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五百四十二章 大崩裂

第五百四十二章 大崩裂

    碧血玉蟾携巫祖之身,发出震天动地厉啸,直冲封魔碑

    “嗡嗡嗡!”

    啸声中,冰湖旁边的各大天之骄子,纷纷口吐鲜血,更有人干脆被震死,瞬间气绝。

    连强悍如洛尘、郁门,在第一巫虫的厉啸声中,也几乎真魂崩灭掉。

    幻魔宗的潘芊芊,境界略低,承受力有限,这时候已经倒在血泊中,眼看就要被余波震死。

    碎魂裂心的啸声中,巫祖冲向封魔碑,双瞳内的巫虫清晰浮现出来,透露出刻骨铭心的恨意。

    秦烈正欲冲下葬神之地,又突然停住。

    他看到正和太古巨猿、巨人交锋的封魔碑,碑面上忽地神光万丈,灿若烈焰,一个个硕大的神尸头颅旋动着,眼中流荡出神秘的古符。

    那些符文奇字,闪烁着湛湛火芒,竟从神尸眼中飘落下来。

    封禁天地,冻结时空,震慑乾坤的威压,从天际浩浩荡荡降压而来。

    瞬间笼罩了整个葬神之地。

    发出刺耳厉啸的巫之始祖,眼见封魔碑展现神威,也像是被镇压住。

    第一巫虫竟忽然停止了刺耳厉啸。

    它似乎深深忌惮,似乎看出了不妙-,就要冲上天际的身躯,乌光般重新坠落。

    它落到冰灵的旁边。

    藏匿在珈{体内的冰灵,躲藏在寒流飓风中,一看封魔碑在封印水灵后,神威更甚,也像是有些耸了。

    “呼呼呼!”

    寒流飓风裹着冰灵,竟突地从葬神之地飞走,往冰湖外面的一座座雪峰冰山遁去。

    “咻咻咻!”

    封魔碑的碑面上,射出无数流光,冲击向八方的冰川。

    “轰隆隆!”

    葬神之地周边一座座几千丈的冰峰雪山,接连传来崩裂炸碎声,山体上数不尽的巨石滚落每一块巨石,都有房屋大小,冲击力惊天动

    一道接着一道的裂痕,像是蜿蜒的长河从荒原的地表上绽裂出来。

    “呼呼呼!”

    裂开的地表缝隙内,喷涌出混杂着金、木、水、火、土、冰、雷七种澎湃精炼的能量波动,神葬场的灰蒙蒙天际,也犹如撕裂一般,涌现出浓郁无比的灵力气息。

    “好浓烈精纯的灵力!”谢静璇目显异芒。

    众人从踏入神葬场起,在一个个禁地游荡,都没有感知到天地间的灵气。

    他们所遇到的只是单一属性的力量气息,对修炼不同灵诀的武者而言,那些单一属性的能量根本无法吸收。

    但在这一刻随着封魔碑和八个硕大头颅的变动,神葬场如天裂地崩,释放出了令人迷醉的能量气流出来。

    “蓬蓬!”

    八个硕大头颅,如耀目的太阳,一边四个,如滚石般重重撞击向巨猿和巨人。

    无数神秘符文,则是吸收忽然冒出来的天地灵气,七种不同的能量,迅速凝聚起来。

    不多时一个个巨型符文,如痛饮能量膨胀起来,闪耀着惊人的光芒。

    那些符文如受着封魔碑的御动,突然纸片般打向巨猿和巨人。

    “呼哧!呼哧!”

    巨猿和巨人,剧烈地喘息着眼中流露出了惧意。

    片片光幕,带动着巨型符文,一落到它们的身上,这两个被金灵、土灵依附的巨灵族族人,像是立即被重新封印。

    巨猿、巨人的动作,无限的迟缓下来,百米高的身躯被硬生生封印禁锢住,再也动弹不得。

    七道神光锁链顺势从碑面上延伸下来,分别扣在巨猿和巨人身

    与此同时,那八大神尸头颅,一双双眼瞳之中,也浮现狰狞的震慑之意。

    他们的眼瞳,死死瞪着巨猿、巨人,似在无声威胁。

    如此数秒后。

    一道纯粹的土之魂光,一道金黄的金锐魂力,似走投无路了,终于主动从巨猿和巨人体内出来。

    众人还没有看清楚,神光锁链立即裹缚着金灵、土灵,将它们瞬间吸入封魔碑的碑面。

    在水灵之后,金灵和木灵,也被封魔碑

    如此一来,七大灵体,就只剩下冰灵依然遁逃在外,还没有被镇压封印。

    “啪!啪嗒!”

