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百七十二章一句话的份量!

第一百七十二章一句话的份量!

    天网禁魔图,只是第一张秦烈所悟的灵阵图,这张图,仅仅只是个开始。

    在罗志昌、房奇、蒋皓还沉溺在巨大震撼惊喜中的时候,十五天后,秦烈又扔了一块灵板给三人,“你们看一下,这块灵板内的,可是九曲长河图?”

    罗志昌哆哆嗦嗦握紧灵板,感知数秒,又是轰然巨震,喝道:“不错!正是九曲长河图!”

    房奇、蒋皓同样震撼欲绝。

    秦烈漠然点头,视线从眼前灵纹柱上收回,又看向第三根柱子。

    二十天后,秦烈身边报废灵板堆积如山,就在一块块碎玉石之中,秦烈再次扔出一块表面有鸟雀花纹的灵板,“你们看看这一块。”

    “天禽翱翔图!是天禽翱翔图!”罗志昌如获至宝,惊喜若狂。

    又是十七天,秦烈再次丢出一块灵板,“也看看这个。”

    “星河光耀图!这是星河光耀图!”罗志昌浑身颤抖。

    ……

    这一天,器具宗的宗主应兴然,也来到广场。

    “三位叔伯,秦冰的进展如何了?”应兴然神情疲惫,脸上写满浓浓倦意,眼中却布满期待之色。

    “你自己看吧。”罗志昌捋着白须,呵呵笑了笑,丟了七块灵板过来。

    应兴然一愣后,将七块灵板接过,凝神一一来检查内部的玄妙。

    “天网禁魔图!”

    “九曲长河图!”

    “天禽翱翔图!”

    “星河光耀图!”

    “百花锁甲图!”

    “古木焕生图!”

    “琼楼落地图!”

    每感知一块灵板,应兴然便惊叫一声,脸色变得无比亢奋,先前的疲惫之色一扫而空。

    “都是,都是他刻画出来的?”应兴然最后确定。

    罗志昌笑着点头,肯定答复:“都是他刻画出来的!”

    应兴然深吸一口气,目显奇光,道:“为了他,死再多人都值得!”

    此言一出,罗志昌神情沉重起来,终于将话题引到近日的局势上,“情况如何?”

    房奇、蒋皓也脸色认真,将视线从秦烈身上收回,都深深看向应兴然。

    “不容乐观。”

    应兴然阴沉着脸,“近日器具宗发往各大器具阁的灵器货物,都被暗影楼中途拦截,我们已经死了三十六人,损失了七件玄级一品灵器,十五件凡级七品灵器,三十五件……”

    他详细说出器具宗最近一段时间的损失。

    三大供奉眼神都阴冷下来。

    “进出器具城的不少客卿,也先后被袭击,暗影楼的人应该已经到了城外了。”应兴然补充。

    “近期最好不要继续外出。”罗志昌沉声道。

    “内宗和外宗弟子,这段时间不要外出寻找灵材,也不要运输灵器前往各大器具阁。还有,让琅邪他们准备一下,尽量找到暗影楼在城外的据点,先行将其捣毁,逼暗影楼的人不断派人过来。”房奇发话。

    “我们要进攻暗影楼总部,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只有逼他们来我们这里。”蒋皓也插话。

    “琅邪也是这个意思。”应兴然点头。

    “暗影楼擅长在各种场合杀人,非常善于运用复杂的地势,他们的总部更是戒备森严,到处都是死亡禁制和陷阱,攻过去只会得不偿失。”他继续说:“琅邪也是要暗影楼主动来攻击我们,让他们的人聚集过来,不断的损失,慢慢将内部高层引动。”

    “暗楼也动了?”罗志昌询问。

    “嗯。”应兴然回答。

    “帝十九比梁央祖难缠,他参与了进来,我们就更要小心了。”房奇神情凝重。

    “只要秦冰无碍,数十年后,器具宗的格局必将被改变!”应兴然摸着手中七块灵板,坚决道:“别说区区一个暗影楼,就算是各大势力齐齐围攻器具城,为了他也值得投入所有财力人力!”

    “放心,暗影楼绝不会和我们死磕。”罗志昌冷笑,“死的又不是他帝十九的儿子,他绝不会不顾一切的疯狂到底,就算是梁央祖,也不会为了一个儿子,将整个影楼葬送掉。”

    “他们为了一口气,是为了我们让步,逼我们在梁少扬的死上,给出一个交代。”应兴然点头,“我知道他们想要什么。”

    “这块灵板你们看一下。”就在此时,灵纹柱下方的秦烈开口讲话,丢了一块灵板来。

    应兴然伸手接住,凝神感知,喝道:“六甲迷魂图!”

    罗志昌三大供奉再次动容。

    这趟新灵阵图的刻画,耗费的时间仅仅只是六天,这意味着秦烈领悟灵纹柱内灵阵图的速度,正在迅速加快着。

    也意味着秦烈对灵阵图的认识,变得越来越深刻,之前的经验应该被彻底吸收消化了。

    “好!”罗志昌高喝。

    秦烈站了起来,摇晃着脖颈,活动着手脚,对蒋皓道:“我要吃点东西,补充体力的,恢复灵力的,重聚灵魂意识的都需要。”

    “我立即安排人准备。”蒋皓吆喝一声,“程平!”

