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四百一十三章 半部血典

第四百一十三章 半部血典

    “灵夜还活着,灵夜竟然还活着,我还有一个女儿……!

    血厉的血色幽魂,摇曳不定,如被风吹动的焰火,激动的像是要随时熄灭。

    “快和我说说我的妻子沫灵夜!”

    好一会儿后,血厉才慢慢稳住情绪,一双血瞳绽放出摄人血光,直勾勾看向漠北。

    “血厉前辈,你千万不要激动,一定要冷静!”漠北沉吟了一下,脸色沉重道。

    秦烈眼睛一眯,从漠北的神态,他看出了不妙-,猜测沫灵夜的情况应该不太好。

    “你说!”血厉的幽魂做出深吸一口气的动作,虽然他根本不需要呼气,他只是通过这个姿态,来平静紊乱的心境。

    “只要她还活着,什么情况我都能接受!一千多年了,我被囚禁了那么久,经历了那么多,还有什么不能接受?”血厉惨笑。

    “沫婶婶在发现姜铸哲陷害了你,又将老宗主害死后,曾经找姜铸哲血战一场。姜铸哲对沫婶婶倒是一往情深,战斗时,他始终留情,没有真正痛下杀手,还准备将沫婶婶禁锢起来。

    “然而,在战斗当中,姜铸哲却发现沫婶婶怀有了身孕。他知道那孩子是您的,本来处处留情的他,突然发狂,忽然就失去了控制。”

    “之后,沫婶婶遭受了重创,一身的筋脉血管几乎全部绷断。”

    “是我父亲在姜铸哲神智错乱之际,将重伤的沫婶婶救走,带着沫婶婶从此脱离了血煞宗,远遁到天戮大陆。”

    “到了天戮大陆后,我父亲还有忠于老宗主的一部分血煞宗门人,为了延续沫婶婶的性命,只能以血煞宗秘术,将沫婶婶以血茧封印起来维持生机。”

    “沫婶婶,被封印在血茧内·不让体内生机流逝,只有简单的灵魂意识。”

    “本来,她应该很早之前,就可以将孩子生下来。但因为她体内生机太弱·伤势太重,又一直处于血茧的封禁之中,那孩子······整整拖了一千多年时间,才在二十五年前生下来。”

    “如果不要这个孩子,不将大量的血气和生机注入孩子体内,沫婶婶其实可以早一点恢复。”

    “可她为了孩子,宁愿处于封禁状态一十多年·还是执意要生下

    ‘蓦炎,。结果,孩子倒是顺利降生了,可沫婶婶状态变得更加糟糕·如今连简单的意识都没有了,生机也越来越弱。”

    “现在沫婶婶躯体被血茧裹住,浸泡在专门的血池中,依此来维持生机,而灵魂已虚弱到无法沟通的地步。”

    “我这趟冒险踏入天灭大陆,就是听说在林家碎雨城的拍卖场中,有一株能聚集魂丝,帮助恢复灵魂的‘养魂三叶草,出售,我希望能收购到‘养魂三叶草,·看看能否帮助沫婶婶将魂丝再次聚集起来。”

    漠北轻叹一声,详细将经过言明,告诉血厉如今的状况。

    “姜铸哲!终有一日·我要生啖其肉!咀嚼其筋骨!”血厉凄声厉啸,啸声充满了悲屈痛苦,充满了刻骨恨意。

    “雪蓦炎·也在为沫婶婶找寻灵药灵草,她听说这趟的秘境之中,可能有恢复灵魂的圣药后,毅然决定参加。这时候,她应该已经到了天裂大陆,着手准备进入试炼会了。”漠北怕血厉承受不住,适时提起他的女儿名字·来吸引他的注意力。

    果然。

    一听漠北提起“雪蓦炎”来,血厉又快速恢复平静·喃喃道:“她姓雪,果然是我的孩子,我的本姓就是‘雪,,我本名‘雪厉,,当年师傅嫌‘雪,太像女人的姓,在我拜师时,强行为我改成了‘血,字……”

    他话锋一转,喝道:“她怎么样?这些年来,她身体如何?”

    “她……”漠北暗叹。

    血厉心神一紧,急道:“究竟怎么样?”

    “沫婶婶怀有她时,便遭受了重创,体内气血一直很弱,由于沫婶婶在血茧的封禁中,一直呆了千年多的时间,她的出生,也整整拖延了一千多年。”漠北深深叹息,“其实,她本不能活下来,孕期拖延了千年时间,沫婶婶这是强行逆天而为。在孕期期间,她的寿龄,一直在缓慢流逝中,这导致她在二十五年前降生时,寿龄就已经将要走到尽头。”

    “怎会这样,怎会这样?”血厉灵魂波动剧烈,荡漾起层层涟漪,嘶声咆哮。

    “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但我听我父亲说,她或许只能活到三十岁。她还有五年时间,如果在这五年内,没有奇迹发生,她会在三十岁时短瞬流失掉生命而亡。”漠北一脸颓然。

    “我要她好好活着!不论付出怎样的代价,我都要她好好活下去!我要她们母女平平安”血厉撕心裂肺的吼道。!

