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尽余力!(第三更!)

第二百二十九章 尽余力!(第三更!)

    !秦烈来到唐思琪的岩洞口。!

    “唐小姐不在里面。”又有一名血卫冒出来,神态恭敬道。

    秦烈忽一皱眉,“她和莲柔师姐去了何处?”

    “广场上。”血卫轻声道。

    秦烈愕然。

    他从极寒之地出来,从毒雾泽赶来,是希望能够为器具宗保留一两个希望火种,而唐思琪和莲柔,就是他选定的种子。

    种子,未来会有发芽成长的一天,有再次化为茂密大树的可能。

    对传承器具宗,将器具宗壮大发展下去,他本人兴趣不大,然而器具宗的确有恩于他。

    唐思琪和莲柔更是救过他的命!

    他回来,一是要亲眼见证器具宗的灭亡,另外一个目的,是为了尽可能的为器具宗保留点东西。

    在山腰上,他皱着眉头站了一会儿,他看向山巅的方向,又看向山脚下,心中衡量了一下,他最终往广场走去。

    “秦宗主回宗!”他才离开不久,在山巅上,便有一名血卫向三大供奉禀明他的踪迹。

    “这时候回来又有何用?”孟辰绝望的叫道。

    罗志昌更是神情惊变,“他不该回来的!”

    “他去了何处?”房奇沉喝。

    “往广场去了。”血卫答道。

    “都去广场上!那是我们的立宗之地,就算是要灭宗,我们也应该站在上面!”罗志昌忽然走向山下。

    房奇和蒋皓点了点头,也沉默跟随着,也往广场行去。

    内宗七大长老,忽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的绝望,也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决然。

    于是,七大内宗长老,也脚步一致,齐齐走向山脚下的广场去那十二根灵纹柱所在的地方。

    也在同时,分散在器具城各个角落,尚且没有被杀尽的器具宗的长老弟子,都收到琅邪的讯息都面色灰暗,都一脸绝望的返回宗门,往器具宗的立宗之地行去。

    “山主,仅剩不多的器具宗人员,都往宗门汇聚。”纪柳来到蒋垣身旁,说明最新打探到的消息。

    “不要过分阻拦,给他们一丝喘息的机会让他们回到器具宗的立宗之地。”蒋垣和于岱略一沟通,便有了决定,“也省的四处追杀麻烦就让他们聚集起来,我们好一网打尽,免得还要在城内到处奔波。”

    “我也是这个意思!”于岱也传达命令。

    同时,森罗殿的傅卓辉和七煞谷的欧阳胜、鸠琉瑜,也很快达成默契——容许漏网之鱼聚集器具宗。

    此刻,地火水风四大城区的城门,都已经被五方势力占领。

    器具城,也被封闭了,被五方势力掌控着。

    如今的器具城已经再也不是由器具宗做主,任何一名器具宗的武者,若想要逃离这座城都几乎不可能了。

    零散的人员,渐渐从城区各个方向回到器具宗,不少外宗的客卿也混杂在里面。

    韩庆瑞、康智、韩枫一行人,在一条僻静的街道上,在墙角阴影处悄悄掠动着,也在朝着器具宗行去。

    “早知今日,当时就不该来器具城,哎。”康智的父亲康辉,深深叹息生出枭雄末路的颓败感。

    他本是星云阁的副阁主,本来身居高位在和柳云涛的竞争失利后,他不甘心垂头逢迎柳云涛,从而在潘珏铭的引荐下,前来器具城做了外宗客卿。

    初始他们日子过的还算是不错,器具宗对待他们很是阔绰,只要他们出了任务,都有丰厚的奖赏。

    而且,一旦他们积累了足够的功勋,他们还能申请内宗长老帮他们亲自炼器。

    他们默默的为器具宗任劳任怨,就在等,等有一天功劳足够了,由墨海、谭东陵这类内宗的长老,亲自帮他们炼制一件称心如意的灵器。

    可惜,从如今的局面来,他们怕是永远等不到那一天的到来了。

    “听说,听说现今器具宗的宗主,好像是秦烈······”韩庆瑞将他打听到的消息说了出来。

    韩枫和康智闻言,身躯猛地一震,不敢置信的看向他。

    “老韩?”康辉也惊住了。

    韩庆瑞苦笑,“应该错不了了,如果不是他,在器具宗和暗影楼开战的时候,我们就被当成炮灰牺牲掉了。”

    “秦烈!怎会是秦烈那小子?!”康智怪叫起来,怎么也不敢相信。

    “那边有声音!”不远处,传来一个厉喝,“过去看看!”

    韩庆瑞、康辉一行人,听到远处传来的声音,都是勃然变色,都狠狠瞪了康智一样。

    “这边!这边!”一个个吆喝声,从远处响了起来,其中伴随着一声雄厚的男子声音。

    韩庆瑞和康辉两人,听着那个声音,突然身躯巨震,眼中射出惊异的光芒。

    “漠儿,你带人去那边看看。”屠世雄的声音,从远处传了出来

    韩庆瑞、康辉一行人站在墙角的阴影处,一动不动,表情变得极其古怪。

    不多时,屠漠带着屠泽、卓茜,还有几名森罗殿的武者,忽然出现在这条僻静的街道。此地,屠漠眼睛一扫,忽然脸色僵住了。!

