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四百五十五章 化解巫毒!

第四百五十五章 化解巫毒!

    “那就宰了他们!”!

    秦烈一脚重重跺地,浑厚的大地之力,立即渗透向地底深处,引发内部重力突变。

    司徒通和纽绍钧那些人,一见局势瞬间逆转,脸色一下子变了。

    就在他们准备改变局势,准备挽回不利的时候,雪蓦炎清澈的眼眸中,射出锐利的杀意,竟然已第一个冲了过来。

    “千丝幻魔手!”

    从那幻魔珠内,探出一只只修长纤细的手臂,那些手臂雪白如玉,晶莹闪亮,十指间飞出一条条亮银丝线,上千之多。

    漫天手影,漫天银线,如缜密的丝网罩落下来。

    将万兽山和天器宗所有人覆盖!

    亮银色丝线中,有白雾缭绕,营造出一种如梦如幻的意境,令人精神恍惚,很难将战意彻底点燃。

    司徒通、纽绍钧那些人,眼神显出惊恐之色,心中也是颇为不安。

    便在此时,重力场陡然一变,一股沉重的重力一下子压迫而来,让他们顿觉背负着重山,就连活动都受了限制。

    这些人愈发恐惧。

    “半月斩!”

    洛尘长剑中剑光如长虹,构建成半月形态,如清冷弯月当头坠落。

    “为了天炎晶!”

    杜向阳咧嘴欢快大笑,剑诀一变,三条火焰巨蟒拉扯出来,无声咆哮着奔涌向司徒通那边。

    “星落!”楚离狞笑。

    他衣衫上的星辰光点,和他体内灵力混合之后,如当真变化为璀璨星辰,以惊人的势头,从虚空中坠落下来。

    秦烈一脚改变重力场后,也是提着雷罡锤,周身雷电缠绕着,厉笑着加入战圈。

    三团麒麟烈火,也呼啸着·分别盯住了三个目标。

    他对司徒通、纽绍钧一点好感欠奉,这两人乃是彻头彻尾的小人,一发现楚离、洛尘身负重创,发现他境界低微·立即滋生邪念,欲要联合幻魔宗灭杀他们,强夺巫虫鲜血。

    这几人,根本就是罪有应得,死不足惜!

    “轰!轰隆隆!”

    众人同一时间发力,各种狂猛刚烈的灵诀灵器,一股脑儿对向了万兽山和天器宗的武者·瞬间令他们崩溃了。

    “快逃吧!”

    “散!”

    “先遁离出去!找机会再报仇!”

    万兽山、天器宗的武者,纷纷惊叫着,各自提醒着对方·在惊天动地威势没有降落之前,一个个施展出奇妙-的逃脱方法。

    有人身化虹光,一息间没了踪迹,有人一头钻入大地之中,如潜入了地底,也有人如忽然隐形了,一点气息没有······

    但并非所有人都那么幸运。

    当众人攻击从天轰落后,那些逃之不及,没有奇妙-遁离灵诀在身的人·一下子被狂暴的攻击淹没。

    巨响中,璀璨耀目的光波中,股骨碎裂声·胸腔爆裂声,痛吼声,一下子全部爆发出来。

    有三人立即惨死。

    还有两人·被雪蓦炎的“千丝幻魔手”凝成的千道亮银色丝线,给穿透了身体,给裹个结结实实。

    这两人虽然没有立即死亡,却是被束缚着,待到洛尘靠近后,手中利剑一挑,两人脖颈开出血花·也是惨死。

    “烧!”

    另有一人,被杜向阳以橘红色火焰罩住·正激烈燃烧。

    秦烈和楚离怒喝着冲了过来,却发现他们瞄准的对手,都借助于奇妙-遁法逃离了。

    “嘿,辛亏有幻魔宗的人帮你,不然,这些家伙没那么容易对付。”杜向阳在秦烈到来后,张嘴笑着,说道:“如果他们和幻魔宗联手了,倒霉的就是我们。他们这时候的下场,很有可能,也就是我们的下场……”

    “纽绍钧和司徒通都逃离了,这两人都是通幽境巅峰,他们实力其实很可观。”楚离皱着眉头。

    “这种角色,我平日根本不会正眼多看一下!”洛尘脸色冷厉,“待到我恢复了实力,我必要亲手杀了这两个家伙!”

    “小角色,啧啧,在你眼中别人都是小角色。”杜向阳讥讽起来。

    洛尘一皱眉,竟出奇地没有吱声。

    他不是他以前的脾气。

    连赵轩,还有那张晨栋,都是目显惊异,奇怪地看向他。

    他们深知洛尘的骄傲。

    “你只杀了一个人。”秦烈捏着玉瓷瓶,眼睛在赵轩和张晨栋的脸上晃悠了一圈,“你只能拿到一滴巫虫鲜血。他们,只有一个人可以继续活下去……”

    赵轩、张晨栋脸色同时变了。

    “你给我两滴鲜血,从今之后,我洛尘答应,将再也不找你秦烈麻烦!”洛尘轻喝。

    “哈哈哈哈!”秦烈忽然乐了。

    他大笑,笑的前俯后仰,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他指着洛尘,道:“从在海月岛起,就是你洛尘在找我麻烦,我很疑惑,我究竟在何处得罪过你?海月岛事了后,也是你洛尘,对人放话要在试练场内杀我,就在前段时间,你我在此地会面,也是你要对我下手。哈,从始至终,都是你洛尘在一次又一次,不断的招惹我!”

