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二百八十一章 见财起意

第二百八十一章 见财起意

    一行六名武者,在前方茂密的水草丛中现身,六人高谈论着,浑然不知秦烈和宋婷玉正靠拢过来。

    “这一片区域离交战中心那么远,那些邪族应该不会派人过来?有什么好检查的?”一个粗豪的声音吆喝。

    “是呀,来这边检查纯粹浪费时间嘛。”一个女人接过话。

    “我师傅说下一层的龙卷风经过了这一块,他担心那些邪族的族人,从龙卷风内被甩了出来。所以让我们来看看状况,嗯,大家随便绕一圈就行了,不用太过在意。”

    六个人交谈着,在水洼内四处游荡着,时不时谈一些风月之事,似乎颇为轻松。

    秦烈看着身旁宋婷玉,以眼神询问。

    宋婷玉和他缩在一片水草丛中,小心潜藏着身子,远远观察着那一行六人,压低声音道:“有几个是苍羽会的人,也有几个好像是紫雾海的,境界都不算高,四个人在万象境初期,一个在万象境中期,还有一个在开元境······”

    秦烈凝神去看,根据她的指点,很快弄清楚了六人的境界。

    “苍羽会和紫雾海,都是依附八极圣殿的黑铁级势力,在邪冥通道敞开后,森罗殿、七煞谷、暗影楼那些依附我们的势力,都从幽冥战场撤了出去,要去邪冥通道附近作战。”宋婷玉轻声解释,“所以现在的幽冥战场,活动的都是八极圣殿和他们下属的势力的武者,八极圣殿和我们玄天盟也不是很和睦,你我要稍稍小心一点。”

    秦烈暗暗点头,表示明白。

    “交给我来应付吧。”宋婷玉取出一张薄薄的肉色面具,小心贴在她绝美的脸颊上,那精巧的面具一带上,她那倾城倾国的容颜,就被遮掩了起来。

    秦烈别头一看·发现她脸上白皙如玉的肤色,已经暗淡无光,琼鼻,红唇·颧骨,都不同程度的变化过……变成一张模样普通的脸庞。

    取出铜镜,她认真检查了一下,发现没有特别明显的破绽后,便朝着秦烈抿嘴一笑,说道:“没办法,我在赤澜大陆名气太大了·很多人识得我,我要是不加遮掩的走出来,谁都知道是我了。”

    “嗯·看得出来。”秦烈淡然道。

    宋婷玉的绝世容颜,独此一号,任何人见过一面,怕是都不会忘记。

    她又经常在八极圣殿走动,参加玄天盟和八极圣殿举行的许多盛会,所以很多人都认得她,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遮掩一下的确是个好主意。

    “咳咳……”

    确保没什么问题了,宋婷玉才轻轻咳嗽起来·主动向对方暴露位置。

    “谁?”

    “什么人?”

    “谁躲在暗处?”

    六个男女,都是三十来岁上下,听到她的咳嗽后·都警惕起来。

    “我们是七煞谷的人。”宋婷玉呼道。

    一听是人族的声音,六人明显松了一口气,为首的任南挥挥手·示意大家一起过去,扬声喝道:“七煞谷的人,为什么还没有撤离出去?前段时间,你们和森罗殿、暗影楼的人,不是都离开去邪冥通道了吗?”

    任南身高体扩,三十五岁的年龄,留着浓密的络腮胡·万象境中期修为,是紫雾海的武者。

    还有三个万象境初期的武者·也是来自于紫雾海,都是任南的师弟。

    剩下两个苍羽会的,都是女子,一个万象境初期,一个开元境后期,看起来二十来岁,模样秀丽,颇有几分姿色。

    六人组成一个小队,负责检查这一片区域,确保没有邪族悄悄过来。

    因为有两个苍羽会的女子在,任南等人一路上大献殷勤,也不觉得无聊,但也没有将这趟任务当一回事。

    七煞谷是玄天盟的势力,和苍羽会、紫雾海不同,以前在幽冥战场的时候,八极圣殿和玄天盟下属的势力,都多多少少有些摩擦。

    任南也没少和七煞谷的人打交道,而且还曾经发生过数次私斗,所以听到对方来自于七煞谷,他并没有什么好脸色,挥手让大家过去的动作,也是让众人不要太客气。

    一行六人,四男两女,在水洼中呈圆弧而来。

    宋婷玉神色淡然,也和秦烈主动靠来,不等这六人呈半圆形包围,就主动探出身子,在六人眼前冒出。

    任南的虎目,在宋婷玉和秦烈身上扫了一遍,视线最终落在宋婷玉被水打湿的迷人身姿上……

    遮掩了容颜,但却没有能遮住完美酮体的宋婷玉,单单只是身材,依然是诱惑无限。

    另外三个紫雾海的武者,也和任南一样,都眼神放肆地在宋婷玉的身上瞄来瞄去,最后由任南问道:“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前段时间我们去后方窥视邪族的动向,被一个混乱的磁场困住,一直没有能出来。”宋婷玉早有准备,张口就道:“等我们走出来后,才发现我们七煞谷的人都不见了,我们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

