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三百七十九章 再见李牧

第三百七十九章 再见李牧

    药山山巅。!

    秦烈脸色沉重静静等候,一头头狰狞的凶兽,收到莽妄命令后,也接连返回。

    山脚下,那些凶兽安静蹲伏着,不再发狂般嘶吼,似在等候着莽妄的下一个命令。

    身为这群巨灵族首领的莽妄,又化为一条两米长的银色电蛇,也安静悬浮在秦烈身侧。

    凌家族人,聚集在凌家镇,角魔族族人,分散在药山周边,在一头头凶兽中央。

    过了一会儿,库洛、库鲁、卡蒙、多罗这四大角魔族强者,神情怪异地乘坐着猎灵兽过来,在药山上落下。

    “秦烈,你让那些凶兽停止了攻击?”库洛皱着眉头问道。

    他率领角魔族的族人,一路朝着合欢宗赵长生一行人冲杀,在半途的时候,忽然发现凶兽忽然停了下来。

    库洛境界精湛,对灵魂的认识极为深刻,他能直接和凶兽进行沟通,问了一下,才发现是秦烈要求莽妄,阻止巨灵族族人对三方势力武者的追杀。

    没有这些巨兽帮助,单凭这一支角魔族的族部,不敢真正和三方势力血战,所以他们也停了下来。

    他们很是费解的返回,想问清楚怎么一个状况,想知道秦烈的态度。

    “是我让他们停止追杀的。”秦烈也不隐瞒,“发生了一些事情,我也需要问问清楚,你们暂时等候一下。”

    “发生了什么事情?”库鲁愕然。

    “一会儿再说。”秦烈皱眉。

    “那好,我们等等。”库洛见他不愿多说,也没有勉强,冲族人发号施令。

    他很清楚,如果没有秦烈帮助,他们这支角魔族的族部,会被三方势力给斩杀干净,他们谁都不可能活着进入幽冥大陆。

    如今,他们认识到了秦烈的能量所以对秦烈的话很是重视。

    角魔族的族人,在猎灵兽的降落下,也都重新在药山附近聚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八极圣殿的金色巨辇,率先破开云层而来在药山上空悬浮不动。

    八极圣殿的圣主李易,和金衣使者常崎,青衣使者詹天逸一行人,神情冷峻地站在巨辇上,眼神怨毒地看向秦烈。

    秦烈冷哼一声。

    “莫河被你所杀,八极圣殿不会善罢甘休,这些凶兽群虽然厉害却并非无敌。”金衣使者常崎语气平静,“赤澜大陆、天运大陆和流云大陆,上面所有赤铜级的势力都归于一方统治。如今上面已传话下来,我们倒要看看,如果我们上方的势力派遣强者到来,这些巨兽,会不会成为我们的灵材!”

    “吼!”莽妄发出一声低吼。

    金衣使者常崎,听到他的吼叫声,神色微微一变。

    秦烈看了常崎一样,讥笑的摇了摇头,说道:“如果不是有人求情

    你们想活着离开赤澜大陆,并没有那么容易。”

    常崎脸色一寒,怒道:“小子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如果离开这些凶兽群,如果没有角魔族的强者庇护,你区区一个万象境的小武者

    在我眼中连蚂蚁都不如!”

    “如果我到了你的年岁,你在我眼中,恐怕也是蟑螂爬虫一样,我能轻易抹杀你!”秦烈咧嘴冷笑,“你也不过是比我多修炼了百年而已!”

    常崎阴沉着脸,正欲讲话的时候,发现一辆水晶战车倏然掠来。

    就在那巨辇旁边停下。

    合欢宗的副宗主赵长生还有那几名尊者,都是神色狼狈现身他们看了一眼秦烈,又看了看库洛等人,沉着脸一言不发。

    刚刚,他们被巨兽和角魔族追杀的仓皇而逃,若非水晶战车快捷如闪电,他们恐怕要遭受重创。

    合欢宗是真心怕了。

    又过了一会儿,玄天盟的赤红帐篷,一辆蓝水晶战车,忽然并排而来。

    银发白袍的阮战天,雄健的体魄,就在战车前端显露出来,他一冒头,赵长生等一众合欢宗的武者,都恭恭敬敬喝道:“见过宗主!”

    阮战天点了点头,忽然虚空踱步来到药山山顶,在秦烈身旁落了下来。

    此刻,玄天盟的赤红色帐篷,两辆水晶战车,金色巨辇,分别处在药山天上。

    三方势力的至强武者,皆是沉默下来,神情凝重看向下方。

    看向阮战天。

    秦烈身旁,莽妄忽然如闪电绳索一样,一圈圈缠绕在他身上。

    一股滂湃无际的雷霆之力,瞬间充盈了秦烈全身,让他一下子获得了巨大自信。

    库洛兄弟,卡蒙、多罗,这些角魔族的强者,唯恐阮战天突下杀手,也纷纷谨慎地将秦烈围了起来。

    从阮战天的身上,他们察觉到一股非常恐怖的气势,那种气息,让库洛都如临大敌。

    “破碎境后期,半只脚就要踏入涅境了,此人恐怕是周边大陆最强大的武者了。”血厉化为色幽魂,就坐落在秦烈的肩膀上,在阮战天落下后,立gp出声提醒。

    “你就是秦烈?”阮战天离秦烈十米,他看出了莽妄、库洛等人对秦烈的庇护之意,所以他没有往前再踏出一步,他主动流露出坦然笑容,说道:“我来,是受天剑山李牧的嘱托,他要我立即见你。”

