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四百二十三章 火麒麟之血!

第四百二十三章 火麒麟之血!

    夏侯渊在寂灭玄雷的爆炸狂潮中,惨叫着逃窜出去,只在炸区内留下一滩血迹。

    “可惜了。”秦烈皱眉轻哼一声,将左手攥紧的另外几枚寂灭玄雷收了起来。

    夏侯渊此人境界高深,灵力浑厚精炼,手持种种高阶灵器,的确是一个厉害的人物。

    与他交战,秦烈打足了十二分精神,寒冰、大地、雷电、血灵诀一起施展,也只是堪堪战平。

    他的境界,和夏侯渊相比,的确是差了一筹,灵力的浑厚程度不及对方。

    要不是他还有寂灭玄雷在手,这一战持续下去,他未必就能获胜。

    “嗷嚎!”

    同时,另外一声惨嚎,从围攻杜向阳的一人口中吼出。

    夏侯羌被一缕火芒刺入眉心,眼睛暴突,七孔流出殷红鲜血。

    他魂湖中的真魂,竟被一缕火焰点燃,在猛烈的焚烧起来。

    夏侯羌的灵魂气息,迅速衰减着,只是一会儿功夫,他的真魂就焚烧成了灰烬。

    那火芒,正是杜向阳的“焚魂火芒”,能焚灭灵魂的一点火光。

    上次,秦烈面对一点火芒,都不得不以血遁术远逃,就是因为觉察到了“焚魂火芒”的可怕。

    夏侯羌通幽境中期修为,被一点火芒射中,竟然也在短短时间焚灭灵魂惨死,可见那火芒的杀伤力有多大。

    “走!”

    夏侯羌惨死,夏侯渊被寂灭玄雷炸的狼狈而逃,剩下的夏侯尚和夏侯拓,再也不敢逗留。

    两人留恋的目光,又在墓碑和火麒麟的尸身上望了一眼,这才不甘心的冲向远处。

    漆黑烟雾,紫色火焰,怪笑的骷髅头,化为一道道流光紧随两人而去。

    之前被这三种攻击淹没的杜向阳,全身燃烧着酒红色火苗,他的一双眼睛,也在熊熊燃烧着火焰。

    那柄赤火剑如一条咆哮着的火龙,拖曳出数米长的火焰,忽然疾飞出去。

    赤火剑锲而不舍地追击夏侯尚两人。

    杜向阳则是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胸襟,腰部,流淌着鲜血。

    在夏侯家的三名武者的围攻下,他虽然击杀了夏侯羌但自己也受了重伤。

    可他的眼睛,依然贪婪看向火麒麟,显然还不死心。

    此刻墓碑已从秦烈头顶落下,那一具赤红如烙铁的火麒麟尸体,也落在秦烈身旁不远处。

    火麒麟体内的残余能量,虽被墓碑抽离了许多,但和火麒麟靠近的秦烈,还是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恐怖高温。

    他将目光从墓碑和火麒麟的身上移开,眯着眼,他突然看向杜向阳,咧嘴一笑。

    这笑容在杜向阳的来看,说不出的森然冷冽。

    “你似乎受了伤。”秦烈笑着朝杜向阳走来。

    杜向阳脸色一变,不断凝聚火焰力量他身上一簇簇橘红色的火苗,剧烈的摇曳着。

    他成了一个燃烧着的火人。

    “咳咳,秦烈那火麒麟……我不会再生染指之心,归你了!都归你了!”杜向阳挤出一个显得有些勉强的笑容,急忙说道:“我们俩,之前都是误会!我没想真去杀你,你很强大,你的存在能够给洛尘带来麻烦。而洛尘,也同样看我不顺眼他也想在这儿将我格杀,其实你我有共同的敌人我们可以合作!真的,我们可以合作的!”

    “呼!”

    他在讲话间,那柄赤火剑被他重新召唤而来,他抬手一抓,将赤火剑紧握,喝道:“秦烈!我们无冤无仇,因为一个小小的误会死战,真的没有必要啊!”

    “误会?”秦烈摇了摇头,“我不认为之前是误会!如果刚刚我实力不济,我会和你身旁那具被焚烧掉灵魂的尸体一样,被你的火芒活生生烧灭掉真魂!”

    “轰隆隆!”

    雷罡锤内的雷鸣声不绝于耳,道道织密的闪电,紧紧缠绕着锤子上,声势骇人。

    “我走!我退走!”

