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五百四十四章 扭曲的理想

第五百四十四章 扭曲的理想

    “我怎么会不知道?”姜铸哲一笑。!

    笑声中,他将手中那半部血典收起,血典的气息一消失,以本能不断朝着他冲击的血祖之身,忽然没了方向。

    血祖停留在那儿一动不动。

    此刻,雪蓦炎被一条血色彩带禁锢着身子,不能动弹,只能以仇恨地目光看向姜铸哲。

    森野带着东夷人转身离去,似已不再留念葬神之地,那些太古强者的尸骨。

    冯一尤被姜铸哲的一番话,弄的迷惑重重,闭嘴噤声。

    郁门则是插不上话。

    八个神尸的头颅,飞了出去,在找寻冰灵的方位,封魔碑高高悬浮上方,以神威镇压巫之始祖,让姜铸哲所在的血妖,也不能肆无忌惮地破坏太古生灵遗体。

    局势忽然稳住,只有冰湖边沿的冰川雪山,发出崩裂的轰隆隆声。

    浓郁的天地灵气,地底裂缝内喷涌出来的七种能量气息,也在继续着。

    “我和师兄只是理念不同,在理想和方向上,我们其实都是一样。”姜铸哲满脸感慨之色,轻叹一声,道:“我们都想振兴血煞宗,令血煞宗辉煌光耀,以第一宗门的身份雄霸暴乱之地。这这一点上,我,师兄,小师妹,还有师傅……目标都是一致的。”

    “只是……”姜铸哲摇了摇头,“只是他们太过于迂腐古板,不能接受吸食人血修炼,一直以来,都是他们阻碍了血煞宗的强势崛起。”

    “吸食同类鲜血修炼,这比畜生还要不如,亏你还有脸说?”雪蓦炎小脸上满是厉色。

    “我们能以灵兽鲜血修炼,以灵兽的兽骨、兽核来修炼,提取其中力量增进自己的修为,来淬炼强大的灵器,为何就不能以人血修炼?”姜铸哲淡然一笑反驳道:“葬神之地内,埋葬着太古生灵的强者,有巨灵族,幽冥界的邪族也有别的高智慧种族遗骨,同样还有人族躯体。你看看今天到来的这些人,所为的什么?不也是这些强大生灵的躯体,要拿他们的遗骨来淬炼灵器,增进自己的力量?”

    “所有踏入此地的试炼者,你们的目的,就有多么高尚?比吸食人血文明了多少?不是一样卑劣?一样为了追求境界和力量的精进而不顾一切?”姜铸哲一脸哑然,“令你们过来的那些人,各方势力的魁首宗主不也是打着死者遗骨的主意?”

    “你们,还有你们身后的那些人,连死人,甚至同族死者的遗骨都不放过,凭什么理直气壮来呵斥我?”

    一番话落下,众人面面相窥,一个个哑口无言。

    姜铸哲说的没有错。

    每一个踏入葬神之地的人,几乎都怀揣着夺取太古生灵遗骨的念头,派遣他们过来的那些长辈也是同样的打算。

    他们也都知道,在那些太古生灵当中,有着人族的先辈。

    “给你们拿到这些太古生灵的遗骨给你们带出神葬场,返回自己的宗门,你们会怎么做?”姜铸哲又是一笑。

    “我来告诉你们。你们会提取遗骨内的残留能量吸收会拿遗骨来炼器,或者炼成傀儡分身出来。”顿了一下,他继续道:“我很想知道,吸取死者体内的残留力量,和我吸食活人的精血,究竟有多少分别?”

    “这……”

    众人都愣住,不得不说这姜铸哲的歪理,也的确有些道理在内。

    此人口才极好逻辑分明,还有着一套自己的行事准则,不受世俗道德的约束。

    “看,都没话说了吧?”姜铸哲笑了起来。

    “师兄,师傅,小师妹,都不能接受吸食人血修炼,却不知道这才是飞速壮大血煞宗,令血煞宗雄霸暴乱之地的最快途径。”叹了一口气,姜铸哲满脸无奈,“我是在反复劝说无效后,才不得不痛下杀手,我也是为了血煞宗的未来。”

    “为了血煞宗的未来?”雪蓦炎咬着牙,“血煞宗已经灭亡!我父亲,我,母亲,还有外公,都是什么下场?这就是你所谓的血煞宗未来?

