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内讧

第二百二十三章 内讧

    !火区城内,一座近百米的塔楼中,琅邪盘膝端坐着,脸没有一丝血色。

    童济华和程平这两个外宗长老,还有数名血矛的精锐武者,都静静站在琅邪身旁,和琅邪一起居高临下看向城门前,看向蒋恒、傅卓辉、于岱众人。

    “除了帝十九不见踪迹,各方首脑都到齐了,看来他们是铁了心要灭我们器具宗了。”程平刚刚服用过一枚丹药,气色稍稍恢复一些,不过他脸色很是沉重,眉头也是紧锁着。

    “从我们对史景云、乌拓、苏紫英动手起,器具宗和五方势力就已经不死不休了,于岱他们会亲自前来,也在意料之中。”童济华轻声道。

    琅邪皱眉,沉声道:“从五方势力对器具宗下手的那一刻,我们器具宗就和对方不死不休了!一直以来,没有下定决心的乃宗主和三大供奉,是他们还心怀希望,以为双方关系还能缓和。”

    “但我血矛,从始至终都没有要善了的念头,要么血矛被屠戮殆尽,只要给血矛一丝喘息的空间,终有一天,我们手中的矛头,会捅进五方势力所有参与者的眉心之中!”

    他身后所站的血矛武者,听到这番话都是热血沸腾,眼中流露出悍不畏死的凶悍。

    “血矛一日不灭,定叫对方永无宁日!”一人沉喝,咧嘴露出森白牙齿,暗红色的眼瞳之中,溢满猩红色的厉光。

    “除非血矛一人不剩,否则必当让来犯者寝食难安!”又有人喝道。

    “要么血矛灭,要么,来犯者终将死绝!”

    这些血矛武者,都是琅邪精心挑选,切亲自训练的彪悍强者,他们每一个人都视琅邪为精神支柱,将琅邪当中他们心中的神!

    神一旦发话了,他们必将以鲜血洗涤这片天地以鲜血染红五方势力武者。

    “琅邪大人,你是不是应该回血池静养?血池内的灵血,应该能助你快速恢复吧?”程平问道。

    “我一旦离去,让外人混入城内将史景云三人解救出来,器具城岂非立即被破?”琅邪回头看向他,“以你和童济华的境界实力,还无法洞察秋毫,无法给我什么保证。”

    此言一出,童济华、程平纷纷苦笑,无奈的点了点头。

    他们的确没有这个能力。

    “我在这里可以为冯蓉、血厉争取时间,他们如果能迅速恢复过来,对局势也有巨大影响。”琅邪漠然道。

    “秦宗主……”程平轻呼。

    “这种级别的争斗他能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毕竟只是开元境的武者。”琅邪摇头,皱眉说道:“他只要能保持冷静的头脑,不胡乱发号命令,能掌控住血厉即可。至于别的…···我们不能奢望太多。”

    程平、童济华和众多血矛武者,也都暗叹一声,知道琅邪说的是事实。

    只是开元境的秦烈,他们中任何一人都可以轻易斩杀,能对如今这堪称绝望的局势起到多大作用?

    他们并不认为秦烈还能再次力挽狂澜。

    “刚刚得到程平那边的消息,于岱、蒋垣、傅卓辉、欧阳胜他们全部到齐了,如今正聚集在火区城门前。”

    焰火山的议事大殿孟辰满脸愁容地从外面走进来,向三大供奉说明最新情况。

    孟辰是内宗的四长老,一向谨慎胆小从不敢轻易将自己置身在险境,这么多年来,孟辰几乎都没有外出搜寻灵材——他怕遇到意外。

    和孟辰一样胆小怕事的炼器师,在器具宗其实还有一些,他们都不想死,不想陪着器具宗走向绝路。

    “于岱他们的意见达成一致了,他们要屠尽器具宗所有人包括我们这些炼器师。”孟辰眼睛闪烁着惊慌,惶惶不安道:“他们他们不准备生擒我们,真打算直接斩杀我们了!”

