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四百七十四章 乌晶天蝎

第四百七十四章 乌晶天蝎

    静璇这次醒来,明显有点不太一样,她身上涌现出浓烈生命精气,明熠的眼睛中充满了自信。

    “静璇,你突破了?”宋婷玉眼睛一亮。

    “嗯,顺利突破到了通幽境后期,算是很幸运了。”谢静璇平静地说道。

    参加神葬场试炼会之前,她处在通幽境中期,在境界上略高于秦烈,又弱于宋婷玉一筹。

    这趟,秦烈,宋婷玉,高宇还有谢静璇四人,一同参加试炼会。

    秦烈和高宇两人,境界虽然略低一点,修炼的灵诀却诡秘难测,真正实力其实颇为强横。

    宋婷玉通幽境巅峰,众人当中境界最高,身上灵器诸多,也有自保之力。

    谢静璇反而是最弱的一个。

    事实上,进入神葬场不多久,她就身中巫毒,最先支撑不住了。

    若非她无意中找到那村落,饮用了不纯净的生命之泉,她恐怕早已死亡。

    现在她算是因祸得福了。

    她不但接受了木族的传承,还顺势突破到了通幽境后期,不论是境界还是实力,都有了大幅度的提升。

    也直接导致想要顺手击杀她的黄姝丽,在她身上压根没有占到一点便宜,最终骂骂咧咧无奈退走。

    传承结束后,谢静璇像是想起了一些记忆,所以立即向秦烈道明了有关木雕的消息。

    “轧吉?雕刻成木雕的木材,和木灵身上的一样?”秦烈精神振奋,“你还知道什么?关于那个轧吉,关于木雕,还能想起什么来?”

    “这一根木雕,由轧吉带入神葬场,他从一道空间缝隙而来。”谢静璇语气平静,淡然说明她所知的情况,“轧吉是一名木族强者他受人嘱托,带着这根木雕进来,似乎想要找寻某样东西。嘱托他的人,就是赠予木雕给他的人他称呼那人为…···尊者。”

    秦烈心神一震。

    角魔族的库洛等人,也称呼他爷爷为尊者,那名在八角的白骨冥灵坛内,留下九幽邪典的角魔族强者,还是称呼他爷爷为尊者。

    没意外的话,将木雕交给轧吉,吩咐轧吉进入神葬场找寻某样东西的人就是他爷爷秦山!

    秦烈忽然松了一口气。

    进入神葬场之前,他一直担心,担心陨葬在神葬场被迷雾层层遮掩的那一具尸体,就是他的爷爷。

    当年,他爷爷从凌家镇悄然离开,之后就杳无声息,他生恐他爷爷出现意外。

    从谢静璇的口中,他虽然没有得到确凿的消息,可至少证明秦山没有死亡,这一点对他而言就是个好消息。

    “轧吉进入神葬场究竟要找寻什么?”秦烈定下心来后,话锋一转

    “有没有印象?”

    “轧吉被炼化后,残魂意志混入生命之泉,我也只是饮用了一部分生命之泉得到的记忆也是碎乱无序,只能想到这么多。”谢静璇摇了摇头。

    “木灵被封魔碑封印以后,石井内的生命之泉被炼化所有残魂碎念都彻底消散了,恐怕也没办法从中剥离新的记忆出来。”宋婷玉想了一下,轻叹一声,“那个叫做黄姝丽的少女,和幻魔宗分道扬镳了,一定和雪蓦炎她们发生了冲突。或许,就连生命之泉也被黄姝丽夺取了……”

    “很有可能!”杜向阳喝道。

    “秦烈,要不要······返回那村落看看情况?”宋婷玉知道他曾答应过血厉要在神葬场内尽量帮助雪蓦炎,所以有此一问。

    “不用了。”秦烈摇头,皱着眉头说道:“时间过去太久了,真要发生了什么,也早已发生了。而且,雪蓦炎她们如果还活着,未必会留在村落,一定是在四处搜寻黄姝丽。”

    “不错。”杜向阳点了点头。

    “走吧,这木之禁地不值得继续逗留了,我们去那雷电缠绕之地。”秦烈轻喝。

    宋婷玉三人点头同意。

    数十里外,雪蓦炎和潘芊芊两人小脸冰寒,在一片高耸的灌木丛中行进着。

    “小丽竟然是黑巫教的人!”潘芊芊贝齿咬的嘎嘣直响,“她不但害死了漫漫,还将生命之泉都夺取了,就连我也差点中了巫毒,她,她···…”

    雪蓦炎左手臂弯处,有着明显的血迹,显然在征战中受了伤。

    “不止是漫漫,就连小婉和小蝶,也可能是被她害死的。”雪蓦炎抿着嘴,厉声道:“她不比夜忆皓弱多少,她体内的巫虫是‘乌晶天蝎,,和‘八翼蜈蚣王,一样,也是黑巫教巫虫异种,需要以自身鲜血圈养,通人性,和她灵魂有着奇妙-的联系!这一类的巫虫,只有黑巫教最核心的弟子,才有资格获得,才能进行孕育培养。”

    “雪姐,你是说她在黑巫教身份很高?”潘芊芊愕然。

    “至少,她的身份不会低于夜忆皓!”雪蓦!炎轻咬着牙齿,冷着小脸说道:“她比夜忆皓还要可恨!”!