    “暂时的困境,不会动摇我的心,要不了多久,血煞宗就会重新在暴乱之地站起来,并凌驾所有势力之上!”姜铸哲目显异光,沉吟了一下,又叹道:“我若不念旧情,师兄不可能活到现在,小师妹……还有你,也不可能活着。”

    “那我还应该感谢你了?”雪蓦炎明眸直欲喷出火来。

    “呵呵,我知道你恨我,我能理解。”姜铸哲神色从容,“为了血煞宗的未来,为了我心中的理想,我还是会走下去。因为,在我来看,我所走的路才是对的!”

    “这家伙就是一个偏执狂,一个入魔的偏执狂!”杜向阳皱眉。

    “此人不是真正的大奸大恶,却比那种邪人狂徒,还要危险百倍!”宋婷玉也脸色微变。

    秦烈同样神情怪异。

    在没有见到姜铸哲前,通过血厉的描绘,通过暴乱之地的那些传言,他以为姜铸哲和游宏志、血影一样,乃是只知嗜杀,被鲜血奴役的邪魔恶人。

    然而,如今真正见到姜铸哲,从他一连串的举动,通过他对雪蓦炎,对东夷人,对冯一尤的态度,他才发现这姜铸哲和他所想的并不一样。

    以姜铸哲此时的力量,如果他愿意,他可以轻而易举灭杀雪蓦炎,所有东夷人,还有冯一尤。

    可他却只是束缚雪蓦炎,按照和东夷那边的约定,让森野带着族人走,甚至还助迪飞脱离险境,又对冯一尤说出一番怪话。

    他完全可以以冠绝全场的力量,将这些有异议者无情斩杀,这里是神葬场,谁能阻止他?

    谁又能知道?

    可他没有那么做。

    他还耐下心来,向雪蓦炎,向自己解释,解释他和血厉、沐云武之间,只是理念不同。

    他所作所为,在他来看也不是为了自己,他是为了血煞宗。

    为了他心中的那个血煞宗。

    他认为吸食人血修炼是对的。

    为了他自己的理想,为了他认为正确的方向,他才走向血厉和沐云武的对立面。

    他要以他的方式,去壮大血煞宗,去证明自己。

    “师兄和师傅不认同我,整个暴乱之地的势力,都当我邪门歪道。”姜铸哲摇了摇头,从容不迫道:“但是,当这个邪门歪道,有一天强过所有势力!当血煞宗的力量,是九大白银级势力,联合都无法抗衡的时候,我倒要看看他们会怎么说!?”

    “追杀我这么多年,让我血煞宗门人不敢露面,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这个帐,这个仇,我总要和他们算一算的!”姜铸哲吸了一口气,又笑道:“不让我吸食活人鲜血修炼?行,我就找死人的鲜血修炼!我会拿这些太古生灵遗体内残留的血滴,供门人修炼血灵诀,要不了多久,血煞宗就会凝为一股血色旋风,席卷整个暴乱之地!”

    话到这里,姜铸哲眼中突显疯狂血光,终于吐露了心机。

    “不需要你。”秦烈在姜铸哲意气风发之时插话,“我会将血租遗体带出去,供血厉前辈融合,有血典,有宗门大杀器嗜血龙,血厉前辈必将超越往昔。而且,在别的地方,血煞宗另有一股正统传承,我们会让血煞宗重新屹立在天灭大陆。

    “师兄太迂腐,他灵魂也受了重创,他就算是拿到始祖遗骨,也无法雄霸这片天地。”姜铸哲哼了一声,“这一千多年来,他始终没有脱离禁锢,境界再也没有突破,实力不进反退。他,已经跟不上这个新时代,他的理念也无法带给血煞宗真正的未来。”

    “只有我才是血煞宗的未来,也只有我,才能带给血煞宗超越往昔的辉煌!”姜铸哲冷哼一声,伸手去抓失去目标后,茫然停留的血祖遗骨。

    “你不配!”秦烈毅然决然动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