    秦烈脸上的笑容,慢慢地,一点点收敛起来,这番话讲完后,他神情已冷冽如冰。

    “现在,你竟然村我,,给你一滴鲜血,你将不再找我麻烦?”秦烈脸上没丝温度,“你有没有想过,我秦烈,要不要找你的麻烦?有没有想过,我会如何对付你?”

    洛尘眼神一沉。

    “你他妈的都是强弩之末了,还高傲个屁啊?”楚离不客气地骂了一句,“我,加秦烈,加杜向阳,想杀这时候的你,其实难度并不大!”

    “别!别加上我!”杜向阳连连摆手,“天剑山的内战,我顶多冷眼旁观,不插手就是了。”

    “你一只脚跪地·求我,我给你一滴鲜血。”秦烈握着玉瓷瓶,冷冰冰道:“本来两滴鲜血,需要你两脚跪地·看在你杀了一人的份上,我只让你单脚跪地!”

    “你敢!”洛尘眼中射出强烈的羞辱光芒。

    “跪不跪随你。”秦烈耸了耸肩,“也是,赵轩和张晨栋也不是你的兄弟手足,为了他们的性命,你洛尘未必会甘愿放下自己的骄傲。”

    赵轩、张晨栋忽然垂下头,没有去看洛尘·以此表示无声抗议。

    “自行抉择吧。”

    秦烈没有继续理睬他们,而是朝着幻魔宗的雪蓦炎挥挥手。

    雪蓦炎和一脸渴望的潘芊芊,率先行了过来·都看向他手中的玉瓷瓶。

    “拿个瓶子出来,我倒一滴鲜血给你。”秦烈道。

    潘芊芊急忙递上一个翡翠瓶,眼中都是希冀之色,就连玉手都微微颤抖。

    每一刻,每一秒,她的生命和灵魂,都在一点点地流逝。

    她能清晰感知到。

    这种痛苦,这种可怕的恐惧,实在难以用言语来描绘。

    她做梦都想拿到一滴巫虫鲜血。

    “给!”现在·秦烈给了她一滴鲜血,助她解脱这种痛苦。

    潘芊芊接过翡翠瓶,立即原地坐下来·将瓶口的那一滴巫虫的鲜血,小心翼翼滴到她的眉心之中。

    众人的注意力,一下子集中到潘芊芊的身上·都看向她眉心的那一滴巫虫鲜血。

    此地的所有人,都或多或少听说过巫毒的秘闻,知道一旦中了黑巫教的巫毒,必须从母虫体内拿到一滴鲜血解毒,或者直接击杀母虫了事。

    大家都知道母虫体内的鲜血,可以解除巫毒,但是却没有人亲眼见过。

    他们都想要通过潘芊芊来验证此事。

    秦烈眼睛一亮·也是认真看向潘芊芊,盯着她的眉心。

    那一滴来自于八翼蜈蚣王身上的鲜血·在潘芊芊的眉心,如同一颗朱砂痣,非常的鲜艳,也显得有些妖艳。

    潘芊芊灰暗的眼睛中,缭绕着一丝丝黑线,此时,那些黑线如同感知到什么,竟纷纷从她眼瞳内浮离出来,一丝接着一丝,都往那一滴鲜血钻了进去。

    所有人都能看到,潘芊芊脸上的灰色和苍白,在慢慢消褪。

    取而代之的,乃是消失很久的光泽,和一种令人振奋的精神劲。

    潘芊芊在迅速恢复中!

    “有效!”

    这是所有人心中的想法。

    十来分钟光景,那一滴落在潘芊芊眉心的鲜血,变成乌黑色的硬块,啪嗒一声落地。

    潘芊芊灰暗的眼睛重现光彩。

    “所有巫毒的毒素,都被一滴鲜血吸附走了,我没事了。”潘芊芊鸟雀般欢叫起来。

    “烧掉那凝固的鲜血!”雪蓦炎吩咐了一句。

    “呀,知道了。”一名擅长火焰灵诀的幻魔宗少女,弄出一簇淡蓝色的火焰,将那一滴落地的乌黑血块烧个干干净净。

    “雪姐,我全好了,一点事都没了。”潘芊芊笑吟吟道。

    雪蓦炎眼中也显出喜色,轻轻点头,然后冲秦烈说道:“上次是我们误会你和楚离了。”

    “小事。”秦烈摆摆手,沉吟了一下,说道:“其实,从一开始,我就打算赠送你们一滴巫虫鲜血。我原先没有想过,要通过巫虫鲜血胁迫你们对付万兽山、天器宗,我也没料到他们竟如此歹毒……”

    “事情结束了就好。”雪蓦炎倒是无所谓了,“就这样吧,我们幻魔宗没事了,就此离开了。”

    “我觉得大家还是不要分开的好。”杜向阳忽然说道。

    幻魔宗的那些少女,都诧异的看向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

    “夜忆皓没死,八翼蜈蚣王也活着,三大家族的核心成员,也都安然无恙。”

    杜向阳叹了一口气,“在这片森林,夜忆皓占据了地利,等他恢复过来,找到三大家族的那些人,恐怕还是会对我们的不利。单独一方,谁碰到他们,都未必能讨到好处。这趟,洛尘,楚离,都差点被他们搞死,若非关键时间秦烈以火焰破掉他对中了巫毒者的控制,这趟所有人都将遇险!”

    这番话一出,众人忽然又沉默下来。

    幻魔宗的那些少女,也不急着离开了,显然也对夜忆皓那些人有着很深的忌惮。

    ps第一更,今天会有三更,双倍第五天,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