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三百零五章 狂傲!

第三百零五章 狂傲!

    “秦烈!你!”!

    冯蓉赶到秦烈身旁时,应兴然已经头颅爆开,三大供奉被鲜血溅了一脸,恐惧地呆在原地,动也不敢动。

    琅邪脸色沉重无比,也随后赶到,却发现还是迟了一步。

    应兴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被秦烈以血腥手段斩杀,这狂暴行径,震惊了整个器具宗。

    连刀口舔血的血矛武者,此刻也是大睁着眼睛,有点不能接受眼前的现实。

    “琅邪!冯蓉!你们还愣着干什么?!”

    罗志昌突地疯狂尖叫起来,指着秦烈一边仓皇后退,一边色厉内荏地怒喝:“还不立即给我杀了这个泯灭人性的暴徒!”

    蒋皓、房奇也反应过来,顾不得将脸上青红皂白的血污擦拭掉,只是不住往后退,只想离秦烈越远越好,只想再也看不见这个疯子。

    他们忽然通体冰寒,觉得只要有秦烈所在的地方,步步都是杀机,处处都是鲜血的味道。

    “嗯?”

    琅邪突地回头,眼中血光暴亮。

    秦烈心神一动,也猛地看向身后,看向包裹住范乐的位置。

    泥沙纷纷落下,那条栩栩如生的蟒蛇,缠绕住范乐全身,还在一点点勒紧……

    先前“喀嚓喀嚓”的声音,并非蟒蛇啃噬范乐,而是一点点、一寸寸将他全身骨骼绞断,是秦烈要让范乐活着,去慢慢承受那刻骨铭心的痛苦。

    然而,就在此时,范乐旁边突兀多出一名矮小的老者。

    这老者袒胸露乳,皮肤白花花的,身材略胖,顶着一个大光头,在那光头上,纹着一朵盛开的鲜艳莲花。

    莲花妖艳的盛开着,让这矮胖的老者有一种妖异的气质。

    范乐本已经奄奄一息,看到老者现身后,眼中绽出一道光芒,口中传出无意识的呢喃声似在苦苦哀求。

    老者哼了一声,伸手虚空去抓范乐,五道妖异的精芒,如利刃,霎时落在缠绕范乐全身的蟒蛇上。

    秦烈以雷电巨蟒为原形,以四种灵诀凝成的蟒蛇,在那五道妖异精芒的分解下一段段碎裂。

    “轰隆隆!啪啪啪!”

    伴随着一道道灵光的溅射,那条蟒蛇慢慢消散,最终踪迹不存。

    范乐一身骨头皆是被绞断七孔流出血污,如一摊烂肉般躺在老者脚下。

    没死,也几乎算是废了。

    老者皱眉看向范乐,眼中有着一丝明显的失望,停了一下,他抬头看向秦烈和琅邪,语气平和道:“范乐和秦烈是公平交战,范乐落到如今下场,我合欢宗也无话可说。”

    琅邪微微点头。

    他一直知道老者在器具宗从宗门出来前,他就等了一下,想看看这老者会不会出来。

    结果老者没出。

    秦烈和范乐交战时因范乐始终占据上风,加上老者对范乐有着充足信心,所以也在器具宗议事大殿后方静坐不动。

    直到范乐突地惨败那老者才警觉起来,终于按捺不住走了出来。

    “范乐的重伤,我不追究,这是他咎由自取。”老者看向琅邪,道:“但秦烈以下犯上,击杀了器具宗宗主应兴然,而我则是受师叔嘱托,特来帮器具宗维护近期安定。所以在这件事上,我不能坐视不管!”

    他平和的目光,突地凌厉如剑,猛地落到秦烈身上,眼中咄咄逼人气势显露无遗。

    “他是谁?”

    “这人是谁呀?”

    “我们器具宗内,什么时候多出了这么一个家伙?”

    众人忽然窃窃私语。

    显然,此人潜藏器具宗一事,只有极少数人知道。

    “无心尊者,请动手击杀秦烈这逆贼!”罗志昌突地喝道。

    蒋皓、房奇也纷纷尖叫,要这个名为“无心”的合欢宗尊者,动手击杀秦烈,为应兴然报仇。

    秦烈站在应兴然尸体旁边,闻言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森森白牙,扭头去看罗志昌三人。

    罗志昌三人被他看了一眼,都是魂飞魄散,大呼小叫着缩入那些内宗弟子中间。

    “应宗主能活到今天,都是因为秦烈的数次施救,他的这条命,本就是秦烈捡来的。”琅邪看了秦烈一眼,语气冷硬道:“这次,就当他这条命,重新还给了秦烈。”

    “秦烈!还不走?”冯蓉低喝。

    “走!”琅邪也沉喝。

    “他走不掉。”无心没有去看地上成一摊烂肉的范乐,他挥舞着大袖,阔步朝着秦烈而来,语气却是冲着琅邪,“除非你愿意为了这个小子,和我拼死一战,否则,我今天就要杀他。”

    一朵朵鲜艳的莲花,从他袒胸露乳的身上浮现出来,每一朵莲花之中,都传出一股香甜气味,涌出磅礴能量波动。

    “秦烈,你走。”琅邪一皱眉,眼瞳中血鲥的光芒,如要化为血珠滴落下来。!

