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二百二十章 决裂

第二百二十章 决裂

    !器具宗外宗的会客室。!

    “秦宗主就在里面,三位请进吧。”田建豪将人带到门外,鞠身退下。

    谢静璇、屠泽、卓茜三人旋即踏入会客室。

    器具宗的会客室非常宽敞,一根根一人腰粗的精美石柱,将殿堂高高撑起。

    一根石柱旁边,秦烈一身黑色劲装,神情沉稳站定。

    “秦烈!”屠泽、卓茜齐声喝道。

    “屠大哥!茜姐!”秦烈眼神激动,也禁不住轻喝出声。

    屠泽、卓茜快步上前,两人做出想要拥抱的姿势,然而,快要到秦烈身前的时候,他们的脚步忽然顿住。

    他们想起了今日秦烈不同寻常的身份地位。

    他们做出的拥抱姿势,也忽然僵硬了起来,脸上浮现一丝尴尬之色。

    反倒是秦烈,微愣之后,明白了他们的意图,咧嘴一笑后,主动踏步上前,先用力在屠泽胸口锤了一击,然后和卓茜拥抱了一下,喝道:“我还是我,还是你们当年在极寒山脉遇到的那个小子!”

    屠泽、卓茜暗暗动容,也都用力和秦烈搂抱了一下,以示内心的激动。

    “你这臭小子!你何时跑到了器具宗,又怎么成了器具宗的宗主?”屠泽叫喊道。

    “一年前,你离开冰岩城后,难道就来到了器具宗?化名秦冰?”卓茜也问道。

    “一言难尽。”秦烈摇了摇头,想了一下,说道:“屠大哥、茜姐,我们一会儿再叙旧,我先问问谢小姐的来意。”

    “好。”屠泽、卓茜点头,老实在一旁的软椅上坐下来。

    “谢小姐。”秦烈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神情渐渐凝重起来,指了指旁边的椅子,说道:“请坐。”

    谢静璇清澈的眸子显出一丝复杂的神色,她微微点头,漠然在旁边坐下来,旋即开门见山道:“秦烈我没想到秦冰就是你。”

    秦烈笑了笑,没有答话。

    “你帮我杀了梁少扬,让我和梁忠能够顺利脱身,所以我应该谢谢你。”谢静璇清冷的脸上,没有太多情感,她忽然皱眉,“我让梁忠送信给你已经提前告诉了你器具宗的劫难,告诉血影要来杀你,你为何还会留在器具宗?”

    早在八极圣殿和玄天盟定下方针的时候谢静璇通过谢家的渠道,第一时间就知道了器具宗将会遭遇什么。

    在五大势力还没有确定联手之前,她就让梁忠送信过来,让还是“秦冰”的秦烈尽快脱身,不要在器具宗逗留。

    她这么做,是为了报秦烈击杀梁少扬的恩情,要救秦烈一命。

    结果,秦烈不但没有离开器具宗,如今还成了器具宗的新任宗主。

    “我不走是因为我觉得我能轻易脱身,但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情,我也没有预料到。”秦烈坦然回答“不论如何,我都谢谢你让忠叔传讯于我。”

    谢静璇蹙着眉头。

    沉默了好一会儿,她点了点头说道:“我们谈谈正事吧。”

    “好。”秦烈也点头。

    “你如果真能影响器具宗,我希望你能释放我二叔,也就是谢之嶂。只要我二叔安然无恙,看在你秦烈帮我两次的份上,我会回谢家,去求我爹,让他以他的影响力来改变玄天盟对器具宗的态度……”谢静璇认真说道。

    通过大供奉罗志昌,秦烈已经知道玄天盟由谢家、宋家、聂家三大家族组成三大家族的族长,能轮番竞选玄天盟的盟主,如今玄天盟的盟主,为宋家的家主宋禹,

    而谢家现今的家主,则是谢耀阳,他正是谢静璇的父亲!

    谢家、宋家、聂家,共同维持玄天盟的运作,玄天盟任何的大动作,都需要三大家族的族长点头。

    谢家,身为三大家族之一,绝对有能力影响玄天盟的决定。

    只要秦烈释放谢之嶂,她看在秦烈的面子上,肯返回谢家去见她父亲,让她父亲凭借谢家的影响力,来改变玄天盟对器具宗的态度··.…

    连屠泽和卓茜两人,都神情惊讶,不清楚谢静璇和秦烈到底什么关系,竟然值得她如此用心。

    “如果是那样,在玄天盟态度改变后,器具宗最好的结局会是怎样?”秦烈问。

    谢静璇仔细想了一会儿,说道:“器具宗内宗长老和弟子,都不会有事,部分外宗的武者也可以幸免于难。墨海长老,应该会进入八极圣殿,我们谢家,可以接纳琅邪,前提是他必须要隐姓埋名。内宗长老和弟子,在打散后,会被五大势力瓜分,器具宗的财富和种种灵器灵材,由玄天盟和八极圣殿安排瓜分,也会拿一部分作为奖励,作为五方势力动手的酬劳。”

    “器具宗还是会灭亡,财物依然被瓜分,宗门长老弟子打散后,被安排在的势力?”秦烈脸色沉了下来。!

