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百一十六章斩头!

第一百一十六章斩头!

    星云阁,柳云涛的书房中。

    元天涯端坐首位,面带微笑,和柳云涛、严文彦、魏兴讲着话。

    “文彦啊,你儿丧生一事,我正在派人去查,他是不是被噬魂兽撕咬至死,很快就会有结果。”元天涯神色淡然,“只要他不是死在谢静璇的手中,我都可以为你做主,帮你讨回一个公道来。”

    “殿主,那谢静璇……究竟是什么来历?”柳云涛沉声问道。

    元天涯笑了笑,“这你们就别多问了,总之你们只要知道别去招惹她就行。嗯,这么说吧,我就算是坐上了总殿主的位置,也会礼让她三分。”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脸色一变,对那谢静璇心生忌惮。

    “是不是如卓茜被放在星云阁磨砺一样,她也是从……上面下放到森罗殿的?”柳云涛惊道。

    元天涯讶然,然后点头道:“聪明,我果然没看错你。”

    “如果你儿子真死在她手中,那么……你就自认倒霉吧。”看着碎冰府的府主严文彦,柳云涛皱眉道。

    严文彦沉着脸不吭声。

    “阁主,我有事禀报。”就在这时,一人在外面轻呼。

    柳云涛脸色一沉,道:“什么事?”

    “秦烈当街挑战杜副阁主,两人在醉香苑和明月楼中间的街道上交战上了。”外人的人不敢进来,恭恭敬敬地问道:“杜副阁主似乎要杀了他,需要不需要我知会一声,让他稍稍克制一下?”

    “不知死活的东西,竟然敢在我坐上阁主的今天捣乱,你告诉海天,让他给我杀了此人!”柳云涛脸色一冷,“量他叶阳秋也不敢多管闲事!”

    “属下明白。”那人悄然退去。

    柳云涛于是继续陪着元天涯讲话,没有将这段小插曲放在心上,在他们心中,秦烈已经是个死人了。

    ……

    夜色下,长街中。

    秦烈头顶都是蓝叶飘落,他疯狂运转着天雷殛,以交织的电网苦苦抵御。

    时不时地,他还要惊恐闪避,防止“波涛劲”的无声袭击。

    他灵力在迅速流逝,元府内的雷霆能量也在极快损耗着,脸上渐显疲惫无力。

    长街两边的楼层中,每一个窗户都被打开,一双双眼睛投射在街道上,落在秦烈和杜海天的身上。

    街角,一袭白衣的谢静璇和梁忠孤零零站着,也在观望着街中战斗。

    屠泽、卓茜、康智一行人,被杜海天的麾下围在中央,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红着眼暗暗担心。

    “啪啪!”

    头顶电网光芒璀璨,两片幽蓝叶子炸裂,点点蓝色碎光穿透网线,突然落到秦烈肩膀。

    “哧啦!”

    如被利器划过,秦烈的肩膀上突现两道伤口,猩红鲜血一下子流溢出来。

    “啪啪啪!”

    随着幽蓝叶子的碎裂,更多冰蓝厉光渗透电网,纷纷落在秦烈身上。

    一道接着一道伤口,不断在秦烈身上闪现,淋淋鲜血从伤口内流出,将秦烈全身染红。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明白因为秦烈力量消耗太多,已经无法维持电网的严密,这才被冰蓝厉光穿透过来,在他身上留下道道伤口。

    杜海天神色冷静,一言不发地挥动着蓝叶剑,将更多冰蓝叶子凝结出来。

    看着秦烈浑身浴血,看着秦烈眼中神采渐渐溃散,杜海天皱起眉头,突然道:“你能支撑到现在让我很意外,但你还是要死,而且你这种被凌迟的死法……我很喜欢。”

    他终于敢再次靠近秦烈。

    他一边走一边说,“听说你和凌家镇的凌颖、凌鑫、凌霄那些小辈交情不浅,那你知不知道你会和他们一样,也是死无全尸……”

    杜海天声音逐渐放低,以只有秦烈能听到的声音,慢慢地说道:“他们死的时候,我就在山谷上面看着,我看着他们和凌承业一样,一个接着一个被灵兽撕碎吞咽掉,你可知道我当时心情多么快意?”

    他神情阴森可怖,“凌萱萱那小贱人害的飞儿不能人道!我要用所有凌家族人的尸骨,来为飞儿报仇!凌承业已经死了,下面会是他弟弟凌承志,会是凌峰和凌家的所有族人!他们都会和你一样死无全尸!”

    走得近了,杜海天又一次施展“波涛劲”,以三层浪涛般的波纹,要让秦烈无可避让,要让秦烈直接惨死!

    听着他的叙说,在秦烈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凌颖、凌鑫死前的惨样……

    眼看“波涛劲”又一次涌来,秦烈咬了咬牙,突然不再避让,狰狞道:“今日我要不死,我发誓,我一定会让杜娇兰、杜飞、杜恒全部粉身碎骨!”

    他一脸暴躁疯狂,突然全力冲向杜海天,周身所有力量瞬间凝结。

    “轰轰轰!”

