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四百六十五章 封魔碑!

第四百六十五章 封魔碑!

    秦烈手中的那一根木雕,曾经起过几次变化,一次,在幽冥界,在遇到角魔族库洛的时候。

    因为库洛手中也有一根木雕。

    另一次,在药山的背面,在看到白骨冥灵坛的时候,那次,他从中得到了九幽邪典,得到了一名邪族的灵魂传讯。

    这是第三次。

    灰褐色的木雕,释放出蒙蒙木质辉光,不是特别明亮,却非常显眼。

    引起木雕波动,乃是前方古井旁,那个木屋中的一样东西。

    秦烈脚步陡然一快!

    楚离,洛尘,还有杜向阳众人,也都倏地跟上。

    踏着一个个木族族人的尸体,秦烈冲向那木屋之前,并且轰然将木门冲开。

    一个绝不该出现此地的人物,忽然映入秦烈眼帘——谢静璇!

    破旧木屋的小床上,谢静璇一袭白衣,如幽灵般孤零零坐着。

    她身上的巫毒分明还没有彻底消褪,在她眼瞳深处,还是有着巫毒黑丝残留。

    可她竟然还顽强活着!

    她不但活着,手中还攥着一根木雕,比秦烈手中小一号的,却一模一样的木雕!

    这让秦烈骇然失色。

    然而,就在他张口欲要询问的时候,谢静璇突如一道冷光,倏地从木床上飞袭而来。

    阴森冰寒的磅礴能量,带着一股子草木精气味道,笼罩了整个木屋。

    一瞬间,秦烈生出被上千条蔓藤紧紧缠绕着的可怕感,那种束缚的力量。令他呼吸都觉得困难。

    谢静璇何时有了如此恐怖的力量?

    秦烈惊骇欲绝地看向她。

    谢静璇眼眸灰暗。瞳仁深处。显出黑白相间的斑点,脸上流露出木然的表情。

    仿佛已完全认不得他。

    在秦烈就要惊叫的时候,谢静璇将他紧握着的木雕,强行从他手中剥夺,旋即身影忽然模糊不清。

    阴寒的森白雾气,诡异地弥漫在整个木屋,被无形蔓藤紧紧束缚着的秦烈,感觉到屋内的那种可怕禁锢之力迅速消失。

    很快。秦烈恢复如初,屋内森白雾气也消散掉。

    谢静璇也失去了踪迹。

    木床旁边,一扇敞开的窗口,像是她离开的路径。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快到秦烈都反应不过来,甚至没有来得及惊叫一声。

    等楚离、洛尘、雪蓦炎他们过来,一一走进木屋的时候,他们什么也没有看到,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只看到秦烈脸色苍白,眼中流露出巨大的惊容。如被某样事情震惊到。

    “怎么回事?”宋婷玉走进来,柔声询问道。

    “你猜我刚刚看到了谁?”秦烈表情怪异至极。

    “谁?”

    “谢静璇。”

    “呀!”

    宋婷玉掩口轻呼。“她,她还活着?她中了巫毒那么久,怎么撑过来的?”

    何薇也是惊叫起来,“我上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就快要不行了,按照道理而言,她应该早就死了啊?”她也难以置信。

    雪蓦炎众人则是不明所以。

    “她不但活着,还专门潜藏在木屋内,拿着一根木雕等我接近。在我进门的一霎,以强大的力量形成束缚,令我瞬间动弹不得,从我手中将木雕强夺后,从那窗户遁离!”秦烈深吸一口气,喝道:“我不敢肯定她还是不是谢静璇,她刚刚身上展露出来的气势,还有那种磅礴汹涌的力量,绝对比全盛时期的她,还要高出一大截!”

    “她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宋婷玉惊愕不已。

    “你怎么不追?”楚离问道。

    “追?”秦烈苦笑,“我知道追不上她。她以木雕诱使我进来,就是为了我手中的那一根木雕,我现在也是一肚子疑惑,我也想知道她身上发生过什么,想知道……现在的她,还是不是真正的她!”

    众人一时沉默。

    秦烈眉头深锁着,在这个木屋内仔细检查了一番,发现屋内没有什么异常。

    他无奈从中退了出来。

    按照何薇的说法,谢静璇先前中毒很深,巫毒,会时时刻刻抽离她的灵魂和生命能量,直至将她抽尽而亡。

    以时间来看,如果没有发生过奇迹,谢静璇恐怕活不到现在。

    可这次再见她,秦烈发现她身上巫毒没有解开,却还是活的好好的。

    仿佛,在谢静璇的身上,有着充沛的生命和灵魂能量可以消耗。

    “木族,木族……”

    秦烈的脑海中,之前灵光一现浮出来的记忆,被他重新认真梳理,他用心去想。

    同时,他从木屋内走了出来,心念一动后,将那无字墓碑也从空间戒取出。

    内部有着七道虹光的墓碑,瞬间耸立在众人眼前,让此地所有人神情一变。

    “这面墓碑,来自于神尸肚脐眼,据说和神葬场有关。”秦烈开口解释,“七道墓碑内的神光,应该来自于其余七具神尸,这墓碑……本来在洛尘手中。前段时间,它主动飞离过来,还带我在炎火之地找到火麒麟的遗体……”

    他将发现神尸,从姜天兴手中拿到无字墓碑,将有关无字墓碑的奇妙,失而复得的经历,首次清清楚楚说了出来。

    他看向众人,问道:“关于神葬场,关乎这一块墓碑,你们都知道一些什么?”

