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四百二十七章 正面交锋!

第四百二十七章 正面交锋!

    秦烈从未见过宋婷玉如此凄惨过。!

    她分明中了剧毒,脸上没有血色,明眸变得黯淡无光,眼瞳深处,隐隐冒逸出丝丝缕缕的黑色烟线。

    她体内生命气息在一点点流逝着,很显然,她并没有办法解决身上的麻烦。

    这和秦烈以前所认识的宋婷玉不太一样。

    “究竟怎么回事?”秦烈克制着内心的怒火和杀意,尽量以平静的语气询问:“你和谢静璇这段时间遭遇了什么?黑巫教的人,怎会盯住你们不放?”

    “走!先离开这儿再说!”宋婷玉急道。

    “走不掉。”秦烈阴沉着脸,从腰间将黑巫教的令牌取出,在她眼前晃了晃,“他们可以通过这令牌锁定我们。”

    “那就扔掉令牌啊!”宋婷玉焦急如焚。

    “有些麻烦必须要解决,一味的逃避不是办法,这三个黑巫教的人,交给我来对付。”秦烈杀气腾腾道。

    “别!你不是他们的对手,这些黑巫教的武者非常可怕,就算是寂灭玄雷也未必就能击杀他们!”宋婷玉不断摇头,哀求道:“相信我,你绝不是他们的对手。走吧,我将身上的剑符扔掉了,他们想要找我也没那么容易,只要你把这块令牌也丢掉,我们兴许就能逃脱出去。等离开这里,我再将我的事情告诉你,快啊!”

    尖利的啸声,突地从秦烈手中的黑巫教令牌传来,令牌表面,一个浑身裹着漆黑长袍的虚影,如妖魔在厉啸,摄人心脾。

    那啸声一起,宋婷玉眼瞳深处的黑线,变得愈发浓黑可怕。

    宋婷玉身子又在大幅度颤抖起来,“呜啊!”她禁不住发出压抑的痛吼声,她蜷曲着两手抱着膝盖,痛的一颤一颤的,在地上翻滚着,“丢下它!丢下它!别让它继续叫下去我受不了!”宋婷玉嘶声喝道。

    秦烈急忙将令牌收入空间戒。

    那黑巫教的令牌,一停止尖啸声,宋婷玉的惨嚎声立即平息。

    她身上那件玫红色的纱裙,布满了泥污,她脸上香汗一滴滴流淌着,她在不断喘息调整自己,声音都变得沙哑起来“秦烈,要不你别管我,你自己逃吧。我身中黑巫教的巫毒我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时间了,你和我一道儿只会拖累你。”

    “我发誓会帮你找到解药!不论通过什么手段,不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会帮你找到解药!”秦烈厉喝,发出困兽般的咆哮。

    他突然从空间戒内,将一枚枚寂灭玄雷取出,将一共九枚寂灭玄雷,分别放在旁边的泥土中,草叶内树干缝隙处。

    “你先往那边走!”他指向一个方向。

    “没用的,寂灭玄雷的爆炸力太飞散,那些黑巫教的人每一个灵魂感知力都很敏锐他们一踏入此地,就能觉察到雷霆波动。”宋婷玉拽着他,想他立即离开苦苦劝说:“追过来的三人,两名是通幽境中期,一名通幽境后期。这三个人手持的灵器等阶很高,修炼的灵诀也非常诡异,你一个不慎就会被施加上巫毒,会变得和我一样迅速流逝生命能量。”

    她对黑巫教的人极其畏惧,不认为秦烈能和黑巫教抗衡只想尽量远离,希望能安安稳稳度过人生最后的一段光阴。

    “别担心我未必就会输,死的人也不会是我!”秦烈面寒如冰道。

    “你执意要如此?”宋婷玉怒视着他,“秦烈!这些黑巫教的武者,比我,比谢静璇,比赵轩、张晨栋要可怕的太多!你真的不是他们的对手,相信我,现在逃来你还能活下去!”

    “来不及了,他们就要到了,我倒要看看这些家伙是什么人物!”秦烈喝道。

    宋婷玉忽然沉默下来。

    她不再劝说,似乎一下子认清了形势,在身心重创下她仿佛认命了

    出奇地,她脸上再没有一丝急切,竟显得有些安详,“秦烈,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她突地轻声说道。

    “你说。”秦烈站在一棵大树下,面朝着黑巫教来人的方向,脸色冷峻,眼中孕育着浓烈杀意。

    “你,你有没有对我····…心动过?”她低垂着头,她的声音,和她的香肩,同时轻轻颤了一下。

    “别想那么多,你不会有事的,我发誓,我一定会救好你!”秦烈沉喝。

    她抬头,娇艳如花的精美脸颊上,浮露出一个凄然无奈苦笑,“我不看好自己的状况,我想,就算是没有黑巫教的这三个人追杀过来,我也活不了半月。秦烈,你就告诉我,你有没有对我动过心,有,还是没有?”