    冯蓉也挡在他身前,脸色焦急,不断催促:“还愣着干什么?他是合欢宗的尊者,如意境中期修为!如果不是他一直都藏身在宗门,你以为范乐真敢这么放肆?还不快走!”

    远处的凌语诗,更远处的宋婷玉,此刻,都是黛眉深锁,都悄悄朝着秦烈的位置靠拢。

    “你今天就要杀我?”出奇地,秦烈如磐石般定在原地,一动不动,还以一种嘲弄的眼神看向这个合欢宗的无心尊者,突然哑然失笑道:“你还不够资格!”

    下一刻,秦烈脖颈上,那蟒蛇的纹身一点点清晰浮现。

    他抬头看了一眼被毒瘴气笼罩的天空,道:“太安静了。”

    “轰隆隆!”

    话落,震耳欲聋的雷声,先从他体内传来,进而影响苍穹,令虚空深处传来天雷回应。

    随着雷霆轰鸣,那蟒蛇由小变大,忽然从他脖颈内钻了出来。

    “啪啪啪!”

    一条条粗长闪电,如炫目锁链,如雷神手臂,如天蛇狂舞,陡然凝现天际。

    巨蟒扶摇上天,在一道道闪电之中滚动了一圈,体型暴涨数十倍,达到五六十米。

    裹住这片毒雾泽的瘴气,随着雷电巨蟒的扭动,被涤荡的干干净净,灰蒙蒙的天幕下,这炫目巨蟒一声厉啸,忽地朝着合欢宗的无心尊者冲来。

    这一刻,所有器具宗的炼器师,所有血矛武者,心魂巨颤。

    这一刻,天地为之变色。

    “轰!”

    雷电巨蟒从天而降,扭动着漫天雷电,忽然将如意境中期的无心淹没。

    琅邪和冯蓉也震撼欲绝。

    秦烈则是从冯蓉身后走出,在一道道炽热目光下,踏入雷电密集区域,进入雷电巨蟒主宰的电芒天地。

    雷电世界中,合欢宗的无心,被千百道闪电冲击,被一团团炸雷轰击,洁白的肌肤,已成黑炭,头顶的鲜艳莲花,也仿佛在颓败凋零。

    “凭你,也想杀我?”秦烈站在闪电之中,相隔数米,看着他,咧嘴怪异地笑了起来。

    一朵盛开的鲜艳大莲花,由纯粹的能量凝结而成,将无心微胖身躯裹住。

    那鲜艳莲花,并不能百分百隔绝雷电轰击,但无心人在其中,虽然身体不住颤栗着,可眼睛,依然神智不消。

    “你到底是什么人?”无心苦苦支撑着,咬牙沉喝,“融合灵诀的手段,炼化远古凶兽精魂的能力,御动十二根灵纹柱的天赋,这些,绝非常人所能持有!你……到底是谁?”

    “小子,你是谁?”

    “你究竟是谁?”

    几乎同时,另外两个声音,一前一后,也在他脑海响起。

    一个声音,分明来自于血厉,另外一个只能以灵魂体悟的声音,则是来自于······雷电巨蟒。

    不单单是合欢宗的无心尊者,连血厉和那条雷电巨蟒,都觉察到他的反常,也都齐齐问出心中疑惑。

    漫天雷电中,一条蟒蛇由大变小,一点点微缩起来。

    它忽地在秦烈眼前浮现,蟒眼正视着秦烈的眼睛,“我今天受你召唤而动,是因为你真正有了和我对话的资格,今天······我第一次感觉到了你的不同寻常,我,代表我的族群,希望能认真和你谈一谈。”

    “先杀此人,再谈它事。”秦烈看向雷电轰击下的无心。

    “幽冥界时,我力量消耗太大,现在才恢复了一点,还不足以彻底灭杀此人。”蟒蛇以灵魂回应,“如果你能解开我本体封印,我可以帮你达成所愿,可惜,现在的你……还没有那个能力。”

    “那以后再谈。”

    秦烈单方面截断和蟒蛇的对话,冲无心露齿一笑,道:“你还不配知道我是谁。”

    话罢,他忽然抽身从雷电之中走出,在所有人惊异的目光中,又鬼魅般掠到范乐身旁,猛地一脚跺在了范乐胸腔上。

    —如范乐两脚跺掉他的寒冰意境场那样。

    “噗哧!”

    范乐胸口爆开,脏腑齐碎,眼中仅存一丝的光芒,彻底熄灭。

    他又看向罗志昌、房奇、蒋皓三人。

    三大供奉忽然恐惧地惊叫起来。

    琅邪一皱眉,沉声道:“算我求你一句,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你的这个面子,我给了。”秦烈点了点头,没再去看雷电之中的无心尊者,而是忽然转身朝着外面行去,背对着众人,挥手说道:“我走了。这狗屁的器具宗宗主之位,谁稀罕坐谁去坐,我反正没兴趣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