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五百四十七章 碎裂

第五百四十七章 碎裂

    秦烈的灵魂踏入了血祖脑海。!

    当封魔碑在震慑压制姜铸哲之时,他在血祖脑海深处,观察着那一座赤红灵魂宝塔。

    七层的灵魂塔,静静坐落在苍茫无垠血海,巍峨山峰一般,释放出夺目血光。

    “灵魂塔?”

    秦烈的灵魂,凝为一缕模糊幽影,漂浮着,慢慢游荡到宝塔的塔顶。

    那一块血色骨片,就在塔顶上,当秦烈这一缕幽魂飞荡过来,覆盖整个茫茫血海的血色灵线,一幅幅灵阵图,陡然炫目闪亮。

    突地,从灵魂宝塔的塔顶,传来一股猛烈的吸附力。

    秦烈之魂,如游鱼入海,其妙-地融入灵魂宝塔。

    一霎那间,他生出和血祖遗体契合无间的奇妙-感受,但在同时,他的灵魂力疯狂流失!

    这一刻,他仿佛身穿了一件血光湛湛的宝具,他能释放宝具的威力,却需要迅速消耗血气。

    “轰!”

    血祖站起,一直紧闭的眼睛睁开,血光熠熠的双眸之中,流露出秦烈的神色。

    秦烈以灵魂坐落血祖魂塔,主宰了血祖躯体,以血祖之身现世,好比第一巫虫以巫祖之身活动一样。

    他的灵魂力在快速流逝,他能看到自己的身体,就在他身前端坐着,气息皆无。

    这让他生出一种极其古怪的感觉。

    他试着运转血灵诀。

    一道道精纯澎湃到令人窒息的血之灵力,从丹田浑沌血海涌出,无穷无尽!

    “呼!”

    一条绵长猩红的血光,如浓稠的血河,将他本体立即裹住。

    血河犹如一道血色长虹,朝着洛尘、宋婷玉众人的方向飞去,半途时,秦烈以沙哑奇异的声音喝道:“帮我看护好身躯!”

    洛尘一行人皆是呆住。

    他们惊悸不安地看向血祖,眼中浮现出巨大迷惑·一时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血祖,血祖睁眼讲话了?他,他让我们看护好秦烈身体?秦烈怎么了?”潘芊芊掩口惊呼。

    “血祖醒了?”杜向阳一震。

    “不!那不是血祖!是秦烈!”雪蓦炎反应过来,身子一颤·失声道:“他的灵魂强占了血祖之躯!”

    “什么?现在的血祖,是秦烈?”宋婷玉叫了起来。

    “就是秦烈!”雪蓦炎肯定,“和冰灵占有珈,第一巫虫掌御巫祖之身一样,秦烈,现在就在血祖体内!”

    “不错,我是秦烈·把我的身躯看好!”秦烈以血祖之身叫道。

    那一道血色长虹,也在他讲话的时候,轻柔地将他本体送了过来。

    秦烈的本体·落在宋婷玉身前,还是盘坐的气势,只是没了一丝灵魂气息。

    宋婷玉大惊失色,急忙将秦烈身子扯进自己的护身光罩,严加看护起来。

    这时候,众人的视线,一道道惊异的目光,都远远落到秦烈所在的血祖之身。

    “咻咻咻!”

    七道神光锁链,龙蛇巨蟒一般·在虚空甩动游弋着,不断抽击劈射在姜铸哲身上。

    姜铸哲蜕变为妖,身上有一道道血光冲天·不断施展出精妙-绝伦,且威力惊天动地的血煞宗秘术,朝着那一道道神光锁链挣扎反击。

    封魔碑可怕的封禁之力·不断施加在他身上,有无数符文洒落,却并不能令姜铸哲沉寂下来。

    姜铸哲似比七灵体还要强悍许多。

    “轰隆隆!砰砰砰!”

    封魔碑在狂暴封印之时,神葬场天崩地裂,灰蒙蒙的云霄深处,隐隐可见一条条可怖的空间裂缝,从中闪耀出瑰丽的空间流光。

    大地在撕裂·喷涌出浓烈的七种灵气,周边的冰川山峰·一座座倒塌。

    所有人都能看出,在六大灵体一一被封禁,在六大禁地不断爆炸之时,神葬场也即将不复存在。

    “嗜血龙!”

