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二百八十八章 尘封的信笺

第二百八十八章 尘封的信笺

    “把那木雕给我看看吧,我或许可以帮到你呢?”!

    宋婷玉眼神期待地看向他,主动伸出手来,很诚恳地说道:“放心,我会帮你保守秘密的。你不是也说了,想要找到你爷爷,想知道关于他的事情么?”

    秦烈拿着木雕,皱着眉头,在暗暗犹豫着。

    想了好一会儿,他又深深看了宋婷玉一眼,这才将木雕递过去,“你小心一点。”

    “放心放心。”宋婷玉美眸一亮,对秦烈的信任,她非常满意,接过木雕,她稍稍稳定了一下,便尝试以精神意识渗透其中。

    秦烈也紧张起来,一瞬不移地看向她,希望她能够有所发现。

    然而,下一刻,他就发现宋婷玉笑容一僵。

    “怎么?”秦烈讶然。

    宋婷玉神色有些尴尬,她晶莹的脸颊上,泛出一丝羞赧的红润,“好像,好像我连精神意识都进不去,我再试试······”

    她不死心的又一次尝试。

    一缕凝结的精神念头,才稍稍碰触到木雕,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拨荡开来。

    她的念头,似乎不被认可,一靠近木雕,就被直接甩开,压根无法渗透一丝进去。

    连续几次尝试失败后,宋婷玉俏脸浮现苦笑,她重新将木雕还给秦烈,无奈道:“看样子我帮不了你,这木雕有封禁,它只允许你的精神意识进入……”

    秦烈目显奇异之色,握着木雕沉默起来。

    好半响,他重新将木雕收入空间戒,又绕着药山晃悠了一圈,发现没有什么异常后,他让宋婷玉又送他去凌家镇。

    走在凌家镇空旷的街道上,看着旁边一栋栋小房子,他轻叹一声。

    所有凌家的族人,都是在极寒山脉灵兽和武者冲突的时候·从此地迁移到冰岩城。

    凌家族人在冰岩城没有生活多久,因为他击杀了杜海天一家,又被迫从冰岩城离开,迁往了七煞谷的地界。

    现在的凌家族人·背井离乡,寄人篱下,在七煞谷的日子定然很艰难。

    他一路走到属于他的小屋,推开布满灰尘的小门,踏入蛛网集结的屋内,他情绪有些低落。

    那一年,就在这里·他劝说凌语诗离开,劝凌语诗跟随鸠琉瑜去七煞谷,他以为他的做法是正确的·以为凌语诗、凌萱萱跟随了鸠琉瑜,在黑铁级的七煞谷,必然能够有更辉煌的人生。

    一晃数年过去了,凌家七零八落,鸠琉瑜因他而死,凌语诗、凌萱萱也因为和他的关系,被七煞谷的人针对。

    如今重新回到这里,回想当年他的决定,他不知他那时对凌语诗的劝说·究竟是对是错。

    在这个小屋中,他生活了七年,在后面两年内·这小屋内多了个一个女人······

    这女人当他是傻子,过来为他洗衣扫地,为他打扫卫生·为他放水洗澡,这女人虽然嗦,虽然整天琐琐念,却心地善良,从没有真正害过他…···

    一幕幕过去的记忆,一幕幕两人独处的画面,忽然映入心头。

    秦烈在屋内怔然。

    许久后·他来到他以前睡觉的小木床,在床沿边上·他看到一封信,一封落满了灰尘的信笺,信上有着他极为熟悉的字体。

    他有些错愕地拿起信笺,打开,凝神去看信上的内容。

    “秦烈,从冰岩城离开后,你到底去了何处?我找了你很久很久,我去了冰岩城,去了那个高宇说的石林,去了极寒山脉,去了药山

    “你可能会去的地方,我都找遍了,我怎么也找不到你。”

    “希望你没事,我希望你好好活着,希望你能记着对我说的话。”

    “就在这里,你曾经对我说过,有一天你会来阴煞谷找我。”

    “师傅催的急,我现在要回去了,我会在阴煞谷等你。”

    “我等你有一天兑现你当时的诺言,我会在七煞谷,等你某一天到来。”

    “你一定要来呀。”

    “记着,有人在等你,一直再等,还会一直等下去······”

    这封信是凌语诗留下的,在他从冰岩城失踪后,这女人不顾她师傅的反对,孤身一人偷偷离开阴煞谷,在冰岩城附近,在药山,石林,极寒山脉,凌家镇这里苦苦找他。

    从信笺上,秦烈知道凌语诗找了他许久,却不知他一直都在极寒山脉地底修炼。

    她被鸠琉瑜逼迫的急,不得不返回,在回去之前,她应该在这个留有两人记忆的木屋中呆过。

    也是在这里,她写下了这封信,将其留了下来。

    她希望有一天自己能看到。

    如今,他重回故里,虽然迟了几年,但他还是瞧见了这封信。

    这封信上,没有一句肉麻的情话,但每一段话,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里面,都透露着浓浓的情意,流露出深深的思恋和担心······

    小屋中,秦烈拿着这封信,回忆起一幕幕往事,不自禁地攥紧了手中的信笺。

    许久′珍而重之地将信笺收入空间戒,阔步离开木屋,冲外贴定的宋婷玉说道:“尽快送我去阴煞谷!”

