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二百三十六章 转变(恳求月票!)

第二百三十六章 转变(恳求月票!)

    !多年来,玄天盟和八极圣殿一直垂涎器具宗的积累,担!心具宗有一天能立足这片大地,也进阶成赤铜级势力,和他们进行三足鼎立。

    所以玄天盟、八极圣殿始终想灭器具宗。

    然而,每当他们稍稍有点小动作,每当他们定下方针,要下手了,总会收到一个警告——来自于高阶势力的警告!

    他们也知道,有一个人始终庇护着器具宗,不准他们两方乱来。

    他们已经忍了很多年……

    忍到最近百年,他们都没有听到那人的消息,忍到他们认为那人已经陨灭了,这才敢对器具宗下手。

    而且,初始的时候,他们只是安排暗影楼打头阵,在默默观看着。

    在暗影楼攻击的期间,他们没有收到警告,于是他们暗中窃喜,然后又吩咐了森罗殿、七煞谷、云霄山、紫雾海,让这四方悄悄下手。

    他们还是没有收到警告。

    于是他们胆子大了,于是他们确定那人真的不在了,于是图夕、谢之嶂才现身,于是才有后续的大动作。

    在玄天盟、八极圣殿眼中,不肯依附他们的器具宗,是威胁,也是一块肥肉,应该提早料理掉。

    他们从未想过,器具宗立宗九百年,器具宗坐落焰火山如此之久,竟然还担负着镇压邪冥通道的使命!

    今天,他们终于明白,那位护佑器具宗多年的大人物,原来不单单只是为了器具宗这么做,也是为了赤澜大陆的安危······

    “呼呼呼呼!”

    一团团灰白色的浓雾,从三个破开的柱子口冒逸出来,阵阵阴森可怖的波动,从烟雾中传来。

    焰火山在摇晃,山体裂缝越来越大,剩余的九根灵纹柱也在摇晃抖动·如要被逼着冲天而起。

    血厉神情凝重起来,他盯着三个洞口暗暗感应,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

    宋思源也看向三个洞口,他同样心神惊惧·他忽然沉喝道:“秦烈,你将三根灵纹柱重新落下,重新镇压邪冥通道。我现在可以向你保证,从今之后,玄天盟绝不会再动器具宗一根毫毛!”

    “我也可以代替八极圣殿向你保证,只要你能继续镇着邪冥通道,我八极圣殿可以立即下令·将再也不会对你器具宗心生灭杀之意!”詹天逸也喝道。

    所有聚涌而来的五方武者,所有器具宗的人,在这一刻·全部脸色苍白,全部心生恐惧。

    他们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

    屹立了九百多年的十二根灵纹柱,原来真正的作用,便是借助于焰火山的地心炎热之力,来镇压阴森邪恶的邪冥通道,阻止幽冥界和赤澜大陆的连通!

    一直以来,幽冥界的邪恶异族,想要踏入赤澜大陆,都必须要穿过幽冥战场。

    幽冥战场是幽冥界和赤澜大陆的缓冲区·在幽冥战场内,常年坐镇着八极圣殿、玄天盟的强者,施加着数不尽的禁制和结界·耗费着两大赤铜级势力源源不绝的灵材,形成了多重壁障,令幽冥界的邪恶异族无法逾越雷池一步!

    幽冥界的邪族·若想穿过幽冥战场,要付出极为惨痛代价,要在种种禁制、结界、壁障的轰击下遭受恐怖打击。

    所以许多年来,甚少有幽冥界的邪族,能突破幽冥战场的防线,就算偶尔一两个漏网之鱼侥幸穿破,也会很快被击杀。

    然而现在·一旦十二根灵纹柱冲天而起,一旦此地的封印彻底解开·那幽冥界和赤澜大陆之间的通道,就能被洞开来。

    幽冥界的邪族,就可以不经过幽冥战场的封杀拦堵,可以不历经鲜血洗礼,直接就利用这个通道杀入赤澜大陆!

    所有人都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轰轰轰!呼!”

    一阵地动山摇的波动后,又是一根灵纹柱冲飞上天,又悬浮在了天际。

    秦烈也是骇然变色。

    这根灵纹柱,并非受他力量的御动而起,是被下方的一股巨力,给硬生生顶出来的!

    “秦烈!只要你能重新封住此地!什么条件都好谈!”谢之嶂惊叫。

    “立即动手,我保你器具宗安然无恙!”宋思源大喝。

    “快点!”詹天逸急躁道。

    “秦烈!”

    三大供奉和七大内宗长老,忽然激动起来,终于瞧见希望的曙光,纷纷冲着秦烈大叫。

    他们也在催促秦烈动手。

    秦烈忽然坐下,他凝聚所有的残留力量,聚集全部的精神意识,按照血厉传授的方法,尝试令天上的灵纹柱重落下来。

    “轰轰!轰轰!”

    然而,他尚未来得及动手,便又有两根灵纹柱飞天而起。

    “呼呼呼!呼呼呼!”

