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五百一十八章 放他们走!

第五百一十八章 放他们走!

    “这高宇是谁?”!

    杜向阳在进入神葬场之前,对秦烈众人的了解并不深,他本来和很多人一样,从未重视过来自于赤澜大陆的秦烈一行人。

    所以他并不熟悉高宇。

    雪蓦炎、潘芊芊同样第一次见到高宇。

    “高宇,和我们一道从赤澜大陆而来,他通过夏侯家的一块令牌,踏入了神葬场。”宋婷玉低声解释。

    “好几年前,他和秦烈就是战友,关系很好。”谢静璇也讲话。

    当年秦烈、高宇还在冰岩城,生活在星云阁的时候,曾在冰岩城的城外,受她调动捕杀吞魂兽。

    她对两人的印象一直很深刻。

    “高宇?”秦烈扬声一喝。

    被银色金属枷锁牢牢扣紧的高宇,抬起头来,一双眼睛阴冷如电,他看了秦烈一眼,脸色有些复杂,却没有开口讲话。

    “他被我在身上设下了禁制,不能和你讲话。”白夷族的女子,以一柄锋利的冰剑,抵在高宇脖子上,笑着说道:“我要用这个人,向你换取三道无垢魂泉,你意下如何?”

    “我拿不出无垢魂泉。”秦烈苦笑。

    “噗!”

    白夷女子的冰剑,稍稍划动了一下,精准的在高宇脖子上划出一道血线。

    鲜血渗出后,在冰之禁地的寒气下,迅速被冷冻,变成了固态。

    白夷女子和高宇,不像杜向阳他们以灵力光盾护着全身,而是和秦烈一样暴露在冰天雪地中。

    那白夷女子,显然精修寒冰之力,身躯冰寒彻骨,浑身毛孔仿佛都散逸着寒气。

    她俏生生站在那儿,仿若和冰之禁地融为一体,变成了天地间的一部分—这是极其适应冰之禁地的表现。

    高宇体内的确有奇异能量流动着,那些能量既像是在禁锢着高宇·又像是在庇护着他,令他暴露在冰之禁地却不会被冻僵身子。

    “看来,你好像不想以无垢魂泉换人?”白夷女子扬眉,“这样的话·我辛苦擒拿的这个家伙,就没有什么价值了。”

    被禁锢的高宇,怔怔看着秦烈,眼神灰暗。

    “别!”

    见那女子欲要再次下手,秦烈悚然变色,急道:“无垢魂泉已被我用掉,实在没办法拿出来·你另外开个条件出来!”

    “被你用掉了?”白夷女子摇头不信。

    “被封魔碑吞掉了,我没办法拿出来。”秦烈摊开手,一脸无奈·“当真不是我不愿意给你。”

    “封魔碑?!”白夷女子明眸一亮,突地反应过来,“森野竟然没有骗我,你手中真有封魔碑?”

    “在我手中。”秦烈坦然道。

    他摸上空间戒,心念一动,封魔碑就飞逸出来。

    封魔碑一出,又朝着冰灵所在的方向飘离,却又一次被秦烈按住,不准它疾驰而去。

    “这就是封魔碑了。”

    “不想高宇立即被杀·你就将封魔碑交给我。”白夷女子重提条件。

    “秦烈!”杜向阳轻喝。

    洛尘脸色也阴沉下来。

    封魔碑在神葬场中,有着至关重要的用途,暗藏着众多奇妙-·可谓是纵横此地的利器。

    若能探明封魔碑的奇妙-,以封魔碑封印其余灵体,众人兴许可以通过封魔碑最终弄明白神葬场的奥妙-·知道葬神之地的位置,猎获那些陨落者的遗体。

    封魔碑,在他们的眼中,可谓是神葬场的钥匙。

    他们不想秦烈因为突然冒出来的一个高宇,而交出封魔碑,令他们以后再也摸不着方向。

    宋婷玉四女并没有讲话。

    高宇直直看向秦烈。

    “我给你封魔碑!”秦烈沉喝。

    “好!”白夷女子轻笑起来,欣然道:“只要拿到封魔碑·这个叫高宇的家伙,我也可以保证不会有事。”

    “叮铃铃!”

    众人腰间的令牌·想起愈发急促的低鸣,这意味着从身后追来的东夷人,已越来越近。

    “秦烈,那些一直追击我们的东夷人,就快要到了。”宋婷玉轻声提醒,“要交易,必须要尽早,等那些人赶到就麻烦了。”

    “能一路追着我们不放的,肯定都是境界精湛,实力极其不凡的东夷武者。”雪蓦炎脸色凝重。

    “是你过来拿封魔碑,还是我送到你手上?”秦烈皱眉。

    “你送来吧。”白夷女子淡然一笑。

    这名白夷族的少女,看起来只有二十来岁,比起高宇来都要小一点。

    她身穿白色裘皮大衣,俏生生站在雪中,身姿高挑,脸蛋优美,显得贵气十足。

    “小心有诈!”宋婷玉急道。

    杜向阳众人也是脸色一变,齐齐出声阻止,让他不要过去。

    “好!”

