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二百一十一章 解禁

第二百一十一章 解禁

    !一具干瘦如老尸的身影,突然在广场上诡异冒了出来,这便是血厉的本体。

    齐腰长的灰白色乱发,皮包骨头的躯体,苍白的皮肤,腥红如血的眼睛,这老妖一冒头,血煞气息几乎瞬间蔓延了整个器具城。

    所有器具宗的武者,这一刻,都是心中暗颤,都觉察到一股浓烈的邪恶气息,在器具城上方盘旋着,令人灵魂惊恐。

    十二条血迹斑斑的锁链,待到他本体遁出后,陡然变得疯狂起来,在广场上急剧扭动着。

    每一条锁链的根部,都连着血厉瘦骨嶙峋的身体,锁链极为粗长,每一根都有他的腰身粗细,然而连着他身体的一端,又显得颇为细窄,如蛇尾一样缠在他浑身骨头上。

    随着他的桀桀厉笑声,除了将史景云、乌拓、苏紫英三人拴着的锁链未动以外,其余锁链竟一条条隐没在血厉体内。

    一眨眼功夫,条条锁链消失,而血厉干瘪的身躯,依然没有壮大起来。

    他看了看刚刚霸占的血影之身,看向梁央祖本命精血凝炼的血人,忽地远远仲手一抓。

    血影和血人如两道血光,瞬间落到他脚下,并且一起蹲伏在地。

    “嘿嘿。”血厉怪笑着,两只手分别按在血影尸身和血人的头顶。

    一种令所有人气血沸腾,让人心烦意燥的可怕波动,从血厉两手掌心传了开来。

    在众人的注视下,血影尸身和那一道血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萎缩,一缕缕赤红血气,快速的隐没向血厉掌心。

    不多时,血人率先化为血气蒸发,血气中有着驳杂不纯的气息,好似仅剩不多的精纯之血,都被血厉提炼了出来。

    那血影的尸身·则是如腐蚀了数千年,变成了一具灰褐色的骸骨,被山风一吹后,直接化为骨粉消散。

    反观血厉·在将血影尸身和血人的精纯之血炼化吸纳后,他本来灰白色的齐腰长发,竟渐渐变成灰褐色,渐渐多了一丝光泽。

    他全身苍白的皮肤,也添了一抹血色,他眼中的血光,也是越来越骇人。

    很显然·随着血影和血人的魂飞湮灭,他从中收获了好处,补充了自身的血肉精气。

    这一切·众人都看在眼里,都吓在心里`·····

    应兴然和三大供奉,还有那些外宗的长老,脸皮子都是微颤,神色都极为不自然,也都下意识远离血厉。

    连很多大场面都见过的史景云、乌拓、苏紫英这三名被拴在灵纹柱的通幽境强者,此时也是脸色微白,眼中惊现了一抹深深的惧意。

    也在这一刻,血厉别头看向这三人·舔了舔嘴角,如刚刚进餐过的凶兽般,忽然意犹未尽的说道:“你们精血的味道应该也不错……”

    “老妖!你要杀就杀!你要敢吸食我们的精血·我们做鬼也不会放过你!”苏紫英失去了一贯的雍容,她几乎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脸上写满了厌恶和惊惧。

    一向冷然的陆璃·这时候也沉默了,也觉得心底发慌。

    对血厉这种妖魔级别的人物,没人不怕,谁都不想被他吸食精血而亡,都不想落得血影和梁央祖一般的下场。

    唯一不怕的也就只有秦烈。

    秦烈睁开眼,精神有些疲惫,说道:“血厉前辈·要不,你先去后山待着?”

    血厉嘿嘿笑着·看向后山血矛所在之地,点了点头,说道:“嗯,有血池的地方我向来喜欢,嘿,没料到无意扔出去的残缺血灵诀,竟然在这里造就了另外一个血煞宗!”

    话罢,血厉化为一缕血光,一霎那间,便从广场上消失。

    他离开后,所有人都明显松了一口气,一张张苍白的脸,也都渐渐显出红润。

    “秦冰,不对,是秦烈·……”罗志昌回过神来,神色凝重问道:“这人……从何而来?你和他有什么纠葛?”

    宗主应兴然和其余的两个供奉也望了过来。

    “他被封禁在第十二根灵纹柱里面…···”在应兴然的示意下,秦烈退往后方,来到一个外人听不到的区域,将事情经过解释了一遍。

    “这,这老妖在灵纹柱内的时间,怕是比器具宗立宗的时常还要长。”等他讲完,大供奉罗志昌脸色变得无比沉重,“他肯定不是我们赤澜大陆的人,那游宏志可谓是他一手造就而成,血矛,也因他而生,这老妖······”

    罗志昌神情苦涩。

    “一个吸食人血的老妖,就这么处在我们器具宗,岂不是更加让八极圣殿和玄天盟有把柄可抓?”蒋皓忧心忡忡。

    “没有他,八极圣殿和玄天盟可曾饶过我们?”秦烈皱着眉头,“没有他,现在器具宗已经完了,你们,也已经被血影所杀。”

    众ˇ。!

