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五百六十七章 智取!(恳求月票!!)

第五百六十七章 智取!(恳求月票!!)

    一见郭延正要亲自动手,邢瑶立即笑了起来,连连点头!

    郭延正乃是金阳岛六大护法之一,身份不凡,就算是她姑姑邢胜男也要多少给点面子,由他来下手搜查秦烈等人,在邢瑶来看最为合适不过。

    首先,她可以置身事外,不会被邢胜男责怪。

    其次,因为郭延正的身份,就算是找不出证据来,邢胜男也顶多呵斥他几句,不会真正将他怎样。

    这么一想,邢瑶自然放下心来,“郭护法下手有点分寸就是了,不要伤着他们,擒下制住即可。”她轻声叮嘱。

    郭延正傲然一笑,声音可没有放低,朝着紧闭的房门说道:“制住区区几个通幽境的小辈,还不是手到擒来?”

    厢房内。

    秦烈和三女一起呆在了修炼室,宋婷玉三女又将容貌变幻了过来,以免暴露。

    “以往金阳岛的岛主,邢宇邈见着我的时候,都要毕恭毕敬!区区一个金阳岛小护法,现在竟敢欺到我头上来,简直不知死活!”雪蓦炎银牙暗咬,“只要我表露身份出来,我就算是让这郭延正磕头认错,他也不敢不从!”

    “别!”秦烈轻喝,摇了摇头,说道:“你参加神葬场试炼一事,天下皆知,只要你浮现真容,将身份暴露出来,我们所有人也意味着立即暴露。

    “那要如何是好?”雪蓦炎皱着眉头,“我们空间戒内的东西,只要显露一点出来,还不是一样暴露?我手上的幻魔珠,乃是幻魔宗的至宝,那郭延正只要看上一眼,还是会认出我来。”

    “那就不让他看。”秦烈哼了一声。

    “此人毕竟比我们年长许多,有着如意境巅峰的实力,超过我们整整一个大境界·想要力抗他……有点不太容易。”宋婷玉也头疼起来。

    以天赋、资质、修炼的速度来看,他们自然远远超过郭延正,但郭延正占了修炼时间长的优势,就是比他们高出整整一个大境界。

    境界一途·一个小境界的区别,已经大如鸿沟,大境界的相差,更是可怕,导致就算是有着高等级的灵器,强大的灵诀,也未必能弥补。

    也就是说·因为大境界的差距,他们这些天之骄子加起来,在面对郭延正的时候·也是百分百要败。

    “你们就在修炼室,让我来应付他吧。”沉吟了一下,秦烈突地走了出去。

    也在同时,这间紧闭的房门,被郭延正的金锐之力破掉门锁。

    郭延正大步踏入厢房。

    “吱呀!吱呀……”

    长廊内,一个个本来紧闭着的房门,相继被打开,一张张年岁不等,有男有女的面庞探了出来。

    这一艘船只·乃是金阳岛外出巡视的主船,而够资格在这一层有着独立厢房的,也都是姓邢的邢家族人·和护法级别的高层。

    这些人,本来或是在静心修炼,或是在研读灵诀方面的书籍·或是在休憩着。

    郭延正和邢瑶的谈话,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让很多人听的清清楚楚。

    那些人,也好奇秦烈等人的身份,又想看看热闹,所以纷纷冒

    邢胜男的厢房,因为修炼室有着更精妙-的布置·导致力量波动、声音都被隔绝,加上此时又是她一天中最佳的修炼时机·所以除了她没有出来以外,其余那些邢家族人还有金阳岛的高层,都从屋内来到长廊。

    他们都笑着看热闹。

    “把门关上。”秦烈平静地说道。

    踏入厢房的郭延正,咧嘴一笑,大声道:“小子,别以为对邢家族谱有点认识,随便编造个名字出来,就能蒙混过关,和邢家真正扯上关系!”

    “把门关上!”秦烈又道。

    这时候,从各个厢房走出来的邢家族人,还有金阳岛的高层,一个个好奇地凑过来。

    邢瑶也往秦烈这间厢房门口而来。

    “我先禁锢了你再说!”郭延正哈哈大笑,就欲下手。

    “把门关上!”秦烈又道。

    这句话落下后,秦烈双眸倏地变成腥红如血的颜色,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混着惊人的煞气,一点点从他身上释放出来。

    一层薄薄的血雾,在短短时间升腾出来,缭绕在秦烈周边。

    郭延正倏地被镇住,他眼神一乱,嘴唇轻颤道:“您,您是?”

    仿佛处在血雾中的秦烈,模样暴戾凶残,扯了扯嘴角,狞笑着点了点头,再道:“关门。”

    郭延正再不敢犹豫,几乎立即回头,在最近的邢瑶还没有过来之前,猛地将厢房的房门关紧。

    “嘭!”

