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二百八十九章 凌家的爆发!(求推荐票!)

第二百八十九章 凌家的爆发!(求推荐票!)

    的爆发,实在来的太突然,金煞谷、火煞谷的武者上一还在冷眼旁观,下一刻,就发现卜祥被紫色火焰淹没。

    井水浇灌在卜祥身上,竟丝毫不能阻止火焰的汹涌劲头,所有人都只能看着卜祥被烧成黑炭。

    而那深紫色的火焰,依然在卜祥的尸体上燃烧着,似乎不耗尽最后一丝能量,什么方法都无法熄灭它一样。

    所有凌家族人,此刻都是惊骇欲绝,都生出绝望感来。

    外界传言,卜祥明面上是火煞谷谷主顾通的徒弟,实际上,说卜祥是顾通的私生子。

    这一点,很多人都私下确认了。

    因为卜祥本人境界低微,天赋也很寻常,然而,顾通却在十几年前,在七煞谷下属的一个青石级势力中,说看重了这小子的修炼天赋,将其收为徒弟带入火煞谷。

    之后,卜祥在顾通不惜一切代价的栽培下,依然境界进展缓慢,至今也不过只是开元境中期而已。

    这大大跌破了众人的眼睛。

    然而,顾通对卜祥还是关爱有加,还是将大量的修炼资源倾尽在他身上。

    直到有人传出,说卜祥是顾通的私生子,大家才明白过来,知道为什么顾通这么厚待卜祥。

    如今凌萱萱烧死了卜祥,凌家还怎么可能有活路?

    “姐,我,我不想这样的……”凌萱萱一看卜祥死了,也惊慌失措起来,失声尖叫道:“我也不想这样的,但我控制不住火势,我也没有料到这火焰突然变得这么凶猛。”

    她并不傻,一看卜祥被烧死,立即知道她将凌家逼上绝路了。

    她也很清楚,凌家将会因为她的冲动,而迎来灭顶之灾!

    “卜祥死了·卜祥死了!”一名火煞谷的武者,脸色巨变,惊叫道:“糟糕!谷主必定发狂!”

    “语诗,这······”金煞谷的李中正·此时也慌了手脚,他沉吟了一下,突然说道:“凌家完了,谁也没办法庇护凌家。”

    “通知谷主!”火煞谷的武者吆喝起来。

    “凌语诗,你妹妹将凌家带入万劫不复的绝境。就连你,我也没办法护住了,不过·我会向火煞谷谷主要求,希望在你死前,由我来照顾你几天!”李中正经过调整后·心境平复下来,他深吸一口气,说道:“我能给你几天美好的回忆,嘿嘿!”

    众多凌家族人,听到李中正的这番话,都听出了他话里的淫邪之意,都是怒火中烧。

    这李中正垂涎凌语诗多年,一心想要得到,他费尽心思·利用种种途径,总算是逼迫的凌语诗将要下嫁他为妾。

    然而,因为凌萱萱的突然爆发·因为卜祥的惨死,他知道就算是他,也没办法让凌语诗活下来。

    于是·他退而求其次,要在凌语诗死前,求火煞谷谷主顾通将其交给他几天。

    让他能一偿所愿。

    “姐姐!反正凌家逃不过这一劫了,我们,我们和他们拼了吧!”凌萱萱听出李中正的恶意后,紫色的眼瞳中,泛出疯狂的光芒出来。

    那光芒·让李中正都心生惧意,下意识的离她稍稍远了一点。

    凌语诗并没有讲话。

    在突发巨变·在李中正表露出最阴暗一面后,出奇地,她只是深深看着李中正,看着那些金煞谷、火煞谷的武者。

    她的眼瞳,渐渐变成深紫色,她一头靓丽的长发,无风而动,如动荡的紫色波涛一般。

    没有人知道,在凌萱萱暴起发难,将卜祥击杀那一刻,她也浑身血脉沸腾。

    她比凌萱萱还要愤怒,心中的怒火,如一枚种子,在她鲜血生根发芽,迅速壮大成长……

    熊熊火焰,在她鲜血内燃烧,在她脑海内燃烧,如烧掉了某种壁障封印,她脑中轰然巨震。

    然后,她眼瞳变成深紫色,她发现她所见的世界,发现她看到的一切,都变得和往常不一样了。

    她能看到那些金煞谷、火煞谷身体内一根根筋脉内灵力的流动轨迹,在她的眼瞳中,那些武者的身体上,多出一根根亮晶晶的线,那是一根根处在皮肉内的筋脉,筋脉内的光点,就是武者的灵力在流动……

    她看着李中正,看着那双潜藏着淫秽之意的眼睛,还能知道李中正在想些什么。

    她不但能看穿对方的灵力运转方式,还能看透对方的心思,能看清别人的心灵。

    在凌家族人怒意勃发之时,她就这么看向李中正,心中压抑的怒意,忽然通过某种她也无法理解的方式,直达李中正心灵脑海。

    怒火,恨意,如山洪一般在李中正心灵脑海爆发。

    这是一种心灵秘术!

