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五百六十三章 邢胜男

第五百六十三章 邢胜男

    “走,跟我去见大姐。”!

    名叫邢武的青年,境界还要略低于秦烈,只有通幽境中期修为,反倒是和他一起下剑叶舟的那些武者,有几人在如意境阶段。

    那几人明显都以邢武为首,由此来看,邢家人应该是牢牢把持着金阳岛。

    在邢武的带领下,秦烈随着他们上了大船,被他引导着一路往第三层行去。

    回头去看,秦烈发现杜向阳等人,离大船还有些距离,显然被剑叶舟拉在了后面。

    这艘金阳岛的船舰,名叫“破浪”,共有三层高。

    最上面一层,有十来个房间,住着的都是邢家的族人,下面一层,住着金阳岛境界达到如意境的武者,再往下,则是通幽境的武者。

    邢武将秦烈直接领到一个铺着柔软毛皮毯子,宽阔无边的房间内,这里有厢房,梳洗间,还有修炼室,雕饰精美,墙体上的有许多龟形、凤形花纹,将房间修饰的颇为华贵。

    “大姐,人我带来了。”将秦烈领进来后,邢武扬声说道。

    “行了,你去把另外几人也弄上来,暂且先安排在最下面一层。”一个柔媚的女声,从一间紧闭的修炼室传出。

    邢武点了点头,低声吩咐秦烈:“大姐的修炼还没有结束,你稍等一会儿。”

    “哦。”秦烈淡淡回应。

    邢武旋即走了出去。

    秦烈随意地看向修炼室,没有以灵魂意识感知,百无聊赖等候着。

    大概一刻钟后。

    “嘎吱……”

    修炼室紧闭的房门被打开,一名穿着宽松长裙,身高体扩,体积极其臃肿的女子,像是长了腿的皮球从中走了出来。

    秦烈一脸呆滞的看向她。

    从那柔媚的声音,秦烈还暗怀期待,以为对方必然会是一个美丽的女人如今这女人显露真容,犹如一击重拳,将他的想当然认为撕成粉碎。

    “我叫邢胜男,金阳岛的岛主邢宇邈是我的大哥和你一样,我也姓邢,我们邢家的祖上就在天灭大陆!”邢胜男走出后,看了秦烈一眼,就神情激动的表明身份,立即追问道:“你叫邢烈是吧?你先前说过,你和你爷爷都在深山内生活你爷爷······他叫什么名字?”

    “邢,邢山……”秦烈信口雌黄。

    邢家曾经在天灭大陆鼎盛一时,门丁一定极其兴旺族人自然多不可数,再加上时隔多年,他还真不信随口报个名字出来,这邢胜男能分辨出什么事情来。

    “你,你再说一遍?你爷爷叫什么?”肥硕的女人又一次激动起来。

    “邢山!”秦烈轻喝。

    “老天!”邢胜男惊叫起来,她猛地上前几步,激动地一把将秦烈搂住,喜极而泣道:“你竟然是七爷的孙子!”

    秦烈生出被棉团不断挤压的怪异感。

    惊叫着,挣扎着他好不容易从邢胜男的热情搂抱中出来,连忙叫嚷道:“大,大姐你是不是弄错了?”

    “你这一声大姐喊对了!我当真就是你大姐!邢武,都只是邢家的直系,你邢烈才是我们邢家的直系后代!”邢胜男大呼小叫,手舞足蹈地叫道:“我一会儿就告诉大哥,告诉他七爷竟然有后!”

    “这……”秦烈傻眼了。

    “你来看我们邢家的族谱!”邢胜男变戏法一样,从她宽松的袖口内,抽出一本油黄色的古书,翻开书页,指向其中一个名字道:“看到了没?七爷,就叫邢山!”

    秦烈凑过去一望果然看到邢山这个名字,内心不由苦笑,暗道还真是巧了。

    “千年前,各方势力杀入天灭大陆,对血煞宗还有附属的大势力展开围剿。我们邢家当年就是五大家族之一,邢家惨遭屠戮,族人死的死逃的逃,全部都散落了,那是邢家最凄惨不堪的过去!”

    邢胜男咬牙切齿,以污言秽语对来犯势力一顿狂骂,最脏的字眼都泼到了林家、夏侯家和苏家身上,骂的吐沫星子乱飞,让秦烈不得不在面部凝结一个冰莹光罩,才避过她口水的泼洒。

    “好在,我爷爷虽然身负重创,还是侥幸活了下来,他带着邢家的族谱,还有我父亲等人,远遁海外,一直逃到了天戮大陆。

    “邢家七兄弟,我爷爷叫邢震,排名第五,你爷爷叫邢山,他是老么,你看,族谱上记载的清清楚楚!”