    讲话的时候,阮战天手中忽然多出一面银色令牌,那令牌呈三角形,正面雕刻着一座插满利剑的巍峨山川,背面,则是刻画着“天剑山”三个大字。

    阮战天朝着秦烈扬了扬,翻转了几下,让他能看清正反面。

    “天剑山!”血厉忽然轻呼一声。

    “你知道天剑山?”秦烈没有去看阮战天,而是望向肩膀上的血厉。

    “把令牌丢过来看看。”血厉皱着眉头冲阮战天叫道。

    阮战天洒然一笑,没有一丝迟疑,直接将手中令牌抛向这边。

    库洛众人如临大敌。

    “没事。”血厉淡淡说了一句,他张口吐出一道猩红血光,将那白银令牌裹住。

    一缕缕暗红色的血线,如血液一般浸没在白银令牌上,只是一霎,那令牌上插满利剑的巍峨山川·就被染成了血红色。

    “嗤嗤嗤!”

    突地,一道道凌厉无匹的剑气,忽然从令牌上的山川图面传来,仿佛一瞬间那山川上的利剑绽出了剑芒。

    血厉浸没在令牌上的血液·噼里啪啦被剑芒斩碎,化为一片血雾消散掉。

    “不错,是天剑山的令牌。”血厉点了点头,那银色令牌化为一缕剑芒,又重返阮战天手中。

    “天剑山是天枯大陆的一个白银级势力,你们所在的赤澜大陆、流云大陆还有什么天运大陆,还有周边数万里区域·都受天剑山掌控,什么玄天盟、八极圣殿、合欢宗,也都是天枯大陆的附庸势力。”血厉这才向秦烈解释·“天枯大陆恰恰正是暴乱之地五个大陆之一,天剑山,乃天枯大陆两个白银级势力当中的一个。”

    “前辈知道天剑山?”阮战天神情谨慎起来。

    “知道,不过不太熟悉,这天剑山乃是最近千年崛起的势力,我和天剑山没有瓜葛。”血厉淡淡道。

    阮战天明显松了一口气。

    “你说李叔找我?”秦烈沉声一喝。

    阮战天笑着点头,他一只手握着那令牌,眉心中飙出一道墨绿色魂光,直达令牌内部。

    令牌忽然从他手中漂浮起来。

    在众人的注视下·这个三角形的令牌正面,那插满利剑的巍峨山川图案中,一道道凌厉的剑芒射了出来。

    锋利无匹的剑芒·如能斩杀魂魄,能切割掉所有人的躯体。

    就连莽妄都眼神一肃,分明有些不安·库洛等角魔族的强者,更是如临大敌地看着剑芒一点点汇聚。

    金色、银色、白色、湛蓝色种种碎小剑芒,如星火,如磷光,慢慢凝在一起,聚成李牧的模样出来。

    这是灵魂虚空投影!

    令牌上方,李牧如处在飘渺的云雾深处·他手持酒壶,身旁蹲伏着岩冰雪狼王·正在一个海岛上与人交谈着什么。

    他似乎感知到这边的动静,察觉到令牌的传讯,忽然将注意力集中过来。

    他的眼睛,一下子凝聚到秦烈身上,立即就呵呵笑了起来,“小子,你动静搞的很大嘛?怎么?极寒山脉地底的那些凶兽,全部被你唤醒了?”

    “李叔!”秦烈激动地轻喝。

    “哈哈,在寒冰壁障破碎的那一霎,我就知道了那边发生了大动静,所以立即让阮战天赶来。”李牧潇洒笑道。

    “李叔,我是被迫无奈,没办法,才解开巨灵族的束缚。不然,我恐怕要被玄天盟、八极圣殿给灭掉,连骨头渣都不剩。”秦烈急忙解释。

    “你别紧张,我当初将寒冰之眼交给你,就是要借助于你的手,解开那些凶兽的束缚。”李牧满不在意,笑眯眯说道:“你做的很好,竟然这么快就将他们的束缚解开了,哈,我曾答应过别人,要解开这些被封印的巨灵族凶兽封印。我将东西交给你,就是希望有一天,你能帮我达成此事,你没有辜负我的期望,所以你不用这么不安。”

    这番话一出,秦烈军心大定,暗暗松了一口气。

    他一直怕愧对李叔的嘱托,怕他如今的做法,会让李牧为难。

    如今李牧亲口承认,他所做的这一切,正是李牧所期待的,立即让他放下心来。

    八极圣殿、玄天盟和合欢宗的巅峰强者,看着虚空灵魂投影的李牧,听着他的夸夸而谈,则是满脸错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