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四百二十八章 焚烧巫虫!

第四百二十八章 焚烧巫虫!

    寂灭玄雷的爆炸,令两名冲杀过来的黑巫教武者,立即!了伤,为首者怒喝着,让那两人赶紧退回来。

    秦烈和三名黑巫教武者之间,出现了一个个巨坑,细密的闪电,雷的轰鸣声,震荡扭曲的空间波动,交织在一块儿,让那片区域显得极其混乱,充斥着不稳定的能量。

    “那家伙故意示弱,让你们轻视,趁你们不备引爆寂灭玄雷,好阴狠歹毒的心肠。”领头者一双毒蛇般的眼睛,冒出冰冷阴森光芒,“禹奚,有没有将巫毒种下去?”

    “种下了!”一名黑袍武者狞笑道。

    这两人,身上的漆黑长袍,被寂灭玄雷炸的柳絮般纷飞,他们头上黑色的连衣帽,也被炸的破碎烂开。

    两张同样年轻的面容就怎么显露出来。

    两人额头中央,一只小小的乌黑蜈蚣,半边身子深陷他们血肉中,另外半边身子不时蠕动着,似在以百足吸食他们额头的鲜血来滋养自己。

    这两个人,模样本来还算是俊逸,但因为有了额头上的乌黑蜈蚣存在,却让他们显得说不出的阴森邪异。

    处在他们额头的乌黑蜈蚣,为他们供养的巫虫,在额头那个位置,巫虫可以方便地吸收他们的精气神。

    两人分别叫禹奚和禹孑,都是来自于黑巫教一个古老的家族,这个家族一直接受黑巫教的邪恶传承,帮助黑巫教饲养巫虫,培育炼制巫毒。

    这个家族的弟子,从小都会被送往黑巫教,学习诡异的灵诀,侍奉黑巫教真正的核心弟子为主。

    他们额头的巫虫,也是他们决心侍奉一人为主的时候,被强行植入的。

    他们之所以穿着黑袍,遮掩着面容·就是不想人看到他们额头上的巫虫,不想人看到他们阴森可怖的样子。

    “种下巫毒就好。”为首者抬手,做出一个稍安勿躁的动作,示意两人暂时不要着急。

    他们在等那片能量扭曲混乱的区域慢慢恢复平静。

    “糟糕!秦烈·你中了巫毒!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古树下,秦烈身旁的宋婷玉,忽然惊叫起来。

    她看到秦烈的眼瞳深处,分明浮现出一缕缕黑丝,那些黑丝,就是巫毒渗透真魂的直观反映。

    “巫毒?”秦烈一皱眉,“不可能啊?”

    他立即去端详心灵识海内的场景·他清晰地看到,那个乌黑百足蜈蚣被闪电霹雳绞杀成灰烬,被他以雷电轰灭·何时中了巫毒?

    “进入你脑海的百足蜈蚣就是巫毒啊!”宋婷玉无力的说道。

    秦烈脸色一沉,这时候,他也发现异常了。

    因百足蜈蚣的湮灭,一缕缕黑色烟线,在他识海之中浮现出来,在他以为已将对方灵魂攻势化解的时候,那些黑线在不知不觉间,竟渗透到他的真魂当中。

    魂湖内,和他模样一致·有灵魂印记簇簇聚集而成的真魂,身上竟多出一条条细小的黑线。

    那些黑线一点点地,缓慢地·竟还在朝着他真魂的深处浸没渗透!

    “巫毒能腐蚀灵魂,让生命能量迅速流逝,一旦中了巫毒·身体就会全面衰竭。”宋婷玉脸色黯然,眼中溢满苦涩,“我没办法解开巫毒,你应该也没有办法。哎,你这人就是不听劝,非要留下来和他们硬碰,我该怎么说你才好呢?”

    果然。

    在她这番话讲完的时候·秦烈就感觉到了身体变化,觉得体内的血肉精气·鲜血内的能量,变得不受控制,竟缓慢的从毛孔中流逝掉。

    很诡异的,他的灵魂气息,也在一点点衰竭。

    他那本来清晰的真魂,以一种非常缓慢的速度,变得模糊起来。

    同样也是被巫毒影响。

    直到这一刻,他才认识到黑巫教的可怕,理解了宋婷玉的恐惧不安。

    在中了巫毒后,生命一点点流逝,真魂逐渐的溃散,这种自己能清楚明白感受,但却无力阻止的感觉,足以让很多人崩溃,让人直接发疯。

    越是强大的武者,越是难以面对逐渐虚弱的自己,能清晰看见死亡日期,还要一步步朝着迈进的恐惧,的确可怕至极。

    秦烈忽然明白宋婷玉的恐慌和绝望,明白一向自信聪明的她,为何会颓废到如此境地,为何连留下来决一死战的勇气都没有。

    他和黑巫教武者中间的爆炸区,随着时间的推进,暴乱扭曲的能量波动渐渐平息。

    三名黑巫教的武者交换了一个眼神,忽然同时起身,悄悄感知着周边的异常,步履缓慢的往秦烈走来。

    三人都看见了秦烈眼中的黑线。

    这让他们很放心,觉得就算是秦烈能暴起发难,也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

    他们对巫毒有着极度的信心,他们相信,参加试炼会的各大青年强者,只有寥寥几人能在巫毒下存活下来。然秦烈和宋婷玉,并不在那寥寥几人的行列。!

