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二百八十六章 我们,究竟是谁?

第二百八十六章 我们,究竟是谁?

    阴煞谷的谷外,有一个大镇,镇上住着的人,都是谷内老、核心弟子的亲属,凌家的那些族人也都在镇上。

    凌语诗、凌萱萱姐妹俩,从阴煞谷出来后,就往镇上行去。

    来到镇南角一个大宅子处,两姐妹看到不少身穿金衣、红衣的武者,在那宅子周边晃悠着。

    “是金煞谷和火煞谷的人!”凌萱萱看了一眼,便俏脸显出怒意,“他们在监视着我们!”

    “先进去吧。”凌语诗轻叹一声,在那些金煞谷、火煞谷武者的目光下,和妹妹一起踏入大宅子。

    “大小姐二小姐回来了。”有凌家族人扬声吆喝。

    “语诗,萱萱,你们可看到外面的人?”凌承志从后院走出来,神情沉重的问道。

    “看到了。”凌萱萱哼了一声,“他们来干什么?是不是要捣乱的?”

    “哎······”凌承志叹息一声,带着两姐妹来到后院。

    后院内,凌家的那些族老,凌峰,还有众多的凌家族人竟然齐聚一堂。

    “刚刚金煞谷的裘旭东来过,他过来警告我们,让我们这段时间不准离开这个镇子。”凌承志脸色灰暗,“裘旭东让我们趁早打消逃走的念头,他说如果我们胆敢妄动,金煞谷和火煞谷的武者绝不会客气。”

    凌语诗俏脸微变,“看来他们知道森罗殿会派人来接应我们。”

    “怎么一回事?”凌承志皱眉问道。

    “陆璃师姐将我们被逼迫一事,告诉了森罗殿和器具宗那边,器具宗那边没有动静,但森罗殿回讯过来了。听说屠世雄安排他儿子,带着麾下的统领,要来接应我们离开七煞谷。”凌萱萱解释,然后幽幽说道:“他们是给秦烈面子,所以来援助我们······”

    一听她提起秦烈,凌家的族人·忽然齐齐沉默了下来。

    许久后,凌峰摇头轻叹,眼中涌出悲痛之色。

    “看来他们是知道这件事了。”凌承志想了一下,也说道:“裘旭东也说了·让我们少做无谓的挣扎,他说谁都没办法改变我们凌家的命运。说凌家没有被灭掉,说我们能存活到现在,已经是七煞谷做出的最大让步了……”

    众多凌家族人,听他这么一说,都是满脸颓然无奈之色。

    “小诗啊,还有萱萱·为了凌家……你们就从了吧?”凌家族老凌博颤颤巍巍说道,“我们凌家太弱小了,在七煞谷这种地方·任何人都能灭掉我们。凌家经历了那么多惨事,族人已经牺牲太多了,为了凌家还能立足下去,你们就牺牲一下吧?”

    “是啊,凌家怎么可能抗衡七煞谷?没有你们师傅的照顾,我们在这里根本就没有活路啊!”族老凌祥也附和。

    “大小姐,二小姐,你们就为凌家牺牲一下吧?”

    “你们父亲如果活着,为了家族的存活·也会这么做的。”

    “是啊。”

    许多贪生怕死的凌家族人,在裘旭东前来威胁后,都心惊胆颤·他们发现外面金煞谷、火煞谷的武者还在虎视眈眈环伺着,明显心存歹意。

    为了活命,他们主动劝说凌语诗、凌萱萱·希望两姐妹遵从沈梅兰的安排,以小妾的身份下嫁给李中正和卜祥。

    —他们都不想死。

    “都闭嘴!”族老凌康安怒视着凌博和凌祥,喝道:“小诗和萱萱为家族做的事情还不够多么?如果不是小诗和萱萱,凌家,早被杜海天给弄的七零八落,早就被人都害死了!是因为小诗和萱萱在,我们才能来七煞谷·才能有个安全的地方休养生息,也是因为小诗和萱萱·前几年我们在这里过的还不错。”

    “没有大小姐和二小姐,凌家,在冰岩城的时候,就被杜海天给斩尽杀绝了。”凌峰冷哼,“是陆璃看在大小姐和二小姐的面子上,想方设法带凌家走出了冰岩城,才让凌家能够置身事外。”

    “嗯,没有两个小姐,就没有现在的凌家。”

    “大小姐和二小姐已经牺牲很多了。

    也有不少凌家的族人明辨是非,这时候吆喝起来,和凌博、凌祥众人对峙。

    “如果不是因为凌家还在这里,小诗和萱萱,都可以不回来。”凌康安瞪着先前叫喊的那些人,“她们姐妹回来为鸠琉瑜守孝,一方面是为了报师恩,可另外一方面,也是为了保全族人。如果她们不回来,我们这里的所有人,早已经被七煞谷杀光了!”