    迪飞和卡登两人,一个活着,一个早已死亡,他们分别从巨猿和巨人身上滚落下来。

    封魔碑高高悬浮在葬神之地,八具神尸的头颅,巨大明灯般浮动着,就在封魔碑旁边游荡不休,以无穷神威镇压着整个神葬场。

    “呼呼呼……”

    一条五米长,银亮的长蛇,被某种力量吸引着,从水之禁地飞了过来。

    这是水灵的真身,在水灵魂魄被封印后,它的躯体自然也难逃封禁,也飞入了封魔碑内消失。

    没过多久,一头土黄色的穿山甲,身上释放出纯粹的大地之力,也被封魔碑的力量从土之禁地束缚而来。

    土灵真身也被封魔碑吞没。

    又一会儿,一头金光灿灿刺猬形态的灵兽,也从金之禁地飞来,同样被封印起来。

    至此,水灵、土灵、金灵的魂魄和灵体,全部都被封魔碑封住,再也无法兴风作浪。

    “轰隆隆!”

    在水之禁地、土之禁地和金之禁地,传来猛烈的爆炸轰鸣,声音大的整个神葬场都能听见。

    伴随着冰之禁地,一座座冰峰雪山的崩碎倒塌,大地的撕裂,天穹上涌现的浓烈灵气,所有人都惊恐起来。

    他们生出一种可怕的感觉——神葬场就要爆裂了!

    “怎么回事?”杜向阳惊叫起来。

    “不知道,好像因为水灵、土灵、金灵的封印,因为冰灵的逃遁作怪,神葬场的某种古老结界禁制,无形中被破裂了。”雪蓦炎眼神茫然。

    “你是说······神葬场恐怕毁了?不单单是冰之禁地,另外六大禁地,也在爆炸中逐渐崩碎?”秦烈愕然。

    “或许是这样。”雪蓦炎也不敢确定。

    众人讲话时,他们没有注意到,被冰灵冻住的血妖,身上的寒冰气息迅速减退。

    微小的血光,不断在血妖身上游荡着,越来越明显猛烈。

    如果有人能深入血妖内部,就会发现端坐在血妖脑海部位的姜天兴,双眸猩红地,正紧紧盯着手中一块血光熠熠的骨片。

    “咻!”

    秦烈身旁,血之始祖的遗体,不受控制地飞了出去,直冲向血妖。

    他像是感知到了什么熟悉气息。

    “轰!”

    惊人的血煞气息,又一次从血妖体内轰然爆发,血妖顷刻间恢复行动。

    姜天兴本该疯狂嗜杀的眼睛,奇异地显出一丝清醒明清之色,他像是短时间恢复了理智。

    “以血为引,以神为道,筑造血桥!”姜天兴捂着骨片低吼。

    “呼!”

    只见朝天咆哮的血妖,心腹的部位,突然绽出一个血淋琳的巨洞。

    在那巨洞之中,众人生出空间裂开,时空紊乱的可怕感觉。

    无数炫目的流光,如星河,如力量冲击的碎芒,在那血洞内穿透出来。

    血洞不断涨大,内部空间的混乱之力,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明显。

    “废物!怎么到现在才打通血桥?”一个阴沉低幽的声音,从那血洞中传了出来。

    一道血光闪过,之后就见一名俊逸不凡的中年人,此人身穿赤红披风,一双猩红眼瞳中,闪烁着妖异的光芒,突然就在血妖下方冒了出来。

    他是穿过血桥而来。

    “姜铸哲!”雪蓦炎咬破了嘴唇,以刻骨铭心的恨意喝道。

    “父亲,中间出现了许多变故,我差点没有能将血桥贯通。”姜天兴的声音,从血妖脑海中传来,“还好,还好总算是成功将你吩咐的事情,给做成了。”

    “没用的东西,你让我在外面,足足等了七个月零九天!”姜铸哲呵斥道。

    ps还欠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