    “我们是炼器师!是这世上最尊贵的人物,那些该死的武者,怎敢这么对待我们?”五长老齐正情绪失控的叫嚷起来。

    在没有听到程平的消息前,这里所有的炼器师,都不太相信五方势力真会对他们下杀手。

    茫茫灵域中,分布着数不尽的势力,有着比繁星还要多的武者,每一个武者都需要灵器,都需要炼器师帮助炼器,需要炼器师帮忙修复破碎的器物,需要炼器师淬炼的灵甲……

    几乎在所有的疆域,在所有的大陆,炼器师都是最为尊贵的一类人,享受各方势力的尊敬,享受武者的热烈追捧。

    正因为炼器师实在太为珍贵,太为至关重要,所以各方势力争斗后,在击杀敌对势力,俘获对方炼器师的时候,都会选择安抚,会以礼相待,会奉为上宾。

    很少有人暴殄天物去击杀炼器师。

    因此,在孟辰、齐正这些人眼中即便是史景云、乌拓、苏紫英被斩断一根指头,五方势也只会迁怒到别人身上,真正破城后,也会拿秦烈泄愤。

    他们并不认为自己会死,不认为五方势力会对他们痛下杀手,因为他们是炼器师,是这个世上一小簇最稀缺的物种。

    在他们的骨子里,都认为他们的命比史景云、乌拓、苏紫英值钱,认为他们的命无比珍贵,认为对方不会下杀手。

    种种美好的幻想,这一刻忽然破灭,当他们意识到五方势力要斩尽杀绝的时候,一向养尊处优的他们,第一次怕了——真正的害怕了。

    “我们会死,我们竟然真会死,那些卑贱的武者,他们竟然敢如此对待我们!”齐正有些歇斯底里的喝道。

    “都是秦烈,要不是秦烈斩断了那三人的手指,那五方怎会恼羞成怒?”孟辰也尖叫起来,“我还不想死!我不能死!我还没有成为地级炼器师,我怎么能这时候死去?”

    “谁也不想死!”罗志昌厉喝。

    “不行,我得走,我要离开器具宗!我不想和宗门走向灭亡,只要我活着,我一生的炼器技艺,就能传承下去,那也是器具宗的炼器精妙-,我能替器具宗传承未来!”齐正眼神惊恐,渐渐控制不住内心的惧意。

    他第一个崩溃。

    “宗派肯定无法保全,不如……”孟辰叹息一声,缩着头提议:“要不大家各自散了?只要出了赤澜大陆,凭我们炼器师的身份,凭我们的手段,在何处不能立足?”

    “不错!只要离开赤澜大陆,我们随便找到一个陆地,都能重新受众人敬仰,能拥有现今的一切!”齐正连连点头,“大家散了吧,我知道后山的毒雾泽荒无人烟,只要我们能穿越毒雾泽,就能逃出这一劫,有可能走出赤澜大陆,你们说呢?”

    罗志昌、放弃和蒋皓三大供奉,忽然泛出一阵子无力感,他们没有料到在确定五方势力要斩尽杀绝后,孟辰和齐正会如此失态。

    “毒雾泽之所以荒无人烟,是因为不擅长毒药炼制,对毒物没有深刻认识的人,根本无法在其中存活。”蒋皓冷静异常,淡淡说道:“整个器具宗,只有三个人能活着在毒雾泽穿行,兴然可以,墨海长老可以,莲柔也勉强可以。”

    他看向孟辰和齐正,看向其余眼神不坚定者,说道:“除去他们三人外,任何器具宗的长老和弟子,都无法活着穿过毒雾泽。甚至血矛的琅邪和冯蓉,也未必有那个本事,难道你们真想尝试尝试?”

    “器具城这么难攻,五方势力都不敢派遣一支队伍,从毒雾泽的方向来进攻我们的后面,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房奇冷声道。

    孟辰、齐正面若死灰,逃离的心思渐渐绝了,过了一会儿后,两人忽然叫骂起来,“都是秦烈,这乳臭未干的小子,凭什么胡乱指挥宗门?要不是他乱来,也不会真正激怒五方,我们也不会有如此遭遇!”

    “住口!”罗志昌怒喝,脸色气的通红,厉声道:“器具宗培养了你们多少年?在宗门危难之际,你们一心只想着活命,可曾真正为宗门想过?”

    “你们真不如秦烈!”房奇冷着脸,哼道:“他有无数次机会可以带着三枚空间戒逃离,可他一直没有这么做,他执意要留下来。单凭这一点,他就比你们够资格去坐那个位置,秦烈入门不过一年,而你们,在器具宗呆了多少年?你们从宗门吸了多少血,真就没有一点死守宗门的决心?”

    “我们……”孟辰、齐正无言反驳。

    血云笼罩的山林。

    秦烈忽然睁开眼,眼瞳深处电芒频现,一声声雷鸣波动,从他身体内回荡着。

    冯蓉一惊醒来,关切道:“怎么样?”

    “第八元府凝成。”秦烈微微一笑。

    冯蓉大喜,振奋道:“太好了,只要第九个元府开辟出来,就算是处在开元境巅峰,就能无限接近万象境!”

    “小子,你如今体内三个元府蕴满雷电之力,三个元府蕴满大地之力,两个元府为寒冰之力。”血厉的声音,从血池内爆裂的血泡中传来,“三者的平衡,有助于万象境的突破,因此,这最后一个元府,最好为寒冰之力凝结的元府。相信我,这样的分配,才是你武道修行的最佳选择。”

    “多谢前辈教导。”秦烈站起来,往山林后面毒雾泽的方向走去

    “你干什么去?”冯蓉惊叫。

    “去开辟我的第九元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