    屠泽和卓茜,看到了小胖子康智和韩枫,也是神情巨变,一下子震住。

    “阁主······”韩庆瑞和康辉苦涩的拱手,向屠漠行礼。

    “屠大哥,茜姐······”韩枫和康智可怜兮兮看向屠泽和卓茜。

    “你们认识?”另外一名森罗殿的武者,皱了皱眉头,看向屠漠问道:“他们是谁?”

    他叫连冬,是另外一名统领的麾下,和屠漠一样,他也是万象境初期的武者,是森罗殿的一名普通战将。

    “连冬兄,这几人与我有旧,也是我父亲的老麾下,能否当作没看见,网开一面?”屠漠弓着身子很诚恳的请求,“等这趟事了,回到殿内,我一定有重谢!”

    连冬瞥了一眼韩庆瑞众人神态冷漠,摇了摇头,说道:“殿主让我和你们一道儿,就是为了让我看着你们,免得你们遇到旧人下不了手。过来前,殿主特意叮嘱过我,你们不方便做的事情由我来完成。”

    他抽出一杆蛇形长矛,一步步朝着韩庆瑞等人行去,眼中溢满杀机。

    “连冬兄!”屠漠暴喝。

    连冬脚步不停语气冷淡,“屠兄,别给自己找麻烦,也别给你父亲惹事,更不要让殿主难做。元天涯已死,总殿主也很快就会进入玄天盟,而我们的曹殿主,现在就是最有希望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我们不能留有一丝污点绝不能给人抓到把柄!”

    “所以这些人必须死!”

    屠漠、屠泽、卓茜三人,身子猛然僵住,眼中浮现剧烈的惊恐。

    他们这时候才明白连冬会在他们身旁,就是为了防止如今的意外发生,就是为了斩绝所有意外!

    这还是曹轩瑞授意的!

    而曹轩瑞是他们父亲效忠的殿主,也是他们的背后靠山!

    一旦违逆了曹轩瑞的命令,他们,和他们的父亲,都可能遭受灭顶之灾。

    韩庆瑞、韩羽、康智一行人,见到屠漠后,本以为能躲过一劫却没料到最终还是要死。

    还要死在昔日的至交,昔日的兄弟面前这让四人心神悲凉,生出一种浓浓的苦涩之意。

    “连兄!”屠漠再次暴喝。

    屠泽和卓茜的眼睛,也忽然变红了,如要失控。

    就在此时,屠世雄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漠儿,泽尔,小茜,别多事了。”

    “还是大统领有魄力。”连冬笑道。

    “父亲!”屠漠叫道。

    “哎,老韩,老康,别怪兄弟无情,实在是爱莫能助。”屠世雄的声音,又一次传来,“就算这边放手一次,你们也无法活着走出器具城,所以不是兄弟不想帮你们,而是帮了也没用。连冬!给他们一个痛快!”

    “大统领放心,连冬心中有数,绝不会让这些人死前遭受太多痛苦!”连冬回应。

    他提起蛇矛,开始运转灵诀,那蛇矛上灿灿暗绿色的光芒,快速的释放出来。

    “小子,你要我帮你留意的几个人,我给你找到了。但是有一拨人,马上就要死了······”秦烈走向山脚下的时候,血厉的灵魂波动,在他脑海的镇魂珠内传来。

    一幅清晰的画面,还直观地在他脑海映照出来——正是韩庆瑞、韩枫、康智将要被杀的场景!

    “帮我拦住那个拿蛇矛的人!”秦烈大叫。

    “嘿,我可不会事事亲为,你如果要救人,我现在可以送你过去。”血厉道。

    “那你就立即送我过去!”秦烈怒喝。

    “好!”

    秦烈快要走到广场的身躯,忽然顿住,在他脚下的青石地面上,一个血潭诡异冒了出来,直接将他裹住,猛地扯入地底。

    他忽然泛出一阵眩晕感,他清晰的感受到,那诡异的血潭在地底,以一瞬千米的速度飞速挪移着。

    韩庆瑞、韩羽、康智一行人,看着蛇矛上光芒凝炼出来,看着连冬这个万象境的武者,在释放他的威势,都是通体冰冷。

    他们很清楚,他们怕是无法走到器具宗,怕是渡不过此劫。

    “父亲!”屠泽咆哮起来。

    “给我按住他!”屠世雄的声音再次传出。

    一名森罗殿的武者,就在屠泽身旁站着,这时候他突然伸手按在了屠泽的肩膀,令屠泽动弹不得。

    “还有小茜!我不准他们乱来!”屠世雄又道。

    又有一人,将卓茜也给按着,于是,她也只能泪水泛滥的看着小胖子康辉和韩羽两人走向死亡。

    他们无能为力……

    而这时,在那连冬和韩庆瑞之间,裹住秦烈的血潭,诡异的从地底浮了出来,秦烈一脚踏地面,那血潭就重新隐没地底。

    “秦烈!”

    “秦烈!”

    “秦烈!”

    众人齐齐惊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