    秦烈哑然。

    他没有料到,邢山这个名字,还真在邢家族谱上存在。

    随口编造了一个名字,没料到在机缘凑巧之下,反而变成邢胜男激动的缘由,让邢胜男将他当成了亲人看待。

    “小弟,你爷爷呢?还有,还有你父亲,和你别的家人?”邢胜男厚厚嘴唇一颤,不忍心问,又不得不问道。

    “死了,都被杀死了。”秦烈顺着她的话,轻叹一声,黯然垂

    “林家、夏侯家、苏家!这三家不得好死!”邢胜男握拳,又是新一轮的泼的大骂,什么污言秽语都涌了出来,尽数往三大家头上浇。

    秦烈暗暗好笑,都不需要他说明凶手身份,邢胜男便主动帮他解释了,省了他不少麻烦。

    他也看出来了,这邢胜男口直心快,行事粗豪,不拘小节,没有复杂的心机,是个很爷们的女人。

    “哦,对了,小弟,你在海上漂泊了那么久,一定很累了吧?”邢胜男一脸关切道。

    秦烈连忙点头。

    他想尽早和邢胜男离开,怕这女人继续问下去,自己的谎言就无法继续了,怕会被揭露身份。

    “邢瑶!”邢胜男朝着长廊一吆喝,大声叫唤:“快出来见见你小叔!然后,带你小叔去你隔壁的那间厢房,让他好好歇息!我一会儿就去找你爹,把你小叔的事情说一下,把你小叔的名字加上族谱!这是我们老邢家的大事!”

    “小姑,我还在修炼呢!”一个清脆的声音从长廊一角传来。

    “臭丫头!快给我滚出来!没大没小的东西!”邢胜男大声嚷嚷。

    一个明艳的少女,身穿一件淡绿色纱裙,不情不愿地在长廊出现,嘟着嘴嘀咕道:“爷爷代的远亲,都还不知道真假,小姑你也太当一回事了吧?”

    “哪里还有假?七爷之名,族谱上记载的清清楚楚!你这臭丫头再敢嘀咕,我撕烂你的嘴!”邢胜男一瞪眼,恶狠狠地喝道:“快喊小叔!”

    邢瑶明显对这个小姑一点办法都没有,无奈下,只能垂着头,没正眼看秦烈一下,随口喊了一声“小叔”应付过去。

    邢胜男这才满意,摆摆手,很认真地吩咐:“带你小叔去你隔壁空闲的厢房先歇歇脚。”

    “这个,大姐,我去最底下一层就好了,我朋友还在那边。”秦烈忙道。

    “不行!”邢胜男脸色一板,道:“你是七爷的孙子,是我们邢家的直系后代!怎么能和那些下人待在一块儿?这绝对不行!”

    “呃……”

    “邢瑶!还愣着干吗?带你小叔过去不会吗?真是个没眼色的笨丫头!”邢胜男又叫嚷起来。

    邢瑶怕了她了,一缩头,哭丧着脸说道:“走吧,小叔!”

    “小叔”两个字,她是咬着牙重重喊出来的,明显对秦烈颇为不满。

    “邢烈,你和你小侄女过去,这丫头敢给你脸色看,你直接告诉我,我让她好看!”邢胜男哼了一声,又道:“哎,自从邢家散了后,后面的那些小混蛋一个个都忘祖了,忘了老邢家真正的祖地在哪儿了。”

    她唉声叹息,唏嘘感慨,显然对后辈颇为不满。

    邢瑶一刻不想逗留,见秦烈傻站着不动,气急下,一把扯着秦烈的袖子,拽着秦烈就走。

    秦烈被她拽的一个趔趄,还被她狠狠瞪了一眼,没办法,只能跟着她离开这边。

    ps推荐一下好友新书《独步》,新书傍第二,很好找,写的也很精彩!

    简介如下:东越神洲,南黎蛮洲,西秦太洲,北斗灵洲······

    天下以势力为单位,群分天下,分天地玄黄四个等级······

    步铮本是一个不入流势力的山村小土鳖,在山里捡到两个绝世无双的老婆,小土鳖要开始搅乱整个天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