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四百二十六章 巫毒

第四百二十六章 巫毒

    时间一晃,又是半个月过去。!

    在这半个月时间,秦烈一共收集到两百多块大小不等的天炎晶,拿到七块令牌,七枚空间戒。

    如今,他手中已经持有了天剑山、黑巫教、万兽山、夏侯家四方势力的令牌,他能通过这四方势力的令牌,感知到一定范围内,这四方武者动向。

    同样的,四方势力的武者,也能通过他手中的令牌,在一定的区域内将他锁定。

    他在通过三滴精血找寻天炎晶的时候,也时常借助于墓碑修炼血灵诀,增强血之灵力的精纯,以此继续淬磨身躯,温养真魂。

    “炎火之地,连绵数千里,我已经挨个找遍,将所有天炎晶收集起来。也拿到了所有惨死者的令牌,此地早已没了生灵气息,也是时候从此离开了。”

    当他走遍炎火之地,拿到足够多的天炎晶和令牌,通过令牌感知不到任何生命动向,他朝着临近炎火之地的一个茂密森林而去。

    那森林和炎火之地截然相反。

    森林中,古木茂盛无比,一株株树木数十米高,枝叶如乌云一样遮掩了天穹,让森林幽暗深邃。

    “清新的空气当中,还是没有天地灵气,依旧不能吸收天地灵气恢复修炼,只能通过灵石。”

    踏入广袤的森林,秦烈将四块天剑山、黑巫教、万兽山、夏侯家的令牌,取出来悬挂在腰间,随时感知周边的动静。

    他孤身一人在一株株古树下走动着,自信十足,神态悠然。

    从炎火之地得来的三滴精血,成了他手中的利器,他相信如果再遇到杜向阳和夏侯渊,他可以凭借那三滴精血,给对方造成恐怖的重创。

    两天匆匆过去。

    他在这片森林中,没有感知到任何生命动向·也没有见着一只虫豸飞鸟,这儿看起来充满郁郁生机的森林,显得有些诡异。

    “叮咛!”

    这一天,他腰间的剑符·陡然传来轻鸣。

    秦烈神情一动,将剑符取出,以心神感知。

    有一枚剑符,离他六十里远,在感知到他的动向后,正迅速朝着他靠拢。

    咧嘴一笑后,一直愁于见不着人的他·也主动朝着另一枚剑符的方向飞掠而去。

    一会儿后,在他前方一株参天古树的枝叶中,忽然传来一个骂娘声·“妈的,怎么又是你?”

    杜向阳从树叶丛中冒头,他一脸晦气的看向秦烈,“真是倒霉,还以为能发现洛尘那边的人,谁知道又遇到你这个疯子。怎么?你没有死在炎火之地?炎魔清场的时候,你应该就在中央吧?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嘿,这半月来,我一直都在炎火之地。”秦烈不急不缓来到杜向阳所在的古树下方·眯着眼看着他,道:“你是我这段时间见到的第一个人。”

    “我可不想见到你!”杜向阳冷哼一声,掉头朝着远处飞奔·在一株株古树的枝干上走动,渐行渐远。

    他已经试过了秦烈的实力,知道这家伙极其难缠·而且也非常好战。

    他意识到秦烈不是软柿子的时候,就再也不想碰到秦烈,不想让自己惹上麻烦。

    “在你右手的方向,大概三五百里的区域,我捡到了一枚剑符。那剑符上,有着淡淡的清香,那是女人才有的味道·天剑山参加试炼会的女人没有几个,何薇不会主动将剑符扔掉·我想那个扔掉剑符的女人,应该是你认识的。

    杜向阳的声音,断断续续传来:“不久前,我在那片区域,看到了黑巫教的人,他们似乎在追杀着什么人。或许,他们追杀的人,就是你认识的其中一个女的……”

    他主动示好。

    “谢静璇!宋婷玉!”秦烈眉头一皱。

    本来已经盯上了杜向阳,准备报炎火之地一箭之仇的他,因为杜向阳的这番话,脸色立即凝重起来。

    谢静璇通幽境中期修为,宋婷玉,则是通幽境巅峰,她们在赤澜大陆的青年一辈中,可谓是数数二的人物。!

