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小子,借你身体一用!

第二百六十九章 小子,借你身体一用!

    “轰!”!

    百米巨蟒,身上道道雷霆闪电爆炸,躯体在那蛇首魔身的邪神脚下翻滚。

    那片区域,因山峰爆碎堆积的巨石,被摧枯拉朽的碾碎,石屑纷飞中,传出惊天动地的爆响。

    秦烈和宋婷玉两人,都在巨蟒口中含着,都被摔的头晕目眩,浑浑噩噩的不辨方向。

    雷霆闪电和纯粹灵魂凝成的巨蟒,竟然犹如实质般,也是不断滚动着,滚动在乱石堆中,让乱石纷纷炸碎。

    一声直达灵魂的怒吼,从巨蟒口中发出,这巨蟒,扭动着,又一次冲上天空。

    它又一次浮在魔神山脉上方!

    众多角魔族的战士,许多苍老的祭司,一见它重现天际,都怒啸着,纷纷运转力量。

    一时间,怪石,狼牙棒,铁锥,巨锤,骷髅头,骨刀,白骨箭矢,如暴雨逆行一样,从地面滚滚落向天空,冲击向那巨蟒。

    巨蟒的口中,秦烈和宋婷玉纷纷变色,从那些铺天盖地而来的武器之中,他们感受到非常强烈可怕的冥魔气力量。

    两人注意到,在下方的角魔族武者之中,竟然有两个五角的战士——堪比如意境的邪族强者!

    一个骷髅头,还有一柄骨刀,就是这两人抛飞出来。

    骷髅头和骨刀,速度也是最快,并且携带着浓郁化不开的负面波动,凶戾、疯狂、嗜血、暴躁、毁灭的气息,如海洋般宽阔汹涌,仿佛要淹没一切。

    就连这巨蟒,似乎对那骷髅头和骨刀,也颇有些顾忌,眼见骷髅头和骨刀杀来,也不得不摇头摆尾的,暂时躲避一下。

    然而,那骷髅头和骨刀明显不同于别的武器,它们一击不中后,竟然从里面浮现出一簇簇灵魂,那灵魂飘忽不定的拥有着简单纯粹的意识——灭杀,那灵魂指挥着骨刀和骷髅头,虚空晃悠了一下,又朝着巨蟒冲来。

    其余的那些武器,在巨蟒变幻身子的时候,都纷纷从虚空坠落。

    只有这两样武器,不但没有坠落还能重新组织新一轮的进攻。

    “什么一个情况?!”血厉的惊叫声,从秦烈脑海中响起,“小子你在什么地方?你在做什么,为什么我感觉到了邪神的气息?!”

    “我在幽冥界,在邪族祭祀的一个魔神山脉,山峰中,有个邪神似乎在苏醒······”秦烈分出一缕精神意识,去镇魂珠回应血厉的问话,但注意力还是集中在下方,深深看向那一个骷髅头,和一柄骨刀。

    从那骷髅头和骨刀之上他能感觉到汹涌如浪潮的邪恶气息,这两样武器,仿佛有着灵魂一般给他一种非常深刻的恐惧感。

    随着那骷髅头和骨刀的旋动,这魔神山脉的冥魔气,都像是被搅动着被强行拉扯过来,要助涨这两样武器的威力,帮助它们灭杀巨蟒一般。

    “魔神山脉,惊醒了魔神!”血厉的半个灵魂,在镇魂珠内惊叫起来,“你这小子真是疯狂,你区区万象境初期的修为竟然敢擅闯魔神山脉,还惊动了魔神!你简直疯了简直就不知死活!”

    秦烈懒得搭理他,这时候注意力集中,只是看着下方山脉的变化,等候着巨蟒的决定。

    那巨蟒,在魔神山脉游荡着,似乎并不着急离开了,也好像是被抓着蟒尾从天上拽落,激起了它的狂暴,它一边避过骷髅头和骨刀的纠缠,一边在锁定着什么……

    “嗤嗤嗤!”

    就在此时,那蛇首魔身的邪神,那冰冷却带着迷茫的眼瞳深处,陡然闪电交织。

    也在此刻,天上盘旋的巨蟒,如终于逮到机会,竟忽然从天冲向那邪神。

    它仿佛就要趁着邪神刚醒的一霎,要从这邪神身上得到什么,仿佛要剥离这邪神身上更加重要的东西。

    “呜嗷!”

    一声震碎虚空的怒吼,又从高宇所在的山峰传来,那处在滚滚石头中央的邪神,竟阔步而来。

    先前,它将巨蟒拖拽下来之后,自身也被淹没在山石中,身影都看不见,也没有再次攻击。

    它似乎也在等,似乎在等赐予高宇的传承结束,在等高宇融合所有魔影意念。

    如今,眼见巨蟒逮准机会,又要对那魔魂不全的同类下手,它被再次激怒,从滚滚巨石中轰然而起。

    一对遮天盖地的漆黑翅膀,忽然扇动起来,这巨魔在走动间,竟直接冲飞上天,携带着毁灭一切生灵,要灭世般的滚滚魔气,疯狂的朝着巨蟒扑杀而来。

    一阵阵神秘不可测度的灵魂意念,从这巨魔身上蔓延而来,如黑暗深渊般,要淹没巨蟒这具灵魂躯体。

    那蛇首魔身的邪神,一愣间,也仿佛意识到什么,突然厉啸,蛇首口中射出条条闪电——黑色闪电!