    “有!”秦烈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喝道。

    宋婷玉黯淡的眼眸,忽然绽出一道病态的光她那苍白的脸颊,也像是泛出淡淡红晕,她轻笑着点头,道:“那就好……”

    “沙沙沙!”

    身影在树叶中极速穿梭的声音,忽地从远处传来,一种阴森微寒的气息,如看不见的寒雾般迅速朝着这边蔓延而来。

    “他们来了,我能感觉到,越来越近了·`····”

    宋婷玉觉得有些冷,下意识紧了紧衣衫,声音没了一贯的魅意,多了一丝萧凉。

    秦烈双眼渐渐布满了血丝。

    “嘭嘭!嘭嘭!”

    他心脏强而有力的跳动着,心腹处,三滴火麒麟精血,已经开始沸腾,血液中的麒麟火焰如被点燃,一点点焚烧起来。

    他先一步催发了鲜血之力!

    “嗤嗤嗤!轰隆隆!”

    雷霆闪电的爆鸣声,从他四肢百骸内传来,他手中的雷罡锤上缠满了粗长雷电,蓄势待发。

    几分钟后。

    三道身穿漆黑长袍,将身子,脖颈,甚至脸颊都裹在黑袍中的男子,如黑色幽灵般忽然浮现出来。

    黑袍中,三双冰冷无情的眼睛,同时射出摄人的寒光。

    他们同时看向战意滔天的秦烈。

    “你是谁?”中间较高的一名黑袍人,以一种刺耳的声音问话,“你不是我们黑巫教的,你手中的令牌从何而来?”

    他的声音,如以利器在摩擦着金属,,说不出的尖锐难听。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过一会儿,我还会多出三块新的黑巫教的令牌。”秦烈沉声道。

    “禹奚,禹孑,你们一个去杀人,一个去擒拿那女的。”中间的黑袍人,不耐烦地吩咐道,他连一句废话都不想嗦。

    他身旁的两名黑巫教武者,如两道黑色幽魂,一人射向秦烈,一人掠向宋婷玉。

    冲向秦烈的黑袍人,人在半途的时候,身子诡异的扭曲抖动起来。

    一缕缕漆黑如墨汁的黑雾,如蠕动的黑色毒蛇,指头粗细,十几米长,数十道之多,忽然从他身上的黑袍中飞逸出来,黑色闪电般疾射向秦烈。

    一种阴森、邪恶、诡秘的气息,从那些黑雾之中弥漫开来,如能渗透骨髓,离秦烈还有百米远,就让秦烈通体冰寒。

    “嘿嘿!”那人低笑着,黑袍中的冰冷眼睛深处,浮出一个模糊的虚幻影子。

    一股极其明显的灵魂侵蚀能量,从他眼中释放出来,如无形的触手,直达秦烈脑海。

    秦烈的心灵识海中,一只剧毒百足蜈蚣,诡异的浮现出来,那蜈蚣通体乌黑色,还有着小小的黑色翅膀,它灵巧的扑闪着,忽然就落入秦烈的魂湖当中。

    百足蜈蚣数十米长,由一种邪恶的秘术,以许多残缺灵魂凝结而成,充斥着邪恶阴森气息,去狰狞撕咬秦烈的真魂。

    它竟是为了撕碎秦烈灵魂而来!

    “不堪一击。”那人摇了摇头,冰冷的眼睛中,流露出不屑之色,“在战斗中,灵魂意识连尽早凝结防线都不懂,心灵识海纸糊一般,毫无灵魂作战的经验。嘿,他连那个女的都不如,那女的,至少还撑了这么久,若非被巫毒渗透了灵魂,还真是有点棘手。”

    “少废话!马上给我处理了他,别给我惹麻烦!”为首者不耐的喝道。

    “轻而易举。”杀向秦烈的那人轻松地回应。

    “雷霆波动!脚下!你们的脚下!”领头者突然尖叫。

    两名分别冲向秦烈和宋婷玉的黑袍人,在真正临近时,也都先后感知到异常。

    这时候,他们离秦烈两人还有几十米远,他们眼神一乱,急忙抽身后退。

    “该死!这家伙是寂灭宗的!那是寂灭玄雷!”领头者怒吼。

    就在他的怒喝声中,秦烈和他之间的区域,瞬间天翻地覆,空间出现不同寻常的波纹,一道道细密的空间缝隙如被利刃切开。

    无数闪电,雷霆,在顷刻间爆炸。

    大地被掀开,尘土飞扬,古树被炸成木屑消散。

    两道浑身浴血的身影,从爆炸中被抛飞出来,他们身上一层层的乌光,凝结出来,立即崩溃,再次凝聚后,又继续崩碎,反复重复。

    同时。

    一道道粗长的雷霆闪电,在秦烈心灵脑海中乍现,雷霆霹雳遮天盖地,将他的魂湖整个包裹起来。

    魂湖中,那个巨大的百足蜈蚣,在闪电雷霆轰射下,剧烈挣扎扭动着,逐渐变得模糊,如烟雾般一点点消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