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二百九十五章 两个女人的争锋(小声求月票~~)

第二百九十五章 两个女人的争锋(小声求月票~~)

    一根灵纹柱,随着秦烈的心神御动,化为一道流光,落他手指上的空间戒。

    一幅星光湛湛,如浩淼星河泛滥的瑰丽画面,忽然在他魂湖中映照出来。

    浩浩荡荡的星空,星辰璀璨夺目,如无数碎钻填充着天幕,说不尽的神秘奥妙-,有一种深邃能打动人心的壮阔雄奇。

    又是一根灵纹柱,化为流光,在他空间戒内消失。

    只见天河扭扭曲曲,一条条的,如溪流汇入大海,又凝成一幅美丽的画卷,在他魂湖内徐徐展开。

    一根接着一根灵纹柱,重新在空间戒内隐没下来,在秦烈的魂湖当中,则是映照出一幅幅不同的场景画面。

    秦烈的心神,念头,灵魂,都仿佛沉溺在魂湖中,去感受不同的天地,去体悟画面中的玄妙-,如在经历着一幕幕新颖奇特的瑰丽风景。

    万象境,要窥见人生万象,要经历不同风景,只有这样才能认识真我,才能令境界获得提升。

    如今,秦烈沉沦在魂湖内的美丽风景中,像是在一段段全新的人生中活动。

    他闭着眼,脑海中浮现出许多画面,灵魂如分成六个,在六个不同的天地中,经历着不同的事情。

    “秦烈……”

    凌语诗走上前,张口轻呼,想要将其唤醒。

    “别打搅他。”宋婷玉从森罗殿武者聚集的位置走过来,在凌家族人要讲话行礼的时候,她抬手做出噤声的动作,对凌语诗解释:“秦烈应该有所领悟,这时候不宜打搅,你喊醒了他,他就错过了一次机遇。”

    听她这么一说,凌语诗赶紧打住,有些小心地从秦烈身旁移开后她冲着宋婷玉微微一鞠身,不亢不卑道:“多谢宋小姐。”

    宋婷玉眼睛闪亮,她深深看着凌语诗,如想要看穿凌语诗的内心。

    在她有些咄咄逼人的目光中凌语诗坦然自若,神情从容,紫色的眼瞳深处,有着令人惊奇的镇定。

    她和宋婷玉对视着,竟丝毫不虚,她嘴角还带着淡淡的笑容,那笑容恬静自然让宋婷玉都暗暗惊讶。

    很少有女人,在她的目光下,还能这么淡然自若的何况是出身卑微且只是开元境的凌语诗?

    这让宋婷玉不由高看了凌语诗几分。

    “你不用谢我,我这么做是因为秦烈,并不是因为对你们凌家有什么好感。”宋婷玉直言不讳道。

    凌语诗轻轻点头,微笑说:“我知道。”

    “冒昧问一句,你们凌家……究竟是什么来历?”宋婷玉愈发惊奇,她发现关于凌语诗,她所了解的情报似乎有点不准。

    她专门调查过秦烈,也自然调查过和秦烈纠葛颇深的凌语诗,通过她的情报她知道凌语诗境界低微,出身也很稀松平常,性格温柔如水骨子里有点柔弱,在困境中容易持悲观的态度,做事不够积极主动

    不够坚决果断……

    那些情报,让她对凌语诗早有了解,让她觉得大致摸清了凌语诗的性格。

    然而,如今真正面对凌语诗,她忽然发现凌语诗在面对她的时候,都如此的淡然,一言一行一颦一笑,似乎都充满了自信。

    她面前的凌语诗和情报上的凌语诗,分明有着巨大的差异,这让宋婷玉有些疑惑。

    “抱歉,我们凌家的事情,我不想多说什么。”凌语诗回应。

    “哦,我能理解。”宋婷玉盯着她又看了几眼,发现无法从她眼中瞧出异样,眼见凌语诗不欲多言,她也知道从这里问不出什么,也就不再讲话。

    “那边,什么一个情况?”不远处,屠泽看向凌家众人,看向坐着不动的秦烈,神情怪异的问道。

    屠漠刚刚严厉叮嘱过身边人,让他们绝对不要泄露今天所见的一切,此刻,听着屠泽的问话,他看了一眼宋婷玉和凌语诗,又看了看秦烈,忽然惊诧小声道:“不会是两个女人,为了秦烈那家伙······在针锋相对吧?”

    此言一出,屠泽和卓茜,还有那些森罗殿的武者,都是目显异芒

    “这臭小子!还真是有一手!”卓茜由衷赞叹。

    “宋婷玉可是宋家的大小姐,是宋禹的独女,秦烈这家伙能让他吃醋,就算死了都值了!”屠泽羡慕不已。

    “二少爷,你这个朋友真是厉害,宋小姐在我们赤澜大陆,绝对是数一数二的美女。以前,我在幽冥战场的时候,有幸见过她一面,之后的好几天,我都浑浑噩噩的,脑子里面都是她的影子······”一个森罗殿的统领,见宋婷玉的注意力不在这边,也是压低声音,嘿嘿笑道:“就连现在,我做梦的时候,梦中的女神……也还是她的样子呢!”