    “这是在谢家周旋后,器具宗能得到的待遇。不然,器具宗外宗的长老、弟子,会全部被斩杀,内宗的长老、弟子,恐怕也活不了,因为你们对史景云、乌拓、苏紫英下手了。”谢静璇表情严肃,“那样的器具宗,不但会被灭宗,还会被不留活口的斩尽杀绝。”

    屠泽、卓茜只觉得心底发寒。

    他们虽然猜测了器具宗的结果,但是给谢静璇这么直白的说出来,还是觉得残忍。

    “这是你能代谢家做的?”秦烈轻喝。

    “这是在谢家干预玄天盟后,你们器具宗能获得的最好待遇。”谢静璇说道。

    秦烈几乎没有多想,立即说道:“多谢你的诚恳建议,不过,我不能接受,器具宗也绝不会接受!”

    谢静璇脸色微变。

    “只要谢家不再插手器具宗的事务,我可以保证你二叔安然无恙,否则,他会和史景云、乌拓、苏紫英一样!”秦烈沉喝。

    “秦烈,这就是你的态度,你们器具宗的态度?”谢静璇脸色一

    “抱歉,器具宗不想灭亡,不想外宗长老弟子被斩杀干净,也不想那些长老被囚禁着,狗一样的苟且偷生。”秦烈神情冷峻,“还请转告谢家,器具宗就是这个态度!请谢家不要再插手器具宗的事务,至于玄天盟两位两个家族如何做,那是他们的事情,只要谢家不再后续派人过来,你二叔就能一直平安。”

    “你真是执迷不悟!”谢静璇冷喝。

    秦烈沉默不言。

    “该说的我都说了,既然你坚持,既然器具宗也坚持,那以后器具宗会落个什么下场,希望你能提前有个心理准备。”谢静璇明显很失望,对这一行的结果失望,也对秦烈失望。

    她丢下这番话后,便没有继续劝说,而是转身离开会客厅,往城外而去。

    会客室,在她离开后,沉默了一段时间。

    许久后,秦烈吸了一口气,露出一个有些勉强的笑容,“屠大哥,茜姐,你们是不是也觉得我执迷不悟?”

    “我们知道你的性格,知道你不会答应,所以我们过来不是要劝你什么。”屠泽笑了笑,说道:“我们和她不一样,不是以什么森罗殿,以谢家的力场来见你。我们来……只是见见一个好朋友,见见一个兄弟,因为我们怕以后再也见不着你,所以提前过来看看,免得以后有所遗憾。”

    “你们也不看好器具宗的结果?”秦烈苦笑。

    “这不是废话吗?”卓茜瞪了他一眼,“要灭器具宗的,是八极圣殿和玄天盟,这两个都是赤铜级的势力,器具宗如何能度过此劫?你也是的,去做什么宗主啊?这个位置说出去风光,但真是那么好做的?快要灭亡的宗派,宗主之位在人家眼中只是个笑话,你怎么就想不开呢?”

    秦烈继续苦笑。

    但他心中却有些温暖,屠泽还是屠泽,卓茜还是卓茜,他们的话让他知道两人没有变,他们是纯粹担心他,所以才会过来。

    他们不参杂别的目的,没有一点别的想法,是真的纯粹的想见见他。

    正如屠泽所言,他们认为他会死,所以想见他最后一面。

    在会客室内,秦烈和两人谈他离开器具宗之后的经历,除了在极寒山脉地底的玄冰之地上面隐瞒了下来,其余的他都坦然说明。

    屠泽和卓茜也说他们如今在森罗殿内,在二殿主的麾下做事,如今正在进行特训,等过段时间,他们准备去一趟幽冥战场,去磨砺自己的武道。

    之后,两人劝他最好在器具宗破灭之前,想好逃生的方法,希望以后能重新见到他。

    关于曹轩瑞的安排和提议,两人只字不提,只是告诉他玄天盟和八极圣殿又在紧急商议,会再次派遣高手过来,让他务必小心。

    “秦烈,希望你能度过此劫,希望以后还能再见!”屠泽临走前,又拥抱他一下,重重道:“好好活着!”

    “保重!别为器具宗牺牲自己,一定要保全自己的性命!”卓茜叮嘱道。

    “你们放心吧,我会活着,还会活的很好!”秦烈咧嘴笑着,将会客室内将两人送出去,然后吩咐田建豪,让他将两人安然送出器具城。

    在两人走开后,他转身往后山血矛训练之地行去。

    “万象境,能突破万象境,就能运用灵纹柱的玄妙-,再加上寂灭玄雷,就能扭转现今局面。留给我的时间不多,所以必须要尽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