    “李中正!卜祥!你们来干什么?”

    阴煞谷谷外的镇上,凌家族人居住的宅子内,凌萱萱怒气冲冲地娇喝道。

    金煞谷的李中正,还有火煞谷的卜祥,两人约好的前来。

    在外面,不少金煞谷、火煞谷的武者,在虎视眈眈,抱着臂膀冷笑看着里面。

    “来看我的小妾啊。”卜祥身材微胖,嘴角有一个黑痣,小眼睛闪烁着赤裸裸的光芒,他色迷迷看向娇憨火辣的凌萱萱,“你这个小辣椒,我最近做梦都在想着,我今天本来去阴煞谷找你的,没料到你不在,所以我只能找到这里了。”

    “语诗,我来看你了。”李中正彬彬有礼地大声吆喝。

    后院的凌语诗听到他的叫喊声,清丽的俏脸上,浮现出厌恶之色。

    可她还是从后院走了出来,来到前院后看到那卜祥对凌萱萱纠缠,她眼睛一冷,娇喝道:“卜师兄!请你自重!”

    “自重?”卜祥咧嘴怪笑,“我说姐姐,再过几天,萱萱就是我的小妾了,我想怎么对她那都是理所当然的,就算是你,也没资格管我吧?”

    “住嘴!谁答应你们了?”凌萱萱怒骂“死胖子,你少做梦了,我死也不会嫁给你!”

    -卜祥脸色陡然阴森起来,他嘿嘿冷笑两声,看向从后院一个个走出来的凌家族人,“你们姐妹如果胆敢反抗,那不但你们会死,你们所有凌家族人,都要跟着你们一起陪葬!”

    李中正在一旁站着脸上带着淡然的笑容,只是那笑,也显得有些冷森。

    卜祥的威胁话语一出所有凌家的族人,都突然沉默了。

    “语诗,不是我们要威胁你这件事······已经被上面定下来了。这是各大谷主首肯的,也是我拼命争取,才为你们争取回来的。不然,你们凌家是没办法在七煞谷立足的,也,不可能活着离开。”李中正诚恳地说道。

    “你拼命的争取,就是争取我做你的小妾?”凌语诗眼神幽幽语气冰冷道。

    “那个,如果在一年前如果鸠婆婆没死,你是可以做我正妻的。”李中正耸耸肩膀,无奈笑道:“可惜当时你不肯答应,为了那什么秦烈,你不愿意嫁给我。现在此一时彼一时,你如今身份不够,做妾……已经是我斡旋后,能为你争取的做大名分了。按照我师傅的说法,你现在其实连做妾,都不配呢······”

    “凌萱萱,你真以为你能做的妾吗?”卜祥咧嘴狞笑起来,他淫欲的目光落到凌萱萱玲珑身姿上,嘿嘿道:“要不是你修炼火属性灵诀,且灵力精纯,而且处子之身有助于我的修炼,你以为你也配做我的妾?我老实告诉你,我娶你回来,纯粹是为了借助于你的体质修炼,等你没有价值了,我会直接休了你,让你连妾都做不成!”

    “卜祥!我杀了你!”凌萱萱几欲发狂。

    她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随着她情绪的巨变,迅速变成了深紫色,她的眼瞳,也呈现出淡淡的紫色。

    她运转灵诀,突然觉得浑身鲜血沸腾,从血脉之中,滋生一种令她极为陌生的力量,那力量阴森邪异,令她都觉得极为不安。

    她手心凝结出来的火球,本来是赤红色,却在一瞬间变成深紫色。

    深紫色的火焰一呈现出来,一种极为恐怖霸道的力量,立即轰然爆发出来。

    这力量,阴森恐怖,连凌萱萱自己都无法控制!

    “咻!”

    燃烧着汹涌紫色火焰的火球,突地随着凌萱萱的怒意飞了出来,在卜祥张口欲叫的时候,竟直接将卜祥淹没!

    小火球,瞬间变成紫色火海,卜祥胖胖的身躯,立即激烈的燃烧起来。

    卜祥突然恐惧的惊叫,在紫色火海内凄厉翻滚着,试图扑灭那些紫色火焰。

    所有凌家族人,此刻都惊骇欲绝,都呆呆看着被紫色火焰淹没的卜祥,看着被自己惊吓住,变得呆愣的凌萱萱。

    凌萱萱竟真敢痛下杀手!

    此刻,几乎所以凌家族人,都心神绝望,知道凌家怕是要立即遭受灭顶之灾。

    “啊!救我!救我啊!小贱人,我要弄死你啊!”

    卜祥惨叫连连。

    众多火煞谷的武者,从外面赶过来,拧着水桶往卜祥身上浇水,去熄灭他身上的紫色火焰。

    出奇地,那紫色火焰,根本不是水能熄灭的,始终在汹涌燃烧。

    而卜祥的疯狂惨叫声,则是渐渐的平息,他很快被烧成了黑炭。

    —卜祥惨死。

    ps诚恳地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