    仿佛在这一层,混乱的磁场的确有不少,所以这六人听她这么解释,居然没有一人怀疑。

    “那你们知不知道邪冥通道敞开的事?”苍羽会的单月问话。

    “知道,我们去后方查探的时候,就知道邪冥通道敞开了。我们也知道过几天就要出去,如果我们不是被困,我们能及时回来,和我们七煞谷的人汇合一起离开幽冥战场。”宋婷玉解释。

    “在幽冥战场,我好像没见过你们。你们叫什么,七煞谷的哪一个谷?”任南皱眉。

    “我来自于水煞谷,叫宋玉,他是土煞谷的,叫······”宋婷玉看了秦烈一眼,说道:“他叫张焦。”

    “宋玉,张焦······没听过这两个名字。”任南低头想了一下,又看向另外五人,“你们听过这两个人吗?”

    “我听过宋玉,水煞谷是有这么一个人。”他一个师弟说道。

    “土煞谷的张焦·这个人我也听过,好像还挺厉害的。”苍羽会的单月留意起秦烈,又重新看向他,“张焦好像是土煞谷谷主的堂侄·据说修炼土之灵诀,实力很强大的。”

    秦烈心中讶然,他下意识看向宋婷玉,没料到这宋婷玉竟然不是信口开河,七煞谷竟然还真有宋玉、张焦两个人,看来这女人对下属势力的武者也有着深刻的认识,不然不会轻轻松松就报出两个名字来。

    “宋玉·张焦,你们七煞谷的人都撤离幽冥战场了,现在这里由圣殿调度我们防备邪族入侵·所以你们现在必须听我们的。”任南喝道。

    “哦。”宋婷玉轻轻点头,“我们只想早点离开,早点出了幽冥战场……”

    “我们会安排。”任南搪塞了一句,说道:“先出了这水洼吧。”

    “嗯,先离开,泡在水里这么长时间,浑身都难受。”单月也道。

    秦烈和宋婷玉两人,尾随在这六人身后,行了一段路程后·终于来到岸上。

    水岸上,有几个简陋的帐篷,帐篷显然是六人扎起来的·他们六人过来后,留秦烈和宋婷玉在外面,六个人缩在帐篷内窃窃私语·似乎在商讨着什么。

    秦烈境界不够,加上距离帐篷较远,听不见六人的讲话。

    但他发现宋婷玉的眼睛,渐渐冰冷下来,嘴角也噙着一丝冷意……

    “他们说什么?”秦烈压低声音询问。

    宋婷玉仲出修长的玉手,在秦烈眼前摊开,轻声问:“你看到了什么?”

    “一双手。”秦烈答道。

    “就这样?”宋婷玉看着他的眼睛·又晃了晃手。

    她玉手洁白,带着点玉石般的柔和光泽·根根指头纤细玲珑,煞是好看。

    秦烈仔细看了看,迟疑了一下,又说:“手挺好看的······”

    宋婷玉美眸溢出一丝笑意,千娇百媚地白了他一眼,娇嗔道:“笨蛋,不是让你说这个呀!”

    “那说什么?”秦烈一脸茫然。

    “算了算了。”宋婷玉无奈,然后收敛了眼中笑意,道:“他们看上了你我手上的戒指,空间戒……价值连城,是大多数万象境武者无法持有的。他们都想要,所以现在正在商谈着,要通过什么方法得到我们的空间戒……”

    秦烈脸色一沉。

    “是我疏忽了,我以前虽然来过这里,但那时候的我身边强者如云,因为身份地位的缘故,我没有和底层真正接触过。我虽然知道我们玄天盟和八极圣殿下面的武者,也明争暗斗,但是没有想到积怨那么深……”宋婷玉轻叹一声。

    “他们商讨的怎么样了?”秦烈冷声问。

    “两个苍羽会的女的,不太赞成太过狠毒,想采取柔和一点的方法。她们想用加药的酒让我们昏迷,然后拿了空间戒就算了,但那四个紫雾海的人,觉得这样会留下后患,他们认为‘张焦,在土煞谷还有点名气,怕以后麻烦,所以觉得弄昏迷后,直接干净利落杀了算了。”宋婷玉微微皱着眉头。

    “一会儿,他们真要动手,你能击杀他们吗?”秦烈想了一下才问。

    “能是能,但我的伤势会加重,而且恢复起来会很麻烦。”宋婷玉苦笑。

    “用这个怎么样?”秦烈取出一个寂灭玄雷。

    “这个是够简单粗暴了。”宋婷玉轻笑一声,然后摇了摇头,“但恐怕会惊动附近更多的人,让他们知道是我们痛下杀手,也会很麻烦。”

    “那你说怎么办?”秦烈哼了一声。

    宋婷玉抿嘴一笑,没有立即答话,她继续注意倾听,过了一会儿,她点了点头,声音幽冷道:“他们意见终于统一了。”

    “如何?”秦烈问。

    “那两个女的被他们说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