    “因为血煞宗的血灵诀,成了禁术,所以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入了九大势力的幻魔宗。她天赋惊人,现在已经是通幽巅峰之境,这趟她也是代表幻魔宗,去参加试炼会。幻魔宗的人,知道她情况特殊,也是希望她能够在神葬场内有所奇遇,能跨过那一道坎,能······好好活下去!”漠北低呼道。

    山洞中,血厉不断怒啸着,血瞳中满是凄然之色。

    许久许久之后,血厉渐渐平静下来,道:“我要到试炼会,我要见我女儿,我要夺得血之始祖遗体炼化,我要助蓦炎找到圣药度过劫难!”

    “血厉前辈,您……恐怕进不去的。”漠北忽然道。

    “为何?”血厉眼中血光熠熠。

    “我听说那个名为‘神葬场,的秘境,入口有一层灵魂屏障。境界只要超过通幽境的武者,不论是灵魂还是肉体,都无法跨过。”漠北神色认真,“九大白银级势力的强者,舍弃了肉身,曾经尝试分裂灵魂深入,还借助于天级灵器来遮掩灵魂,可依然被壁障阻拦了。

    秦烈愣了一下。

    血厉也忽然傻眼,“以天级灵器遮掩灵魂,都没办法躲过入口的屏障?还是被隔绝了?”

    漠北苦笑点头。

    血厉的幽魂血影,又是剧烈动荡,显示着他的焦急不安。

    漠北无奈的看向他。

    秦烈也是皱着眉头,一时想不到好办法,不知该如何帮助血厉。

    许久后,血厉忽然朝着山腹深处而去,在深邃黑暗的山洞深处,传来他的声音:“你们在这里等我。”

    秦烈和漠北停留原地不动。

    “血厉前辈,怎和你在一起?”漠北问道。

    “他被封印在灵纹柱中,被我所发现……”秦烈简单解释了一番。

    漠北深深叹息,“沫婶婶被血茧封禁一千多年,血厉前辈,竟然也是一样,哎,曾经鼎盛的血煞宗,天灭大陆的霸主,已经不复存在。当年的依附者,三个卑微的小势力,却摇身一变,雄立在这片天地,真是让人无法接受。”

    “我会重建血煞宗!”血厉的声音,从山洞深处传来。

    他的血色幽魂,裹住一块血玉般的骨片,在秦烈头顶悬浮着,“将这块东西收好。”他以灵魂吩咐秦烈。

    秦烈看也没看,抬手一抓,就将晶莹透亮的骨片放入空间戒。

    “漠北,你先出去一下,我有事情和他谈。”血厉说道。

    漠北毕恭毕敬走了出去。

    “我给你的是血典的上部,是血煞宗的立宗根本,里面不但记载着纯正完整的血灵诀,还记载着种种配合血灵诀的攻击技艺,血之奇阵的布置!”血厉也不知道从洞穴的何处,竟然将半部血典给挖了出来,他眼瞳闪烁着血光,沉声道:“血典,传言为血之始祖以体内骨头编写而成,你别看只是小小一片,里面烙印的文字却多如繁星,玄奥不可测!”

    “为何给我?”秦烈轻喝。

    “通过它,我即便不在你身边,你也可以修炼血煞宗最精奥的灵诀。通过它,在神葬场内,应该能够帮助你收取血之始祖遗体!”血厉严肃道。

    “你要从我身上离开了?”秦烈明白了过来。

    “既然没办法和你一道进入神葬场,我只能暂时离开,我想,我也应该去看看我妻子了。”血厉语气哀伤,“在神葬场内,如果你见着我女儿,我希望你能尽量帮她。你和我之间的事情,你可以酌情考虑,要不要告诉她,随便你。”

    秦烈默默点头。

    “你把当年收集的那些建立传送阵的灵材留下来,我让漠北带着,到了天戮大陆后,我会尝试连接血之绝地。”血厉看着这个山洞的岩壁,叹息一声,“我本想在这儿建造,可惜三大家族不会允许,我只能先换个地方。等你能拿到血之始祖遗体,能让我炼化了,等我有了实体,再考虑来血云山脉重建血煞宗。”

    “我从试炼会出来后,如何找你?”秦烈问道。

    “一会儿你和漠北联系一下,确定一个地方就行了。”血厉道。

    “好,你自己保重。”秦烈按向空间戒,将幻彩石、霜星石、天机晶、空灵玉、赤灵龟的血一一拿出来,丢在了地面上。

    “秦烈!到了神葬场,如果能见着我女儿,你记得一定要帮我照顾好她!”血厉郑重拜托。

    “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