    越来越多的灰白色烟云,伴随着阵阵恐怖嚎叫声,从地底深处甬道内传来,震慑着所!有的心魂。!

    “已经来不及了。”血厉忽然插话。

    他眼中血光闪烁着,从盘坐的身下,荡漾出一圈圈的血色波纹。

    血色波纹如涟漪,往周边蔓延,如拥有灵性的吸盘一般,在找寻着什么。

    只见先前惨死的那些武者,身上没有流尽的鲜血,如受到强烈磁铁的吸吮,忽然被血色光圈抽的干干净净。

    血色光圈在所有人脚下飞动着,渐渐将器具宗笼罩,将所有惨死在寂灭玄雷下,惨死在灵纹柱下面的死者鲜血,一滴不剩的抽掉。

    血厉干瘦如骷髅般的身躯,如被注入血水般慢慢鼓胀起来,他身上惨白色的皮肤,也渐渐变得红润。

    一股令人鲜血沸腾的恐怖血煞波动,也从血厉身上隐匿的传了出来,血厉整个人的精气神,在这一刻急剧攀升。

    很快,血厉释放出的血色光圈,又重新收回,收入他体内。

    他也突地站了起来。

    原先干尸般的身躯,变成正常人的体型,那张丑陋可怖的脸庞,也变得俊逸年轻起来。

    他在极短时间蜕变成一个四十岁左右的英俊男子。

    他身穿一件暗红血衣,身子瘦高,脸庞俊逸,一双红色眼睛转动间,展现出一种妖异不凡的惊人魅力。

    “前辈!”秦烈低喝。

    这一刻的血厉,不但气质大变,身上的气势也是极为骇人,绝对是瞬间实力暴涨。

    秦烈也立即明白,血厉不是没有能力击杀三名如意境武者,而是始终在隐忍不发,始终没有急躁的汲取地底他储藏的鲜血之力。

    —血厉果然一直在逼他!

    “轰轰!轰轰!”

    又有两根灵纹柱冲天而起,在巨震中,焰火山开始崩碎,山腰的岩洞纷纷塌陷,有更多裂缝呈现。

    “前辈!你能否镇压邪冥通道?”谢之嶂叫道。

    血厉咧开嘴嘿嘿笑了起来。

    身形变过,模样变过,气势变过的他,如今笑起来竟极其好看,不但没了狰狞血腥感,还让人觉得很舒服。

    他压根没有将谢之嶂、宋思源、詹天逸放在眼里,也懒得搭理,只是对秦烈说:“小子,除非你能达到通幽境,不然这邪冥通道你压根无法镇住。所以这通道会被打开,幽冥界的邪族将会踏入这片土地,嘿,你早作打算吧。”

    秦烈沉着脸。

    血厉这才看向宋思源三人,微笑着,语气平和自然:“现在怕了?”

    三人急切点头。

    “怕也没用,该来的总会来,你们就好好应付这一劫吧。”血厉一点不客气,“这场劫难,是你们自找的,这通道,也是在你们的逼迫下打开的。提醒你们一句,这个通道的镇压,兴许还要靠那十二根灵纹柱,而秦烈,是唯一能御动灵纹柱,能在将来重新封住这里的人,当然,他现在不行,他需要时间成长,至少需要达到通幽境。”

    宋思源三人脸色愈发沉重。

    “哦,对了,随便提醒你们一句。那寂灭玄雷,也是对付幽冥界邪族的利器,如果能大规模炼制,如果能擅用,此战你们未必会输。”血厉嘿嘿笑道。

    宋思源三人又都神情动容地看向秦烈。

    “小子,这次算你命好,算你逃过一劫。”血厉哼了一声,又对秦烈说道:“我那半个灵魂,你给我好好看着,如果有什么散失,我会灭掉你身边所有人!”

    话罢,血厉长啸一声,化为一道血光往东方飞去,霎那间便没了踪影。

    没能逼秦烈交出半个灵魂,血厉显然颇为遗憾,但他似乎还有急事要做,所以他不能继续在秦烈身上浪费时间,只能选择暂时离开,去处理他的私事。

    他的半个灵魂,还留在秦烈的镇魂珠内,他还能和秦烈随时交流。

    他也能随时知道秦烈的状况,能轻易找到秦烈,所以他走的很放心。

    “通道已经破开,低等级武者最好提前撤离,极早将这里腾出来,然后通知上面准备迎战吧。”宋思源深吸一口气,沉喝道:“所有人撤离此处!从现在起,和器具宗的战斗中止!森罗殿、七煞谷、暗影楼绝不准再动器具宗!”

    “云霄山和紫雾海,停止对器具宗的报复,这段冤仇就此揭过!”詹天逸下令。

    五方势力的人,听到宋思源和詹天逸的命令,都是暗暗震惊。

    他们很清楚,八极圣殿和玄天盟态度的突然转变,是因为血厉的一番话—秦烈未来能重新封印此地,秦烈的寂灭玄雷,能对幽冥界的邪人起到关键性的作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