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二百三十九章 空间灵器

第二百三十九章 空间灵器

    !秦烈人在银甲巨鳄宽阔如街面的背部,一瞬间无影无踪!·空而去。

    詹天逸、谢之嶂还在争执着,还没有意识到他们抢夺之人,已经在他们眼皮子底下逃走。

    “秦烈不见了!”宋思源沉喝。

    然后两人才反应过来,立即神情大变,詹天逸一拍青獠蝠,这头四阶的飞行异兽,立即绕着周边的天空翱翔起来,要居高临下寻到秦烈的踪迹。

    谢之嶂也是东张西望,一脸的急色。

    “都不用找了,他是利用一种特殊的空间灵器,直接穿透空间离开。”宋思源看得很清楚。

    冰蓝色的光圈,一层层将秦烈身躯裹住的时候,他只当秦烈在运转灵诀调息,并没有当一回事。

    然而,在秦烈遁空消失的那一霎,那一股极为强烈的空间扭曲波动,让宋思源立即就留意了起来。

    可惜,等到他意识到不妥的时候,秦烈早已没了踪影。

    “空间灵器?”

    谢之嶂骇然,玄天盟和八极圣殿都是赤铜级的势力,称霸赤澜大陆多年,和周边的几个大陆也有来往,但是能穿透空间的灵器,他们两大势力也都只是听说,根本就没有见过。

    空间灵器,是灵器中最为罕见稀缺,也是最为珍贵的奇宝!

    世间炼器师繁多,但是能够炼制空间灵器的却少之又少,而空间戒,严格说起来也还算不上空间灵器。

    偌大一个赤澜大陆,恐怕也找不出一个能炼制空间灵器的炼器师,就连墨海……也没有那个能力。

    詹天逸听到宋思源的那番话,也停下了无谓的搜寻,也重新靠了过来,“空间灵器极其珍贵,器具宗无人能够炼制,这个宗门也不应该存在这种罕见灵器。秦烈手中的东西·如果真是空间灵器,怕是来历不简单,亦或者是先前那位前辈赐予的……”

    谢之嶂、宋思源表情沉重起来。

    “不对!还有一个人,李牧!李记商铺的李牧!”谢之嶂神情一动·忽然反应了过来,“根据静璇的说法,那李牧才是卓越的炼器师!她从李记商铺购买的聚灵牌,她拿给应兴然、墨海鉴定过,器具宗一致认定那聚灵牌内部的灵阵图是古阵图,李牧,应该就是炼制那样空间灵器的人!”

    “这个叫李牧的人在何处?”宋思源也动容了。

    谢之嶂苦笑·摇头道:“森罗殿找了许久,一点消息没有,静璇也借助于谢家的耳目查探过·也是没有收获。”

    “能御动灵纹柱,让那位叫血厉的前辈庇护,还持有一种毁灭性的爆炸物,如今又有空间灵器……”宋思源整理思绪,仔细想了一会儿,忽然对詹天逸说道:“此子绝不简单,你们八极圣殿最好别乱来,在如今大陆面临幽冥界入侵的时候,你们做什么事情都要先慎重考虑。”

    “我八极圣殿做事·还轮不到你们玄天盟教导。”詹天逸哼了一声,骑着青獠蝠远去。

    “先弄清楚秦烈的出身来历,我们要知道他所有的过去·免得再犯错误!”宋思源轻喝。

    谢之嶂轻轻点头。

    “楼主!”

    “楼主!”

    一众身穿灰袍,眼神冰冷的暗影楼武者,在朝着暗影楼方向逃逸的时候·忽然瞧见帝十九。

    帝十九换了一身干净的长衫,骑着一头最为普通的瘦马,正往器具宗而去。

    高宇脸色阴冷,不情不愿地牵着马绳,才准备甩手不管,一听来人纷纷惊叫楼主,他表情倏然一变。

    “楼主?暗影楼的楼主!”高宇终于明白了帝十九的身份。

    “你们怎么全部从器具宗撤回?我不在的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帝十九厉声道。

    “楼主,梁央祖死了·血影也死了,我们······”一人走上前,神情恭敬的跪伏在地,垂头将最近一连串的事情道明。

    “器具宗反击,重创五方势力?一名老妖现世?让玄天盟、八极圣殿的来人都不敢轻举妄动?邪冥通道被打开,幽冥界邪族将要入侵?”帝十九脸色一变再变。

    他身旁的高宇,更是听的身躯微震,他冰冷的眼瞳中,闪过一条条激荡的奇光,他忽然禁不住问道:“器具宗现任的宗主,叫秦烈?从冰岩城走出去的秦烈?”

    “嗯,就是那个秦烈!”那人回答。

    高宇于是沉默,他阴森冷冽的脸上,浮现一个让人心寒的微笑,“好小子!才一年多的时间,你竟然已经爬了那么高,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出来!”他心底暗暗道。

    “这么说连三大如意境的武者都要相继撤离?”帝十九询问。

    “全部撤离了,我们五方势力都朝着各自的宗门返回,那器具宗的人,则是往焰火山的后山,往血矛训练之地,还有毒雾泽的方向逃散。”那人脸色惊惧不安,“楼主,真要是幽冥界的邪族入侵,将会发生什么样的惨事?为什么连玄天盟和八极圣殿都如此不安?”