    杜向阳一咬牙,突然掉头,朝着和夏侯渊相反的方向退走。

    他在三名夏侯家武者的狂轰滥炸下,身体遭受重创,灵力损耗巨大,真要和秦烈殊死一搏,被的可能性极大。!

    他只能强忍着火麒麟的诱惑,就算是再不甘心,为了活下去也只能遁离。

    秦烈并没有追击下去。

    一方面,墓碑和火麒麟的尸体,还在他身后处。

    另外一方面,他不知道夏侯家的那些人,是不是真的远离。

    他怕夏侯家的人潜藏在周边,怕他和杜向阳真要生死决战了,会被夏侯渊此人杀个回马枪。

    他的真正目的,也只是逼退杜向阳,让杜向阳从他视线消失。

    “空间戒,夏侯家的令牌……”

    走上前,从夏侯羌的尸体上,他剥离出这两样东西。

    他以一缕精神意识,渗透到夏侯家的令牌内,通过令牌感知周边的状况。

    夏侯两个字,突然闪闪发亮,这意味着夏侯渊等人果然并没有走远!

    他细致探察,通过这块夏侯家的令牌,他肯定夏侯渊等人离他不超过十里。

    这是一个很危险的距离。

    “幸好,幸好没有和杜向阳纠缠下去,不然一定会被夏侯渊重新杀回来。”秦烈沉着脸,转身往墓碑走去。

    他知道夏侯家的人,一定持有一枚天剑山的剑符,通过那剑符,他们能锁定自己和杜向阳的动静,能很准确的摸过来。

    来到墓碑处,他发现七道神光依旧缠绕着火麒麟尸身,还在从火麒麟的躯体上,汲取着庞大的能量。

    皱着眉头,他犹豫着,要不要将墓碑收起来,先离开此地。

    火麒麟尸体内的庞大能量,被抽离了大半后,它身上燃烧的灿灿火焰熄灭,这具尸体渐渐恢复正常。

    秦烈眼瞳忽然一缩。

    七道神光,缠住火麒麟,突然一点点回拉,将麒麟之躯扯向墓碑。

    墓碑中央,七个神光所在的位置,一个米粒大小的炫目光点显现出来。

    光点逐渐变大,如一张巨口般,竟然一下子将火麒麟的尸身淹没。

    一道火光,顿时入了墓碑,火麒麟瞬间消失。

    而墓碑,则是剧烈抖颤起来,那七道神光变得愈发炫目妖艳。

    好一阵子,那七道神光才慢慢停止强烈的动静,如将火麒麟消化了一样,极其诡异。

    秦烈一脸骇然。

    这时候,他也不敢仔细查探,伸手准备将墓碑收入空间戒。

    然而,就在他的手指头,快要触碰到墓碑的时候,一滴滴鲜血神奇地从墓碑的碑面上渗了出来,如清晨的寒露,静静凝在碑面上不落。

    三滴鲜血!

    每一滴鲜血,都只有指头大小,赤红鲜血如鸡血石,里面都有一朵火麒麟形状的火焰在炙热燃烧。

    神奇至极!

    “这是······”秦烈呆愣在哪儿,眼中满是骇然之色。

    就在他不知所措之时,那三滴内部有火麒麟焰火燃烧的鲜血,突然从碑面上滚落。

    秦烈下意识地就伸手去接。

    “嗤!嗤!嗤!”

    三滴鸡血石般的鲜血,一落入他掌心,如高强度硫酸一样,立即将他掌心给腐蚀烂。

    他掌心忽然鲜血流溢。

    他的鲜血,瞬间和三滴内部有着麒麟火焰的鲜血融在了一块儿,恐怖的热量,轰然从他掌心涌现,烧的几欲崩溃。

    他几乎立即失声惨叫起来,不断摇晃着手臂,痛吼着,要将掌心的三滴麒麟鲜血甩离体外。

    可惜,不论他如何甩动,不论如何用力挣扎,那三滴已经融入他鲜血中的血滴,就是无法飞离体外。

    他在甩臂的时候,一股恐怖的热量,从他臂膀内的鲜血不断蔓延,顺着他的血管,往他四肢百骸延伸扩散!

    他全身皮肉,以惊人的速度变成火红色,他体内鲜血涌现出惊人的热量高温。

    就在他承受不住,要被体内火热焚烧成灰烬之时,七道神光从墓碑内飞逸出来,猛地缠绕在他身上。

    他的咆哮痛吼立即止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