    连小蝶、小婉在内,一共有六名幻魔宗的少女,接连死亡。

    在雪蓦炎而来,那六名死去的姐妹,都是被黄姝丽直接或间接害死。

    黄姝丽才是罪魁祸首!

    “雪姐,她,她夺去了生命之泉,会不会影响到你?”潘芊芊轻声问道。

    雪蓦炎眼神一黯,幽幽道:“没事,短时间影响不大。至少,至少在这神葬场内,没有那些生命之泉,我还不至于有事。”

    “雪姐,你这趟非要进入神葬场,就是为了生命之泉吧?”潘芊芊又问。

    “不提这个事了,当务之急,就是尽量找到别的姐妹,千万千万不能被黄姝丽先给找到!”雪蓦炎凝重道。

    “啊!”潘芊芊小脸一变。

    她也想到了最坏的可能性。

    进入神葬场的幻魔宗少女,不单单只是她们,还有一些在进入之时,就散落在别的地方。

    黄姝丽可以通过幻魔宗独有的令牌,在一定范围内感知到那些人,一旦被她率先找到遗落者,不知道她身份的那些幻魔宗少女,恐怕一个休想逃脱她的毒手。

    她们会像已经死去的六人一样被接连害死。

    六棵大树中央。

    夜忆皓和三大家武者,一个个盘膝端坐着,在各自借助于灵石恢复。

    众人神情皆是阴沉无比。

    本以为,夜忆皓和木灵建立灵魂契约后,借助于这片木之禁地,他们能为所欲为。

    结果木灵竟被封魔碑封印,众人在寂灭宗、幻魔宗、天剑山的联合之下,见讨不到丝毫便宜,不得不无奈退走。

    这已经是第二次惨痛的打击了。

    第一次,他们诱使洛尘而来,围攻楚离,借助于巫毒的控制,逼后来的雪蓦炎、万兽山和天器宗的人只能在一旁观望。

    若非秦烈以麒麟烈火偷袭,令“八翼蜈蚣王”没有办法继续掌控中了巫毒者,他们那一次就成功了。

    “都是因为那个叫秦烈的家伙!”苏妍一边脸颊有着淡淡的伤痕,这破坏了她的艳丽,她寒着脸,眼中闪烁着仇恨的目光,“如果不是秦烈以火焰燃烧,不是他后来从八翼蜈蚣王处拿到鲜血,那些人不死也要重创!”

    “这次也是因为他手持封魔碑!”光头夏侯渊冷哼一声。

    “不是他以一滴巫虫鲜血,解开了那谢静璇的巫毒,那女人没办法伤到木灵。你们,也不会第二次失败!”

    就在此时,黄姝丽的声音,从不远处一株古树下穿了出来。

    她眼神阴冷,身上流露出一股子傲然意味,竟从容朝着众人而来。

    “幻魔宗的那个少女!”苏妍冷笑起来。

    “找死!”夏侯渊狞笑着站起,就准备下手了。

    “一群废物!”黄姝丽哼了一声,“你们三大家的人,究竟做了什么事情?这趟要是雪蓦炎不死,给她拿到生命之泉,她能救活她母亲,她能重新振兴血煞宗!她父亲,也已经从海外归来,一旦血煞宗重新崛起,你们三大家在天灭大陆的末日也将到来!”

    苏妍三人闻言一惊。

    其余几名黑巫教的武者,也是目显惊讶光芒,惊讶地看向她。

    只有夜忆皓神情不变,“师姐,你怎么过来了?难道幻魔宗那边,你已经料理干净了?”

    此言一出,不但是三大家的人,就连黑巫教的人也是耸然变色。

    师姐?

    黄姝丽竟然还是夜忆皓的师姐?!

    “我只是拿到了生命之泉,又杀了一名幻魔宗的少女,雪蓦炎和潘芊芊还活着,雪蓦炎……没那么容易对付。”黄姝丽哼了一声,脸色阴森道:“前前后后,我已经杀了六名幻魔宗的人,你们呢?你们这么多人聚在一起,可成功做成一件事情?”

    夜忆皓皱眉沉默。

    三大家和黑巫教的武者,这时候已反应过来,闻言,纷纷面露愧色,不发一言。

    “在你们离开后,发生了一些有趣的事情,那秦烈······让所有人将生命之泉交给雪蓦炎,可知道因为什么?”黄姝丽冷冷看向众人。

    所有人都惊讶起来。

    “他和雪蓦炎一样,也是血煞宗的余孽!他持有血煞宗的血典!”黄姝丽冷笑,“可笑你们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请师姐指教!”夜忆皓肃然道。

    “从现在起,你们这边的主导权,交给我!”黄姝丽哼了一声,“以后的计划由我进行制定!”

    “好。”夜忆皓率先点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