    “没有寂灭玄雷了。”为首者名叫禹沅,通幽境后期修为,他在离秦烈三十米的时候,停下了脚步,他眼神阴森地看着秦烈,说道:“你的寂灭玄雷等阶似乎不够,爆炸力太分散,不够集中,这就很可惜了。如果你是寂灭宗的楚离,我的两个同伴绝对活不了,就算是我,也会立即败逃,绝不会多逗留一秒,但你不是楚离。”

    顿了一下,禹沅认真地说道:“所以你只能死!”

    秦烈一言不发。

    禹沅挥挥手,轻松道:“让巫毒渗透的更深一点。”

    禹奚取出黑巫教的令牌,激发内部某种邪阵,那令牌陡然尖啸起来。

    啸声一起,宋婷玉立即脸色惨白的痛呼,身子蜷曲着,痛的死去活来。

    就连秦烈,都发现那些渗透他真魂的黑丝,如锁链般被勒紧,竟在折磨着他的真魂。

    真魂被勒紧·黑丝如铁丝利刃,在切割着灵魂,那种痛苦让秦烈也是身躯一颤。

    最可怕的是,随着令牌的啸声响起·那些黑丝渗透灵魂的速度,明显在加快。

    秦烈突然意识到,他必须以最快最强的手段,将这三名黑巫教的武者杀死,只有这样,才能想办法解决巫毒的麻烦。

    还必须在他还有反抗力之前。

    他手中的空间戒陡然一亮,六根参天石柱的灵纹柱·一根根飘离出来,在禹沅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诸天封禁阵”已经形成·猛地笼罩下来。

    封禁阵一成,秦烈眼瞳中血光一现,立即以心神御动三滴火麒麟之

    三滴鸡血石般的血晶,指头大小,从他胸腔内飙射出来。

    化为三道血光分别追向禹沅三人!

    “呼呼呼!”

    精血中,火麒麟躯体的火焰,熊熊燃烧着,似乎感受到秦烈的怒意和杀心,那火焰越来越猛烈·越来越恐怖。

    “轰!”

    惊人至极的,三滴本命精血,突然衍变成三头栩栩如生火麒麟。

    火麒麟浑身火焰燃烧·无声咆哮着,携带着焚灭万物生灵的恐怖火焰,涌向被“诸天封禁阵”困住的禹沅三人。

    “火麒麟!妈的·怎么有火麒麟!”

    “糟糕!”

    “我被困住了!”

    一层层的乌黑光罩,从三人身上祭出,他们黑袍无风而动,黑袍里面的灵甲在疯狂释放着防御的力量。

    “呼呼呼!”

    三头火麒麟,张牙舞爪着,越变越大,如三簇巨大的火云·忽然将三人淹没。

    “噼里啪啦!”

    禹沅三人的护身光罩,根本无法承受火麒麟的高温·在几十秒后突然崩碎,化为漫天乌光飞溅。

    他们黑袍内的灵甲,也同样无法庇护住他们的躯体,被火麒麟身上无数朵火苗冲入体内。

    他们立即变成了火人,凄厉惨叫着,头发、脸皮、衣衫、血液似乎都被燃烧起来。

    “果然妙-用无穷!”秦烈振奋起来。

    他身旁的宋婷玉,灰暗的眼眸,被三团炙烈火焰蒸腾的似乎重现一丝生机,“八阶灵兽火麒麟的火焰之魂!”宋婷玉低呼。

    “留个活口!秦烈,留下一个活口!”她突地尖叫提醒。

    秦烈反应过来,心中念头一动,那团裹着禹沅的火麒麟,熊熊的火势立即减弱下来。

    另外两人,则是在恐怖的火焰之下,体内血液、水分被蒸发干净,肉体变得如木炭般焦黑。

    短短时间就被烧死了。

    只有领头者禹沅,因他本人足够强大,加上火势提前衰减,才侥幸存活下来。

    禹沅一身黑袍烧成灰烬,他身体也被烧成焦黑色,周边的空气弥漫着一股子肉糊味。

    他那张重度烧伤后的脸庞,显得无比丑陋恶心,偏偏他额头的那一只百足蜈蚣,竟然还没有被烧死,竟然还在蠕动着。

    “秦烈!那两人额头的巫虫还没死!”宋婷玉再次提醒。

    秦烈凝神一看,才注意到禹奚、禹孑都被烧糊了,看他们额头的百足蜈蚣,居然真的还在一颤一颤的,生命力顽强的令人害怕。

    “继续烧!”

    两团炽烈火焰,重新变得汹涌,以更猛的火势裹住两只巫虫。

    两只巫虫扑闪着小小的翅膀,竟然还试图从禹奚、禹孑身上逃出来,却被火麒麟死死裹住,更加疯狂的焚烧。

    很快地,这两只巫虫便在恐怖的高温下,慢慢没了动静。

    “少主不会放过你们!少主一定会让你们受尽折磨而死!”禹沅发出恶鬼般的厉啸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