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二百二十六章 绝境

第二百二十六章 绝境

    !“不太对劲,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心神不宁。”火区城内塔楼中,琅邪从悠长的修炼中醒转过来。

    他体表结成赤红血茧,血茧将他身体紧紧裹住,让一丝血气都流不出去,这样能最大程度助他聚集血肉精气。

    随着他的醒来,那厚厚血茧如老树皮从他身上褪下来,他猩红的眼瞳深处,浮现一抹不安的波动,“怕是有危机降临。”他看向不远处的城门前。

    五方势力来人,此时早已收缩起来,詹天逸和宋思源到来的时候,也都选择远离器具城,远离器具宗的监视。

    琅邪盯着前方看了一会儿,也没有看出什么端倪,只是吩咐身后的血卫:“去一趟广场,多派点人手过去,给我盯紧那里!”

    “明白。”一名血卫匆匆离开。

    十二根灵纹柱所在的广场上。

    一条粗长的锁链,血迹斑斑的缠绕着三根灵纹柱,每一根灵纹柱上面,都拴着一个人——史景云、乌拓、苏紫英。

    断掉一根手指后,这三名在七煞谷、云霄山、紫雾海地位奇高的尊贵者,早没有了傲气,早就变得老实了起来。

    这段时间,他们都非常沉默,彼此间甚少讲话。

    等谢之嶂被血厉提着扔来,如血团一样落到他们中央,三人就更加沉默了。

    广场两边,十来名血矛武者,和数十名外宗的武者组成层层防线,彻夜不休的盯着这四个人。

    他们很清楚,这四人都是关键人物,是让外面五方势力不敢轻易破城的要害。

    只要这四人没有被营救出去,那五方势力断然不敢继续来犯,也能给宗门争取时间,想出新一轮的应对措施。

    空气中忽然荡漾起阵阵涟漪,广场的风·吹拂的忽然厉害了起来

    “奇怪,好像有什么东西从我身旁经过。”一名血卫疑惑的自语。

    他皱眉看向广场,看着史景云三人,又看了看裹成血团·只露出脑袋的谢之嶂,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

    他于是继续垂头修炼。

    在他低头的时候,一直紧闭着眼睛的谢之嶂,忽然双眸睁开。

    被禁锢了这么久,谢之嶂鲜血始终凝固,丹田灵海被一股血浆污浊了,连灵力都无法聚集。

    但他的精神感知力·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他感觉到了一股隐匿很好的灵魂气息。

    一股他很熟悉的气息……

    “思源来了。”谢之嶂眼中流露出放松的神色。

    他凝神感知了一会儿,忽然张开嘴·做出打哈欠的动作。

    一枚带着点鱼腥味的丹丸,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拿着,立即塞入他的口中。

    谢之嶂合上嘴,将丹丸吞咽下去,分明感受到一条条细长的怪鱼,在啃噬他体内不属于他的力量。

    —啃噬那些来自于血厉的禁锢之力。

    “破壁飞鱼丹!”谢之嶂暗暗振奋起来。

    一条条飞鱼,为特殊鱼卵炼制而成,专门啃食种种禁锢之力,能破除各种力量壁障·所以名为破壁灵丹。

    随着飞鱼将他身体上的禁锢力量啃噬掉,谢之嶂萎靡不振的精神,迅速的恢复着。

    过了一会儿·谢之嶂身上的血团,其上血光逐渐变得黯淡起来。

    谢之嶂忽然朝着空气点了点头,说道:“多谢思源兄的援手·我现在没事了。

    “哗啦啦!”

    捆缚着史景云、乌拓、苏紫英的那条血迹斑斑锁链,突然传来异响,如被人生生拽开。

    被拴住许久的史景云三人,立即从锁链中挣脱出来,终于恢复了自由之身。

    在周边血卫意识到不妙-,纷纷惊叫之时,宋思源的身影慢慢凝现出来·他淡然一笑,对谢之嶂说道:“你怎么栽了?”

    “器具宗藏着一名老妖·他怕是比当年的游宏志还要可怕,如果我没看错,那人,应该是游宏志的师傅!”谢之嶂沉声道。

    “不是那什么李牧?”宋思源愕然。

    “不是。”谢之嶂摇头。

    两人旁若无人的讲话,根本没有将周边血矛武者放在眼里,甚至都没有将整个器具宗的武者当一回事。

    “他来了!”谢之嶂看也没看血矛武者,而是猛地盯向后山。

    一股浓烈的血煞气息,从后方山林内升腾出来,滚滚血云翻腾着,往这一块涌来。

    “是谁破除了我的血禁之术!”血厉的阴森怪笑声,从滚滚血云中传荡出来,震得这片天空都仿佛摇摇欲坠。

    宋思源抬头看天,将手中古书取出来,道:“是我。”

    “嘿,原来是如意境后期的家伙,看样子器具宗的麻烦终于来了。”血厉枯瘦如干尸的身体,从天上浓烈血云中落下来,落在广场上,他血红眼睛瞄了宋思源一眼,点了点头,说道!.有一个呢?”!