    这番话后,众多凌家族人都沉默了,先前叫嚣着让两姐妹牺牲的那些人,也羞愧的低头不吭声。

    “小诗,萱萱,你们,你们的头发…···”凌承志目露惊异色。他发′凌语诗和凌萱萱在情绪失控后,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乎渐渐变了颜色……变成了一种很奇异的深紫色。

    就连两姐妹的眼瞳,也隐隐呈淡紫色,显得非常奇特。

    他还当两姐妹修炼了某种稀罕的灵诀。

    “头发的颜色是吧?”凌萱萱抓起一缕碎发,混不在意的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情绪一旦失控,头发就会变成紫色。好像,好像上次在器具宗的时候,头发颜色就有点反常了,莫名其妙-的,也不知道为什么……”

    “小诗,你也是?”凌承志惊讶道。

    “嗯,上次在器具宗,秦烈拔出一个个灵纹柱,最后引得邪冥通道被打开。当内部冥魔气扩散出来后,我就觉得身体不太舒服,好像,好像鲜血忽然滚烫了起来···…”凌语诗仔细去想当时的情形,皱着眉头描述感受,“我的头发,在那个时候,也变成紫色了。”

    凌语诗、凌萱萱说到这里的时候,众人发现凌峰轰然一震,眼中爆射出摄人的光芒。

    大家下意识去看他,然后发现凌峰一头寸长的短发,竟然,也隐隐往淡紫色蜕变!

    “凌峰!”凌承志尖叫起来,“你,你怎么也这样?”

    “我,我也是?”凌峰刚刚似乎想起了什么,情绪突然失控,然而,他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头发,也随着变成紫色。

    但在凌承志指着他尖叫后,他恍然明白过来,他从众人惊骇的眼睛中,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族老凌康安喃喃自语,一脸的莫名其妙。

    “凌峰,刚刚小诗和萱萱说起她们头发变化的时候,你为什么神情巨震?”凌承志沉喝。

    “我想起了秦烈爷爷对我说过的一番话…···”凌峰忽然道。

    “什么话?”凌承志问道。

    “好多年了,当时我的火云锤坏了,我去找秦山爷爷帮我修复。”凌峰用力回忆往事,“秦山爷爷帮我将火云锤时,要我划破手指,以鲜血滴在火云锤上。当时,秦山爷爷看着我那几滴鲜血,神情很怪异,他对我说了一番怪话……”

    “什么怪话?”族老凌康安急着询问。

    “他说,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谁,他还说,我们凌家的族人,也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他说,他之所以来我们凌家镇,之所以在药山待下来,是要找些东西,要去确定一件事,他说他要找的东西还没找到,但看着我滴出的鲜血,却说他终于确定了他要确定的一件事······”

    “从你的鲜血,他确定了什么事?”凌康安惊异地问道。

    “我也这么问了,但他没有对我解释,没说他要确定什么。”凌峰努力的回忆着,“他只是对我说,有一天我的头发可能会变成紫色,眼瞳也会变成紫色,他说如果真有那一天,他让我不要紧张。”

    凌峰的话讲到这儿,所有凌家的族人,都悚然变色。

    “他,他,他怎知道会发生这种事?他怎知道?”凌康安失魂落魄道。

    凌语诗和凌萱萱姐妹,已经意识到了不对劲,也徒然紧张不安起来,也都深深看向凌峰。

    “我当时只当他胡说八道,觉得他神神经经的,根本没有当一回事。他说的那些话,我也很快忘记了,直到今天大小姐和二小姐头发变成紫色,我才猛地想了起来,想起来他说的这番话。”凌峰沉着脸,下意识的揪着自己的头发,如困兽一般苦苦去想,去找寻久远的记忆。

    “秦山会来凌家镇,绝不是那么简单!他说我们所有凌家的族人,都不知道自己是谁,那他肯定知道!他一定知道我们凌家家族的奇特之处,所以才选择来凌家镇,可他,为什么从没有对我们说?”凌康安焦急如焚,他紧紧盯着凌峰,“还有什么?他还说了什么?”

    “我记不得了,我当时以为他在胡说八道,就没有注意听他后面说的话!该死,我想不起来,我怎么也无法想起来!”凌峰抱着头痛苦的叫喊道。

    他的短发,在这个时候,已经由淡紫色,变成深紫色,变成和凌语诗、凌萱萱姐妹的那样。

    “秦山!秦山在我凌家待了五年,他到底怀揣着什么目的?!”凌康安呼吸急促,“为什么他能提前预知有一天你们头发和眼睛会变成紫色?为什么他说我们所有凌家族人,都不知道自己是谁?”

    “我们,究竟是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