    然而,在暴乱之地的九大白银级势力眼中,和这边的天之骄子、天之娇女比起来,她们根本就没有任何优势可言。

    宋婷玉可能还稍好一点,单对单和别的势力普通武者碰到,或许还能平分秋色不落下风。

    谢静璇就要逊色一筹了。

    她如果不慎碰到别的势力强者,处境将会极其艰难,很有可能会遭遇不测。

    “一定是她们两人当中的一个!”

    秦烈深吸一口气,立即放弃了对杜向阳的追击,选择朝着他指引的方向冲去。

    不论是谢静璇,亦或者宋婷玉,在赤澜大陆的时候,都多多少少帮过他的忙。

    当年,他深陷幽冥界的时候,凌家三番五次被七煞谷针对,都是谢静璇出面力挺,让七煞谷不敢乱来。

    他被玄天盟背叛陷害后,也是通过森罗殿的梁忠联系上谢静璇,让她传话宋婷玉,帮忙收集空间灵石。

    这两个女人,在他危难之际,都曾伸出援手,没有做出过限他于不义的事情。

    “会是她们中的谁呢?”

    秦烈眉头深锁着,将黑巫教的那一块令牌拿出来,冲掠的时候,不断去看令牌,希望能通过令牌找到点线索。

    半个时辰后。

    那块黑巫教制作的令牌,忽然传来一声尖利的啸声,如鬼哭般刺耳。

    秦烈却眼显喜色,急忙以心神感知,通过黑巫教的令牌,来确定对方的方向。

    “竟然有三个黑巫教的武者!而且还聚集在一起飞快移动着!他们在追人!”

    秦烈立即反应过来,急忙以最快的速度,朝着令牌感知到的方向追去。

    “四十里了!”

    “三十五里!”

    “二十里!”

    “越来越近了!”

    他在森林中分块穿梭着,如一道电芒,和对方迅速接近中。

    “咻!”

    一道曼妙-身影,忽然从他不远处的林间穿过,朝着一个方向急逃。

    那身影,虽然一闪而逝,却让秦烈神情振奋——是宋婷玉!

    “停下来!”秦烈在后方狂追,放声高喝。

    疾驰的那道曼妙-身影,立即顿住,声音颤抖地呼道:“秦烈!是你吗?”

    “是我!”秦烈迅速赶了过来。

    一株虬结粗壮的古树根部,一道曼妙-身影停了下来,她脸色黯淡无光,眼瞳深处,不时冒出一缕缕烟雾黑丝,眼睛似乎被束缚住了,显得非常怪异。

    在秦烈现身后,她撕掉脸上的面具,露出一张美丽却苍白没有血色的脸庞,赫然就是宋婷玉。

    她如得了重病一样,呼吸急促,随着眼睛内黑色丝雾的加深,她迷人诱惑的酮体,不时的剧烈颤抖,她死死咬着苍白嘴唇,似在压抑着痛苦。

    “快逃!他们马上就会过来!秦烈,跟我一起逃!”好不容易克制住体内的剧痛,宋婷玉急忙仓惶尖叫起来,“走!要快!迟了就来不及了!”

    “是黑巫教的人?”秦烈脸色森寒,眼中杀意滔天。

    宋婷玉的状况很不好,他清晰的感受到,宋婷玉体内的生命气息,在一点点的流逝着。

    以他对气血对生命能量的了解,他觉得依照现在的情况,宋婷玉撑不了半个月,就会流逝掉所有生命气息而亡。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宋婷玉如今凄厉的样子,狼狈惊慌的神态,都让他想杀人。

    “谢静璇呢?有没有见过她?”深吸一口气,秦烈不断稳定情绪,让自己冷静下来,“她有没有事?”

    “她?”宋婷玉挤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我不知道,她可能已经死了,她比我还要早中了巫毒。这巫毒,我解不开,她更加不可能解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