道邢宇邈决定的事情,根本不可能更改

    邢宇邈不死,他还是会不顾一切和三大家族死磕,会带着金阳岛走向绝路。

    所以邢宇邈非死不可。

    ps三更完毕,求一张月票支持,先行叩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