    他的视线在众人脸上一一巡视。

    从洛尘脸上,他看到了疑惑不解,杜向阳和何薇等人,也都是惊讶莫名。

    显然,关于墓碑和神葬场的玄妙,这些人并不知情。

    秦烈又看向楚离。

    楚离摸着下巴,眼中闪烁着思索的光芒,似乎在整理着内心念头。

    幻魔宗的雪蓦炎。清澈见底的眼睛。则是光芒交织。仿佛蕴含着许多秘密在里面。

    她是知情者!

    秦烈神情一动,注意力全部放在雪蓦炎的身上,眼睛越来越明亮,沉喝道:“我已将墓碑取出,我已将我的诚意拿了出来,关乎神葬场,关于墓碑,你都知道什么?”

    在他爷爷遗留的木雕。被古里古怪的谢静璇夺走之后,秦烈心中一下子涌现出巨大疑惑。

    他急切的想要知道,这神葬场,还有墓碑,究竟有着什么玄妙。

    如今的他,觉得自己就像是无头苍蝇,在神葬场内没有目标,没有方向,觉得身处在重重迷雾中,对什么都一头雾水。

    就在雪蓦炎还在犹豫不决的时候。竖立在秦烈面前的无字墓碑,内部七道绚烂彩虹。忽然如蛇般扭动起来。

    一股神妙的能量波动荡漾开来。

    “汩汩!汩汩!”

    一具具木族族人尸体中间,那一口石井,内部传来奇异的水流涌动声。

    石井中竟然有水!

    离石井最近的几人,立即探头无望,秦烈也在其中。

    那一口石井中,有墨绿色的井水,井水如沸腾一般,此刻在冒着一个个水泡。

    水泡裂开后,有草绿色的水雾浮升出来,在井口弥漫着。

    一股充满了浓郁生命波动,充满了草木精气的清新自然气息,从那些草绿色的水雾之中传来。

    “不老泉,又称为生命之泉,能补充生命能量,大幅度延长寿命。”雪蓦炎忽然开口,“那个谢静璇中了巫毒后,能坚持到现在还没有死亡,应该是喝了这些生命之泉,让生命能量始终保持着旺盛澎湃。当她体内生命能量,流逝的速度,慢过于补充后,她就能继续活着……”

    “生命之泉!”楚离眼睛明亮起来。

    洛尘、杜向阳也一下子来了精神。

    “雪姐,你要找的圣药,好像就是生命之泉的泉水?”潘芊芊说道。

    “不错,我来试练场,就是希望能找到生命之泉。”雪蓦炎怔怔出神,她看向近在咫尺的石井,蹙着眉头,“可是,这些生命之泉的泉水,似乎被污秽了。里面,好像有着不干净的东西……”

    “什么东西?”众人一起凑上前,试图弄清楚状况。

    “咻咻咻!”

    墓碑中,七道炫目神光,如锁链疯狂扭动起来。

    光滑的碑面上,隐隐浮现出一株小树苗的图案,那树苗,不断摇曳着,似乎想要挣脱出去,却被七道神光形成的锁链,死死缠绕着。

    “封魔碑内的木灵在变化!夜忆皓快到了!”雪蓦炎小脸满是凝重之色。

    “木灵?封魔碑?”秦烈一愣后,喝道:“你到底知道多少?”

    “没想到封魔碑竟然在你之手。”楚离也是感叹起来。

    “你们知道什么?”洛尘也叫了起来。

    “楚离!”何薇怒喝道。

    楚离和雪蓦炎忽视一眼,然后由楚离道:“关乎神葬场,关于试炼会,我们的确多知道一点奥妙。这样吧,等应付了夜忆皓这趟的袭击,我们会和盘托出我们知道的事情。”

    “好!”秦烈哼了一声。

    “先将封魔碑收起来!就这么一会儿,恐怕木灵已感觉到,快!”雪蓦炎催促。

    秦烈看向楚离,他相信楚离。

    “听她的!”楚离喝道。

    秦烈这才依言将无字墓碑收起。

    “等吧,等夜忆皓过来,这里有生命之泉,他过来后必然很高兴。”雪蓦炎幽幽一叹。

    她和楚离两人,对于神葬场,对于这次的试炼会,显然比别人认识的多一点,可他们暂时没有说明其中奥妙。

    所以秦烈众人还是一头雾水。

    ……

    ps:求月票和推荐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