    “马上就到。”宋思源答了一句,然后微微躬身,彬彬有礼道:“敢问前辈来自于何处?”

    “小子别文绉绉的,我听着不舒服,至于我来自于何处,告诉你没用,你少操心了。”血厉咧嘴笑着,神态很放松,“两个如意境后期的家伙,我现在也应付不来,这时候秦烈那小子还不出现,看来器具宗这趟要灭了。”

    他一脸的无所谓。

    宋思源和谢之嶂反而愣住,表情古怪地看向他,“前辈,您不是要死死庇护器具宗?”

    “我和这什么器具宗屁点关系都没有,这宗门灭不灭,我根本不在乎。”血厉就这么坐了下来,神态诡异道:“我只是和秦烈有个交易,但这交易,也有一个限度,我可不会耗费心血为他卖命。”

    宋思源和谢之嶂忽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谢之嶂迟疑了一下,忽然眯着眼向谢静璇传了一个讯念,“开始破城!”

    城门口,谢静璇脖颈上的精美饰品一亮,她感知了一下,眼显喜色,说道:“二叔脱身了,他让我们开始攻城,那边应该没事了。”

    “嗯,被禁锢者都恢复自由了,你们可以动手了。”八极圣殿的詹天逸,不知从何处冒出来,他骑着青獠蝠飞上天,飞向器具宗,在空中下令道:“屠城!”

    所有五方势力武者,被憋了这么久,此刻闻言都脸色阴寒起来,纷纷下令:“杀入城内!鸡犬不留!”

    尤其是云霄山、七煞谷、紫雾海这三方,这一刻更是杀气冲天,许多人都大叫起来。

    “为史老报仇雪恨!”

    “为乌老大报仇!”

    “为二娘屠尽器具宗!”

    极寒山脉地底。

    坐在一座冰川上运转寒冰诀的秦烈,突地被一阵剧烈灵魂波动惊醒,那波动来自于镇魂珠内血厉的半个灵魂:“小子,器具宗马上要完蛋了!”

    “喀喀喀!”

    一块块冰块炸碎,秦烈迅速从岩冰内脱身,他脸色沉重起来。

    神识内检,他发现丹田灵海内的第九元府,并没有凝结。

    连开元境巅峰都没有迈入,离万象境的突破,更是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时间太短了……”他深深叹息。

    要在短短十来天的时间,凝炼出两个元府,还要进阶到万象境,实在是一种无法企及的奢望。

    “两个如意境后期武者来了,那什么谢之嶂已经脱身,三个囚犯也脱困了······”血厉的灵魂意识,后续的传递向他:“我说过,帮你将你们的宗主恢复血气,耗费了我的精血,我短时间战斗力会减弱。那两个如意境后期武者,我也无法处理,所以我不会死战,所以这什么器具宗很快就会灭亡。就在此刻,那五个黑铁级的势力,已经在攻城,他们会屠城……你要不要过来看看?”

    “一点办法都没有?”秦烈以灵魂回讯。

    “我还说过,除非你短时间跨入万象境,否则你们宗门的灭亡无法阻止。现在,你可达到万象境?”血厉询问。

    “没有。”

    “那这个宗门就等着灭亡吧。”

    冰川之巅,秦烈脸色凝重至极,来自于玄天盟和八极圣殿的压力,压的他有种要窒息的感觉。

    连血厉都无可奈何的局面,器具宗如何抗衡,谁能令这个宗门继续屹立下去?

    宗门的灭亡,真已经注定,真变得不可阻止?

    他绞尽脑汁,试图找寻挽救这局面的方法,发现除非将器具宗的人转移到这个冰晶之地,似乎再没有别的方法。

    然而,李牧当年离开时曾经说过,凭借着寒冰之眼,他一次性也最多带两人进出此地。

    这意味着最后一个方法也不可行。

    “能做的我都已做了,如今也只能返回器具宗,希望能最后尽点余力了。”许久后,秦烈叹息一声,开启了寒冰之眼,重现在毒雾泽。

    他以最快速度赶往器具宗。

    他只想最后尽点力,希望能够将他真正关心之人,活着带出那看不见希望的绝地。

    “五方攻入器具城!”

    “器具宗完蛋了!”

    “秦烈在何处?那血厉为何没有动手?!”

    “身为替任宗主的秦烈,到底在什么地方,为什么现在都没有出现?!”

    “他难道连看着宗门灭亡的勇气都没有!”

    从器具宗的各个方向,传来一个个怒喝声,在宗门频临灭亡的时刻,身为代理宗主的秦烈竟然迟迟没有现身,这让许多人失望透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