    不远处,程平回应了一句,“我这就去办!”

    秦烈平复心境,站在那广场上看着周边,看向焰火山的风光,来放松心情,放松眼睛,松懈紧绷的神经。

    一行身影,忽然从远处映入他眼帘,那是一群衣衫随意的外宗客卿。

    那些外宗客卿,从童济华所在的方向走了出来,正往器具宗宗门外面行去。

    其中很多人目露喜色,如达成了某种目的,也有一些人神色黯然,像是心中某个期望被否决。

    在那些人之中,有一道秦烈熟悉的身影——韩庆瑞。

    “韩兄,别垂头丧气了,你这次运气差,以后说不定就有好运了。”韩庆瑞身旁一名瘦高武者,眼中喜色难掩,不真心地劝说着他。

    韩庆瑞苦笑着摇了摇头,“就怕等不到以后了。”

    器具宗的客卿,主要负责帮助器具宗运输灵器前往各大器具阁,帮助器具宗搜寻特定灵材,前往各大势力收购稀缺的灵石金铁,或者在城内外围巡逻,帮助血矛分担一部分压力,替内宗弟子办一些事情,去外面跑腿等等。

    外宗客卿的身份地位,连外宗弟子都不如,都听候外宗长老的安排调度。

    韩庆瑞、康辉一行人从星云阁离开后,在潘珏铭的引荐下,前来器具宗做了外宗客卿。

    前段时间,他们一直负责帮助器具宗押运特殊灵材,来往于周边各大势力之间,做一些跑腿打杂的事情。

    他们一心想进入器具城,希望在城内有个落脚之地,希望能进入童济华的法眼。

    这个愿望,在器具宗和暗影楼交恶后,变得越来越迫切和强烈。

    因为就在最近,很多在城外活动的外宗客卿,逐渐传来野外被杀的消息,所有人都知道是暗影楼下的手,也都知道暗影楼杀手的厉害。

    血矛还没有行动,城外暗影楼的杀手四处出没,这让这些外宗客卿心惊胆颤,让他们越来越不安。

    就在先前,童济华派人召见了这些外宗客卿,让其中一部分撤回城内,不再交付出城的任务。

    也有一部分,将会以诱饵的身份,继续在城外活动,好诱使暗影楼武者下杀手,配合血矛武者找到暗影楼在城外的据点。

    韩庆瑞运气不佳,将会以诱饵的身份,再次出城执行一个任务。

    康辉、韩枫、康智三个人,还有那些和他们一起脱离星云阁的麾下,都会和他一道儿,一起共同应付这次的险境。

    韩庆瑞很不安,因为他知道这趟很凶险,他有一种不祥预感。

    所以他脸色很难看,不管身边人如何宽慰,他眼中愁云都无法解开。

    “程长老你过来一下。”秦烈突然招呼。

    就准备下去帮秦烈安排食材的程平,闻言一愣,然后从不远处冒头,他看向应兴然。

    “让你去就去!”应兴然不耐烦地说道。

    于是程平来到秦烈身旁,笑道:“找我什么事?”

    “那边什么一个情况?”秦烈指着走向外面的外宗客卿。

    程平对此很清楚,闻言详细说明情况,告诉秦烈那些外宗客卿最近的遭遇,告诉他童济华刚刚安排了那些人的将来。

    秦烈认真听着,等程平讲完后,他忽然指向韩庆瑞,道:“这个穿灰衣一脸愁容的,我不想他和他身边的人出事,我要他好好活着。”

    “你认识他?”程平愣然。

    秦烈沉默。

    程平看了他一眼,没有继续问下去,点头道:“小事一件。”他旋即退下。

    不多时,程平追赶上外宗客卿离开的队伍,他在众人身前轻咳一声。

    包括韩庆瑞在内的所有外宗客卿,一见他现身,都纷纷恭敬行礼,齐声道:“程长老。”

    程平点头,伸手点向人群中的韩庆瑞,“你叫什么名字?”

    “韩庆瑞。”

    “嗯,韩庆瑞,从现在起你原先的任务作废。你带着你的人,明天一早过来,我有个在城内收集情报的话儿交给你们,哦,对了,我会重新给你们安排住所,如果你们以前住城外,那以后就给我搬入城内住。”程平随意道。

    韩庆瑞神情一震,眼中显出不可思议的光芒,激动道:“程长老,为何会是我?”

    所有人都知道他这句话的含义。

    他们都知道随着程平这番话落下,韩庆瑞和他身边的人,都将立即脱离诱饵的身份,都能够安全在城内生活。

    ——这是所有肩负诱饵身份客卿最想得到的待遇。

    “老韩走了什么狗屎运?”所有外宗客卿都在疑惑。

    “有贵人要保你,所以你想死都难。”程平微笑道。

    “贵人,哪一个贵人?”韩庆瑞轻呼道,脸上浮现惊人的光彩,生出逃过一劫的喜悦。

    “现今器具宗讲话最有用的人。”程平视线越过这些外宗客卿,看向远处广场的方向,说道:“他的话,现在比宗主的话都要管用,你说是哪个贵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