    “我们暗影楼只负责猎杀人,没有被派遣到幽冥战场,所以你们不知道那边的惨烈。”帝十九深深皱着眉头,暗暗一叹。

    高宇在一旁站着不吭,他缩在袖口的手,则是摩挲着鬼脸戒,在用心感受●部的剧烈波动。

    鬼脸戒内,魔神残影的灵魂碎片,本来都是无序的,不可捉摸的,需要他耗费很长的时间,耗费很多的精力,才能模糊体味出一点。

    然而,如今他再次用心感受,却发现鬼脸戒那些散乱的灵魂碎片,似乎受着某种邪恶力量的催动,正在慢慢凝结······

    他下意识地看向前方,看向器具宗的方向!

    催发鬼脸戒,让内部波动越来越剧烈,让他自身也觉得舒服的气息,都是从器具宗的方向传来——从邪冥通道!

    高宇心中又惊又惧。

    从得到鬼脸戒,从第一天修炼九幽浮魂录起,他就知道鬼脸戒乃是邪器,也知道九幽浮魂录不是一般的灵诀。

    他曾犹豫过·可他最终还是选择了这条路,选择了刻苦修炼下去。

    如今,他早已无法回头,他的体魄·血肉,丹田灵海,甚至灵魂,都烙印上这种邪恶灵诀的深深印记。

    “靠近邪冥通道,将会对我大有裨益,能极快提升我的力量!”高宇很快得出这么一个结论。

    他心中有了决定。

    “你们还敢回阴煞谷?”通往七煞谷方向的坦坦大道上,一名雍容的妇人·脸色酷厉,冷冷盯着凌语诗姐妹。

    旁边,不少七煞谷的武者·甚至不少阴煞谷的人,也都神色冷厉地看向凌语诗、凌萱萱姐妹。

    两姐妹一脸怯怯,在人群中站着,忽然知道她们已经被孤立了。

    “婆婆被秦烈害死,而秦烈曾经是你们凌家的人,还和你凌语诗曾经有过婚约!”那妇人脸色越来越寒厉,“你们还有脸回七煞谷?”

    两姐妹垂着头,神情凄然,沉默不言。

    “安姨·和她们有什么关系?”陆璃冷声问道。

    焰火山山体崩裂后,火狱崖的重重禁制被震破,被禁锢在里面的陆璃和庞峰都得以逃出生天。

    陆璃也汇入了七煞谷的撤离人群中。

    “怎么没有关系?没有这两个丫头·秦烈会那么恼恨婆婆?没有她们,婆婆也不会如此厌恶秦烈!”被称呼为安姨的妇人,冷声道:“退一万步讲·秦烈以那轰雷,令我们七煞谷损失惨重!而秦烈,以前都在凌家镇生活,算是凌家的人!反正,我以后不想在谷内,瞧见任何一个凌家的族人!任何一个!”

    “我也是!”

    “我也不想看到任何一个凌家族人!”

    “让他们滚!”

    “要不是玄天盟有令,就该杀了他们·为谷内惨死在秦烈轰雷下的人报仇雪恨!”

    “就该那样!”

    途中,不少七煞谷的武者群情激奋·神情有些狰狞的看向凌语诗姐妹。

    被断掉一根手指头的史景云,也在人群中,换了以前,他都会出面调解。

    可现在他只是冷眼旁观。

    因为,他的断指之痛,也是由秦烈一手造成······他无法说服自己。

    “嘿,没本事找秦烈报仇,只敢欺负两个小丫头?你们七煞谷真是好本事啊!”屠世雄带着屠漠、屠泽和一众麾下,也在大道上行进,他们森罗殿和七煞谷的方向前期一致。

    他咧着嘴,毫不顾忌七煞谷那些人脸上的愤怒,说道:“凌家两个丫头,你们也别回七煞谷了,干脆就跟我回森罗殿得了。还有你们凌家的族人,也直接一起过来吧,我看出来了,你们要回了七煞谷,以后准没有好日子过。”

    “滚吧!滚去森罗殿吧!”七煞谷有人叫骂。

    “我们要回谷祭奠师傅。”凌语诗抬头看向屠世雄,眼眶泛出泪光,“屠前辈的好意心领了,我们不会去森罗殿。”

    屠世雄看着她,轻声一叹,说道:“哎,你这丫头倒是可怜·……算了,你既然有心,就去七煞谷祭奠鸠鬼婆吧,如果觉得苦,觉得在七煞谷过不下去了,你就带着族人来森罗殿吧,我老屠会接纳你们。”

    “多谢屠前辈。”凌语诗和凌萱萱一并道谢,然后不顾七煞谷那些人厌恶的眼神,还是在人群中往七煞谷的方向行去。

    “谢谢父亲。”屠泽说道。

    屠世雄摆摆手,说道:“你和秦烈兄弟一场,你有这个心,我很欣慰。别说现在我们和秦烈未必就是敌人,就算真的对立了,能举手帮兄弟的女人解决掉小麻烦,也应该去做。”

    屠漠、屠泽还有卓茜,包括他的那些麾下,听他这么说,都心生敬意。

    “你们放心吧,凌家人顶多被七煞谷冷言冷语,他们不敢乱来。”屠世雄宽慰他们,然后他拍了拍屠泽的肩膀,咧嘴笑道:“你这个叫秦烈的兄弟,嘿,很不错,也很有一手!以后,你和卓茜可以和他多亲近亲近,想必玄天盟的人,也希望我们能和他拉近关系。

    屠泽、卓茜听他这么一说,都是神色一喜,一起笑着点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