    秦烈知道应兴然和三大供奉,很难接受血厉这种血腥老妖,因为他们连游宏志都无法接受。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但现在我们需要依赖他的力量。不然,连五大势力这一关,我们都应付不来,何况是玄天盟和八极圣殿?”秦烈认真道。

    应兴然和三大供奉并不傻,就算是心理上不能接受血厉,这时候也知道绝对不能单凭自身喜恶,于是他们接连点头,算是暂时承认了血厉的存在。

    “哎,走一步算一步吧。”罗志昌叹息。

    器具城城外,虎跳坡,一个个帐篷分散着,帐篷旁边有许多独角马,也有不少玄冥兽。

    这是森罗殿后续过来的武者。

    其中两头玄冥兽身上,一袭白衣的谢静璇,和梁忠静静坐着,远远眺望着器具城的方向。

    “不知道城里情况如何。”谢静璇自语道。

    “我已经放出幽灵鸟前往探查,相信要不了多久就应该有消息了。”梁忠皱着眉头,说道:“没意外的话,现在器具宗应该完了,宗主应兴然和三大供奉,还有七大内宗长老,此刻都该被囚禁着……”

    谢静璇轻轻点头。

    一个粗犷的男子,身穿华贵的锦衣,忽然从旁边踱步而来,在他身后,还跟随着屠漠、屠泽还有卓茜等人。

    这是森罗殿的二殿主曹轩瑞,在森罗殿中,他一向和元天涯不合,也是竞争总殿主一位的有利者。

    之前极寒山脉和灵兽的战斗,元天涯出尽风头,聚拢了很强一股力量,将冰岩城也给收入麾下,并且让玄天盟都颇为满意。

    也是如此,这趟针对器具宗的行动,才能够由元天涯打头阵。

    率先破入器具宗,就能收获器具宗种种珍惜灵材,得到众多高等级的灵器,谁不眼红?

    “谢小姐,听说这趟上面也安排了人过来,听说来人是你们谢家的……”曹轩瑞走上前,看向谢静璇,语气有些谨慎,“不知那位大人现今在何处?”

    “我不太清楚。”谢静璇有些漠然。

    八极圣殿派了图夕过来,玄天盟同样也安排了一名如意境强者,根据曹轩瑞得到的消息来看,玄天盟下来的人来自于谢家。

    玄天盟,由三个强大的家族组合而成,三大家族都有如意境强者,轮流来竞选玄天盟的盟主之位。

    谢家,就是玄天盟的三大家族之一。

    这也是不论元天涯,还是如今的曹轩瑞,在对待谢静璇的时候,都会谨慎小心的原因。

    因为谢静璇是谢家下放到森罗殿进行磨砺的,谢家希望谢静璇一步步跻身,慢慢来积累实力,积累掌管扈从进行战斗的经验。

    “谢大人,不知,不知可有秦烈的消息?”跟随曹轩瑞一起到来的卓茜,犹豫了一会儿,忽然硬着头皮问道。

    曹轩瑞身旁的一名统领,和卓茜有着几分相似,这时候不由瞪了卓茜一眼,似乎责怪她胡言插话。

    他是卓茜的父亲,卓铎,和屠世雄一样,都是曹轩瑞麾下统领。

    “没有。”谢静璇看了卓茜一眼,沉吟了一下,又道:“从冰岩城走出后,他就至此失踪,元天涯找了一阵子没找到,我也打听了消息,也没能知道他在何处。

    屠泽和卓茜两人,听谢静璇这么一说,都眼神一黯。

    “幽灵鸟回来了。”梁忠忽然看向天上。

    一个个小黑点渐渐浮现,一会儿慢慢清晰,露出人面鸟身的模样。

    幽灵鸟落到梁忠肩上,发出并不好听的啼叫声,似在对梁忠述说着什么。

    梁忠本来从容的表情,倏地变得凝重起来,而且脸色越来越难看。

    众人留意到他神情的剧变,都深深看向他,都在等候他的开口。

    “器具城有了巨变,如今血矛武者,在城内四处追杀五方势力武者!”梁忠低喝。

    众人骇然。

    “怎么可能?”卓铎惊叫道。

    “今早的时候,还是五方势力武者联手清理器具城,如今天还没黑,怎会变成这样?”二殿主曹轩瑞也神情大变。

    梁忠没有理会卓铎和曹轩瑞,继续在倾耳聆听。

    不多时,梁忠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了,他忽然深吸一口气,嘴唇微颤道:“器具宗的广场上,史景云、乌拓、苏紫英被一起栓在灵纹柱上,而梁央祖和元天涯并不在其中,广场的石地上,尸横遍地,死的,都是我们五方的来人!”

    此言一出,众人面如土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