    邢瑶,还有许多邢家族人,包括另外一名叫戚敬的护法,都被关在门外。

    厢房内,郭延正一脸惊悸之色,呆呆看着身上血雾迅速收敛,只有眼瞳还呈现猩红之色的秦烈。

    秦烈也仔细观察着郭延正的表情′郭延正噤若寒蝉,如忽然变了一人,立即就放下心来道“里面谈。”

    他率先进入能隔音的修炼室。

    郭延正亦步亦趋,谦卑的弓着身子,也旋即跟了进来。

    “您,您是血煞宗的人?”郭延正一进来,便惊惧地询问,再没了先前的傲然。

    秦烈大大咧咧坐在那儿,冷哼一声,说道:“我修炼血灵诀,算是血煞宗门人,而且我真叫邢烈!”

    郭延正惊叫起来,“您真是七爷的孙子,您怎么又懂得血灵诀,怎变成了血煞宗的门人?”

    “千年前,邢家和血煞宗一起遭难,我爷爷······和血煞宗的一些人,一起遁入了深山,通过那些人我便修炼了血灵诀。”秦烈解释了一具,又道:“我修炼的血灵诀,和姜铸哲那些人的不同,我乃是正统的血煞宗门人!”

    “我,我祖上也在天灭大陆,我祖上是一个黑铁级的势力,也随着血煞宗一起覆灭。”郭延正声音干涩道。

    这时候·秦烈目显笑意,扫了雪蓦炎一眼。

    雪蓦炎哑然。

    有关金阳岛邢家的一些事情,她这两天陆陆续续和秦烈说了不少,她告诉秦烈·金阳岛上很多核心精锐,多多少少都和天灭大陆被扫清的势力有关。

    邢宇邈此人非常念旧,他不但从天灭大陆上四处搜寻邢家的族人,还将以前和邢家有来往,同样在千年前遭受灭顶之灾的那些小势力存活下来的武者,也相继拉入金阳岛。

    也就是说,如今金阳岛内·许多身居要职者,都和天灭大陆、还有血煞宗有点关系。

    千年前,血煞宗为天灭大陆当之不愧的霸主·在整个暴乱之地也是称雄八方,鼎盛一时。

    当年,天灭大陆上所有势力,包括邢家,现今的夏侯家、凌家、苏家,都对血煞宗有着深深的恐惧,那种恐惧深入他们的骨髓!

    郭延正的祖上,恰恰也是依附血煞宗的一个小势力,他从小被祖辈灌输了血煞宗无比强势可怕的概念·所以他对血煞宗从小就心存敬畏。

    这种敬畏一直延续至今。

    如今,一发现秦烈竟然修炼正统血灵诀,郭延正立即相信秦烈断然不可能是敌方奸细·对秦烈所说他叫邢烈,还是邢家族人一事也信了八成。

    邢家七爷的亲孙子,又是血煞宗的门人·他郭延正岂敢得罪?

    所以他立即服软了。

    “这个,那个······是老朽愚钝,是老朽没有弄清楚事实,还望邢少爷恕罪。”郭延正不断地点头哈腰,额头隐隐冒汗。

    宋婷玉三女忽视一眼,皆是满脸愕然,没料到秦烈竟然通过这种方法·轻而易举就将事情解决了。

    雪蓦炎也是暗暗好笑。

    她才是血煞宗最正统的传承者,可惜她却没有想到以血煞宗的身份·来压郭延正。

    也更加没料到,这郭延正还恰恰真就是以前血煞宗麾下势力的后人,对血煞宗一直敬畏至今。

    “算了,不知者不罪。”秦烈摆摆手,不耐烦地说道:“关于我修炼血灵诀一事,你还是帮我遮掩一下,你我的谈话······我也不想别人得知。嗯,就这样,你出去吧,哦,记得把门给我关好。”

    “多谢邢少爷大人不计小人过,老朽明白,老朽明白。”郭延正一路后退着出了修炼室。

    “吱呀!”

    紧闭的房门重新被打开,郭延正满脸苦涩地退了出来,又小心地将房门重新关闭,扬声请示:“邢少爷,那我就先回去修炼了?”

    “嗯。”屋内,传来秦烈傲慢的声音。

    长廊内,邢瑶,戚敬,还有那些邢家的族人,都是不敢置信的看向郭延正,揉着眼睛,还当自己眼花了。

    “郭老弟,你这是闹的哪一出啊?”戚敬一脸匪夷所思。

    邢瑶也被镇住,“郭护法,你,你在搞什么鬼?”

    郭延正和秦烈在修炼室的对话,他们一句听不清楚,所以全都是一头雾水。

    但是众人都知道郭延正脾气并不好,先前还是怒气冲冲进去,都当里面必然爆发激烈冲突,当秦烈他们会被生擒。

    谁也没有料到,郭延正出来后,竟然一反常态的对秦烈谦卑恭敬,这让他们跌碎了一地眼镜。

    屋内,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是所有人的心声。

    “邢烈的身份不会有错,他就是七爷子孙,这一点老朽可以用性命担保!”丢下这么一句话,郭延正冷冷瞪了邢瑶一眼,哼了一声,便转身回了自己的厢房。

    丢下了一堆惊愕不已的邢家族人。

    ps求月票猛烈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