    “宋小姐的美艳冠绝赤澜,这一点无庸置疑,每一个见过她的男人,都会魂萦。”又有一个森罗殿的武者留着口水表态。

    “能让这种女人吃醋,恐怕是所有男人最大的荣耀吧?”

    “她要能为我吃醋,就是让我立即去死,我都心甘情愿!”

    “嗯,我也是。”

    森罗殿的一众武者,在远处偷偷摸摸打量着宋婷玉和凌语诗,压低声音议论着。

    宋婷玉忽然瞥了他们一眼。

    包括屠漠在内,所有人忙垂下头,都直愣愣的看着脚面——竟然都不敢和她的眼睛对视。

    “你猜他们在说什么?”宋婷玉忽然嫣然一笑,又对身旁的凌语诗说道。

    “他说我们在为秦烈争风吃醋。”凌语诗也抿嘴轻笑,“他们还说你的美艳冠绝赤澜大陆,是所有男人心中梦寐以求的女神,说只要你肯为他们吃醋,他们就算是马上去死都心甘情愿······”

    宋婷玉身躯微震,她惊异无比看向凌语诗,奇道:“你怎可能听到他们的谈话?”

    凌语诗眼中闪烁着令人心悸的紫色碎光,看着她轻声说道:“我不但能听到他们的谈话,我还能……知道你想些什么,你在想,这个女人不过开元境而已,连自己的魂湖都还没有凝炼出来,怎可能听觉那么敏锐?你在想,这个和秦烈有过婚约的女子,明明来自于低微的凌家镇,怎会和情报上的消息那么不一样?”

    在宋婷玉悚然变色之时,凌语诗一皱眉,再次问道:“宋小姐,你调查过我?为了什么事情?哦,我又看出来了,你是因为秦烈,是为了调查秦烈而顺带查查我,原来是这样。”

    这番话落下后,宋婷玉美眸中泛出恐惧之色,她下意识后退,和凌语诗拉开距离,并且立即施展秘术,先将心灵识海封禁,然后才说道:“你竟然能进入我的心灵!”

    凌语诗微笑不语。

    “我忽然有点后悔,后悔帮你们凌家渡过这一劫。”宋婷玉神色古怪,“你们凌家,比我所想的还要奇特一点,容你们存在发展下去,不知道将来会不会威胁到玄天盟的地位。”

    “也许凌家能和七煞谷、森罗殿一样,成为玄天盟下属的势力,能为玄天盟出力。”凌语诗认真道:“凌家威胁不到玄天盟,我们的存在,兴许还能为玄天盟注入新血,宋小姐和别人不一样,应该有足够的魄力和眼界。而宋盟主,既然让你杀掉七煞谷的人,自然也是有包容之心的。”

    “灭掉七煞谷的人,并非我父亲的意思,我并没有和我父亲对话。”宋婷玉摇了摇头,看着她,突然道:“以我对我父亲的了解,我相信他只要知道你们凌家非我族内,必定会和大多数人一样,想着要灭杀你们。”

    此言一出,一直从容的凌语诗,终于变了脸色。

    她是认为宋禹下达了指示,宋婷玉才出手灭掉七煞谷的来人,也是如此,她能从容不迫。

    然而,在宋婷玉说明实情,告诉她一旦宋禹知道真正的情况,还是会全力击杀凌家,她终于知道如今的凌家,还处于随时可能灭亡的凶险之中。

    “呵,原来你的底气并不足,你还真吓了我一跳呢。”宋婷玉忽然灿烂笑起来,觉得在和凌语诗的交锋中,她终于又处在绝对的优势了。

    “你们在谈什么?”也在此时,旁边的秦烈,突然醒转过来,看着两女来了这么一句话。

    “没什么。”

    “没什么。”

    宋婷玉和凌语诗忽视一眼,有默契般的,都轻描淡写的揭过先前的谈话。

    “语诗,你和凌家的族人,和我去毒雾泽,去和器具宗汇合。”秦烈沉吟了一下,忽然道。

    “嗯。”凌语诗轻轻点头。

    “屠大哥,茜姐,谢谢你们能在我‘死,后,还能对凌家伸出援手。”秦烈冲森罗殿那些人扬声大喝。

    “臭小子,什么死不死的,这种话不吉利,以后不准说!”卓茜责怪道。

    秦烈被她骂了一句,却觉得浑身舒坦,“凌家的人,一会儿跟我去毒雾泽,以后你们和你们的人要炼制什么灵器,可以直接来毒雾泽。”

    “好!我也想见见康智那混蛋!”卓茜笑道。

    “屠大哥,也替我谢谢你父亲,就说我会记得他在关键时刻伸出的援手。”秦烈又道。

    “你少嗦了,七煞谷的人,还会接着过来,你们赶紧上路吧。”屠泽吆喝。

    “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