    李中正浑身巨颤,眼!中流露出深深惊骇之色,他看着眼前的凌语诗,忽然发现,!印象中一直温婉静雅的女人,如忽地变成洪荒猛兽。

    他看到先前将卜祥烧成灰烬的紫色火焰,似乎在他脑海中涌现,由初始的零星,变得逐渐汹涌。

    他生出被紫色火焰淹没的大恐惧,他抱着头失声尖叫,他看着凌语诗恐惧的步步后退。

    这一刻,凌语诗在他眼中,又像是变成了狰狞厉鬼,变成了主宰他生命的邪神。

    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李中正步步后退,一边退,身子一边哆嗦着。

    大家很明显的觉察到,李中正的精气神,似乎在迅速衰竭,似乎被看不见的邪物,在一点点的吞噬着精神和意志。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凌承志呆愣着,他一会儿看看凌萱萱,一会儿看着变得古怪的凌语诗。

    “难道,难道是因为她们的那些变化?”族老凌康安渐渐明悟过来。

    “凌峰!凌峰你……”有人惊呼出声。

    只见本来处在凌家族人中,显得并不起眼的凌峰,如突地变成发狂的凶兽,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脸上浮现出令人恐惧的疯狂神色。

    在卜祥、李中正威胁凌家的时候,凌峰一声不吭,只是死死瞪着两

    他瞪了一会儿,如深陷进仇恨之中,在他眼中只剩下灭杀这些金煞谷、火煞谷来人的念头。

    于是他就这么去做了。

    同样修炼火属性灵诀的凌峰,握着他的火云锤,突地朝着一名金煞谷武者冲去。

    火云锤,本来只是凡级二品的灵器,在七煞谷那些武者眼中,这种级别的灵器简直不值一提。

    来到七煞谷后,凌峰突破到开元境初期,他本有机会获取更高品质的灵器,可他用惯了火云锤,一直舍不得丢掉。

    今天,他重新取出火云锤后,忽然生出一种血脉相连的奇妙-感。

    这多年来,他无数次摩挲着火云锤,一次次的战斗过,却从未有过如此神奇的感觉。

    他杀向那名金煞谷武者的时候,他觉得手中的火云锤,如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如变成了他的臂膀,变成了他四肢的延伸······

    他力量灌入火云锤后,火云锤陡然涌出如紫色长河般的火焰,那火焰,也是深紫色!

    深紫色火焰如河,随着凌峰的御动流淌,卷向那些金煞谷、火煞谷的武者。

    一时间,惨叫声连连,大多数都是开元境的那些武者,在深紫色火焰河流窜来后,都瞬间被紫色火焰点燃身体。

    和那卜祥的状况一样,他们无法熄灭身上的火焰,他们凄厉惨叫,在恐惧叫喊,却无法熄灭。

    李中正抱着头,见鬼一样步步后退,已退出这片宅子。

    他是唯一一个,没有被紫色火河给淹没,没有被点燃身体的人。

    在凌萱萱、凌语诗之后,凌峰也开始爆发,开始展现他的力量。

    这片宅子内,都是着火的金煞谷、火煞谷武者,那些人在火焰中痛苦惨叫着。

    凌家的族人,看着突变的一切,看着凌语诗、凌萱萱、凌峰三人,都处在深深的惊骇之中。

    他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

    直到凌语诗冷静下来,下达了一个命令:“所有凌家族人,立即撤离镇子,尽快远离七煞谷的势力范围!”

    “走!立即走!”凌康安也反应过来,“什么都不要带,人只要离开就行了,能走多远算多远,能逃一个算一个!”

    在凌康安、凌承志的吆喝下,所有凌家族人,都意识到继续留下来,只有死路一条。

    他们什么都没有准备,在那些金煞谷、火煞谷武者还在凄厉惨叫的时候,便出了宅子,在那些镇上一道道惊异的目光中,往七煞谷的地界外面行去。

    惊恐欲绝的李中正,退出凌家宅院后,一清醒过来,就以最快速度冲回金煞谷,去见金煞谷的谷主贾松林。

    与此同时,先一步回火煞谷报讯的武者,也去找顾通说明消息。

    “我要屠尽凌家全族!”没过多久,从火煞谷的谷内,传来顾通疯狂的怒吼声。

    不多时,金煞谷的谷主贾松林,也通过李中正知道了凌家发生的事情。

    于是整个七煞谷的高层,都很快知道了凌家的反抗,知道了凌家逃离的消息。

    整个七煞谷的强者,在各个命令下,纷纷出动,去追捕逃窜的凌家族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