    一道道闪电,伴随着雷霆轰隆隆声,从他浑身穴窍内涌出,他两眼瞳仁之中,也有雷电激射出来。

    “你必死无疑!”杜海天眼神一寒,“波涛劲”层层涌向秦烈,要将秦烈灭杀当场。

    他不认为即将油尽灯枯的秦烈,还能通过玉石俱焚的方式,近身伤害到他。

    他也不信秦烈能闯过三层“波涛劲”的冲击!

    “呼!”

    始终被秦烈抓在手中的木雕,忽然被他收起,他右手忽然多出一块灵板——储灵牌!

    念头一动,储灵牌内被储藏多日的灵力,突地狂涌而出,瞬间冲入他丹田灵海,让他顷刻间眼显神光,精神竟诡异的饱满充沛起来!

    他左手雷电闪烁,道道雷力没入寂灭玄雷,那暗青色雷球骤然雷霆震震。

    “啪啪啪!”

    雷霆闪电之力,从他的元府、穴窍、筋脉、骨骸、血液中沸腾涌出,让他浑身雷声轰鸣,让他全身电蛇缠绕!

    这一刻他初成的天雷圣体突显威力!

    “咦?”

    长街两侧的窗口上,传来一声声惊叫,所有人都神情微动,眼神怪异地看向秦烈。

    谢静璇明眸微亮,忽然道:“气势忽然暴涨了……”

    “这是?”梁忠愕然。

    此刻冲向杜海天的秦烈,绝不像油尽灯枯之人!那如虹气势惊人之极,让围观者齐齐震动!

    杜海天首次变色!

    他此刻和秦烈太过接近,而且波涛劲刚刚轰出,正是力竭之时,根本无法瞬间避开。

    杜海天决定硬扛下来!

    “嘭!”

    第一层波涛劲轰来,秦烈身如磐石,根本不为所动,满身雷电丝毫不衰减。

    “嘭!”

    第二层波涛劲紧随其后,力量已经强过一倍,却只是让秦烈身躯猛地一顿,让他浑身鲜血飞溅。

    秦烈气势依然摄人,浑身雷电仍然炽烈,眼中神采反而愈发病态般明亮!

    “嘭!”

    第三层波涛劲狂涌而来,如巨山滚来,秦烈浑身骨骼突然爆响,口中鲜血狂飙而出。

    他强冲过来的身势,被硬生生止住,再也不能前行一步。

    他离杜海天只有五步之遥!

    他咬着牙,试图扛着波涛劲再行一步,却两腿哆嗦,根本无力实现,无法再接近杜海天那怕一寸!

    波涛劲的第三层攻势,才是波涛劲的真正精髓,有连绵反复的余震!

    秦烈被波涛劲的余波给冲击着,如被浪涛一次次推挤着,再也不能冲向杜海天一步。

    “可惜了。”谢静璇摇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非要靠近杜海天,但他最终没能做到,后招也就无法施展。”

    梁忠眉头深锁,忽然道:“小姐,这小子我看着顺眼!”

    “这是他自己发起的挑战。”谢静璇神色漠然,“所以不论是生是死,我们都不要干涉,既然是挑战,就要有承担死亡的勇气和觉悟。”

    此言一出,梁忠眼神颓丧,知道谢静璇不会插手。

    谢静璇不欲插手,身为仆人的他,绝不能擅作主张。

    所以他只能默然观看。

    “秦烈!”屠泽爆吼,眼睛通红,似乎已看到了结果。

    卓茜和康智众人都眼显泪光。

    “是条汉子!”熊霸点了点头,他不顾刘婷、杜恒等人恨恨然的目光,说道:“在石林的时候,我要是知道这家伙这么硬气,我必然会好好结交。哎,可惜了……”

    “还算是不错。”另外一个窗户口的陆璃,皱眉嘀咕了一句,“凌师妹算是没看走眼……”

    “到此为止了。”杜海天缓过神来,再次抬手。

    又是新的一轮波涛劲!

    ——再没有人认为秦烈还能撑下去

    在一双双眼睛地注视下,秦烈突地抽身后退!

    前进难,后退易,他一后撤,瞬间拉开十米距离,旋即继续后退,又是十米……

    “有个圆球从他袖口滑落……”有人眼尖,下意识地轻呼出声。

    然后不少人也看到秦烈刚刚站定的位置,的确多了一颗核桃大小的暗青色圆球,圆球上电光闪烁,内部隐隐有雷霆轰鸣之音。

    “一,二,三……”秦烈在心中默数。

    “轰!”

    一声震动了整个冰岩城的狂暴雷轰,陡然从杜海天身前五米处传出,恐怖之极的爆炸波,夹杂着铁渣子溅射开来,漫天的石粉和灰尘瞬间将长街中央笼罩。

    灰尘落定,一个一亩地大的深坑,在长街上诡异呈现出来,深坑直达石地下两米!

    坑内,杜海天不成人形地倒在当中,正浑身抽搐着,满身都是血,胸腔上有着十几个深可见骨的血洞,连肠子都从肚子内露了出来。

    ——明显是活不了。

    在所有人瞠目结舌的时候,秦烈忽然再次冲来,飞快捡起杜海天那落地的蓝叶剑。

    然后,在杜恒惊天动地的怒吼声中,秦烈一剑将杜海天的人头斩落,旋即头也不回地朝着冰岩城的城外狂掠而去。

    除了杜恒还在鬼哭狼嚎外,所有的围观者此刻全部傻眼,都呆愣在那儿不知所措。

    ……(未完待续。