    一道道黑色闪电,有着天雷的暴戾,有着冥魔气的阴森邪异,闪电中还燃烧着黑色火焰,一下子就将这雷电巨蟒给淹没。

    漆黑的火焰,黑幽幽的闪电,滚滚而来,让这雷电巨蟒的灵魂躯体,如被灼伤一样,冒出刺目的电光。!

    另一个邪神,也带着滚滚漆黑魔气而来,一副要将这巨蟒撕成粉碎的架势。

    巨蟒口中,秦烈和宋婷玉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他们周边已经被漆黑的雷电和火焰淹没,被滚滚魔气覆盖,已经瞧不见一丝光亮。

    他们只感受到剧烈的摇晃,感受到巨蟒在不断扭动着,在发生一声声来自于灵魂的怒吼,在和这两个上古邪神缠斗。

    “小子!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血厉的鬼叫声,在镇魂珠内传荡着,他似乎兴奋的要癫狂了,“快让我这半个灵魂出去!快!我能帮你!”

    秦烈在巨蟒口中,被摇晃的头晕目眩,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也看不见任何光亮。

    他开始浑浑噩噩。

    这时候,听着血厉的一声声叫嚣,他往常坚韧的理智·似乎也松懈了下来。

    迷迷糊糊间,他的一缕意识,在镇魂珠中解开了雷电封印,释放了血厉的半个灵魂。

    “桀桀!桀桀桀!”血厉的灵魂疯狂啸声·忽然在秦烈脑海内轰隆隆响起,“小子,借你身体一用!”

    下一刻,秦烈看到他的魂湖之中,突然多了一抹血影。

    那血影如一滩不断蔓延的血水,在他的魂湖之中,迅速的扩散开来

    他的思想、意识、念头、魂魄·忽然间,如同时失去了控制力!

    血厉噬主!

    “小子你但可放心,我对你的身体没兴趣·但外面天雷滚滚,闪电轰灭,就算是我,也不敢以灵魂形态出来。所以,只有暂借你的躯体一样,你的躯体,能不惧闪电雷霆的轰杀!”血厉的声音,在他脑海响起,然后秦烈就发现他突然从巨蟒口中走了出来·“小子!这种级别的战斗,旷世难寻!你能在我的帮助下参战,也将受益终生!好好看着吧!”

    话落·秦烈的身体,陡然从巨蟒口中飞了出来,在惊天动地的雷洪声中·他直接跌落向魔神山脉。

    “为了让你看的更仔细一点,我,同样向你开放我的灵魂!”血厉轻喝。

    秦烈脑海轰然一震,他发现他又重回身体,他能感知到体内任何的变化,能感受到体内的鲜血,如滚滚江水般陡然汹涌疯狂。

    他可以看到那些筋脉·在鲜血的滚动中,不断的膨胀着·能看到他的手指头上,如渗出一滴滴鲜血。

    他能感知身体的一切细微变化,也能以眼睛看到周边的一切,能看到天上滚滚魔云涌动,能看到条条刺目闪电,在魔云中惊鸿一现,也能看到三个巨大的身影,在滚滚魔气中撕扯翻滚。

    但却不能掌控自己。

    他的意识传达,身体不会作出反应,他只能看,只能想,却无法操控自身。

    如今,他身体的主导权,属于另外一人—血厉。

    血厉在借助于他的这具躯体,在借助于他的鲜血,在构造着什么…

    他看到他十指都在流血,那十个指头的鲜血,在虚空凝结不落,一滴滴从他体内流出来的鲜血,在半空中扭动着,似乎在绘刻着什么。

    那是一个图——如人体繁琐血管的奇图。

    一条条血线,如人体的血管,在他鲜血的扭动下,缓缓在虚空凝成奇图。

    这是血煞宗的禁术!

    秦烈忽然好奇,这人体血管的奇图,能有什么用?

    “你马上就能知道了!嘿嘿!”血厉知道他所想,立即怪笑着回答,—以他的声音回答。

    他像是在自言自语。

    “嘭嘭!嘭嘭!嘭嘭!”

    秦烈忽然听到非常激烈的心脏跳动声,他看到远处一个个角魔族的战士,这时候都昂头看着天。

    剧烈的心跳声,来自于那些角魔族战士,他们如受到禁术的影响,体内血液已经被点燃!

    可他们自己并不知道。

    但秦烈知道。

    他很清楚的感觉到,那些人心脏的剧烈跳动,他们体内鲜血的沸腾,皆因那血管奇图——来自于他鲜血绘刻而成。

    他看到第一个角魔族的族人,七孔开始流血,鲜血如收不住一般,哗哗的流淌出来,如鲜血溪流。

    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

    他注意到,除了五角的角魔族战士,其余的那些三角、四角、二角的角魔族族人,都在七孔流血。

    鲜血汩汩的冒出来,他们初始竟然不知,竟然没有感觉到一样。

    直到第一个惊叫声响起,然后所以的角魔族族人,都惨叫起来,都恐惧的又蹦又跳,都去捂嘴,捂着耳朵,捂着眼睛,捂住鼻孔。

    他们要堵住流血的部位。

    然而,鲜血依然从他们指缝内流淌出来,一缕一缕的,一条一条的,全部落在地上。

    那场景极为诡异可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