    秦烈却已点头,不待众人过来拦阻,就大步来到那白夷少女身前。

    高宇还是被白夷少女以冰剑威胁着,他看着秦烈拿着封魔碑,大步流星而来,灰暗的眼眸深处,闪烁着异样光泽,脸上的表情也是复杂难

    “封魔碑会指引冰灵的位置,我只有按着它,它才不会飞走。”秦烈停住后说道。

    “我们知道封魔碑的奇妙-,还知道最好不要以身体碰触,尽量以空间戒收取。”白夷少女轻笑一声,又道:“我想,我还有办法尝试将你和封魔碑的联系剥离,也就是说……一旦封魔碑落到我手上,我有办法将你和它之间的联系割断,而我,将会成为封魔碑新的主人。”

    秦烈脸色一变。

    深知封魔碑奥妙-的宋婷玉几人,也是惊了起来,连声阻止。

    以前,封魔碑在洛尘手中的时候,洛尘没办法破解封魔碑的奇妙-,导致封魔碑重新返回到秦烈手中。

    这趟,他们也觉得秦烈就算是暂时将封魔碑交出,要不了多久,在白夷少女取出封魔碑的时候封魔碑还是能重返秦烈身旁。

    但是从这白夷女子这句话道出后,他们就知道他们的美好算盘恐怕要落空了,知道封魔碑一旦交出,或许当真就要永远失去了。

    “现在你的决定是什么?还要不要以封魔碑换这人的一条命?”白夷女子再问。

    “换!”秦烈毫不犹豫道。

    “那好。”白夷女子上前一步,以晶莹指头上的一枚蓝月形态的空间戒,去收取封魔碑。

    她那一枚戒指,一碰触封魔碑,封魔碑便如一缕轻烟般消失在戒指内。

    “身后的东夷人就要到了!”谢静璇出声提醒。

    “秦烈!带上高宇赶紧走!”宋婷玉急道。

    “放人!”秦烈瞪着那白夷少女。

    白夷少女收起了封魔碑,抿嘴一笑,轻轻点头说道:“别着急嘛。”

    众人纷纷色变。

    他们看出来了,这白夷少女恐怕没打算兑现约定,此女所谓的以封魔碑交换高宇可能仅仅只是为了拖延时间。

    她真正的目的,很可能就是为了等后面追击的那些东夷人赶来,好将秦烈众人一网打尽。

    洛尘等人一颗心沉入谷底。

    “呼呼!”

    衣在寒风中飘动的声音,从远处渐渐传来,这意味着身后的东夷人马上就要赶来。

    “秦烈!”杜向阳一咬牙,“对方压根没有想过,要让我们活着离开!趁着身后东夷人没到,我们别管这个高宇了,先联手立即击杀掉这个少女以最快速度离开此地!”

    所有人都看出了局势的紧迫性。

    这名白夷少女,之所以忽然出现,恐怕就是为了拖延众人的时间要将他们尽数诛杀掉。

    如今来看,不论秦烈是否交出封魔碑,这高宇可能都活不了。

    最明智的做法就是不管高宇的死活,尽快格杀这个白夷少女,然后趁着东夷人强者没有到来前,赶紧脱身离开。

    否则,一旦深陷东夷人的包围,他们这些人将一个都难以存活。

    “秦烈!”众人都瞪着他。

    秦烈也认清了形势,深吸一口气后他便准备不顾一切出手。

    就在此时,高宇突然讲话:“珈放他们走,封魔碑也还给秦烈。”

    连秦烈在内,所有人猛地呆住,都是一脸错愕地看向高宇。

    他不是被禁锢了,无法开口讲话吗?现在又是怎么一回事?

    高宇分明知道白夷少女的名字,而且还以一种商量的口气,让那少女放人,并且还要她交还封魔碑?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众人都是惊异不明。

    “高宇,人我可以放走,但封魔碑对我们很关键啊。”白夷少女微微皱眉,“有了封魔碑,我们就可以在冰之禁地占据主动,不论是对暴乱之地的武者,还是和赤夷、黑夷的争夺中,我们都可以有更多的话语权。”

    “蓬!”

    套在高宇双手脖颈上的银色金属枷锁,突地炸的四分五裂,高宇瞬间恢复自由。

    一股阴沉邪恶的气息,自然而然从高宇身上流露出来,他脸色一贯的阴森冷峻,道:“你是想要留着封魔碑,还是想要我走?”他看向那名白夷少女。

    名为珈的白夷少女,只是略一犹豫,便无奈轻叹一声,将刚刚收起的封魔碑,重新放了出来,“我还给他就是了。”

    在封魔碑就要飘飞之前,秦烈又是一把按住,将其收入空间戒。

    然后他才看向高宇,道:“你给我解释一下。”

    “珈,你带着你的人先走。”高宇回头道。

    “你呢?你不会不再回来了吧?”珈明显着急了。

    “我会回头找你。”高宇一脸不耐。

    珈脸色一喜,乖巧道:“那好吧。”她忽然朝着秦烈众人来时的方向行去,还取出一个螺号吹奏起来。

    “穷追不舍的东夷人停下来了!”杜向阳惊叫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