    寒冰冷寂的荒原深处,突然传来秦烈的咆哮,在滔天血煞波动中,血色骨龙倏然凝现出来。

    秦烈端坐在血色骨龙头颅部位,在滚滚血海之中,厉啸着冲向姜铸哲。

    “汩汩!”

    冒着血色泡泡的血海中,万丈血光疾射而出,仿若万头血龙从鲜血深渊冲击出来,猛地撕咬向姜铸哲。

    秦烈化身的血祖,两手虚空拉扯,将无数血芒凝结起来,利刃般切割下来。

    “嗤嗤嗤!”

    不再坚固的空间,撕裂成一道道猩红缝隙,从中涌出星光碎芒。

    一个如山血爪,狰狞可怕,也当头抓向姜铸哲。

    几乎同时,封魔碑上一道道炫目神光,也顺势罩落下来。

    它和秦烈仿佛有着默契,一起来对姜铸哲痛下杀手,要让姜铸哲当场伏诛!

    “嚎!”

    姜铸哲发出不似人类的厉啸,啸声中,他浑身骨骼啪啪作响,一个混杂着狂暴、嗜杀、毁灭、混乱浓浓负面情绪的血色巨影,从姜铸哲体内漂浮出来,如万丈血妖朝着天际咆哮,释放出毁天灭地的气息。

    那是一千多年来,隐藏在姜铸哲血液之中,无数被吸食鲜血者的负面情绪汇聚的血妖!

    也是姜铸哲的心魔,是他不时发狂的源头,是能够掌控姜铸哲的鲜血恶灵。

    来自于秦烈轰击,封魔碑的封印之力,如一座座巨山压迫而来,落到这邪恶气息冲天的血妖之上。

    万丈血妖巨影,不断挣扎扭动着,发出撕天裂地的吼叫声,以恐怖毁灭的嗜杀血气抵御着,竟始终难被压制。

    “姜铸哲当真厉害,隐藏在他体内,由无数惨死者不屈怨念凝成的血妖,若是有一天彻底掌控他,不知该多么可怕。”雪蓦炎神情肃然。

    “唳!”

    一声刺破耳膜的厉啸,由第一巫虫尖叫而出,下一刻,就见潜藏着的巫祖化为一道乌光,携带着滔滔剧毒瘴气,冲击向封魔碑。

    关键时刻,对封魔碑无比仇视的第一巫虫,也暴起发难。

    “咔嚓喀嚓!”

    几乎同时,极寒之力也在葬神之地涌现,伴随着异响,连空间都要冻住的寒流汹涌而出。

    由秦烈血祖之身撕裂的空间缝隙,在寒流涌现后,瞬间变成奇异的冰莹长条,犹如细长的冰棱一样,一条条浮在虚空。

    另外一股森寒之力,森白苍茫,忽然聚集到秦烈的位置。

    在血色骨龙下方,由浓烈血煞气息凝聚而成的血海,被寒流渗透后,也在快速冰冻。

    冰灵也暗下杀手!

    姜铸哲,第一巫虫,冰灵,三方合力共抗封魔碑和秦烈,三方的力量同一时间集中而出,只为了破碎封魔碑的封印,打破它掌控神葬场的壁障。

    “轰轰轰!”

    虚空中,一道道炸雷传来,葬身之处一座座残破的宫殿,纷纷崩碎。

    封魔碑逐渐失去对神葬场的控制。

    第一巫虫又是一声厉啸,墨汁般的毒瘴气,一下子将封魔碑的灿灿神光遮掩。

    冰灵的冰冻之力,让秦烈身下的血海凝滞不动,导致秦烈轰出来的血煞宗强悍攻击,威力大幅度消减。

    “嗤嗤嗤!”

    一道接着一道,细长深邃的空间缝隙,接连在虚空浮现出来,整个神葬场,如镜子破碎,出现了无数肉眼可见的裂纹。

    所有人都能看出来,经过这番惊天之战,神葬场这片空间即将崩碎。

    每一个还在神葬场内的武者,都是恐惧起来,看着天际都是目显绝望之色。

    “呼呼呼!”

    封魔碑碑面上的神光,陡然一变,落向周边一具具太古生灵遗体。

    那七道神光,一旦碰触一具太古生灵之躯,那些庞大的生灵躯体,会在顷刻间变成能量洪流被抽离,之后躯体化为粉末消散。

    封魔碑在抽离太古生灵躯体残能!

    “轰隆!”

    一声碎灭虚空的炸雷,从神葬场天际传来,碎裂的空间,终撑不住连番冲击,就此不断炸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